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卷 第四十四章 險惡時分

  來人其實并不算多,總共也就三個。

  然而當那個讓人記憶深刻的男人出現在我的視野當中時,我的瞳孔仍然忍不住地急劇收縮——我不知道自己的瞳孔已經收縮了多少次,然而我可以保證,這一次,簡直就讓我的眼睛都差一點瞎掉——來人有三,為首者便是那個四條眉毛的鬼面袍哥會白紙扇羅青羽——所謂白紙扇,這是洪門的黑話,原意乃狗頭軍師,妥妥的文職人員,然而這個家伙的實力,聽老趙講,卻比金牌紅棍還要厲害,不可小覷。

  除了鬼面袍哥會的白紙扇外,追擊者還有兩個青衣人。

  這兩個,并不曾帶著制式裝備的變臉鬼面,一個白胡子老頭,眉心有一顆肉痣,一個美貌婦人,眉目如春,含情脈脈,風騷媚人,皆是有頭有臉的人物。

  三人尋跡追擊而來,當看到圍著黑水深潭繞圈圈,一追一逃的我和尹悅,皆倏然地停住了腳步,驚疑不定。

  能夠成為白紙扇,羅青羽自然是高明之輩,眼光刁鉆獨到,當他看到潭邊那一地的尸體,看到滿地哀號打滾的武田直野,以及這四周的情形時,眼珠子一轉動,便已然知曉了個大概。他舉目朝這邊望來,手勢一打,身邊那個白胡子老頭和美貌婦人便立刻散開,隱隱朝著這邊圍攏過來。

  此時的我,正面臨著極大的壓力——變臉過后的尹悅根本不講究半點舊日交情,沒有意識,仿佛我和她有著什么不共戴天之仇一般,兇猛異常,窮追不舍;而這陡然出現的三人,光是那個白紙扇,都是能夠堪比大供奉劉羅鍋的大拿,旁邊的那兩位,看著氣勢,也絕對都是一等一的高手,金牌紅棍……

  這等場面,我一個人自然是對付不了的。

  不過此時的尹悅卻是無比強大,我倘若是能禍水東引,或許還有一線生機。這主意一打定,我立刻不管不顧,朝著東邊站定的白紙扇羅青羽箭步沖去。

  那家伙不慌不忙,從袖間滑落一把精鋼折扇,“刷”的一下打開,折扇上面繡有數只精致的猴兒,面目如人,渾身金毛,唯有那鼻子,如同茄子一般巨大,讓人感覺甚是可笑。他清一清嗓門,正待唱個肥諾,自報一下家門,卻不曾想我竟然連個打招呼的話都不說,埋著頭朝他狂奔而來,頓時惱羞成怒,折扇卷出了數種漂亮的花式,然后朝我輕輕扇來。

  這折扇似紙如綢,上面一陣黑霧卷動,當其往前扇動的時候,從地面的腐質層中,竟然爬出四頭身高一米、膀大腰圓的紅色猴子來。這些猴子大腹便便,鼻子幾乎占了面孔的一半,目光兇悍,爪牙尖銳,一經出現,便大聲嘶吼,朝著我飛撲而來。不知道怎么了,我一見這玩意,便不由自主地想到了青山界的矮騾子,當下驟然停住腳步,然后點燃惡魔巫手,朝著領頭的那一個抓去。

  我這惡魔巫手,自試煉以來,由于用的次數過于頻繁,且來不及用萬三爺所給的方子溫養,已然處于崩潰的邊緣,不過我這廂強行催動起來,左手嚴寒似冰,右手火熱發燙,那猴子剛從泥土中鉆出,渾身濕漉漉,被我這一把抓住,頓時吱吱叫喚,口中腥氣撲面,雙手胡亂往我臉上抓來。

  這畜牲看著瘦小,然而力道卻甚大,沖擊力如同一輛高速行駛的摩托車,我吃不住勁兒,倒頭往后面跌去,而在我后面追逐的尹悅已然沖到了近前,高高抬去左腿,毫不留情地朝著我踩過來。

  我抱著懷里的這陰鬼靈猴,往旁邊翻滾,一陣天旋地轉。

  當我停緩些,猛然回頭,只見剩下那三頭長鼻猴已然攀到了尹悅的身子上,一邊吱吱兇叫,一邊放手地抓撓。被這三頭畜牲騷擾,尹悅頓時大怒,從口中發出一聲如同野獸的吶喊,渾身一震,一大股恐怖的青色氣息就從全身三萬六千竅穴中狂噴而出,眸如烈火,將附身的這些宵小給全然震飛,然后朝著始作俑者狂奔而去。

  見到尹悅大展神威,我心中大喜,這才得閑將手中的這猴子使勁兒撥開,往著那邊的水潭扔去,然后翻身跳了起來。

  白紙扇見到一直追逐我的這個奇怪女孩,突然運勁震開自家弄出來的陰鬼靈猴,又掉轉矛頭,朝著他撲來,自然知道是中了我的計策,不過他也不慌,以他的眼光,自然知道面前的這個少女是請靈上身,持續不了多久,一邊輕點草地,提身后退,一邊將手中折扇揮舞,數條游動的黑霧鬼影出現,圍繞著他身邊,纏綿不休。

