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卷 第四十八章 那一抹紅色

  這青銅棺樽十分巨大,相比我們鄉下常見的那種黑漆棺材,要大上好幾個尺寸。

  它表面上附得有很多古樸而奇怪的花紋,似乎是人,又或者是某些景物的描寫,當然,還有許多細碎的符文,聚集這口棺樽的表面,布置成了一種奇妙的法陣來。

  那黑鐵鎖鏈本來緊緊扣住了它的四個角,然而左邊的那一根突然斷裂,頓時一陣劇動,往著反方向晃蕩而去,下面的累累尸塊也都重新跌回了潭底去,濺落無數水花。然而那青銅棺樽并沒有隨之而落下,它懸空著,下方似乎有黑色氤氳在盤旋游繞——這些黑色氤氳,全部都是那些偽銅甲尸所攜著的亡靈怨氣,此刻正被青銅棺樽里面的某種東西吸納著,聚集在了下方處,繼續往上面浮動。

  喀、喀、喀……

  黑鐵鎖鏈被那些怨氣托舉的力量,繃得緊緊,似乎已經到達了極限的境地。

  看著這陰森詭異的情形,站在潭邊七八米遠的地方我遍體發涼,渾身一陣又一陣的雞皮疙瘩,過電一樣地冒了出來,心中不由得懊惱不已——威爾曾經數次提醒過我,這個山谷中有大恐怖,而這恐怖的大部分緣由,皆來自于這黑水深潭之中。我早晨的時候見到過這青銅棺樽,只覺得奇怪,然而在敵人追殺的壓力之下,卻又放在了一邊,不作理睬。

  我們甚至因為那潭水中無數恐怖食人的紅線牙簽小魚,而將這里作為敵人的埋葬之地。

  剛剛這深潭將黎昕所倚仗的偽銅甲尸群給吞沒,我還洋洋得意,自以為是一件以少勝多的戰績,然而我卻忽略了那些魚之所以存在,有很大的可能,是將這青銅棺樽禁制在潭底的那人用來防止野獸或者人類進來,誤將其打開的布置。

  現在想來,正是那些死去的生靈怨氣,給了這青銅棺樽足夠的動力,讓其浮出潭中,重見天日。

  只是,這里面,到底裝著什么東西呢?是一具積年日久的僵尸么?還是……

  這詭異的場景,也讓在草地上生死決斗的師徒二人停止了拼命。他們兩個在做了一番思慮之后,幾乎同時放開了對方,都朝著相反的方向退去。

  慧明翻身起來之后,在自己的身上不斷拍打,并且使勁兒吐口水,扣鼻孔,試圖將身上那些蟲子都弄出來。然而那些小東西哪有那么好擺脫,有的甚至于更加深入了,他卻也有些著急,連念了兩遍“靈鏢統洽解心裂齊禪”,然后雙手合十,結內獅子印,一聲真言怒吼,曰“洽”,這才將身上的所有蟲子給悉數震死。

  做完這一切動作之后,他竟然連招呼也不打,悶不吭聲地朝著來路,大步撤離。

  我望著這個魁梧老人飛快的身影,這才知道他之所以能在宗教局隱秘戰線的那種危險部門,能夠安然活到八十歲,其惜命的功夫,卻也是十分值得小輩學習的。然而他剛剛跑出近十米,腳步驟然一停,不再前行了。我往遠處看去,夜色中,只見原本清晰可見的樹林草木等一應景物,都變得模模糊糊,淡薄得緊,根本就瞧不出分明來,而慧明猶豫不前的樣子,讓我很快就確認到,我們已深陷于一個恐怖的陣法中。

  這陣法或許是在這具青銅棺樽浮出水面的那一剎那,便已然啟動開來。

  在這個黑水深潭所處的一片低洼地上面,景色分明,而再往遠處瞧,便已然如同隔絕于世,走脫不得。慧明的臉色陰晴不定,躊躇了一下,竟然不再前行,而是返轉過來,離我四米遠,如臨大敵,緊張地看著那深潭上空的青銅棺樽,一點一點地脫離開黑鐵鎖鏈的拘束。

  白紙扇已然閃身跑到了昏迷不醒的上衫奈美和躺倒在地的加藤亞也旁邊,他也沒有離去,而是神情凝重地望著前方。經過與慧明的一番搏斗,他的臉色越加蒼白了,胸口凹陷的位置開始緩慢地回鼓起來,那些黑色的鬼影霧氣,正圍著他旋繞不定,最后停聚在了他手中的那把折扇之前。

  我們都挺住了呼吸,翹首以盼,看著這潭中升起的青銅棺樽,持續往上升起。

  在兩分鐘之后,我們聽到了幾道讓人牙酸的金屬扭曲之聲,突然之間,喀喀喀,幾聲爆裂沉雷一般的炸響轟然出現,那三根束縛住那青銅棺樽的黑鐵鎖鏈,全數寸斷,高高拋灑而起,散落各處。

  驟然的炸響,讓整個空間都為之一震,嗡嗡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到了我的耳朵中來。

