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卷 第十二章 大婦

  傅小喬的男朋友叫作馬炎磊,是做男裝生意的,早年先就有好幾個廠子,后來又發展成一家貿易公司,家大業大,產業遍布南方、東官和會州市等地。不過算起來,他還是在會州發的家,故而家也安在了會州市會城區一處知名的高檔別墅小區,而我們所要找尋的那個買兇者,也正在那兒住著。

  曹彥君通過電話聯系了在會州那邊的同事,然后叫了兩輛車,帶著我們前往會州。

  東官離會州的距離并不算遠,道路通暢,我們差不多只行了兩個多小時,便來到了那片別墅小區前。在出示了證件之后,我們很快就來到了馬家,并且順利進入了馬家的別墅里。在這個家里面,除了馬炎磊的正妻汪若陽之外,還有馬炎磊80多歲的老母親和兩個小孩:一個十五歲的女孩兒,一個八歲的小男孩,虎頭虎腦,十分可愛。

  至于馬炎磊,還真的如傅小喬所言,去法國參加一個外貿交易會,并沒有回來。

  馬太太和照片上面的一樣,是個體態優雅、享慣優裕生活的主婦,而且聰明。當見到我們這一群人持著證件涌進來,又看到人群后面臉色蒼白的傅小喬時,她便已然知道了我們的來意。不過她并不驚慌,而是將我們請到了一樓書房,然后把家里面的老人好聲安慰回房里,又叫來阿姨,把孩子給哄去寫作業,張羅完這一切,她才回到書房里去,親手給我們沏茶。

  為了照顧老人和小孩的情緒,我們一直默默地等待著馬太太張羅完這一切,并沒有發言。

  書房里,給我們請完茶之后,馬太太淡淡地看著雙目噴火的傅小喬,然后看向我們,說怎么,你們是過來逼宮,讓這個小三轉正的?她的嘴角含著笑,而傅小喬一下子就怒火中燒了,站起來,指著馬太太的鼻尖怒罵,說好狠毒的婆娘,你倒是還有臉笑?我被你弄得不死不活的,你還有臉笑?我要是死了,你一定要給我賠命!你不得好死……

  馬太太很無辜地看著面前這個歇斯底里的女人,然后看向了曹彥君身穿制服的同事,說我想知道,你們這一伙人闖入我的家中,然后把我丈夫在外面養的野女人也帶進來,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只是當作一個看客,并沒有說話,曹彥君是此行的頭頭,坐在木椅子上面的他用骨節輕輕叩動茶幾,發出“叩叩、叩叩”的動靜來。看著有恃無恐的馬太太,曹彥君笑了,說馬太太,你自己心里面其實清楚我們的來意,又或者你信服黃一的名聲和保證,不過你可能不知道我們到底是什么樣的一個部門——任何人,只要做了壞事,在這個世界上就會留下印跡,我們便可以幫你還原出來。

  他盯著馬太太的眼睛看:“你的孩子很可愛,你現在坦白,我算你主動自首,若不然,孩子以后可能就沒媽了……”

  馬太太眼睛不由自主地往下瞅,這是人下意識緊張的表現,雖然她又迅速抬起頭來,說不知道我們在說什么,不過此時看她的表情,感覺似乎做賊心虛,更多一些。

  畢竟不是電視劇皇宮里面那些精于心計、擅長宮斗的娘娘貴妃們,馬太太本來十足的信心,很快就被曹彥君這廝的沉默打破了。

  見馬太太咬著牙不承認,已經掌握確鑿證據的曹彥君也不跟她繞圈子,十秒鐘過后,開始將傅小喬從偵探事務所里獲得的證據,給一一擺弄出來。到底只是一個在家侍弄孩子、老人的家庭婦女,在這些確鑿的證據面前,馬太太在嘴犟了幾次之后,再也不復一開始的那種淡定,崩潰了,身子躺到了坐著的黃梨木椅上面,號啕大哭,大聲喝罵著自己負心的丈夫,以及勾引她丈夫的狐貍精。

  曹彥君的功力或許不如集訓營之前的我,但是刑偵審訊方面的本事,卻甩我好幾條街,在等待馬太太全面崩潰之后,他便連哄帶嚇,循循善誘地引導起馬太太的犯罪過程來。

  拋開降頭之事,這個案子其實就是一起最簡單的買兇殺人,據馬太太交待,她是在某會所通過中介,找到的那個叫做黃一的掮客,在網上經過一番交談之后,她約了黃一在現實中見面。黃一是一個很好的推銷員,將他以前的一些案例吹得天花亂墜,在得知馬太太“生不如死”的要求,以及她丈夫即將攜帶者小三前往東南亞之后,他極力推薦這種降頭的方法,其恐怖之處,令人發指,不過卻正中了心中嫉恨得發狂的馬太太下懷,當即同意了,要求分三步走帳。

