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三章 返回晉平

  黃菲倩生生地站在我的面前,吸溜著鼻子,精致的小臉紅撲撲的。

  她穿著一身鵝黃色的呢子大衣,緊繃的高腳褲,白色的皮靴子,圍著圍巾,是粉紅色泡泡的那種。她依然如往日一般俏麗,秀發如鴉,臉白凈,像剛剝開的雞蛋,又白又嫩,一笑,貝齒如編。整個人美得像畫上走下來的人兒。我趕忙站起來,揉揉眼睛,然后也很吃驚地問:“你怎么在這里?”

  她說她和幾個朋友一起到海南三亞去旅游,又在鵬市盤桓了幾日,剛剛從那邊回來。栗平機場是個地方小機場,只開通了兩天航線,一條是飛魔都SH市,一條是飛南方市,而且還是逢二、四、六才有一趟,還真巧呢。她問我是不是回家?我說是,也是今天下午一點半的飛機。她很高興,說真有緣,在這里也能夠遇見。她這么一說,旁邊就有一哥們不樂意了,插進來,問菲菲這是誰啊,也不介紹一下。

  我這時才發現黃菲旁邊還有五個人,三男兩女,說話的這個,長得真帥,一頭迷亂的黑發,像張信哲。

  經著哥們一提醒,黃菲很高興地給我和他們做了介紹,說這是陸左,是我們那兒的,這是XX、這是XX,這又是XXX……一圈介紹下來,多的我也沒有記住,就記得這個那個帥哥叫做張海洋——瞧瞧這名字,多霸氣,跟《血色浪漫》里面的男配角一個名字。

  一番寒暄,黃菲問我怎么在這里睡著了?

我說我凌晨到的機場,懶得去開房間,就在這里湊合一下唄。她說哦,現在都早上9點多了啊。我看外面,天色大亮,果然已經是白天了。目光轉回來時,正好看見幾個男人、特別是張海洋臉上,有流露出了不屑的神情。

  這是為毛啊?

  我心中剛一疑慮,就立刻明白了:大概是這張海洋見黃菲待我熱情洋溢,雄性生物的占有欲立刻爬上了上風,對我有所不滿,然后看到我為了省這么一點兒房錢而在公共場所睡覺,更是不屑。我好笑,我這算不算是躺著也中槍?且不說我跟黃菲沒有什么,就算是有,我睡機場又怎么樣?想當初,大冷天我還睡過橋洞子呢,那也沒啥啊?現在想想,還算是一件真實的人生經歷,是財富呢。

  以張海洋為首的這幾個男人用居高臨下的優越感瞧著我,讓我很不爽。

  黃菲問我離下午一點多還早著呢,要不要辦好登機手續,托運好東西后,一起去咖啡廳里面喝點東西?

  我說好,反正是一趟航班,一起去。

  這句話一說出口,張海洋面部肌肉很隱約地抽搐了一下。我心里暗笑,你讓我不爽一會兒,我讓你不爽三個月。小子不是以我為情敵么,我這黑鍋背得也累,不如直接攬過來,一起競爭吧,讓你小子斗雞眼。我站起身來收拾好行李,然后說要去洗手間洗個臉,黃菲很熱情地幫我提東西,不過她東西也多,看來在海南免稅商場也買了不少,大包小包的。張海洋看不過,無奈幫我提著,一臉衰樣。

  我一身輕松地去附近衛生間放水、洗臉,精神抖擻地出來,他們已經在南方航空的柜臺口了。

  辦理好手續,一群人來到了附近的咖啡廳,有熱咖啡,也有西式糕點。

  我也餓了,埋頭猛吃,一連吃了一份起司、一份巧克力蛋糕和兩份三明治,這才長舒了一口氣,握著手中的熱拿鐵暖手。有悠揚的音樂聲在店子里飄蕩,幾個人開始聊天,說起這幾天的旅游。我剛才邊吃邊聽,大概知道了他們的身份——都是我們縣城的公務員,有工商的、有城建的,也有銀行的,唯一一個不是公職的,就是張海洋。不過,他是我們縣林業公司老總的侄子。

  果然都是天之驕子,幸福感最強的一群人——即使是在我們那個國家級貧困縣。

  黃菲一直在陪我聊天,她問起我最近還好么?我自然答好,然后又問起上次案件的情況。她說羅二妹已經認罪了,但是還沒到公審,就在醫院病逝了;王寶松殺害兩人、碎尸的事情也已經判定了,然而他是精神病患者,又是被矮騾子所迷惑——這當然不能在法庭上面講——最后被送到州神經病院治療監管。

  聊了一會兒,一個叫做小杜的哥們插嘴了,問我現在在做什么事情?

