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卷 第一章 時間如流水,寒光照輜衣

  2009年6月上旬,我和雜毛小道返回了東官。

  茅晉事務所的合伙人顧老板在得知了我的情況后,連夜從香港趕到我的住處,了解了病情之后,他不無關心地問我,要不要幫忙轉到香港的醫院去?就醫療條件和復健水準來說,香港的幾家醫院在整個東亞地區,都屬于一流的。

  我婉言謝絕了他的好意,表示只需要找個地方靜養即可,并不需要到處尋醫問藥。

  顧老板自然是知道我的身份,也不多加勸阻,不過第二天還是發動了他的社會關系,在東官西郊一家很有名的療養醫院里,幫我安排了一間高級病房。那家療養院我知道,在東官很有名氣,林森茂密,環境優美,之前是作為老干休所,占了很大一塊地盤,后來被某權貴子弟承包,改成了度假山莊式的療養院,醫療復健的醫生和設備,在南方省名列前茅,能住在里面的,都不是尋常老百姓。

  我本不想如此麻煩,不過顧老板也是一片心意,而且我確實想找一個安靜的地方養身體,故而答應下來,在第二天下午搬進了療養院。

  回東官并不想大費周折,故而并沒有通知鵬城和洪山的一眾好友,便是同城的阿根,也只是打一個招呼,并沒有跟他說太多。不過趙中華那里,自然是知道我的行蹤,故而前來探望我,拎了些水果,并給我帶來了單位的慰問金。見到我癱軟在床上不得動彈的模樣,趙中華深深內疚,搞得我倒是反過來,勸了他好半天。

  按照現代醫學,我能夠恢復直立行走,估計也要三五年,不過我體內的肥蟲子雖然沉眠,但是卻依然在作用于我,故而我有信心在年底之內,重新站起來。

  趙中華到底是江湖兒女,并不惺惺作態,傷感一會,便跟我談及近日來發生的事情。

  東北那邊的動亂差不多已經結束了,經過為期近兩個月的抓捕工作,大部分越獄的逃犯要么被擊斃,要么重新押回了監獄,參與外部接應的邪靈教人員也傷亡大半,風魔何蘇秉義在沈陽郊區被陳老大帶隊劫殺身亡,但是媚魔卻得以逃脫——噢,對了,逃犯名單里,那個王初成你還記得吧,他也跑了。此次南北大案一出,高層震動,賦予了宗教局更多的權力,四處出擊,風聲鶴唳,手段也強硬了許多,估計近半年,一直到明年秋天,邪靈教都會蟄伏養傷,少有動靜。

  我點頭,說這些家伙再跳腳,也不過是些上不了臺面的小丑而已,上面若真的下定決心整治,他們恐怕連生存都不易,都說小佛爺慮謀深遠,智多近妖,這回倒是失策了。

  趙中華說未必,他或許另有深意也說不定,這種梟雄人物,你還真的不能用普通人的心思,來揣度他。

  我們談了一個多小時,大事來臨,東官分局這邊的事務也繁多,便是趙中華這般閑云野鶴的人,也被拉出來當牲口一樣使喚,得不了閑,故而匆匆離開。之后幾天,李家湖也抽空過來看我,說及雪瑞入緬一事,有些憂愁,說這么多個月了,都一直窩在那個小山村里面,也不知道個情況,本來還想央求我去探望的,結果我這里又出了這等子事情,真的是讓人頭疼。

  我還是好聲安慰,讓他不用擔心,蚩家婆婆不是妄邪之人,想來只是留雪瑞在村子里養傷而已,關心則亂。

  起初的幾日,來看我的人不少,茅晉事務所的屬下,鐵嘴張艾妮、財務簡四、公共事務專員蘇夢麟、前臺小瀾,還有兩個“走動”老萬和小俊,都紛紛前來,特別是老萬,賴著不想走,說要報恩,一把屎一把尿服侍我,被我叫小妖把這家伙給轟走了。

  雜毛小道天天來看我,又過了幾天,虎皮貓大人也把鳥窩搬到了我的房間里來。

  為此這里的護士跟我提了好幾回意見。她們這里是高級療養院,有些客戶對鳥兒過敏,再說了,這會兒時間禽流感,終究不是很好。她說話不過大腦,被虎皮貓大人聽到了,好是一通罵:“小娘皮,你才禽流感呢,你全家禽流感,你們一村子禽流感……天下之大,還有大人我待不得的地方?這簡直就是笑話,我會告訴你我以前很牛波伊么?滾蛋兒去!”

