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卷 第五十五章 尾聲

  雜毛小道跟我談及了我昏迷之后的情形:

  他是在我昏睡過后趕到的現場,同時到達的還有百花嶺基地從附近某邊防部隊抽調過來的一個排的士兵。

  其實對于類似邪靈教這樣的組織,宗教局相關成員配上軍隊,這樣的組合才是最給力的存在,長槍短火,掃盡一切牛神蛇鬼。我們小隊的成員,除了滕曉的左手臂齊肘而斷之外,其他人雖然或多或少都受了一些傷,但是并沒有人死亡,都已經住入了醫院——我所在的這個醫院,基本上住滿了這次試煉中存活下來的學生。

  拔志剛沒死,重傷,另外兩個人魂被拘了,后來他幫著喊魂回來。他看到了薩庫朗基地失蹤的威爾崗格羅,那小子打了個招呼,便再次消失不見。

  說起來,這次試煉中,唯一沒有死人的隊伍,便是我們這個小隊——趙磊男帶隊的小隊全滅,另外一個撞上白紙扇的隊伍,死了三個,還有三個人被教官帶著跑到了怒江邊,一路沖流而下,逃脫了圍剿;在另外一個方向,黃鵬飛小隊里,除了這個小子命大逃脫之外,那個道人乙和紅衣女孫靜被鬼面袍哥會的坐館大哥張大勇給殺了,還有一個小隊,被林齊鳴帶隊的軍隊援助下,好歹保住了四個。

  這么算來,集訓營中出發時齊裝滿員的31人,到了結束,包括黃鵬飛小隊退出試煉的三人,僅僅只剩下18人。

  除此之外,這里面還死了一個助理教官。

  這次試煉,甚至還死了一個西南局自成立起便在的、功勛卓著的元老級總教官,以及還有數名國際友人也慘死在了那莽莽叢林中——雖然他們其中的另一些人,將面臨著謀殺罪的指控。

  這是一件十分嚴重的反XX事件,性質之嚴重,籌謀之縝密,都是宗教秘密戰線上所罕見的。雖然大部分參與者或者死,或者已經被捕,但是以張大勇為首的犯罪團伙卻沖出了我方的包圍圈,朝著貢山縣與迪慶藏族自治州德欽縣方向逃去。上面十分重視,布置了諸般人手,嚴查死守,結果還是沒有找到這個外號紅魔的罪魁禍首(家住那附近的人,應該還對09年4月末洶涌而入的軍人記憶猶新吧?)。

  雜毛小道說上面十分震驚,甚至從帝都后海,連續派了兩位特派員過來核實情況,當時你處于昏迷狀態,所以沒有審核到你,不過集訓營里面,從教官到后勤,到所有的學員,都被審核了一遍。據說慧明的老婆也被隔離了,估計一會兒就會有人來找你談話——到底怎么回事?

  我將慧明和白紙扇羅青羽的關系,給雜毛小道說起,又將我所知道的來龍去脈,一一說明。

  雜毛小道邊聽邊點頭,嘆了一口氣,說就賈微那個樣子,想來姓羅的卻是受了莫大的委屈。但是他就憑著這就反了,娘希匹,跟周林那個龜孫子,一個操蛋德性。不過事情未必就是羅青羽所說的那個樣子,光薩庫朗的黎昕,還有你所說的那個吸血鬼愛德華,都不是他所能夠調遣的。有個事情忘記跟你說了,就在你們準備試煉的那幾天,在東北白城子,就是關押重刑修行者犯人的監獄,發生了一起大規模的越獄事件,據說當時在幕后調兵遣將的,是邪靈教的掌教元帥小佛爺。我估計,你們這里,僅僅只是全國一盤棋里面,小小的一角。

  我們談了小半個小時,果然,房門被敲響,雜毛小道去開門,走進來一個帶著眼鏡,面容嚴肅的中年男人,后面還跟著一個女孩兒,竟然是尹悅。

  尹悅已經完全恢復了健康,和平時一樣,并沒有那種恐怖的請神狀態。她給我介紹這個中年男人,叫做白羽,上面派下來做調查的,讓我把事情的經過,特別是我和賈總教官、以及那個羅青羽在法陣之中發生的事情,給組織上詳細地講一遍即可。

  那個白羽并沒有一副公事公辦的模樣,熱情地想要跟我握手,見我沒動,才想起我全身癱瘓的事實,羞愧地拉著我的手道歉,還夸獎我,說我是這次集訓營事件中的第一功臣,居功至偉,請接受他對我的敬意。他說完,居然一本正經地站起來,給我恭恭敬敬地舉了三個躬,如同遺體告別。

  從尹悅的介紹中,我得知白羽跟大師兄是一系的,算是自己人,我便也不隱瞞,將那天發生的事情,一一作了敘述。

  白羽沒有帶記錄員,尹悅便充當了負責速記內容,除此之外,他們還有一只錄音筆。

  當聽到慧明與羅青羽的隱秘,以及消息的泄露跟慧明的老婆客海玲有關系的時候,我看到白羽的眉頭緊緊皺起,問怎么了?白羽搖頭苦笑,而尹悅則幫忙回答,說他們來的路上剛得知,就在今天早上,那客老太太脫離了監控人員的視線,逃落了。

  我搖頭苦笑,得,這條大魚就這樣溜走了,那老太太是不是能掐會算,知道我今天要醒啊?

