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卷 第八章 死路

  見到坐在輪椅上面傻愣愣的我,穿著一身藍色波西米亞小長裙的雪瑞笑了起來。

  又是有大半年沒見,雪瑞比以前更加漂亮了,這個十八歲的女孩兒完全到了花兒開放得正絢爛的年紀,清純中已然有了些成熟端莊的氣息,小巧的瓜子臉上面,滿是溫婉如水的笑容,巧笑倩兮,又帶著一點兒小調皮,膚如凝脂,雪一般的白皙;今天出席這個見面會,雪瑞穿得很隨意,烏黑亮澤的頭發編成了村姑一般的長辮子,她皺著鼻子來到我的面前,這妮子穿上杏黃色的高跟涼鞋,差不多跟我一樣高。

  她低下頭來,笑意盎然,美目盼兮,說陸左哥,沒有想到會是我吧?

  我首先看到了她的眼睛,晶瑩黑亮,璀璨如若天上最美麗的星辰,灼灼其華,里面有著動人的神采。見到她眼中蘊含的笑意,我有些激動,說雪瑞,你的眼睛好了么?

  她說是啊,陸左哥,多虧了你的鼓勵,我在緬北的寨黎苗村里面待了三個月,終于把眼睛給治愈了呢。

  我伸出手,揉了揉這個小妮子的腦袋,說不錯,一雙大眼睛怪明亮的,跟小燕子的一樣。雪瑞見我將她剛扎好的辮子弄亂,有些不滿意,推開我的手,得意地說我一直都有在進步喔,可是你,現在都坐上輪椅了,哼!一點都不懂得照顧自己,真讓人頭疼啊……

  我訕訕地笑,說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我們風水輪流轉,現在該你厲害幾天了。

  說著話,我低下眼眉,突然看到雪瑞躬身時,胸前所露出來的半截雪膩的白,里面的內容已然頗有規模、蔚為壯觀了,不由得咽了一下口水——現在的小姑娘,營養是不是太好了一點兒?然而我這個咽口水的動作,似乎有些猥瑣,被雪瑞瞧了個正著,小妮子哼了一聲,低聲罵了一句臭流氓,然后站起來,小臉兒紅撲撲,跟其他人打招呼:“蕭大哥好,蘇叔叔好,這位是陸左哥的堂妹陸夭夭吧?你好呀……咦,你是?你是哪個……”

  威爾走上前來,很紳士地給雪瑞施了一個吻手禮:“威爾崗格羅。我親愛的女士,一年未見,你越來越漂亮了。贊美你的眼睛,它讓我想到了意大利最美麗的湖泊加爾達,這是一個奇跡。”

  雪瑞頗有淑女風范地安然接受,然后跟這個英俊的外國帥哥寒暄了一陣,互訴離別。我注意到小妖的態度并不是很熱情。李家湖站起來招呼我們入席,而顧老板則跑過來接替小妖的位置,鄭重其事地推著我來到了主席位,宣布說今天陸左來坐主席,但大家都不要灌他酒,等他康復之后,不醉不歸——話說回來,陸左有病在身,還日日堅持到事務所上班,實在是值得表揚,這一點,讓我和老李頗為感動啊,這不,給你們送來了雪瑞,分擔壓力。

  我推辭不過,坐在主席上,小妖在我旁邊照顧我,我指著旁邊這兩個大老板,苦著臉說我之所以輕傷不下火線,還不就是你們兩個資本家在我后面逼迫著,不然誰會這么拼命?

  李家湖呵呵笑,說自從上次的茶樓講數之后,現在的茅晉事務所,不但在東官打開了局面,而且名聲在外,便是香港、臺灣等地,也常聽生意上面的合作伙伴提及,頗受好評啊!這些榮譽,我和老顧實在是愧不敢當,都是陸左和蕭道長的功勞,所以呢,今天什么話都不說,我們大家先敬兩位主事人一杯!

  來、來、來……

  顧老板張羅著大家起身碰杯,我不能夠起來,所有人便都朝著我這邊碰過來,李家湖、顧老板、雪瑞、蘇夢麟、威爾還有小妖朵朵,一起舉杯,同飲杯中酒。我身體并未康復,但是少許紅酒還是能嘗一嘗的,小妖朵朵在旁邊,像個敬職敬責的小管家,不斷地照顧我,挾菜倒水,無微不至。

  說實話,我總感覺這個小妮子不對勁,似乎有些熱情過了頭。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李家湖談及雪瑞要到事務所來工作的事情,一腦門的頭疼。他告訴我們,說雪瑞這個年紀,最好不過的,就是在大學里面念書,不過她從前年子就開始身體不好,去年治眼睛又花了一年多功夫,今年眼看有了起色,本想把她送到美國或者加拿大去學習,可這小妮子并不聽他的話,偏偏要出社會歷練一年,才肯靜下心來考學,磨蹭半天,結果是想來這個事務所里上班。