  止步溪間不遠的上衫奈美已然被那個白胡子老頭給敲昏在地,加藤亞也平躺在草地上,雙手放于心間,正好形成了一個祈禱的形狀。那個白胡子老頭見武田直野翻滾嘶嚎,知道此人定然離死不遠,也并不補刀,而是一腳跨過淺淺的溪流,朝著我這邊大步奔來。

  這個家伙氣勢洶涌,然而見到了剛剛那幾具同伴的尸體,卻也是十分小心,在他的身后倏然出現了兩個慘白透亮的骷髏頭骨,眼中的鬼火游動,詭異非常;另一邊,那個二十七八歲、熟女御姐范的美艷女子已然繞到了我的退路方向,雙手一抖,兩束紅艷似火的一米綢帶,在她身邊飄飛,上面附著著許多哭泣的亡魂,幽幽嗚咽,然后朝著我席卷而來。

  看到這天上地下、無所不包的圍攻之勢,我的眼淚頓時就有一種狂涌出來的沖動。

  尼瑪,這還讓不讓人活了,這就是所謂的殺雞便用宰牛刀么?

  這么厲害的高手,有本事去單挑慧明那老和尚去,過來欺負我,算什么真本事?然而當見到死去的黎昕和地上、潭里的這一大片尸體,他們兩人顯然也是一副如臨大敵的表情,把我當成了慧明這般厲害的人物,一出手,就用上了自己最得意的殺招和絕技。

  我與這兩人在僵持了一秒鐘之后,也使出了自己的必殺技:跑路。

  我并不是什么成名已久的高手,作為一個半路出家的半調子,我也沒有什么榮譽啊、臉面的覺悟,見到尹悅跟白紙扇的拼斗還算是勢均力敵,于是調轉著屁股,就朝著林中一陣狂奔。那兩個紅棍級別的打手見我竟然如此干脆地掉頭就跑,不由得一愣,然后大聲叫罵,讓我別跑。

  這句“別跑”,基本上就是一句笑話,不過由那個美艷女子說來,卻有著十足的魔力,倒是讓人心魂蕩漾,讓我這個久曠之身也不由得色授魂與,腳步都慢了許多。

  也就是這一停頓,已然跑入了林間的我后心突然一陣劇痛,喉頭一腥,一口熱血就噴了出來。

  踉蹌往前奔走的我回頭一看,只見一個慘白的骷髏頭骨正浮在我的身后,一雙空洞的眼窩子里有紅色的火焰燃燒,下巴是活動的,正在大大地張開,朝著我撕咬而來。人的恐懼總是有一定慣性的,這骷髏頭骨遠遠要比黎昕或者什么白紙扇要來得嚇人,我的心不由自主地狂震一番,這才想起拿手去拍,結果那骷髏頭骨往回閃動,繼而往前一沖,把我的右手一口咬住。

  一陣零度以下的陰寒之氣,從這骷髏頭骨的牙齒處漫延過來,將我灼熱的右手凍得一陣清涼,好是舒爽。

  相比之下,這骷髏頭骨嘴巴里傳來的咬合之力,讓我疼痛得有大叫的沖動。

  而就在這一耽擱之下,一條紅色的彩帶飄飛而來,將我的左手給緊緊纏住,然后往旁邊摔去。這力道甚大,我被一扯之下,重心失調,跟旁邊的樹干重重地親密接觸了一下,渾身疼痛。我在跌落懸崖的時候,本來就有些傷痛,這一會兒,更加劇烈起來,緊接著又一道紅綢席卷而來,將我的雙腳給束起。

  這兩個鬼面袍哥會的家伙,定然是供奉級別,出手行云流水,暴風驟雨一般。

  我死勁兒吸了一口氣,然后把右手握緊成拳,將惡魔巫手的熱力積蓄,準備在關鍵時刻,將操控這骷髏頭的一縷幽火,給瞬間點爆。

  然而他們根本就不給我時間,將我往后面疾拖而去。就在這危急關頭,我的耳朵邊突然傳來了一聲稚嫩的嬌喝:“不許欺負我陸左哥哥,不然打死你們……”我抬頭,只見朵朵裹著一身黑色癸水之力,從林中沖了出來,雙手結印,朝著我身后的那兩個青衣供奉甩出一記冰藍的光芒來。

  那美艷女子咯咯地笑,說哇,我看到了什么,竟然是一個百年罕見的鬼妖?真有趣,要是我給她煉化了,不知道會是什么模樣……

  她嘴上說著話,雙手不停,搖動雙手,將我往她那里拉扯而去,旁邊的白胡子老頭咧開沒牙的嘴巴,笑容猥瑣,平推手掌,與朵朵發出的這一大篷藍光對拼一記,在光華大盛之間,他的臉色劇變。

  黑暗中突然躥出了一群人,腳步穩健,朝著他們沖了過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