第二十三卷 第三十章 退守回洞,互道經歷

  聽到了這個消息,無論是我們,還是正打得暢快的愛德華男爵,都不由得一愣。

  敵我不明,來的到底是我們的援軍,還是敵人的幫手,這一點誰也不知道。因為不知道,雙方都害怕被前后夾擊,有所顧忌,所以都不由自主地拉開了距離,朝著后面退去。

  白露潭湊到了我的耳朵邊,告訴我來的是敵人,一律的蒙面鬼臉,應該是鬼面袍哥會的高手。

  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愛德華已經和那幾個東南亞的黑巫師退入了林間,樹影搖動,而那個瘦小的黑袍人開始吟唱起了悠揚的咒文。那些被秦振演尸舞所控制的偽銅甲尸,開始緩慢地恢復了自我意識,扭動頭顱,朝著兀自跳得歡暢的秦振瞧來。

  威爾聽到了白露潭在我耳朵邊的話語,眉頭猛地一跳,四處張望了一下,連忙跟我建議,說逃無可逃,讓大家先退回地洞中躲避吧,后面過來的幾個朋友,似乎受了一些傷。

  的確如此,倘若我們接著往南邊奔逃,就會被這些邪靈教從各處抽調過來的高手銜尾追擊,到時候只有面臨不斷減員、直至崩潰的局面。而如果我們躲入洞口中,一夫當關,自然能夠爭取到一些時間。當下也顧不了太多,猶豫不得,我招呼老趙他們帶陳啟盛、方雨生等人先爬進洞里,大家分批撤離。

  緊急時刻,自然只能有一個聲音,聽到我的命令,幾乎沒有人質疑,不一會,外面就只剩下了尹悅、老趙、老光、威爾、我和勉力控制尸群的秦振。

  眼見秦振的這演尸舞在那個女聲黑袍人的咒文中持續不下去,我讓他趕緊往回跑,然后催促著外面這些家伙往里鉆,我來斷后。尹悅、老趙幾人堅持了一會兒,見我發怒,也不廢話,快速爬了進去,而老光則把手上的95式自動步槍留給了我,自己跟著老趙等人爬了進去。

  我撿起地上的槍,目光越過了偽銅甲尸群,朝著林間的黑影點射,當所有人都跑進荊棘叢中,爬進了洞子里面的時候,我望著跌跌撞撞沖過來的偽銅甲尸群,也準備返身爬入,突然從遠方有一道黑影,呈拋物線砸來。

  我二話不說,抬手就是一槍。

  平日里槍法很臭的我意外地將這東西給一槍擊中,然而那個籃球大的黑影在爆裂之后,體積瞬間變得大了好幾倍,嗡嗡一聲響,化作成百上千道的小黑點,朝著我撲來。是馬蜂,還是別的什么?我夷然不懼,朝著甩蜂房的那個黑影方向又射了一梭子,然后溝通體內的金蠶蠱,一道薄朦金光臨體,肥蟲子的氣息朝外面噴出來,那千百道細小的黑影頓時一滯,仿佛遭受到莫大危機一般,四下散去。

  趁著這時機,我像個老鼠一樣,在兩個朵朵的掩護下,繞過荊棘叢,往著土洞子里奮力爬去。

  很快我就爬到了深處的巖石層,老趙、威爾幾個人拿著強力手電,蹲守在那里等我,見我爬過來,七手八腳地把我給拉了進來,問后面的情況怎么樣?

  我說被堵住了,那些僵尸應該就要爬過來了,怎么辦?要不要把這洞口炸塌?

  事已至此,我們自投死路以自保,若留了出路,只會給敵人留下進攻的路線,既然后門的空氣可以流通,我們也不用擔心一時半會兒窒息而死,不如將這個土洞子炸塌。情況緊急,我聽到從洞口處有細細索索的聲音傳來,想來那些偽銅甲尸已經在那個瘦小趕尸匠的控制下,爬進來,來不得猶豫,我們幾個一經決定后,立刻開始找尋能夠弄塌這洞子的方法。

  這個時候,老光擠了過來。這個老兵油子臉色慘白,身背后鮮血淋漓,似乎被什么猛地抓了一下。

  他手上拿著一包東西,說讓我來吧,對付外面那玩藝,我自謂不如,但是搞爆破,你們所有人都不如我。嘿嘿,是不是只是把土洞子那一截給炸塌了?

  我欣喜地拍著他的肩膀,說是的,要快,那些家伙應該已經快要爬過來了,我讓人給你掩護。

  說完,小妖朵朵返身折轉,帶著老光朝外面的土洞子里爬去。

  見老光又摸回洞子里去,我將手上的自動步槍遞給老趙,然后跟旁邊的這些人說道:“一會兒爆破起來,這里封閉的環境肯定會受到很大的沖擊,你們趕緊到下面的大廳去,然后找東西,隨時封住洞口,免得大家被二次震傷。快下去吧,這里我來盯著。”

  旁邊這些人都是各地的精英,甚至還有我們的教官,然而或許是尊敬我斷后的行為,竟然如同我以前開飾品店時手下的那些店員一般,沒有多說什么,皆返身朝著里面繼續前行,沒有留在這里,堵塞通道。

  我拿著他們留下來的強光手電,往著回路瞧,只見四五米處,老光正在忍痛布置炸點,而更前方,小妖這個暴力女則在砰砰地捶打著爬進來的僵尸,那可憐的偽銅甲尸聲帶早已僵硬,發不出聲音,只是無力地撞著泥洞的兩壁,轟隆作響,滿洞子里皆是小妖興奮的聲音:“打死你,打死你……歐耶!”