  大致將事情說完,我不能夠簽名,他們拿起我的右手大拇指,在記錄上面印了一個手印子。

  離開的時候,尹悅的眼圈紅了,看著癱瘓在床的我,哭得稀里嘩啦,說了好多感激的話,不過她到底是有事在身,感傷一會兒,便依依不舍地離開。調查小組離開之后,秦振、滕曉、白露潭、王小加和朱晨晨都陸續過來看我,滕曉的左手臂斷了,不過狀態還算不錯,他跟我開玩笑,比起死去的同學,以及我,他算是幸運的了。

  我沒有見到老趙,一問才知道,老趙作為本屆集訓營中表現最出色的的學員,已經進京去了。

  雖然是同一個隊里的成員,但是滕曉和白露潭向來對那個沉默寡言的西南行者并不感冒,其余人也有些為我打抱不平。無論從戰力,還是從取得的成績,我都是遠遠超過老趙一大截,特別是我最后秒殺那個恐怖牛頭時所表現出來的力量,讓人震撼。這次集訓營的最佳學員,理所應當是我才對。不過對于這個說法,我唯有苦笑,反問道:“集訓營會選一個癱子作為最佳學員?”

  被問者皆無語,唯有好生安慰我,我表示我并不介意所謂的榮譽,只是現在躺在床上,十分蛋疼。

  是啊,我是下午解手的時候,才知道醫院的護工居然是個手腳麻利的小護士,女的。

  一想到自己大小便的時候,自己男性的尊嚴被護工擺弄來、擺弄去,就是為了順利噓噓,我有一種想死的沖動。

  所幸雜毛小道勸住了我,說你丫的,你只是全身筋脈凝滯不通而已,有著本命金蠶蠱,你到時候還不是活蹦亂跳,照樣一條好漢?你就癱這么幾個月,算個錘子?紅塵煉心,各種經歷而已,想一想那些真正癱瘓在床的人,別人還是那么的堅強,積極樂觀,你且忍忍吧,再尋死覓活,老子鄙視你。

  當天晚上我看見了朵朵、小妖,以及晚歸的虎皮貓大人,兩個小乖乖都表示可以服侍我的生活起居,而虎皮貓大人則很義氣地表示,倘若我做主把朵朵許配給它,它必定豁出命去,幫我找來勞什子龍涎水,提前幫我打通經脈。

  我罵得它一個狗頭噴血:有這好東西,還不如給三叔送去,過來這里泡妞,好厚的臉皮子。

  跟這些小東西們一通閑扯,我的心情終于好了不少,不再為自己的傷勢擔憂。

  我看虎皮貓大人精神抖擻,問它怎么不困了?虎皮貓大人一邊嗑著瓜子,一邊用翅膀摸了摸我的頭,欺負我動彈不得,然后見我露出呲牙咧嘴的表情就笑,它說還不是你把那個家伙弄得不敢出差了,大人我才輕松了一點。我想起來,說那天看到的那個東西,莫非真的就是傳說的那一位?

  虎皮貓大人點頭,又搖頭,說這個東西,實在太復雜了,一言難盡,真的不能跟你們說——知道得越少,活得越久,事情就是這么個道理,別怪我不跟你們說,為了你們好而已。

  我又問我那天發出來的力量,到底是怎么回事?虎皮貓大人依舊搖頭,說個人的機緣,不可說,你也別多想。

  看到這個家伙在這里裝神棍,我只恨不得立刻復原,將這個家伙揪起來,好好地敲打一頓。

  如此熱熱鬧鬧,倒也不會很冷清,之后的幾天,各路人馬過來噓寒問暖,林齊鳴跑了三趟,便是在東北調兵遣將的大師兄,也專程打過電話來噓寒問暖,并且慎重地給我道了歉。我讓他不要介意,這種事情是意外,誰也避免不了的,何必掛念?說完這些,我問他白城子那邊的事情怎么樣了?

  大師兄說情況不好,雖然抓捕了一些小雜魚,但是邪靈教關押在白城子的三個重要人物,跑了兩個,風魔蘇秉義,媚魔劉子涵,皆是名動一方的人物。

  他或許實在是太忙,聊了幾句便不再說。

  之后的時間我便是靜養,差不多一個月,到了六月初旬,上半身勉強恢復了知覺,基本上能夠坐輪椅了,而相熟的朋友出院的出院,轉院的轉院,我便也不愿在此停留,轉院返回了東官。

  加藤亞也最終走了,留下很大一筆錢,說是給劉明執教的小山村,修建學校。

  那錢我交給了朱軻,并從我在茅晉事務所的股份收益里劃撥出一部分,作為那個小學的持續性助學基金,用來幫助劉明曾經熱愛的山村和孩子們——橫財不留,家財不富,積德行善,心有所安,如是而已。

3條評論 to“第二十三卷 第五十五章 尾聲”

  1. 回復 2014/12/13

    傳說中的讀者A

    開個后宮又不會死,鄙視這種處男寫手

    • 回復 2016/02/09

      路人甲

      開后宮只會被說是湯姆蘇,如果真那么寫讀者沒幾個會喜歡。

  2. 回復 2014/12/18

    傳說中的讀者B

    白城子越獄事件,感覺跟海賊王的那次很像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