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卷 第三十三章 內奸

  當這兩頭滿身皮質鱗甲的畜牲朝著我和老趙前撲過來的時候,滕曉第一時間發起了警告。

  因為早就已經在準備轉移,大部分人都通過洞子,來到了后面的懸崖平臺處,所以并沒有造成很大的驚慌。我腿上的虎牙匕首第一時間被拔出來,朝著這兇猛的畜牲砍去。

  昏暗的光線中,刀鋒與它堅韌的鱗甲相撞,擦出了些許火花來。

  這東西瞧著模樣,似乎是鯪鯉,但是卻比尋常鯪鯉要兇猛許多,也詭異得緊。

  它雖然厲害,但是并不算可怕,真正恐怖的是隨之蔓延而來的黃色濃煙,如此沉重的煙霧,似乎是積聚了許多怨力,倘若不堵上,只怕會很麻煩。滕曉持刺劍,我則拿著虎牙匕首,一邊與這不斷前沖而來的盔甲畜牲拼斗,一邊往后退卻。老趙和尹悅提前一步退到大廳中,見到陳啟盛和方雨生跌倒在地,那黃色的煙霧已經往兩人的口鼻處蔓延,慌忙將他們扶起,強行拖入后面的洞口去。

  我看著仍在忙碌布置炸點的老光和黔南兵許磊,問好了沒有?

  老光說還欠四個,只怕到時候會有漏洞。

  我見那黃煙已然快要蔓延到了后面的洞口處,心中焦急,大聲說夠了,你們兩個趕緊過去,聽我命令引爆。老光似乎有些猶豫,然而他旁邊的那個兄弟卻猛地一把拉住他,兩人急匆匆地往后面跑去。正在這時,有頭畜牲橫撲過去,滕曉突然一聲大喝,前跨一步,疾走如風,手中那把繳獲而來的刺劍如同一條走龍,直接貫穿到了那畜牲的口鼻之間,頓時鮮血飆射,灑落在地上來。

  那頭畜牲被一劍貫通,居然沒死,一番掙扎,又跌落在地上去,不過這一回,倒是沒有再沖上前來。

  尹悅將昏迷過去的方雨生交給老光,見地上的黃煙如同有意識一般,朝著我們后面的洞口蔓延而去,知道定是有高人在場。她秀眉緊皺,雙手一搓,竟然出現一張青色的符箓來。這黃色的符箓尋常能見,青色的倒是少聞,我一邊退,一邊奇怪地瞧,只見尹悅輕咬舌尖,一口鮮血就噴在了符紙上,手掐印記,口誦經訣,那符箓飄飛落地,立刻一道青色的光芒如同焰火,綻放開來。

  兩者接觸,一時間,那黃色煙霧里頓時分析出許多具象的骷髏頭來,無數鬼哭狼嚎,頓時在我們的耳畔響起。

  青色符箓化作了一道堅不可摧的長城,將那些黃色煙霧給阻擋在了我們的面前,但凡有靠近的,都化作了慘淡的白色怨力,在空中飄散。尹悅大聲叫,說退,疾退,然后把這里炸塌了。

  我回身快跑,很快就來到了洞口,發現旁邊居然還殘余著一些黃色煙霧,并沒有被尹悅這青色符箓所轉化,而此時石符中還剩下我、滕曉和尹悅三人。

  眼看著青光有崩潰的跡象,我的胸口一動,留著西瓜頭的可愛朵朵飄飛出來,她一出來之后,就趴在了洞口,本來漸漸變得尖俏的臉頰突然鼓得圓圓,肥嘟嘟的,然后一口鬼氣吐出,那些黃色濃霧頓時被中和消解,不再呈現。

  這小丫頭三口兩口,竟然將通道里的所有黃色煙霧給中和不見,我大喜,連忙招呼尹悅和滕曉先行進洞。

  和上次一樣,我又是最后一個進洞,剛一爬進去,就感覺到一陣勁風朝我撲來。

  古之名將,擅使拖刀計,我卻獨善“黃狗撒尿”一招,見勁風臨體,估摸著時機,猛地朝后一蹬,重重地踢在了一頭前撲而來的畜牲身上。我的右腳一陣發麻,而那東西卻慘叫著往后跌倒,機不可失,我好是一通爬,三十幾米曲折的路程,我連滾帶爬出去,當見到太陽光的時候,后面轟隆隆的一聲炸響,卻是老光引爆了炸藥。

  巨大的沖擊波沿著曲折的洞子傳出來,威力就減小了很多,不過山體一陣搖晃,煙塵沖出,嚇得我們緊緊抓著山壁垂落的藤蔓,生怕這平臺都倒下去。

  過了一會兒,震動停止了,我們這才坐倒在地,抹了額頭那一把汗水,感覺驚險之極。

  誰也沒有想到,外面邪靈教的那個主事人居然找來了兩頭如同鯪鯉的畜牲,快速挖通掩埋了的土洞,并且通過這個通道,將那股充滿了怨力的黃色煙霧,給灌涌進來。那東西,又有劇毒,又有鬼魂怨力,只怕這里面除我以外的大部分人,都扛不住。