  李家湖本來并不愿意,不過女兒這一病兩三年,他也算是看開了許多,知道對于雪瑞這種經受過太多苦難的女孩兒,能夠想做一些自己喜歡的事情,也算是不錯;再說,雪瑞師承天師道北宗羅恩平門下,也算是專業對口,不會誤了事務所的生意。

  說到這里,李家湖這個老狐貍開始繞起彎子來,對著我和雜毛小道陳懇地說道:“你們兩個才是茅晉事務所真正的話事人,我和老顧都只是幫襯而已,至于要不要這個小女子,還是你們兩位決定,可以考考她,如果不及格,那就不要招進來,免得砸了我們事務所的招牌不是?”

  看著雪瑞氣鼓鼓地瞪我,我低下頭,李家湖的千金,我們哪里敢不收?——這老狐貍倒是希望我們不要,他也好讓自家女兒按照他的計劃走。再說了,事務所忙得要死,多一個天師道北宗傳人,也不過是個壯勞力而已,我們自然是樂意的。

  雜毛小道舉著筷子呵呵笑,說雪瑞能來,求之不得。呃……這樣吧,公司里面空間有限,但是陸左的辦公室卻最是寬敞。他最近帶病上班,來的也不多,老蘇,你明天在陸左的辦公室里加一張辦公桌,他倆先湊著擠一擠吧?等我們財務寬松了,再把旁邊的辦公區給盤下來——陸左,你覺得怎么樣?

  我白了他一眼,為毛不去擠他的辦公室呢?不過李家湖在看呢,于是點頭,說好,反正我不經常去。

  李家湖連忙搖搖手,說不行,雪瑞剛來,讓她在外面的辦公廳做事得了,搞那么隆重干嘛?

  沒人知道他到底是真情還是假意,我和雜毛小道都連說不妨事的,不妨事的。雪瑞的臉上洋溢著笑容,不待李家湖再推辭,便跟蘇夢麟說蘇叔叔,辦公桌我要自己選,你明天采購的時候,記得叫上我哦?

  蘇夢麟見我們都不反對,點頭說好,這個沒問題。

  小妖朵朵不經意地扁了一下嘴。

  把正事確定完之后,席間的氣氛就更加熱烈了,我作為主賓高掛免戰旗,李家湖和顧老板這兩個酒國高手便輪番圍攻雜毛小道。與我相比,雜毛小道的酒量真心不高,不過他倒也是能說會道,與兩個老狐貍推酒起來,也好是一番喧鬧。酒到半席,我接到了一個陌生電話,顯示的地址是同仁的。

  想來應該是吳臨一的電話,席間太吵,我便讓小妖朵朵把我推到了包廂的休息區去。

  一接通,果然是那個會使陰蛇蠱的老苗人吳臨一。

  這老頭一開始對我倒是蠻冷淡的,不過經過了青山界事件之后,對我的印象還是有所改觀的。他因為性格的原因,話并不多,寒暄幾句,便直接問起我找他何事?我將白天所遇到的情形,跟吳臨一敘述,并將我的推測給他做了參考,問他以前有沒有遇到類似的事情,一般都是如何處理的?

  吳臨一沉默了一陣,說有,他在05年的時候就遇到過,而且還是一連兩起。

  我有些激動,忙問當時是怎么個情況?

  吳臨一說他05年的時候,還在遵義醫學院任教,當時就遇到了這樣的案例,其中有一個,還把照片發到了網上,十分惡心。他當時對這個病癥十分上心,后來查閱了典籍,發現跟福建泉州蛋(蜑)家人所傳聞的藕身蠱很像——蛋家人是常年生活在水面上的鄉人,以船為家,又喚作龍戶或艇戶,崇拜蛇靈。蛋家人的巫師常年習水,通常用這種手段來威脅官員,抗擊官府的苛捐雜稅,屢屢見效,后來到了明末清初,直至清廷粘桿處南下,殺了許多,這才失傳,誰成想流落到了南亞各國。

  我問他如何救治,吳臨一沉默了一番,說他遇到的那兩個病人,都相繼在兩個月之后,全身生蛆而死,死狀如同蜂窩煤,特別難看,嚇得醫院停尸房的員工都連續做了三個月的噩夢,后來還自殺了。

  聽到吳臨一沉重的聲音,我的情緒便有些低落,草草又說了幾句,把電話掛了。

  很多時候,當我們面對著別人期盼的目光,而不得不說“No”的時候,總是有一種無地自容的感覺,不管怎么說,傅小喬是個活生生的生命,當面對著她離開人世,而我無能為力的時候,我總是莫名其妙地內疚。

  將電話遞回給小妖朵朵的時候,我不由得長嘆了一口氣,顯得十分神傷。

  難道傅小喬,就只有死路一條了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