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卷 第三十九章 身藏黑暗中,統御千萬蟲

  眼淚如一條線,滴落在小妖鮮花一般紅潤的嘴唇上面,又順著完美的唇角滑落。

  過了差不多有十幾秒鐘,這個我本來以為已經死去的小丫頭突然一動,睜開了烏黑黝亮的眼睛,一臉疑惑地看著哭得跟一個孩子般的我,奇怪地問道:“呸呸呸,咸死了,是什么玩意啊?咸死小娘我了!陸左……哥哥,誰欺負你了?”

  我:“……”

  朵朵:“呃,小妖姐姐……”

  震驚之后的我睜大了眼睛,還帶著哽咽地哭聲大聲問道:“你、你、你……你不是沒氣了么?你不是死了么?”

  小妖朵朵一聽這話,頓時就不樂意了,翻身從泥土里面爬了出來,嫌惡地抖落了身上那些泥土和爬蟲,大聲抱怨說:“臭陸左!你這個沒良心的,你到現在都還不知道我這個麒麟胎身,跟你們人類不一樣,除了修練之外,是不用呼吸的么?你、你什么呀你,一點都不關心小娘我,哼!咦……你哭了呀?”

  她像是發現了新大陸的哥倫布,欣喜地大叫,說陸左,你哭了啊?是為我哭的么?你是不是認為小娘死了,才哭成這個丑樣子?好好笑啊,第一次發現你這個古板的家伙這么有趣呢,太好玩兒了!

  我看到小妖和朵朵兩個小丫頭的眼睛都笑成了月芽,頓時感覺到一陣發糗——其實小妖朵朵無論生死,都是能夠用炁之場域來查探的,只可惜我關心則亂,手忙腳亂之下,竟如同普通人一般,跑過去量鼻息,才鬧出了這一番笑話來。不過小妖既然沒死,我的心終于放了下來,一股暖洋洋的幸福感,油然而生。

  感謝上蒼,真好。

  小妖開心地笑了一陣,突然劇烈地咳嗽起來,惹得我不敢再跟她斗嘴,忙問是怎么了?

  小妖臉色一陣紅一陣白,過了幾秒鐘,才說好險,這個臭蝙蝠好厲害,竟然能夠將他體內的血液,凝聚成一個六芒星的古怪符號,打在我的身上,這力量十分有侵略性,而且與我體內的氣場不吻合,所以我行不得太多的氣了——啊,他是想奪舍重生!通過血液意識的轉移,逐漸浸染我的身體,最后掌控我的意識——哼,這個丑八怪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盤,只不過他太小覷小娘我了!

  我說會有什么影響么?

  小妖為難地點頭,說是啊,我這個把月估計不能夠再行氣,與人爭斗了,不然那個家伙的血液就會趁機將我給吞噬了——對不起啊陸左,我可能要回去歇息了,不過現在正是最缺人手的時候……

  我趕忙搖手,說沒事,你快點進來吧,我可不想我可愛的小娘,變成那個臭老頭,到時候我可是要發瘋的。這里有朵朵呢,她已經長大了,可以幫很多忙呢。朵朵跟著小雞啄米般地猛點頭,說嗯嗯,小妖姐姐,你快點去休息吧,這里有朵朵在呢,我可以的,相信朵朵。

  小妖留戀地四處張望了一下,突然抿著嘴唇,輕輕地說道:“臭陸左,你為我哭了啊?其實若是真死了,那也無妨的呢……”說完,她化作一道白線,飛入了我胸前的槐木牌中,而我則呸呸呸地吐著口水,連道童言無忌,大風吹去,說笑的,說笑的,作不得真。

  直到槐木牌上面的光芒消失不見,我才來得及轉頭看向死去的愛德華男爵,只見威爾這個小子伏在同類的身子上,嘴巴正往愛德華的脖子上啃,歡暢地吸著血呢。

  見我望來,吸得差不多了的他展顏一笑,然后走過來,說陸左,你的那面鏡子當真是件讓人艷羨的好東西。愛德華縱橫意大利數十年,從來沒有吃過敗仗,一身的手段讓人眼花繚亂,竟然就這樣,被你簡單的三兩下就給弄死了,太冤了,真的是讓人不敢相信呢,呃……

  他美美地打了一個飽嗝,我看著他這副惡鬼般的模樣,心中有些難以接受,說同類的血,你也敢吸?

  威爾聳了聳肩,說感謝神秘而玄奧的東方,將血族的精華融入自身體內的方法,我還是在薩庫朗山洞里面的血池中,所學會的。難怪五戒律里面會有“領權”和“客尊”這么兩條,原來是為了避免血族內部的自相殘殺,相互融解啊……

  我表示不能夠理解他們這樣的種族,捏著鼻子說收拾下這個老家伙的尸體,快點離開,大隊人馬應該馬上就來了,我們要重新布置;還有,麻煩你以后吸完血之后,習慣擦一下嘴巴行不,會嚇壞小孩子的!

  威爾渾不在意,說你的小亡靈還會怕這個?