  我說以前在東官做個體戶,現在不做了,還沒找工作呢,想回家歇一會兒。他又問我讀的是哪個大學?我呵呵笑,說是社會大學。他也呵呵笑,這笑容有些勉強,說社會大學好啊,好多東西都是學校里面學不到的。說完,然后說起自己是XX大學(某名牌大學)畢業的,如何云云。我沒說話,他們幾個又在侃了,那兩個女孩子拉著黃菲,說起包包化妝品的事情。我握著手上的咖啡杯,感覺有些冷了,一口,便將它飲盡。

  通過一個多小時的時間,我也看出來了,除黃菲外,這五個人里面有兩對情侶,張海洋獨身,但是其他人在盡力撮合兩人。張海洋喜歡黃菲,但是黃菲似乎對這個大帥哥并不是很上心,若即若離——又或者是女性的矜持——哦,好蛋疼老套的劇情,偏偏被我趕上了。若是偶像劇,我算是妥妥的反面角色吧。

  難怪這些人不待見我,看他們都是有城府的人啊,如此淺薄的表露,原來是怕我反應遲緩,不明白。

  其實我還是蠻想了解碎尸案后面的事情,畢竟羅婆婆與黃老牙的約定,我當時是做了見證人的。這雙方,一個給了我找回朵朵地魂的方法,一個是朵朵生前的父親,我總是有一些責任的。然而這里人多,除黃菲外,他們都排斥我,想好好聊天,著實難。而且,我總不好讓黃菲為了我,跟她朋友鬧僵,只有沉默。

  這一沉默,吃得又多了一些,惹得兩個女孩子驚奇的看著我——這么能吃?

  在咖啡廳耗了一上午,除了我,整體氣氛還是和諧的,顯然,他們這次旅行的收獲很多,各種美美的照片,天涯海角,藍天白云碧波蕩漾,細鹽一般的沙灘……到了中午,又去西餐廳吃了一頓牛排,這兩頓,都是張海洋付的帳,拿錢包那姿勢,帥得一塌糊涂。

  返回機場的途中,我抽空問了一下黃菲她大伯的近況,她說還好,現在身體還好,就是人老了,容易犯困,精神也沒以前好了,生意上的事情,大部分都交給手下的人去打理了。我說王寶松呢?她說在醫院待著啊,反正有吃有穿的,錢都由他大伯帳上出的,虧待不了他。說到這里,她小心地問我,她大伯中的那個血咒是真是假?我連忙制止住她,說這可開不得玩笑的,這個想法,立刻打消。

  她不明所已,追問。我搖頭,諱言,沒有再說。

  一點多鐘,臨飛機起飛之前,雜毛小道打電話給我,說起植物園一案的事情。他說經過警方最終認定,認為是胡金榮私自飼養食人花藤,最后引起的意外事故,我說這事兒日本小子就摘清了?他說是的,我說艸。他道了一聲無量天尊,說此事加藤家也花了好大一筆錢去活動,有關部門為了國際影響,也就沒有再查下去了。談完這些不愉快的事情,他在電話那頭嚴肅地說,他昨天閑來無事,心中一動,給朵朵算了一卦,卦面呈兇,讓我近期小心一些。

  我哈哈大笑,說你算命的本事到底有幾分真,幾分假?別來蒙我了。

  雜毛小道沒笑,他很用一種我從沒有聽過的平靜語氣說:“陸左,天下之事,千絲萬縷,冥冥之中總有聯系。我學藝二十余載,對紫微斗數、面相手相、八卦六爻所知頗深,然而卻很少有意為人卜卦,為何?常言道,天機不可泄露,算命的,大多喜歡算過去,而少去推算未來,一則太耗精神,二則有恐危及自身安危。諸葛武侯精研道學,通天之大拿,窮極一生為劉蜀王朝續氣而不得,郁郁而死。民間傳說,有些小孩能夠看見災難禍害,出言讓家人鄉親避了禍,自己卻化身為石頭樹木,這樣的事情也多。

我道行淺,擺攤算命全憑經驗,然而真正用道術去推衍的,不多,但是朵朵卻實在是個讓人牽腸掛肚的家伙,心不由己。言盡于此,你務必小心。”

  我鄭重點頭,越發覺得自己應該精研起《鎮壓山巒十二法門》上的所學,成為一個真正厲害的人。

  借助金蠶蠱、朵朵這般外力,若不鞏固自身的修為,最后我的下場,并不會比羅二妹和我奶奶這樣好過幾分,甚至會更加凄慘。這件事情,我理應有所覺悟,并且要積極去改命。

  南方至栗平的飛機航班下午一點半起飛,是小飛機,總共沒有多少人。黃菲她們一伙坐在前面,我坐在了后面的位置。因為不喜歡張海洋這些人,我也懶得去前面湊趣,就在后邊瞇著眼睛補覺。飛機在云層里面穿梭,山巒水脈全部都變得很小,我心中暗動,感覺跟法門里的某些語句十分契合。我把舷窗的簾子拉上,把朵朵放出來,她是靈體狀態,別人看不見。

  她很驚奇地玩了一會兒,然而九天之上,卻極為虛弱,沒一會兒就鬧著回槐木牌中歇息。

  一個半小時后,飛機抵達了栗平飛機場。

  過檢票口,我發現有一個三四歲大、長得虎頭虎腦的小男孩在直勾勾地看著我。他的眼睛黑而亮,寶石一般明亮,旁邊一對中年夫婦拉他走,他不肯,結結巴巴地說“姐姐、姐姐……”他母親沖我抱歉地笑了笑,然后回來跟兒子說不是姐姐,是叔叔。小男孩直嚷嚷,就是姐姐,就是姐姐嘛……我心虛,知道這小孩兒也許在飛機上,能夠看見朵朵,沒理,趕緊走開。

  當時沒多想,哪知后來我們還會見面。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