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卷 第四十三章 翻臉無情,黎昕終斃

  我的世界里一片雪白,感覺有無數光芒乍現,將這天地給填得滿滿。

  然后,我看見了一副奇怪的景象:從尹悅的身子里,突然爆發出一股蒼涼的、洪荒的、原始若千年前的雄渾力量來,在她的身后,形成了一頭巨大無匹的長毛畜牲,栩栩如生。這股力量若用顏色來說,是純粹的青色,但是映照在我的眼簾中,卻是一片雪白,如同小時候黑白電視機收不到頻道的那種雪花。這股磅礴至極的力量顯然并不屬于尹悅,而她的臉色一片鐵青,衣服被撐得膨脹到了極致,如同巨人,威風赫赫。

  那畜牲頭尖而尾蓬,耳尖而嘴長,通體上下皆為白毛,似乎又印染著些許火紅發梢,如那內外焰火。

  它的靈體足足有兩丈多高,如同洪荒妖族,引頸長嘯,林海生濤,排山倒海,鼻子抽動,立刻有巨大的吸力出現,漩渦轉動,周遭那些黑色的幡靈厲鬼皆被迫化作一道道黑線,被吸入了它粉紅的鼻腔中,無一能夠幸免。

  見到這恐怖的情形,黎昕瘋狂地尖叫著,從背上費力地抽出一根黑色骨頭做的小劍來。這小劍的劍柄為脊椎骨制成,前端磨制得尖銳,劍身遍布著稀奇古怪的花紋,散發出了一種恐怖而邪惡的氣息。

  黎昕就這樣一邊嘶嚎著,一邊拔劍朝著膨脹的尹悅刺去。

  旁邊兩個黑巫僧也將手中的嘎巴拉碗高高祭起,里面的佛光被急劇催動起來。此等佛光,并非那高僧大德,小乘佛教的道義,而是那佛教分支格朗教派的真意,光也是佛光,黃燦燦,霓虹生成;而與此同時,那個瘋狂起舞的持幡少年卻在忙不迭地疾退,然而他最得意的那頭護幡猛鬼,卻來不及回歸幡面,卻是被那頭靈體畜牲,給吸入了鼻腔之內,再無聲息。

  我的心中狂震,不由想起雜毛小道擺龍門陣的時候,曾說過有人或者有心,或者無意,將那妖或精怪的靈體,融魂入體,學那本命金蠶蠱一般的法子,來改造身體。他說也就是這么一說,卻沒曾想到這尹悅的體內,居然住著這么一位妖靈大拿。

  被三人夾擊的尹悅根本就沒有在意附加于身的攻擊,她的雙手一抬,長袖如刀,只這么一揮撒,便將那兩個黑巫僧的佛光卷入袖內。這佛光本就不是什么大成境地,嘎巴拉碗也不是什么正經的制成圣物,故而脆弱得一塌糊涂,尹悅的雙手指甲,在這一刻居然長了三兩寸,如同匕首,鋒利生寒。

  她在擋住了這一記佛光之后,輕松地繞著兩個黑巫僧的脖子,一劃,然后身子往后面飄飛,躲過黎昕的這舍命一劍。

  兩具頭顱呈45°角,斜斜落下,跌在潭邊的泥土中,骨碌碌,一陣滾動,竟然又滾落進了那黑潭之中,引得無數潭水沸騰冒泡,咕嘟咕嘟。

  黎昕不管不顧,硬著頭皮、咬著牙就往前一陣前沖。那把骨劍上面,黑霧縈繞,摩擦出許多紅色的火花來。而那個持幡的少年卻是驚魂失魄,倉惶地往后面跑去,黑暗的林子里,還幾個身影也正在落荒而逃,有犬吠的聲音傳來,顯然那個訓犬師也跟著逃命去了。

  到底是邪教,拋棄同伴的行為做得行云流水,不著痕跡。

  我已然快步向前,想配合著尹悅,一是分擔她的壓力,二是若有可能,去追擊一下那些逃走的家伙,痛打落水狗。然而剛剛靠近她,正在躲閃黎昕攻擊的她突然轉過頭來,一張臉竟然如背后那畜牲一般,臉容尖尖,盡是白色絨毛,眼眸子里有著紅色的火焰,竟然跟往日有著截然的區別。她似乎并沒有認出我來,一揮手,巨大的音爆傳來,指甲如風似刃,朝著我的脖頸間,就果斷劃來。

  我嚇得連滾帶爬,躥進了旁邊的荊棘林中。所幸有黎昕在纏著尹悅不放,導致她也顧及不得我,回身與黎昕戰成一團。

  黎昕之所以不走,并不是愚蠢,而是有著自信和把握。她的那把骨劍,似乎能夠讓爆發之后的尹悅,十分忌憚,別說是劍身,就是圍繞著劍身散發的那黑氣、那如同火爐里的高溫,都畏之如虎,不斷地閃避,哪怕是瞅準機會,撓上一爪,也需小心翼翼,如同一頭小貓兒。

  從始至終,尹悅的眼睛都是火一樣的邪惡紅色,根本就沒有一絲冷靜,完全是在憑借著身后那個妖靈的戰斗意識,在為之爭斗。

  我在經過短暫的驚訝之后,開始理解起尹悅的這招式,和我以前所見到楊操、白露潭等人的請神,道理大概是一致的,只不過那些人所請的,是虛無縹緲的所謂神靈,而尹悅所請的,是具象的大妖——更有一種可能性,那就是這頭恐怖的畜牲,或許就是居住在尹悅的體內,如同金蠶蠱與我的關系一般。

  只是……這個家伙,六親不認啊,她是不是不能夠控制這股力量啊?

