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卷 第三章 帶病坐班

  當我看到這個長得有好萊塢巨星阿湯哥風范的英俊帥哥時,不由得笑了,揚起手跟他打招呼,說嗨,親愛的威爾,好久不見,這大熱天,穿這么一身黑袍子,你不會嫌熱得慌?

  威爾聳了聳肩膀,說熱倒不會,只是近段時間里,你們國家盤查得越來越嚴了,搞得我從怒江走到你在的這個地方,居然花了兩個月,天啊,兩個月!——他說著話,走到了我的面前來,以手撫胸,俯身致意:“我的朋友,向你致敬,身體里住著神靈的強者!”

  我雖然知道自己終有著不同,但是關于那日的細節,虎皮貓大人和雜毛小道卻并沒有跟我探討太多,諱莫如深。我只知道我在最后的關頭,突然癲狂地將那個從黑洞中跳出的牛頭巨漢一通大罵,然后體內爆發出磅礴的力量來,將那個家伙給溶解,逼迫其自行回去,狼狽而逃。

  我所知道的是,這股潛意識將我身體里所有的力量,包括潛力和能力,以燃燒生命的形式,自殺性地爆發出來,弄得我現在癱倒在床,連上個廁所,都要人扶住我的……唉,不說了,一說就是一包眼淚。

  此話暫且不提,我見威爾不遠千里而來,似乎有什么事情要談,他畏懼陽光,便讓小妖朵朵將我推回房內,泡了兩杯咖啡,與其交談。威爾這個家伙是個中國通,也沾染到了國人一些特有的毛病,說話三繞五轉,直說是過來探望我,一表戰友情誼。我咖啡喝了小半杯,有些不耐煩,直接與他說道:“萬事皆有因,無利不起早。既然是共過生死的老戰友,何必搞這些花花架子,痛快說就是……”

  見我直接打斷他的套近乎,威爾也如釋重負,說陸,我們兩個也算是并肩子作戰的生死弟兄,那么老哥我也不繞圈子了,你既然有那粘菌復合體,為何不告訴我?

  我頓時一陣奇怪,問老兄,你到底說的是啥,為何我聽不懂呢?

  見我一副無辜的模樣,威爾的臉立刻就苦了起來,仿佛這咖啡沒有放一丁點兒糖,眉頭皺得厲害。他小心翼翼地說:“陸,你用來救那個日本姑娘的東西,就是粘菌復合體的精華提取物,也正是我需要的;如果有了那個東西,我想在我一系列的試驗之后,應該就能夠解開上帝的詛咒,毫無阻礙地行走在陽光之下,而不需要用這件特制的黑袍子,來作遮擋。”

  我的腦子慢慢回憶,好一會兒才想起來,說哦,原來你想要的是黃太歲、肉靈芝啊?

  這個大帥哥的腦袋小雞啄米一樣地點頭,說嗯,對,對,在你們中國就是這個名字。

  我愛莫能助地攤開雙手,說親愛的威爾,雖然我很想幫助你,但是我不得不對你說“No”。聽到我的回答,威爾一副詫異的表情,悲憤莫名地說:“Why?不,陸,你不能夠這么對我,要知道,我們可是并肩戰斗過的兄弟,我冒著莫大的危險跟你們一同挑戰愛德華男爵,還和你們本土最厲害的一幫巫師作戰,歷盡生死,你卻對我說‘No’,這……你不能這么對我你知道么?啊,你是不是需要什么補償?我的帳戶被凍結了,我沒有錢給你,但是我可以為你工作,來獲取酬勞……”

  雖然身體不能夠動彈,但是上帝給我開了另外一扇窗,我的“炁”之場域更加敏感,使得我能夠發現面前的這個血族,比以往更加強大。然而他并沒有采取暴力的形式,而是試圖用語言來說服我。

  僅僅是這一點,威爾便有資格讓我把他當作是朋友。不過能夠作主的并不是我,而是在我體內呼呼大睡的那位大爺,所以我十分無奈。當我把情況跟威爾作了說明后,他也傻了眼,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問你的小蟲子,什么時候能夠醒過來?

