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卷 第五十章 同歸于盡,殺人滅口

  見到兩人古怪的表情,我這才明白,羅青羽提出來的這個方案,表面上是最急智、最能夠簡單解決那黑潭魔尸的辦法,然而其中卻隱藏著許多彎彎繞繞,以及對于選擇的種種博弈。我的心中生寒,白紙扇就是白紙扇,他永遠也不可能變成小白兔,這種人物所說的每一句話,做的每一件事情,必定都有著很深的含義,我們這些人,永遠都跟不上他的節奏。

  然而慧明這個大和尚卻是個老狐貍,一點就透,根本容不得羅青羽耍什么花招。

  那頭黑潭魔尸出現的時間越長,攻勢就越發的兇猛,情形緊急,來不得半點拖延,慧明厚著臉皮,徑直說道:“你既然提出來了,那么就勞累一下,將這頭魔尸體內的能量場域,給逼迫到那姑娘體內去。若是你一擊不中,我再押陣,拼了老命,也要將其命斃當場,鎮壓下來。”

  白紙扇已經開始有意地把魔尸往著潭邊引導,聽到慧明這直言不諱的話語,也不揭穿,只說不行,師父在上,哪里有徒兒表現的道理。師父你只管出手,不要顧忌其他,降服此魔頭要緊——時間拖得越久,這魔頭就越加厲害,倘若它的尸毛全數都退化成了又黑又短的黑鬃,只怕除了這大陣,便再無可讓它頭疼的東西了。

  兩人言語交鋒,剛才還打生打死,現如今卻是情深似海,師徒情長,果然不愧是一脈相傳。

  聽到白紙扇講到這魔尸的毛發,我這才發現,不到一會兒功夫,那家伙身上本來沾滿銅綠的綠毛,正在緩慢蛻變。這過程,肉眼都幾乎能夠察覺,長長的毛發如同被高溫灼燒一般,開始彎曲,然后不斷地脫落,每走過一截路,都會有無數焦臭的毛發飄落下來,將地上的那些青草全數都灼燒枯萎,再無生機。

  又僵持了一陣,慧明終于忍不住越來越大的壓力,朝著白紙扇呼喊道:“青羽,你肯定是擔心將這魔頭鎮壓之后,師父趁機將你擒獲,是不是?俗話說得好,虎毒不食子,我們好歹師徒一場,我如何會這般待你?速速放寬心,趕快出手,我們共同擒獲此魔,不要多心!”

  聽慧明喚得親切,白紙扇卻是不為所動,冷笑連連,說師父,我跟了你足有二十多年,你什么樣的手段,我會不知?又不是三歲小孩兒,何必把我想得如此弱智?我孤身一人,你方卻有兩人,大陣之外,人才濟濟,這拼命的事情,自然還是由你來做,即使你一時脫力,也有這小子幫你舍命抵擋,而且更有陣外諸人迅速來援,總比你這般諸多算計,到頭來才悔之晚矣,要好許多——當然,我可以用我所信奉的天女魃來賭咒發誓,倘若你脫力倒地,我只抽身離去便是,絕不加害于你。

  聽白紙扇說得懇切,慧明不由得眼睛一亮,有些心動起來。

  我以前曾有所言,修行者一般并不會賭咒發誓,特別是以自己信仰的源頭發誓。

  此為何來?孔子曾言,子不語怪力亂神,這世間一切險惡,皆有沒有信仰,不知敬畏。而相比普通人,我們這些能夠感應天地的人更能夠明白這天地之間,總是有著一些法則在運轉,僅僅只是機緣不對而已,所謂因果和報應,確實是天理昭昭,映照在我們的頭頂之上,從無斷絕。

  所以羅青羽一旦對著那所謂的天女魃發下重誓,那算得上是一件很有信服力的事情。

  這里所說的發誓,并非是口頭說說,而是要以自己的血液精元,配合咒怨,完成一個既簡單又復雜的祭祀過程,禱告上蒼,簽訂冥冥之中的契約。

  如同羅二妹的血咒。

  隨著黑潭魔尸的進攻越發激烈,最先接敵的慧明自然遭受到了兇猛如潮的攻勢,好幾次都差一點就報銷了性命,聽到羅青羽的承諾,心生期望,在絕望之中,不由得生出抓住最后一根稻草的想法,大聲說好,你趕緊賭咒發誓,溝通神靈——陸左,你接下他,讓他能夠順利完成。

  慧明對我命令式地吩咐,我也沒有辦法,硬著頭皮就頂上了側面,將羅青羽給替了下來。

  白紙扇往后一跳,用那把殘破的精鋼折扇往額頭劃去,頓時鮮血飆落,他左手托住一些,然后將這血畫在自己蒼白的臉上,作出一個個古怪的符號來。為了讓惠明相信自己真的不會趁人之危,所以他在這里并不敢作假,喃喃念咒,抑揚頓挫,卻是一本正經地在發誓。

