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卷 第五十一章 諸般算計,反誤卿卿性命

  這世界永遠都是殘酷的,而我們通常只能夠看到其表現出來溫情脈脈的一面。

  事實上,慧明并沒有相信白紙扇的賭咒發誓,白紙扇了解他,他也了解白紙扇,師徒兩個既然已經走到了這個地步,相互之間的臉面都已經掀開了,那么這里就只能有一個人,能夠離開。至于我,夾雜在這兩巨頭之間的人,下場只有一個,就是死,必須死——一個知曉太多秘密的人,是沒有活下去的理由。

  當白紙扇自以為把慧明哄騙得逼盡所有的力量,去與那頭黑潭魔尸同歸于盡的時候,殊不知慧明已經在心里,給自家那不孝逆徒,和我這個不明真相的圍觀群眾,給判下了死刑。

  所以慧明在發出寶瓶印的一瞬間,將自己那串黃澄澄的佛珠法器給借勢引爆,一大股能量朝著白紙扇飛去,而剩下的一小股,則朝著我的胸前射來。

  刀頭舔血六十年,慧明的眼光毒辣精準,審時度勢,知道多少力量能夠將我們給分別殺死。

  就他能在危機關頭的那一招分封桃李,其精妙絕倫之處,已經可堪宗師之名。在他看來,他這誰也意料不到、同歸于盡的招式,定能夠讓白紙扇和我與這頭黑潭魔尸陪葬——至于他,或許會虛弱無力一段時間,但是魔尸死去,這陣法消失,已然在這一片形成優勢兵力的宗教局定然能夠掌控場面,并且將他給救出來。

  一切均在算計之內,我這個“害死”他女兒的心頭刺、喉頭鯁也已經“為國犧牲”了。

  大不了,發幾張獎狀、一副錦旗,還有一些微薄的撫恤金,如此而已。

  引爆手上那串神秘佛珠的一瞬間,慧明臉上含著高僧大德淡定從容的慣有笑容,將手印抵在了迎擊上來的黑潭魔尸,寶瓶印神秘玄要,有“我心即禪,萬化冥合”之奧義,頓時有無數的力量匯聚于他的雙手指間,以此為契引,從莫名的空間中有無數力量狂涌而來,不斷地凝聚、匯合、壓縮,最后重重印在了黑潭魔尸瘦骨嶙峋的胸口,天地都為之一震,有白色莫名的光華在其間大放光彩。

  原本如滔天惡魔的黑潭魔尸被這么一擊,身子一頓,一大股絢麗奪目的光華被一印,逼出體內。

  這光華層層疊疊,跟那佛光極為相似,此時更如同一種覺曉的生命形式一般,流轉瀲滟。

  它被逼到了半空中,離地上躺臥著的加藤亞也,只有半米之遙。

  一直安靜躺在草地上,雙手合十作祈禱狀的加藤亞也此刻突然渾身一震,一股看不見的吸力從她的心腑之間,源源不斷地產生,將那股魔光朝著自己體內緩緩拉動;而黑潭魔尸體內也有一股本源的力量,使盡全力地在爭奪著魔光的控制權。

  與此同時,騰飛于空中、幾欲死去的我,胸前突然爆發出一大篷幽藍如海的光芒來。

  這光芒對于我來說,如同就行于沙漠、干渴欲裂的旅人所夢想的清甜之水,它甫一出現,就將那佛珠中爆裂開來的力量給全數中和,并且把我受損嚴重的身子,給緊緊包裹住,承托到地上來。

  正在往外面狂噴鮮血的我有種長舒一口氣的快意,往心口一摸,方才發現慧明了結我的佛珠,正好打在了我懷里的驅邪開光銅鏡上面,外界的刺激,終于將一直在度化先前登仙嶺所遇力量的人妻鏡靈,給刺激得提前完成了任務。

  不過雖然有這鏡靈力量的緩解,我的身體依然承受了那讓人不堪抵御的力量。

  跌飛在地上的我甚至連爬都爬不起來,雙手放在地上,感覺骨骼寸斷,身子都不是自己的一般。

  我焦急地往場中看去,發現白紙扇竟然跌落進了黑水深潭中去。那潭水里的紅線牙簽小魚雖然已全數被震死,但是里面卻危險依舊,我見他直愣愣沉入其中,不再浮起,想來這家伙也是受到了難以抗拒的破壞力量;慧明和尚結完印法,果然是連一絲力量都沒有了,像煮熟了的軟面條,往后面倒去,如同死了一般,而他的對手,那頭毛發已然變成短毛黑鬃的黑潭魔尸,竟然被轟擊得雙手雙腳都斷了,身形浮空而起,幾乎就沒有了聲息。