  她哈哈大笑,讓我身邊的朵朵也摩拳擦掌,忍不住想要上前去大展身手。

  見這小乖乖想要沖上去,我連忙拉住她,不讓她上前去搗亂。大概相隔了兩分多鐘,老光牽著一根引爆線,爬了下來,讓我把上面那個小妹妹叫回來,我們準備下去引爆了。我點頭表示理解,一邊往回爬,一邊喊小妖回轉,為了避免朵朵受到震蕩波的沖擊,我讓她直接回到我的槐木牌中來。

  洞子里的光線并不亮,然而老光卻是清清楚楚地瞧見了這一幕,他頓時瞠目結舌,嚇愣了神,結結巴巴地問我陸左,你、你這是什么玩意?

  我說別管,線夠不夠長?他回答說差不多,繼而咽了咽口水,說當初的那場比武,我到現在都還不服氣,覺得只是一場意外,不過這會兒當真是心服口服了,娘希匹,你這個家伙真厲害。

  我們兩個一前一后爬到了大廳口,這個時候小妖飛奔而來,說快點,那些家伙又爬進來了。當下老光也不猶豫,朝著里面喊,說我啟動了。三秒鐘之后,他引爆了炸藥,和我一同滾進了石廳中,而立刻有人將疊加在一起的厚毯子緊緊堵住了我們來的洞口。

  轟隆隆——

  整個空間都為之一震,天搖地晃了一番,終于穩定下來。

  威爾先行一步,折轉回去瞧,然后回來,說整條土洞區域都塌了,就連巖石區也垮了不少,就是不知道土洞子垮了多長。趴在地上的老光得意洋洋,說老子布了十一個炸點,保準七米之內,全部填得嚴嚴實實的——不過話說回來,這出口炸塌了,我們豈不是要悶死在這里?

  我躺在他的旁邊,伸展四肢,說沒事兒,這里有一個后門,悶是悶不死,安心等待救援便是。

  “救援,什么救援?”旁邊的尹悅奇怪地問道。

  聽到這小姑奶奶的話語,我顧不得大戰之后席卷而來的疲憊感,一骨碌地爬起來,說我的美女教官,現在的情況,難道上面不知道?——邪靈教聯合了幾個兄弟組織,合力圍剿我們這些還在展翅欲飛的雛鷹,從高黎貢山到碧羅雪山,這一路上埋伏了多少邪教的高手?你們不就是過來救援我們的么?

  聽到我大聲的喊叫,尹悅點點頭,說難怪了,原來是這個樣子。

  見她一副后知后覺的表情,我和小隊的其他成員都不由得抓狂起來,忙問她到底是怎么回事?難道上面不知道這件事情么?

  尹悅告訴我,說她費了很麻煩的功夫,才聯絡到了上面,將那伙日本人給押運回去,結果直升飛機上的聯絡員告訴尹悅,說有一隊學員已經跟基地失去了聯系,賈總教官懷疑這片區域,被心懷不軌者滲透了,讓她找到我們,并且通知取消試煉。

  聽說我們會有危險,本來準備回去等待處置的劉明提出,要跟隨尹悅一起來,盡一份力量,尹悅不知怎么,就同意了。后來她發現了林子里,的確有很多來歷不明的人存在,而這一片區域又有強烈的磁場,聯系不了上面,之后她慢慢地找到了登仙嶺,到了巖石平地,又來到了南邊的這莽莽山林中,并且碰到了傷痕累累、如驚弓之鳥的陳啟盛和方雨生,后來由碰到了老光他們部隊,然后被那些家伙追殺至此。

  尹悅講完,老光也簡略地講了一下他們的情況。

  他們是在野外拉練的時候接到的通知,回到基地整頓裝備后,分三個小組前往這里,過來找尋失散的小隊,結果在昨天傍晚的時候,被那些恐怖的東西給纏住,一路追殺,所幸有尹教官等人的加入,才不至于全滅——算上剛剛死在外面的先鋒,他們小隊已經損失了四名成員了。

  老光說這話的時候,聲音有些哽咽。

  這時,我們都看向了陳啟盛和方雨生。他們小隊連隨隊教官趙磊男都死了,那他們是怎么存活下來的呢?

1條評論 to“第二十三卷 第三十章 退守回洞,互道經歷”

  1. 回復 2014/12/19

    邪靈教

    丫的 連村民都有桿鳥銃 老子這么大的教派啥邪門法器都有 就是沒桿槍嗎?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