  我之前在旁邊打醬油,還并沒有覺得那黑潭魔尸有多么難對付,此刻一接替白紙扇的側面位置,方才理解這原本恨不得對方立刻死去的兩個家伙,為何會妥協下來,共同迎敵。

  在我面前的這具恐怖魔尸,它的厲害主要來自于三點,第一就是巨力,那恐怖的力量也只有慧明和白紙扇這種級別的老怪物,方才能夠硬抗,像我這種雖然在新秀中名列前茅者,被稍微地一碰,頓時如遭雷轟,半邊身子都發麻;再有,此魔物身內的魔光不但能夠對靈體形成壓制效果,而且還能擾亂人的心神,倘若心志不是堅定卓絕者,必然受其影響,重則人事不知,輕則行動遲鈍。

  最后的一點,這家伙雖然瘦得皮包骨頭,但是通體如同精鋼鍛造,跟那鋼鐵俠一般無二,你若打它,反而自己渾身疼痛,只欲死去。

  所幸我并不用堅持多久,在被拍了兩掌,胸腹里面的內臟似乎被鐵棍子攪成一團之后,白紙扇已經完成了嚴肅的發誓過程,越過趴倒在地的我,迎上了兇猛攻來的黑潭魔尸,對著旁邊暗自觀察他的慧明說既然如此,我們還是盡快將這東西除去,你看它的眼睛,越來越凝聚,似乎開始恢復了生前的意識——這東西以前應該是消失已久的巫咸遺民,師父你曾告訴我,耶朗所習的巫蠱之術,皆來自這個神奇的種族,那么你應該知道,它倘若恢復生前意識,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慧明的那串佛珠已然碎裂大半,正在勉力抵抗,聽到白紙扇講起,點了點頭,說它們據說在宋朝的時候就已經回歸深淵了,如今再次相見,確實不是人力所能阻擋。不知道是哪家大能,將這魔物拘禁于此,若不能夠將其消滅,它定然能夠在這方圓幾百里的地段,為禍一方。

  心中沉吟一會,慧明將那些仍然完整的佛珠挨個兒用拇指和食指迅速扭動,然后朝著加藤亞也倒臥的方向,疾退而去。慧明一退,白紙扇便承受了莫大的壓力,臉色慘白,不到兩秒鐘,手上的那把布滿符文的精鋼折扇便被一把抓住,雙手一撕,被毀了個徹底干凈。

  折扇一毀,空間中莫名出現了撕裂心扉的野猴叫聲,無數黑氣從斷裂處噴薄而出,白紙扇心疼地大聲怒吼,一大團黑氣從他腐爛的腹部處凝聚而出,朝著這黑潭魔尸猛力撞擊而去。

  那黑氣凝聚了白紙扇十數年來純凈的精華,是他常年腐爛的肉身中體驗的痛苦和意志,朝著這頭原本為那巫咸遺民的黑潭魔尸沖去。那魔尸卻也不傻,往后一退,緊緊閉住的嘴巴突然張了開來,這張嘴巴里面并沒有想象中那錯落森嚴的牙齒,而是黑洞洞的,布滿了黏稠粘連的漿汁血液。

  這家伙嘴巴一張,立刻有一口熏臭的尸氣噴出。

  伴隨這尸氣產生的,是一道尖嘯入云的奇怪笛聲,呼地一下,將我們的耳膜給震得幾欲出血。

  尸氣與黑氣相交,對半融匯,白紙扇被震得渾身狂震,往后跌倒,滾葫蘆一般。他怨毒地大聲嚎叫,我耳朵轟鳴,根本就聽不到什么,似乎在責怪慧明還不趕快將這黑潭魔尸給引導旁邊去,然后使出九會壇城中威力最盛的印法,將這家伙身后那純能量閃現的魔光,給震出體內來。

  黑潭魔尸一擊見效,朝著白紙扇疾撲而去,那個男人一邊躲閃,一邊朝慧明靠攏,威脅道:“再不使勁,我便魚死網破,與這僵尸融為一體,顧不得這意識,化身為魔……”

  他話音還沒有落下,一直在摩挲佛珠的慧明和尚高聲唱和起來。這聲音比我平日里所聽的那佛樂,更加恢宏氣魄,我從未有聽人能將這金剛薩埵降魔咒給加持得如此正大光明,無邊的回音在整個空間里來回震蕩,讓人心生傾慕,有忍不住跪下來,頂禮膜拜的沖動。

  這音波震蕩,那頭黑潭魔尸顯然也受到了影響,它的意識逐漸開始復原,已然明白了那個魁梧的老漢,方才是自己最大的敵人,故而放下白紙扇,朝著慧明猛撲而去。

  慧明已然站在了加藤亞也的身邊,一邊唱和,一邊用雙手結出極為復雜的手印來,見這魔物撲來,臉色一肅,雙手前推,曰:“禪——”這一下,火星撞地球,天崩地也裂,無數能量狂涌,將整個空間都舞動得渾沌一片。刺目的白光驟然橫生,我閉著眼睛爬起來,還沒有反應,便感覺胸口處被一物打中,東風重型卡車一般的沖力將我給高高拋起,渾身的骨骼和皮肉都要碎裂而去。

  飛騰于空中的我,終于想清楚了自己必死的緣由——我知道得太多了!

  殺人滅口?

1條評論 to“第二十三卷 第五十章 同歸于盡,殺人滅口”

  1. 回復 2015/05/24

    劉正楓

    難道是路一?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