  巔峰狀態的慧明是如此厲害,那九會壇城的最后一式,寶瓶印,竟然會是這般威力,讓人驚嘆。

  黑潭魔尸懸浮于空,它和加藤亞也之間的魔光在游轉回動,相互拉扯著,爭奪這源源不斷的能量來源。

  加藤亞也安靜地躺著,如同天使,外界發生的一切拼斗,對于她來說都只是一場夢。

  她長長的眼睫毛彎曲朝上,櫻唇自然噘起,有著美好的弧形。

  最后,還是白紙扇的眼光贏了——那具黑潭魔尸終究還是敵不過加藤亞也天生的吸引力,或許是天意,或許是無為而為。黑潭魔尸的所有意志都停滯住了,跌倒下來,重重地砸在了慧明的身上來,再無動彈。隨著它的死亡,靈魂飄散入幽府,四周那模糊的景物就開始變得清晰自然來,那山也是山,水也是水,無比的真切和清晰。

  我躺在地上,仿佛身處于傳說中的閻羅地獄,渾身沒有一絲兒氣力,感覺巨大的疼痛如潮水,將我給淹蓋。突然,有一物涌入我的身內,然后有源源不斷的暖流,溫潤著我的身體。

  我笑了,千呼萬喚的肥蟲子終于及時趕到,并且給我提供了足以行動的力量。

  在遠處,人影憧憧,似乎在朝著這邊高聲喊叫,不過也許是黑潭魔尸并沒有死多久,這空間大陣還沒有完全消散,使得他們根本就進不過來,肥蟲子之所以能夠出現,想來也是找到了些許空隙,方能夠及時地出現。

  我強忍著周身的疼痛,勉強站起來,朝著慧明、加藤亞也和黑潭魔尸倒伏的那個地方,緩慢走去。

  我需要看看,那魔尸到底死了沒有。

  還有,慧明此刻的狀況如何,若還活著,我是否要趁著他此刻虛弱無力的時候,給他身體里種下一份蠱毒,免得這老小子好轉過來,又來陰我呢?要知道,他既然已經過撕破臉殺我第一次,就不會收手,必然還會再次殺我——要知道,他老婆客氏勾結鬼面袍哥會,將我們這集訓營的大部分學員給殺害,這罪名,最次也是一個玩忽職守,助紂為虐,足夠讓他鋃鐺入獄了。

  至于他深愛的客老太太,簡直就是吃花生米的節奏,妥妥的。

  然而我沒走幾步,腳下突然被扯住,差一點就摔個狗吃翔。

  我低頭一看,竟然是最開始就被那紅線牙簽小魚折磨得早無聲息的武田直野。

  此刻的他也已經是意識模糊,奄奄一息了,雖然他體內的那些食人小魚被震死,但是五臟六腑均已經被吃透,嘶吼的嗓子也沙啞得不行。他拉著我的褲腳,無力地懇求道:“陸桑,陸桑,求求你,救救亞也小姐,救救她……她是那么善良,就像個天使,她不能夠死啊!”

  我看著潭邊那個美麗到極致的睡美人兒,有些發愣,問為什么讓我救,我怎么救她?

  武田直野拼盡生命中最后的一絲力氣,說道:“織田神官說救小姐的事情,只能找你,只有你能夠救亞也小姐,我不知道是不是,但是他是伊勢神宮的大陰陽師,他說你可以,你就可以的,求求你,求求你,陸桑,救救亞也小姐吧,她是天底下最美麗、最善良的姑娘,求求你啦……”

  說到最后一句話,武田直野的口中冒出了一股一股的鮮血,將他口中的乞求給淹沒。

  直到他的眼中再無神采,他都沒有放開抓住我褲腳的手,他是用自己的生命在請求幫助,如此倔強的日本人,讓我不由得又想起了加藤原二。雖然他們之中的一些人,渾蛋得讓人發狂,但是另外一些人身上的品質,卻讓人尊敬。這尊敬無關于民族,而在于人性,民族是隔閡的,但是人性是共通的。

  我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掙脫開武田直野的拉扯,踉蹌地走到潭水那邊來。

  只見那黑潭魔尸已然沒有了生息,而慧明還有一息殘留,但是因為用力過度,已然昏迷過去。在確定大事已了的時候,我這才回過頭來,看向融入了魔光的加藤亞也。此刻的她緊閉著眼睛,臉上居然有了表情,十分痛苦,在強自忍受著什么,似乎有魔變的跡象。這是一個多么可愛而美麗的女孩子,我心中忍不住地疼,突然好想有力量,能夠將她給救醒過來,解脫痛苦,就像童話里面的王子。

  就這樣想著,我體內的肥蟲子突然浮現在空中,飛臨到了加藤亞也的頭頂,緩慢沉下來。它暗金色的肥碩蟲軀不斷收縮,最后吐出一滴薰香四溢、黃津津的液體來,滑落進這美少女的唇間去。

  而就在我驚奇莫名的時候,身后突然傳來了一陣風聲,猛回頭,只見一身爛肉的白紙扇突然從潭中躥出,指甲如刀,十指插入到了慧明的胸腔之中,鮮紅的血,將他的雙手染得分外妖艷。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