  倘若不是我們提前有所準備,只怕此刻都已經躺在了那個石府地穴之內,靜待死亡了。

  高人就是高人,四兩撥千斤,就這么輕輕一出手,便將我們弄得欲死欲活。

  不過這石府一塌,一股煙塵往外面翻涌冒出之后,便再也沒有任何東西,從曲折長長的洞口里冒出來。

  我摸了摸胸口的槐木牌,能夠感受到里面兩個小家伙的喜愛。這時間非常短暫,原來就在外面的人并不清楚情況,紛紛圍上來問個究竟。我驚魂未消,滕曉倒是口齒伶俐,將剛才發生的事情講出,然后挽著手上沾著如鯪鯉般畜牲的鮮血,惹得旁人一陣贊嘆。

  當然,除了贊嘆,還有一些人和我一樣,對外面的那個主事人層出不窮的手段感到后怕,只想著趕快離開,走得越遠越好。

  在我們出來的之前,威爾已經在跟提前出來的眾人講解攀爬下去的注意事項——這崖壁平臺距離谷底,足足有近三百多丈,合起來也有一千米左右,對于普通人來說,其實是一件極其困難的事情。別的不說,光那高度,便讓人十分頭疼,要倘若是脫力松了手,失身跌落山崖去,這可不會像傳記話本里的主人翁一樣,還有著一段奇遇,十成十的肉餅餅,妥妥的。

  因為是白天,天空雖然陰沉,但是還是有著一些陽光的,威爾穿著黑色厚實的長袍,臉遮住,連雙手都包裹得嚴實,不停地搓著手,不厭其煩地講解著用登山繩,給自己做安全繩套的法子。

  然而當石府中的事情發生之時,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轉移了,紛紛關心起我們的安全來。

  威爾很無奈,將身子佝僂著,躲在了陰影里。

  我在歇息完之后,走到地上躺著的那兩個人面前。因為離開得晚,陳啟盛和方雨生都被那黃色的濃煙所浸染,昏倒在地,好在老趙和尹悅及時地將兩人扶起,然后連拖帶拽,弄了出來,一陣掐人中、潤心肺的動作后,兩人悠悠醒來,問話也不答,有些頭暈暈的,似乎十分不適那遠山傳遞過來的太陽光。

  見到這情形,尹悅十分擔憂,說這兩個人的情況,肯定是下不了谷底的,要不然你們先下去一部分,我留在這上面照顧他倆,等到情況好轉了,我們再順著下來?

  老光心有余悸地瞧了一眼那個洞口,略微擔心,說我們還有四個炸點沒有布置好,萬一留下來空隙,那些家伙說不定就能夠摸著趕過來了呢。老趙搖頭,說不可能,他們這次主要是利用了鯪鯉快速挖掘泥土的天性,突然襲擊,然后用那黃色煙霧的殺手锏來襲擊。這次我們把石府給炸塌了,別說是人,就是那死得只剩一只的鯪鯉,也爬不過來的。

  尹悅也很自信的點頭,說她的那張青菱驅邪符,乃是當代著名制符師、龍虎山天師道望月真人的作品,一旦有那符在鎮壓,黃色煙霧定然是蔓延不過來的——而且依照現在的情況來看,他們擁有的黃色煙霧,也并不算多。

  那東西是什么,是有鬼木之稱的槐樹,而且還是蝶形花科的金葉刺槐,將十二名冤死的尸體埋葬在樹下,底下的樹根直接吸收尸體的養分,茁壯成長十二年,選一個陰風細雨的鬼節,從三月三、清明節、七月十五到十月初一,遑論哪天,用鈍刀磨樹皮,滲血了,就砍伐之,取其樹芯。燃燒這樹芯,就能夠激發出這種黃色煙霧來,也叫做“鬼木怨”,如此多的工序,你們看看,有多珍貴……

  尹悅到底是跟這大師兄走南闖過北的人,見識自然比我們都要高得多,一眼就將這東西瞧了個透徹。

  由這東西,以及之前的那偽銅甲尸群,可以看得出邪靈教的財大氣粗,以及心狠手辣來。這些,并不是尋常組織所能夠比擬。老趙心思重,也有些不敢放心,便在洞口里布置起驅邪的陣法來,以免得真要出事,措手不及的好。

  大家接受了尹悅的提議,在威爾的指導下,開始分批地往下行進,這樣子可以錯開一些人,免得到時候相互牽連。

  說實話,從這么高的地方往下爬,確實是十分挑戰人的心理極限,作為一個以前坐過山車都有些忐忑的男人來說,我實在是有些彷徨。不過經歷了這么多的事情,我倒也不是很害怕了,站在懸崖的旁邊,看著大家陸續攀著藤蔓往下爬去,小妖浮于空中,不時地給予照顧,心中安然。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正在布置陣法的老趙突然發瘋一般朝我大喊:“陸左,小心……”

  我一扭頭,瞧見一個家伙朝我飛撲而來,試圖將我給推落下山崖去。

3條評論 to“第二十三卷 第三十三章 內奸”

  1. 回復 2014/12/13

    尹悅的舌尖

    修道容易么?容易么?瞧我,補丁疊補丁啊,說多都是淚啊

  2. 回復 2014/12/19

    “鬼木怨”

    我真心覺得還沒倆手榴彈管用

  3. 回復 2015/04/29

    邪靈教

    我不是財大氣粗么?怎么連個手雷,連條槍都沒有?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