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卷 第三十二章 敵襲,風緊扯乎

  見我問起,劉明一聲慘笑,說也沒什么,就是殺了人,心理有些陰影,過不去那坎,最后就退役了。

  我悄無聲息地喚出金蠶蠱,然后驅使它進入老光的身體里面去,吸取毒素。

  感覺到背后有一股又麻又癢的涼意傳來,老光忍不住用手去摸,還想要翻轉身子過來瞧,被我一巴掌打開他的手,然后呼喚旁邊的兩個兵哥哥強行按住他。

  見掙扎不得,老光索性就不管了,看著旁邊為犧牲戰友在黯然神傷的劉明,嘆氣,說老劉當初在邊境線上殺了一個毒販,結果心里承受不住,后來任務總是出現紕漏,然后就提前退役了,當時我還可惜了好久,不過現在看來,也還好,比梁蔚、先鋒這幾個兄弟的下場好。

  劉明頓時眼淚就下來了,說老光,我他媽的就是一個逃兵,你別這么說,不然我心里更難受。

  旁邊有一個兵跟劉明說:“劉哥,我是后來的,也聽說過你的事情。我不會講話啊,不過當兵殺敵,這是本份,我們不是為了自己的私怨而去殺人,我們只是國家手里面最鋒利的武器,我們只有把這些事情做了,我們的父母、我們的老婆孩子,才不用做這些事情。你看城里頭的那些人,個個都笑嘻嘻的,哪樣子丑惡都不用看,還不是有我們在?所以梁蔚、先鋒他們這些人死了,我難受,但他們是烈士,是英雄,這樣子想,我又不難受了。”

  這個兵是黔南人,叫許磊,方言濃重,不過說的話,倒是讓人心中震撼。

  地藏菩薩曾言:“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這世間有很多事情,沒有人愿意干,但是總得要干,倘若能夠讓大部分人生活幸福,便是死了,那又何妨?

  聽到了這個兵的一番話,劉明陷入了沉默,過了一會兒,抱頭痛哭起來。

  除了老光之外,另外這兩個兵也只是脫力而已,弄了一些吃食,在旁邊休息即是。當肥蟲子將老光體內的尸毒給吸收殆盡,我拍了拍這個老兵油子的肩膀,說你老小子命大,也算是碰到了我,閉上眼睛,休息一覺,明天又是一個陰人的好漢子。

  老光歡快地回答說好嘞,老子欠你龜兒子一條命,要是能夠活著回去,退伍了我請你去那個什么怡紅院之類的,姑娘隨便你怎么點。

  看著這個滿口子沒遮攔的老兵油子,我不由得想起了遠在東官的雜毛小道,心情莫名地好了許多。

  這邊完結,我又來到了石榻的另一邊,幾天幾夜都沒有睡覺的陳啟盛和方雨生此刻已經昏昏沉沉睡了過去,他們身上的傷口已經被朱晨晨處理過了,急救包里的紗布不夠,幾個女孩子甚至湊了些貼身的衣物,撕下來給他們捆起。我想起威爾給我的警告,仔細地打量他們兩個,然而卻也沒有找到什么能夠指引方位的術法痕跡來。

  至于勾結邪教,這更加可笑了,能夠進這集訓營的學員,除了插班生,都是經過三代審查、根紅苗正的好苗子,陳啟盛他堂兄甚至還死于那場慘案中,仇怨滔天,倘若這樣都還要受到了我們的懷疑,只怕是委屈得要死。唯有通知幾個信得過的人,小心看管便是。

  我們現在的情況是前路被堵,后路乃是萬丈深淵,算得上是絕境了,一旦給養跟不上,基本上就只有死路一條。雖然我估計有個別老隊員的心里會有些想法,認為把人救回來,不但增添了負擔,而且陷入了險境,得不償失,不過一番巡視下來,我發現大家的精神狀況還算是不錯,眼睛里,仍然充滿了斗志和希望。

  人不絕望,萬事便皆有可能。

  我把沒有昏睡過去的所有人都召集到一起來,將目前的情況作了說明:出口被炸,又有一堆高手堵在門口,出是出不去了。不過外國友人威爾已經去后崖探路了,如果可行,明天白天我們就行動,順著藤蔓,攀爬到山谷下面去,然后再想法子找尋出路。

  這是唯一的選擇,大家不得不同意,不過有一些擔憂,就是幾個傷員能否堅持到山谷底,需不需要等他們養好傷,再決定下去的時間。在經過與老光等人的溝通后,我們決定到時候采用相互照看的法子,一旦出現問題,相互之間也有照應。

  商量妥當之后,除了輪流守夜的人,大部分人都相繼睡去,養足精神,等待著明天的到來。

  我找到白露潭,問她知不知道外面的情況,愛德華男爵那些家伙是離開了,還是在找工具,將這個通道給挖掘開來?白露潭搖頭,說不行了,外面好像來了高手坐鎮,她根本就無法與外界溝通了。

  “高手?是怎樣的高手?”

