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卷 第四十一章 幽藍鬼火,一網打盡

  這幽藍的鬼火不知是何等來歷,仿佛就像那火星飆射入汽油桶里面一般,將地上、天空中的所有老鼠、蜥蜴、蝎子、蜈蚣、毒蜂、蠹蟲、毒蛇、蜈蚣、蝦蟆、黑頭螞蟻、山螞蟥、大環蚯蚓等等一應毒物,全數燃燒,無數的生命在這一霎那間就從人世間消失殆盡,不知蹤影。

  這火燃燒,卻也只附著于細小的生命體之上,而且稍大一些的白花蛇、竹葉青,雖然身中鬼火,卻也能夠迅速逃離,倉惶地往草叢中鉆去,得以解脫;至于那些青草野樹,被映照得冉冉放光,卻并不曾被燃燒到,如同打醬油的旁觀者。

  空氣中頓時一大股難聞至極的氣味在擴散,煙霧升騰而起,讓人心中厭惡,只欲嘔吐。

  那火焰并非往上升起,而是左右飄搖,如同鬼臉一般變換不定,藍綠映照,尤為恐怖。

  我剛剛生出來的豪情壯志,被這野火燎原的幽藍鬼火給澆滅,再看林子邊緣有一排排皮膚均為金屬亮銅色的黑衣人洶涌出現,越過那些幽藍點綠的鬼火群落,朝著這邊跌跌撞撞而來,不由嚇得渾身冰冷,當下也不再繼續潛伏,見地上那六人已經奄奄一息,沒了生機,心中也覺得差不多夠本了,站起身來,往著后面就是一陣狂奔,逃命要緊。

  來人正是薩庫朗的五號人物黎昕,時過境遷,不知道那個位于緬北深山中的邪教,至今到底還是否存在,但是作為五號人物,這個長相嚴肅的中年女人有著冰一樣冷酷的心臟——召喚小黑天的實際工作,是她在主持的,人彘的販賣和制造工作,也是她在管理的;她甚至因為將四號人物麥神猜的初戀女友,煉制成雙手雙腳皆被斬去的人彘,才導致了后來麥神猜的叛變,吳武倫帶領的緬甸軍方前來。

  這個女人工于心計,陰森、狠毒、變態,沒有一點兒人性……幾乎所有的陰暗面,她都有具備。

  而且她長得還很難看,一個普通中年婦女的模樣,還終日嚴肅,板著一張麻將臉。

  然而她卻十分的強大,這強大不但來源于她本身,還有諸般的手段。

  譬如那外表堪比銅甲尸強度的僵尸群,譬如她剛剛灑下的那一把幽藍的火種——薩庫朗本來就有蓄養蛇窟的手段,自然知道如何對付這些毒蟲蛇物。路上依然還有許多陷阱,然而我們卻沒有想過這些能夠阻擋敵人多久,直接朝著幾里處的那個深潭跑去。威爾雖然有些懼怕那個地方,然而為了消滅對手,他也不得不冒這個險。

  后面的黎昕不緊不慢地跟著我們,似乎并不著急,我不時回頭瞧,并沒有瞧見那個留著兩撇整齊胡子的白紙扇羅青羽,緊懸著的心不由得就落了地來——似乎,我們還可以對付。

  我們跑了一陣,突然前面躥出一個人影,我嚇一大跳,緊握匕首,定睛一瞧,卻是一直在居中策應的尹悅。她看著我們后面的追兵,問情況怎么樣?我腳步不停留,一邊跑一邊將我們的戰果講于她聽,然后又問她其他人怎么樣?

  尹悅說雖然殺得沒有你多,但是還行——老光和朱晨晨那一路殺死了五個。

  我問大家的情況怎么樣?

  尹悅沉默了一下,聲音低沉,說紅龍的許磊戰死,滕曉重傷,左手臂沒了,王小加、秦振和白露潭都受了一些輕傷,其他人都還好,還在作僵持,主攻的方向是你們那里,所以大家壓力并不算大。

  聽到尹悅說的這話,我的心臟頓時抽動了一下,想起了那個方言味濃中的黔南兵,想起他憨厚的笑容,和勸導劉明時那質樸的話語,喉嚨里就是一陣堵塞。雖然預計了會有傷亡,然而真正面臨這境況的時候,我們仍然忍不住神傷。不過現在并不是傷春悲秋、如同娘們般哭哭啼啼的時候,這是勝利之后痛飲烈酒時才能夠做出的事情,我們現在,面臨的是如何將敵人給弄死,活著出去的事情。

  不是他們死,就是我們死,事情其實就是這么簡單。

  你追我趕,我們終于穿過叢林,來到了那個黑水深潭邊緣處,停了下來。

  在喘勻了胸腑中的一口氣,敵人終于趕了上來,黎昕、兩個東南亞黑巫僧以及一大票的偽銅甲尸,黑暗之中,終有一些未露面的家伙,在小心翼翼地防備伏擊的可能。

  月光悠悠,其中一束映照潭邊,將前面這一小塊平地給映照得通透。我看到了黎昕從林中走出來,猶如老熟人見面一般,朝他打招呼,說嗨,美女,好久不見了,最近忙什么呢,在哪里發財啊?