  小姑娘被這只肥碩如母雞的鳥兒好是一通罵,不知所措,眼淚水都滾滾流出來,抽抽噎噎地跑出去。

  不過她后來倒是再也沒有提及此事。

  日子便這般過著,大整頓依舊在持續,外界如火如荼,我卻在某個風景秀美的療養院里靜養,每天都是睡覺、挺尸、吃飯,看書,聽兩個朵朵給我念書,還有就是被小妖推著輪椅到處轉悠,跟這療養院里面的病友們聊家常,他們都是說白話,我在南方省廝混許久,倒是也能夠學個大概,也不知道對方身份,反正都是瞎扯。

  我家里面并不知道我此刻的情況,我這個人成熟早,向來就是個報喜不報憂的性子,故而打電話回家,也只是說說這邊的工作繁忙,無暇回家。

  其間我堂妹陸婧倒是打過幾回電話給我,她要高考了,然后就面臨報考志愿的問題。到底是出來受過苦的人,知道在外面打工漂泊、沒有文化的不易,所以我這個堂妹子學習十分刻苦。我跟楊宇閑聊時,他總是記得跟我提起,說他聽說我堂妹在補習班成績很優異,名列前茅,考上一本沒問題。

  堂妹問我的意見,我對她說在要不然過南方省這邊來,洪山大學很不錯,鵬城幾所大學也可以,不然江城遵義醫學院,也是個不錯的選擇,女孩子學醫,好找工作。

  在療養院的那段日子,我很少有那樣的閑暇時光,這本來是件不錯的事兒,可惜我還處于依靠輪椅勉強行走的階段,便有一些難過了。一個四肢健全的人,是很難想象殘疾人或者行動不便等弱勢群體,所遭受的痛苦和失落,只有當你真正體會到那種無助和絕望,才會明白以前教材上面的張海迪、霍金等人的偉大之處,才會明白這世間,有很多人需要我們去照顧,去關懷。

  那段日子里,我的心態也慢慢地調整了過來,開始明白了人生中,某些叫做“大愛”的東西,也試圖通過自己的微薄之力,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由于資金的充足,以劉明名義捐贈的希望小學已經開始了建設,朱軻是一個信得過的人,跟我匯報進展,并且把分明的賬目給我捋清晰。他跟我說,九月份,學校一定能夠開學,當地的教育部門邀請我去參加開學典禮,我苦笑,我就算了,劉明和魏沫沫的家人,一定要鄭重邀請的,沒有他們,便沒有這所希望小學的建立;另外,日本人那邊,看一下能不能夠請到,那些家伙有錢,說不定還能夠再刮下點兒油水來。

  為了早日能夠站立起來,在療養院里的我積極參加復健,配合醫生治療,并且依照著《巫藏正統》上面的行氣法門,開始努力地恢復。

  然而讓我失望的是,我雖然依舊還有氣感,但是以前身體里那股力量消失了,連惡魔巫手也沒有了作用——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的功力清零,跟普通人一般。虎皮貓大人幫我把了一下脈,告訴我之所以會是這樣,是因為我當日力量噴薄而出的時候,傷到了經脈,簡單來說,就是道路毀了。

  而就是因為這道路毀了,我不但沒有了可以克制鬼神之力,便是正常行走,都不能夠。

  也就是說,我目前已經是一個廢人了,即使能夠康復,也不能夠跟以前相比,差不多就是一個普通人的樣子,用不得力,也爆發不得,僅能夠緩緩溫養。真的要想恢復試煉之初的實力,還真的需要一些因緣了。旁人安慰我,我表現得很無所謂,說普通人也很好,安安穩穩地過日子而已。

  不過每到夜深人靜的時候,我心中就不由得一陣沮喪和失落。

  力量的獲得與失去,這就跟驟富之后又破產一樣,讓人蛋疼。

  不過為了不讓別人擔心,我強作歡顏,滿不在乎,然而雜毛小道何等人物,自然知道我心中的不甘,便逼問虎皮貓大人,說有什么好東西,能夠讓小毒物的經絡能夠修復?虎皮貓大人倒也是知無不言,說無它,之前說過的龍涎水,見效最快,不過沒有那傳說中的東西,這里有一個方子,尋常中藥,三五年也可以緩慢回復。

  聽到這話,小妖朵朵揪住那肥母雞的翅膀,好是一頓掐,說為什么不早講?

  虎皮貓大人嘎嘎地笑,說它想看看我到底會不會哭得死去活來,不過這兩天觀察,倒是個沉得住氣,做大事的材料,不錯,不錯!

  一番喧鬧,我開始服用虎皮貓大人的湯藥,感覺行氣順暢了一些,人也逐漸精神起來。又過了一段時間,六月末,療養院住進來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看見我,很激動地說喲,陸老板啊?你怎么也進來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