  我胸中沉悶,躲開頭頂上面砸下來的鐵鎖鏈,感覺喉嚨癢癢的,使勁兒咳嗽,結果吐出了好幾口濃黑的血痰來,跟那豆腐一般,粘結成塊,一股腥臭就擴散開來。

  這東西是如此的邪門,竟然還沒有出現,就將我震得出現內傷,嘔血幾口。

  那青銅棺樽脫離了黑鐵鎖鏈之后,往上拋出六七米,然后在空中翻滾一幾周,重重地砸在了慧明身前五米處水潭邊。這東西分量很沉,砸在草地上面,根本就沒有翻滾,而是直接深深地陷入了泥土中,將整個平地都轟擊得一陣顫動,山崩地裂一般。我的腳底抖了幾抖,腳板心一陣發麻,抬頭看去,只見那口青銅棺樽的蓋子在這一番震動之中,開啟了一條縫隙來,而之前承托著它的那些怨力,則瘋狂地望著那道口子,狂涌而去。

  看到這幅場景,我不由得莫名想起了在青山界的耶朗石殿之內,似乎也有這么一口棺樽。

  不過那一口是用那黑曜石做制成,裝著一具不知道沉淀多久的古尸,而且還是一個女人,頂級飛尸,幾乎就要成就了旱魃的境界。當時若不是楊操請神上了我的身,估計我們在場的大部分人都已經化作了枯骨,命喪幽府,不在人世。那么這一口棺樽里面,究竟會藏著怎樣恐怖的東西呢?

  我想著威爾一談及這深潭中的東西,臉色發白的模樣,也不由得跟著發抖,拳頭緊緊攥著,手心全部都是油津津的汗水。

  仿佛是記憶中吻合的事情一半,潭邊,水花四濺,那口沉重的青銅棺樽里面有一股力量,在緩緩地推動著那棺材蓋子,咔……咔……咔!這聲音在寂靜的夜里面,格外地讓人寒冷,而里面仿佛有個黑洞一般,那些怨力已然全部都被吸收進去,就連隔著深潭、在旁圍觀的白紙扇,他身邊周圍的那些黑色怨靈都在搖晃不定,似乎有被吸進那棺樽里面的可能。嚇得他再也不敢如此拉風,折扇一卷,將其收歸入內。

  見到那青銅棺樽的蓋子即將就要掀開起來,慧明的臉色數變,終究還是決定挺身而出。

  他緊緊握著手中的佛珠子,幾步上前,從懷里掏出了好幾張金光閃閃的符紙,也不見什么動作,手指僅僅一搓,有兩張符紙就開始“噼里啪啦”地燃燒起來,逼發出恐怖的氣息。而另外兩張,他啪啪兩下,全部都貼在了棺樽的首尾兩處。

  這一番張羅,那棺樽停止了搖動,似乎沉睡了過去一般。

  慧明松了一口氣,圍著這青銅棺樽走了一圈罡步,然后深吸一口氣,伸出手,準備把棺材蓋子合攏封印。

  然而就在此刻,一直悄無聲息的那棺材盒子突然劇烈抖動起來,慧明往前伸出的手一停頓,猛然上前,將那蓋子給推得與原來的地方平齊。然而這刺耳的“吱”的一聲剛剛響起,突然更加沉重的一聲響動,轟——

  那棺材蓋子被推起來,豎直,然后如同一片樹葉般輕巧地往后飛去,跌落在水潭中去,濺起了許多水花來。

  月光如水,這個時候的我猛然感應到,那些恐怖的紅色牙簽魚雖然還在,但是已然沒有了生命。

  棺樽里面的那東西,竟然在剛才出水的那一瞬間,將潭水里數以億記的小魚兒,悉數震死。

  在那棺樽驟然打開的那一霎那,慧明狂吼了一聲:“鏢……”

  然后他的手指間夾著的那兩張符紙,往棺樽里面給扔了進去,雙手則緊緊抓著那串黃色的佛珠,運勁,激發里面蘊含的力量,護住自身。一道颶風以那青銅棺樽為中心,朝著四面八方吹去,我猝不及防,往后面跌了一個跟頭,抬起頭,但見一只手,攀在了棺樽的邊緣。

  這是一只瘦而滑膩的手,上面似乎長著很多苔蘚一般,有些發綠,像是脫水的雞爪。

  接著是另外一只。

  然后,在我心驚膽戰地注視下,一個黑影從那里面,扶著兩邊的棺樽邊緣,坐直了起來。在看到這玩意的第一眼,我覺得怎么那么眼熟——它是一個干枯的人,肌膚皺巴巴的,緊緊地包裹在顱骨上面,頭發像水草一般,一縷一縷的,順著臉廓黏黏地粘著,看不出年紀,因為實在是脫水得厲害,就如同一具骷髏上面,蒙了一層皺巴巴的人皮子;它的眼睛根本就已經睜不開了,縫隙里面露出了一縷白色,變成了兩個黑洞的鼻孔一陣抽動,似乎在尋找著什么。

  突然,它朝著我這邊看了過來,猛然睜開了緊緊沾連的眼睛。

  紅色,詭異的紅白相間。

  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