  白露潭表示不清楚,反正比那個愛德華男爵要厲害,跟那個大供奉差不多,或者有過之而無不及。我點頭表示知曉,讓她抓緊時間睡覺吧。

  聽到白露潭的話語,我心中更加惶急,然而卻又不敢表現出來,來到石道出口這里,憂心仲仲地看著這狹長通道,想著倘若這通道被打開,我們如何抵擋那些家伙的進攻呢?白露潭的法子都沒有效果了,只怕在外面主持圍剿事務的那個家伙,未必會給我們這么多準備的時間。

  守在洞口的老趙和滕曉見我眉頭不展,都笑了,老趙說陸左,你別擔心了,我們耳朵靠著石壁呢,但凡有一丁點兒動靜,都會提前知道的,別這么大壓力。

  滕曉也說對啊,這前面一截,我和老趙都布置得有陣法,倘若是那靈體過來,必定是來得去不得。

  事情千頭萬緒,不過有這兩個信得多的兄弟看著,我多少也放了一些心,跑回石榻那里,拿出虎牙來,將山閣老留下的那一篇石雕而成的《正統巫藏-攜自然論述巫蠱上經》,給一點兒、一點兒地鏟除,務必不留下任何痕跡,給敵人瞧見。

  搞完這些,我閉目而睡,大概兩個多小時之后,威爾返回了石廳中,一身的寒露。

  他告訴我,他探查過了,從這里往下走,藤蔓相連,一層又一層,即使沒有藤蔓的地方,也被人工開鑿出來落腳點在,豎直往下三百丈,步步驚心,然而卻也有人精心維護過,想來之前挖掘這個洞府的人,應該經常出入后面的通道,下到谷底。

  威爾甚至懷疑這些粗壯的藤蔓植物,都是那個人移植過來的。

  至于谷底,里面有一些輕微的瘴氣,然后潮濕溫潤,到時都是綠色的林子和苔蘚,他沒敢多走,稍微查探一番就折轉回來,并且順手修理了諸多年久失修的地方,免得我們明天早上下去的時候,有人失手跌落崖間,一命嗚呼了,到時候反而怪罪他探路不利。

  我表示知曉,好聲寬慰他,并代表了大家伙兒感激他,他賊笑嘻嘻,說這倒不用,只是倘若碰他所說的那東西,給他留上一份便是了。

  一夜至天明,輪值換崗,我們早上稍微吃過了些清水干糧,然后開始講起了昨天夜里商量的事情,并且讓威爾一部分人前往那邊的懸崖平臺,做好沿路攀爬下去的準備。除此之外,我還找來老光,在得知他們還有足夠的炸藥之后,我讓他在石廳里安放炸點,到時候我們把這里給炸塌了,讓敵人難以找尋我們的蹤跡,封堵此處。不然即使到了山谷里面,他們倘若追擊進去,我們也會陷入重重包圍之中的。

  一想到白露潭說跟鬼面袍哥會大供奉一個級別的高手來臨,我心中就惴惴不安,絞盡腦汁地化解。

  大家聽得消息,各行其是。

  陳啟盛和方雨生酣睡了一夜,早上的時候我們又把大部分食物都留給了這幾個傷員,故而精神總算是好了一點兒,開始在房間里面做一些恢復性的鍛煉。我正在跟他們確定一會兒下山谷的情況,突然在出口的石洞處傳來了老趙的喊聲:“有情況!”

  我眉頭一皺,急步跑過去,只見老趙沖出來,沖我急喊,說他們在挖土了,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很快,我們準備撤離吧?

  我聽到,連忙點頭,趕緊催促正在大廳和四處布置炸點的老光等人快一些,然后招呼大廳里面剩余的人趕緊通過洞口,爬到那邊的巖壁平臺上去,準備往山谷下面轉移。

  尹悅附耳在那石壁之上,聽到有沙沙作響聲,眉頭皺起,說這什么情況?普通人力挖掘,哪里會是這種聲音?

  我無言以對,正在這時,塌方的前面出現了動靜,細細索索的,當我看過去的時候,從里面飛躍出來兩頭身上皆是褐色角質狀鱗片、猶如盔甲的畜牲,這東西全長一米五,頭小而呈圓錐狀,吻長無齒,小眼泛著兇殘的光芒,四肢粗短,五趾具強爪,甫一出現,就朝著我這邊猛撲而來,而在它們的后方,則是有滾滾的黃色濃煙,泛著一股硫磺的臭味,這煙沉重,往地上席卷,聞到的人頭昏眼花,竟然有搖搖欲墜的感覺。

  滕曉一邊往后退,一邊扯著脖子高聲喊叫:“敵襲,風緊扯呼……”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