  不過他也只是說一說,俯身將被吸成了干尸一般的愛德華給撈起來,往黑暗中拖去,而這個時候,從外圍的方向,傳來了大隊人馬的腳步聲,離這里也就只有幾十米的距離。

  我們兩個迅速往黑暗中潛去,沒走幾步,就有“嗖嗖”的破空聲,從頭頂橫飛而來。

  黑暗中,那聲音尤其恐怖。

  噗、噗、噗!

  是五尺長短的標槍,三支,斜45度角插落進泥土中,尾端不斷搖動,發出“仙嗡、仙嗡”的響聲來。我的瞳孔驟然收縮,腦子里面突然想起了一個身高兩米、為人卻有些靦腆羞澀的戰士來。那個叫做先鋒的漢子,就是被這樣的標槍所射殺,像糖葫蘆一樣,死死地釘在了地上。

  我沒有再逃,因為我已經溝通到了自己的本命蠱。

  我躲入了一顆齊腰粗的大樹后面,探出頭來打量對手,只見黑暗中來了十來個活動的黑影,已然到達了我們剛才拼斗的地方,有人在朝這邊追來,有人則留在了原地察看死者。威爾扛著愛德華的尸體,見我不走了,問怎么了?我說就這幾個人,我想試著拖一拖,去二號陣地吧。

  話剛一說完,一根鐵頭標槍飛起,朝著我們這邊準確地射來,如同一顆流星,轉瞬即至。

  我縮回頭,那標槍擦過我的身邊,朝著威爾射去。威爾不慌不忙,將背上的愛德華往前一擋,這堅硬的尸體與標槍親密接觸,發出一道讓人牙齒發酸的響聲,終究是射入了愛德華的體內。威爾往后蹬蹬蹬地連退了好幾步,氣得大罵狗屎,這家伙的力氣和準頭,簡直是太恐怖了吧?

  我瞧清楚了來人的大致數目,深吸一口氣,借助這樹林的掩護,一陣狂奔,朝著我們后面的密林中飛退而去。威爾這個家伙自覺得很,將死去的愛德華拿來當作了盾牌,幾分鐘之內,那可憐的愛德華男爵身上就被插中了三根飛矛,根根入體。

  我們可是在茂密的叢林中奔行,那個甩標槍的家伙簡直就如同用了激光制導一般,精準而有力。

  一追一逃,我們在林中狂奔了差不多有三四分鐘,終于來到了二號預備陣地里。

  這一路的飛奔將我胸腔里面的氣息加熱到了極致,呼出的每一口氣都滾燙無比,當滾到一塊巨大巖石后面躲著的時候,我躺在地下,感受到胸膛里面的心臟,幾乎都有跳出來的跡象。耳朵貼著地,我聽到穩健有力的腳步聲,六七個,似乎朝著這邊快速摸來。

  我閉上眼睛,去溝通忙碌了一天的肥蟲子,不知道這個家伙召集的小弟,素質到底行不行,能不能個幫我把這些追兵,給全部弄翻。

  結果當我一連通到肥蟲子的視野,黑暗中密密麻麻蠕動的爬蟲讓我好是一陣惡寒。

  通過意識傳遞,我知道這里面有老鼠、魔眼蝴蝶、蜥蜴、蝎子、蜈蚣、毒蜂、蠹蟲、藍蛇、白花蛇、竹葉青、吹風蛇、金環蛇、蜈蚣、蝦蟆、黑頭螞蟻、山螞蟥、大環蚯蚓……還有好多白花花的肥蛆,所有說得出和說不出名字的毒蟲蛇蟻、各路豪雄,都集聚在肥蟲子的麾下,遍布在這方圓小半里的地方。

  那些泛著花花綠綠、滑膩蠕動的小東西,讓我看一眼,胃中就是一陣翻騰,難受得緊。

  威爾將手上已經化作刺猬的愛德華往地上一扔,附身而來,在我耳朵邊嘀咕:“怎么樣,陸,你確定這里能夠攔住他們?那個甩標槍的高手,簡直就是制導導彈啊……不過他們為何不用火器?是為了控制動靜,防止消息走漏么?那豈不是說,救援你們的大部隊,也要來了?”

  追擊者是緊緊跟輟著我們而來,想來就在眼前,我不理會他的話,小心探出頭去觀察。

  在我視線中,遠處的黑暗林子里跑出了七八個人來,當頭疾奔的,是一個虎背熊腰、雙臂過膝的男子,他長得如同一頭長臂猿一般,而在他后面有一個青衣少年,專門負責遞送標槍,旁邊是幾個穿青衣覆鬼面的袍哥,還有兩個臉上抹著白灰的黑巫僧。

  瞧這架勢,這追兵的實力可謂是雄厚,我和威爾正面應該是拼不過的。

  然而就在此刻,領頭的那個男子突然腳下一空,整個人就消失在了平地中。

  我心中一陣激靈,首先跌入陷坑中的,竟然是那個對我們威脅最大的家伙,果真是天助我也。這人一跌落,旁邊立即有好幾個人過來將他奮力拉出坑外,接著,在我的冷笑聲中,一聲慘叫震天響,他們居然拉出了一大坨黑麻麻的人形物體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