  不過見到尹悅被黎昕的那一把骨劍逼得不住后退,就如同大象對老鼠,毫無辦法,我心中就有些焦急,不知道尹悅的這恐怖爆發能夠持續多久,也不知道她能否戰勝黎昕,我想了一下,計從中來,掏出那把還染著鮮血的虎牙匕首,朝著不斷跳躍的黎昕瞄準。

  ——這個可惡的老妖婆,且看我的“小陸飛刀”。

  我心中默念著,手高揚起,重重甩飛而去。這一刀如若閃電,轉瞬及至,許是我人品大爆發,本來是射歪了,結果黎昕在騰挪移動當中,右邊大腿正好中了這一刀,刀鋒死死地扎入了她的腿中去,當下一聲慘叫,腿就那么一軟,前撲在地。尹悅見此機會,如同靈貓,飛撲而去,準確地壓在了黎昕的身上,那把縈繞著黑氣紅光的骨質短劍,被她使勁兒一拍,給擊飛脫手,竟然也跌入了潭水中去。

  黎昕的短劍一脫手,渾身巨震,使勁兒地想要擺脫尹悅的壓制,然而她力量再強,卻生不逢時,并不是此刻尹悅的對手。于是她絕望了,朝著出手陰人的我,投來了怨毒的目光,張開嘴巴,大聲喊道:“陸左,你陰我,我不服啊,我就是到了黃泉路上,也不喝那孟婆湯水,必定返回人世,過來報復于你……讓你生生世世,不得好死!我要……”

  她還沒有說完自己的詛咒,便被尹悅雙手捉住了脖子,給使勁兒一扭,腦袋和脖子便已然分離開來。

  我呵呵地笑,甚為暢意。這個老妖婆,陰人陰了一輩子,竟然反被我給暗算了,含冤而死,果真是天理昭昭,報應不爽啊。然而正當我笑容開懷的時候,殺完人、濺得一臉血的尹悅突然扭轉過頭來。她身后的那個畜生靈體,已然消失不見了,然而此刻的她仍然十分恐怖,一臉鐵青,長得跟個野獸一般,毛茸茸的,一笑,似哭一般,眼睛通紅而泛光,似乎裝盡了邪惡。

  我心中咔嚓一響,總算是知道為何尹悅老是催著我們趕緊離開,不要回來了。

  她……她這是要無差別攻擊么?

  我心中忐忑,被她看得發毛,終于不再淡定,往著左邊的林子狂奔而去,后面一道風,竟是那尹悅大踏步,狂奔而來。我并沒有朝著退路跑,而是下決心禍水東引,朝著敵人逃跑的地方沖去,倘若是能夠借助尹悅的這股勁兒,將敵人給再弄死幾個,我們也不用再翻山越嶺,跋山涉水,往那深山子里面鉆了。

  然而就在我繞著圈子,發足狂奔的時候,突然從樹林的另外一個方向,跑來了好幾個人影,我轉頭看去,竟然是我之前在水潭上面的第一幅海市蜃樓中,所看到的那些日本人。此刻的他們已經完全沒有了之前的優雅和輕松,除了認識的武田直野和背負著加藤亞也的中年婦人上衫奈美之外,竟然再也沒有其他人。

  看他們那倉惶的模樣,顯然是遭遇到了邪靈教的追殺,我不知道他們好好地,怎么就跑到這里來趟渾水,也不知道基地為何沒有將這些人給管制住,然而當看到那個武田直野慌不擇路地跑到了潭邊,跌跌撞撞地就要踩到那深水黑潭前方的淺顯溪流中時,顧不得身后的追殺,大聲示警,說別跑了,停下……

  那武田直野聽到前方突然有聲音傳來,嚇了一大跳,沖勢卻沒有停止,踩過潭邊的淺溪流,直直地沖到了我們剛才拉網的草地上來,終于看到了我,驚喜地大喊:“陸桑,怎么是你?陸桑,救命啊,我們被一伙來歷不明的人追殺,你救救亞也小姐吧……”

  他還沒說完話,突然雙膝就跪倒在了地上,黑西裝里滲出了許多黑色的血漿來,然后發出了一聲撕心裂肺地叫喊:“啊,疼!這是什么東西……”前半句還是中文,后面就是嘰里呱啦的鳥語了。

  見到武田這般的景象,那個背負著加藤亞也的婦人停止了腳步,呆呆地看著武田直野在地上奮力滾動著,渾身發抖,不敢動彈。

  而就在這個時候,他們過來的路上,又有一票人馬,踏草而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