  我聳聳肩,說誰知道,也許明天,也許幾個月,或者明年,我和你一樣期盼著這小東西的醒轉,只可惜我無法告知你具體的時間。所以,很抱歉……

  威爾崗格羅搖搖頭,說不,朋友,別說抱歉的話,是我讓你為難了。看看你現在,行動不便,就像一個嬰孩般脆弱。我想,你這樣拉風的男人,應該有很多仇家吧?我的意思是,你目前是不是需要聘請一個保鏢?我想我能夠勝任這么一個職位,當然,我的酬勞要得并不高,如果你的蟲子醒了,給我一份粘菌復合體的精華提取物就好——你也許不知道重見陽光,對于一個血族來說是多么期盼的事情,所以請原諒我的唐突和冒昧。

  看著面前這個優雅而強大的老外,我暗自盤算了一下,作為一路走來曲折坎坷的男人,我確實比往日更加怕死,所以威爾這個提議,似乎很有吸引力。

  不過我并沒有擅自作決斷,萬事皆留心眼,這是我立身的原則。就看人而言,似乎虎皮貓大人更加有發言權一些。所以威爾的去留,我覺得還是等肥母雞和雜毛小道晚上回來,一同商量的好。

  威爾是個十分聰明的人,見我大為意動,但是又沒有一口答應,知道我要找人商量,所以也并沒有十分著急。他將帽子戴上,看著外面的光線日暮,起身告辭,說陸,我未來的老板,是否聘用我,你可以仔細斟酌一下,作為一個全能型人才,我想我能夠幫助你很多。夜晚來臨,我需要去尋找一些我的食物了,我明天等候你的答復,希望是一個好消息。

  聽到他說找尋食物,我有些頭疼,說威爾,我可希望明天從法制晚報上面,看到你的消息。

  威爾哈哈大笑,說陸,你真的落伍了,市場經濟,只要有毛爺爺,我就能夠從血站里面買到我所需要的東西,無論是A、B還是O型,或者什么口味,都有,沒有你想象的那么血腥暴力。

  當這個強大的血族離開,我問我身邊的小妖,說你覺得這位叔叔怎么樣?

  小妖朵朵撇了撇嘴,說什么叔叔,不就是一個蝙蝠精?談吐得體、富有魅力,實力也強悍,無論是用來當打手,還是充場面,都是個不錯的選擇。不過他絕非池中之物,象個浪子,終有一天會離開的,強留不得。

  我笑了,這個小丫頭,眼光越來越犀利了。

  當天晚上,雜毛小道過來看我的時候,我談及此事,雜毛小道點頭說好,那個老外并沒有惡意,只是想守著小肥肥醒過來,不想出現什么意外;而我們確實需要人手來防止邪靈教萬一的攻擊,所以這是互惠互利的事情——那一天他趕到場的時候,匆匆見了一眼,后來威爾消失,大家也沒有為難他,任他離去,沒想到居然找到這里來了,鼻子夠靈的。

  我又把白天碰到的鄭老板跟雜毛小道講起,他忍不住地吐嘈,說最近事務所實在是太忙了,他一個人根本就頂不住,忙得腳不沾地,所里面的那些人除了張艾妮外,都是外行,焦頭爛額,再這樣下去,他就要撂挑子不干了。這事情跟另外兩個股東提過,也在找有相關資歷的風水師,不過暫時沒有合適的人選,小毒物,你丫要是差不多了,閑在這里也是閑,不如每天下午讓陸夭夭推著去頂班,好歹也能夠忽悠一些門診之類的,外勤啊什么的,讓我帶著老萬和小俊忙就是。

  雜毛小道本就是個灑脫不羈、風一樣的男子,可惜被顧老板這老狐貍給弄了這么一個事務所,整日忙忙碌碌,特別是我癱了之后,連晚上的夜生活都累得沒心思過了,整個一老黃牛,此刻一見到我,就忙不迭地拉壯丁:“老萬和小俊都是很不錯的苗子,你把他們兩個培養起來,以后能省不少事。”

  我纏綿病榻之上,也有了兩個多月,閑得蛋疼,不過是二十四周歲的年輕人,自然也是靜極思動,要不然今天也不會聽鄭老板講半天的門子,故而沒說二話,點頭答應了。

  次日虎皮貓大人不再外出,作為茅晉風水咨詢事務所的人力資源總監,面試了一回新員工。

  面試完之后,虎皮貓大人說這個傻波伊肌肉不錯,挺活泛的,而且老外充場面,比較有派頭,以后就作為大人我的交通工具吧。威爾對這個嘴皮子極為利索的鳥兒一陣好奇,忍不住出手摸了摸,肥母雞大怒,飛于半空破口大罵,完了還朝我告狀:“老板,有人玩你的鳥,你說怎么辦?”

  這話說得下半身沒有知覺的我都忍不住想夾緊褲襠,威爾則是一陣頭暈,不斷感嘆:好犀利的鳥兒。

  就這般,威爾入伙,而上半身開始有一些恢復的我,每天早上依然在療養院里,在醫生的指導下做復健,而下午的時候則由小妖和威爾兩大高手護送到南城第一國際,去坐鎮茅晉事務所,被拉壯丁一般地開始了我帶病坐班的悲慘生涯。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