  見我如此輕松,黎昕終日板著的臉孔此刻更加僵硬了,她冷哼一聲,說想不到當初被我薩庫朗任意處置的小角色,竟然撬動我教覆滅基石的家伙。陸左,你知道么?我終日都在做夢,恨不得有一日,將你斬去雙手雙腳,塞入那粗陶甕中,灌澆進糞水,無數肥蛆和爬蟲爬動,聽你日日哀號,天天慘叫……

  我摸了摸鼻子,說難怪我有段時間總是打噴嚏呢,原來是你這么想我啊?話說回來,當日你既然從般智上師手中逃脫,為何不隱姓埋名,安度晚年呢?找一個強壯的漢子好生過活,要還有生育能力,就生一窩崽子來養,總好過現在這般刀頭舔血,朝生暮死,要來得暢快……

  聽著我滿嘴巴跑火車,黎昕冷笑連連,她說你這個疤臉小子,除了一張滑舌油嘴,還有什么?那個小道士呢?要是他在,我將你們一同弄死了,念頭或許就通達了。

  講到這里,黎昕的臉色轉冷,說好你個家伙,竟然到這個時候了還想拖延時間,使得這等小計?

  她身子往后一退,身邊那十來頭偽銅甲尸便朝著我們這邊圍了上來。

  尹悅用指尖彈了一下朱砂桃木劍,如同鼓點般的聲音從劍身上面傳了過來,她提劍便往前沖,就在此刻,突然一道黑影從土地中浮現出來,朝著尹悅就是一抓。這黑影出現得陡然,出人意料,尹悅倒也是反應迅速,往旁邊一閃,劍身回轉,抵住了這兇猛而詭異的凌厲一抓。

  當她看到這道黑影時,不由得失聲大叫起來:“老趙?”

  我們大驚失色,定睛一看,才知道尹悅口中的老趙,并非是我們的隊友趙興瑞,而是慘死在巖壁那邊的教官趙磊男。此刻的他已然全然沒有了往日的熟悉,在空中飄蕩,臉色猙獰發青,如一頭惡魔,朝著尹悅一陣猛攻,便是被那桃木劍擊中也渾不在意,似乎有要與尹悅拼死決斗的意思。

  然而這東西乃厲鬼,而非人類,所謂的同歸于盡,自然是極不劃算的。

  尹悅在經過最開始的驚詫之后,終于認清了這厲鬼冤魂并非自家好友的事實,兩張符紙燃起來,朝著趙磊男飄去,桃木劍頓時逼發出一股慘烈的殺氣,朝著這個前同事兇猛攻去。然而鬼面袍哥會的煉制技法似乎十分成熟,而且趙磊男生前的實力也不可小覷,尹悅終究還是被他拖住了腳步。

  我看見在人群后面的樹林中,有一個清秀的少年在奮力搖動著手里的黑色招魂幡,頓時迷霧滾滾,黑煙如噩夢,上面似乎有許多鬼魂跳將下來,緩慢地朝著這邊移動。

  而此刻,我們已經和面前這些跌跌撞撞沖將上來的僵尸轟然撞到了一起來。

  我與一個只有半邊腦袋的僵尸撞上,雙手結大金剛輪印,朝著聚積這僵尸體內殘魄的中丹田,重重擊去。然而雙手臨體,如同捶到了一面鐵壁銅墻,有鋼鐵之音從其身體中傳來,如洪鐘,接著一股巨大的反震之力,將我給彈了回去,幾步踉蹌,差一點兒就跌落進了那恐怖的水潭中。

  威爾的情況要好一些,他畢竟擅長于速度,在反應遲鈍的僵尸群中,如魚得水,不時地猛擊上中下三個丹田要害,嘗試著能否將支撐其行動的殘魄,給震散。

  然而并不成,這些僵尸的煉制想來也花費了黎昕的諸多心血,自然有其強悍之處,鋼筋鐵骨一般,讓我們兩個有一種狗叼刺猬,無從下口的無力感。看到我們被這群偽銅甲尸弄得如此狼狽,黎昕開始放聲地大笑起來,恣意狂笑,發泄著自己心中的怒火,還有曾經消散不去的怨恨。

  然而當她笑得最開心的時候,我、威爾和尹悅突然往深潭對面一起跳躍,雙手緊緊抓住樹上垂下來的繩子,蕩到了那邊去。而在我們晃蕩過去的同時,在剛才混戰的那一塊平地里,突然出現了一張粗大藤蔓編織的大網,將這些銅甲尸給一網打盡,然后利用架設在附近大樹上面的原始滑輪,將這網兜的獵物全部都給吊到了深潭之上,晃晃悠悠。

  黑暗中突然飛過來一把尖刀,準確地集中了負責承重的藤蔓。

  被割了一道口子的承重繩頓時就拉不住網兜里的諸多偽銅甲尸,下餃子一般,全數都跌落進了黝黑的潭水中。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