  作為馬炎磊的結發妻子,馬太太本身掌握著一些財富,而后她又悄悄變賣了一些小產業,湊齊了這次的酬金。她滿心怨毒地期待著那個女人陷入無盡的恐怖深淵,而終于在昨天,她得到了關于傅小喬受到降頭折磨的軀體照片,心中歡喜如同炸開了一般,然而隨之而來的,卻是恐懼。

  看到那恐怖的圖片,她昨天晚上徹夜未眠,出了一身又一身的冷汗。

  黃一卻很肯定地告訴她,事情做得很隱秘,根本不會牽扯到她頭上來的可能。只要她將自己這邊的賬面弄平,就絕對不會有問題。即使有人過來盤查,一概當作不知就好。黃一這般信誓旦旦的話語,馬太太信以為真,就等待著丈夫發現小三那恐怖的模樣之后,回心轉意——她開始憧憬起丈夫回到她身邊,各種幸福的場面,一時間卻又淡忘了擔憂。

  ……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馬太太是一個很不錯的女人。她作為馬炎磊背后的女人,媳婦、母親和妻子,這三個角色她飾演得很好,辛苦地操持著這個家庭,孝敬婆婆,教育孩子。她最開始的動機,只是嚴懲一下那個讓自己丈夫迷戀的第三者,以表示自己的存在。

  她憤怒爆發的臨界點,就是馬炎磊和傅小喬那一個月甜蜜而溫馨的度假計劃。

  當偶然得知這一個消息的時候,馬太太終于表示不能夠再忍了,她必須作出反擊,讓那個第三者得到應有的懲罰。不過真正讓這件事情變得殘忍的,是那個叫做黃一的掮客,他如同一個惡魔,為了從客戶的錢包里掏出更多的財富,他一力主導和策劃了這場聳人聽聞的降頭事件。

  至于那個給傅小喬下降的降頭師是何許人也,馬太太也無從得知。

  馬太太要受到什么樣的懲罰,那該是由法律去制裁,現在我們所想要知道的事情是,黃一在哪里?

  談話的期間,馬太太的電話響起,是她遠在法國的丈夫馬炎磊打過來的,這是她在臥室休息的婆婆慌張通知了自家的兒子。曹彥君接的電話,將他妻子涉嫌買兇殺人的情況簡單做了說明,更多的內容,要當面才能夠知曉。馬炎磊顯然并沒有像傅小喬所說的一般,與妻子的感情破裂,他很關心妻子的事情,并表示他馬上訂最近一期回國的航班,立刻趕回來,并通知他的律師,再次之前,他的妻子有權保持沉默。

  所謂有權保持沉默,等待律師在場這些話,并不適用于我們的國情,很快,馬太太交待了她與黃一的聯絡方式,是通過QQ來完成的。

  懂程序開發的朋友應該知道,這個聯絡方式并不是安全,很容易被人肉到。不過我們急于找尋到黃一,并沒有多少耐心,于是讓馬太太謊稱這件單子還有一些首尾沒清,約他來見面,因為怕財貨兩清,黃一不理,還說有朋友也很感興趣,如果合作愉快,還有有新的生意。

  采用這種釣魚的方法,馬太太很快就和黃一取得了聯系。這個掮客似乎很注重自己的名聲,對于售后服務這一塊兒相當重視,回復也很快。不過他終究是一個謹慎的人,提出了很多刁鉆的問題,以確定馬太太目前的情況,甚至還開了視頻,要求確認。不過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曹彥君這幫人都是玩弄心理學的專家人物,一一給了化解,最終馬太太與黃一確定了在次日早上,于上次約見的星巴克咖啡廳見面。

  好吧,沒想到黃一這個家伙還挺有小資情調的,這種隱秘的事情,居然約在那里見面,果然奇葩。

  在結束了與黃一的釣魚行動之后,馬家被正式封禁了,我們向她的家人進行了溝通,讓他們知道,如果馬太太能夠帶罪立功,在判刑方面,會從寬處理的。

  盡管如此,回過味來的馬炎磊母親還是把傅小喬罵了一個狗頭噴血,場面一時失控。

  這里的事情有曹彥君他們收拾頭緒,雪瑞和我便不再參與后續的過程,在威爾的帶領下,我們再附近找了一家酒店住下。一夜無話,第二日,見不得陽光的威爾留在酒店,我與雪瑞前往約定的星巴克咖啡館,在那里,我第一次喝到藍色美人魚標志正宗的香濃拿鐵,以及松軟香甜的巧克力蛋糕。

  不知道為什么,我并不覺得像是一次抓捕行動,反而更像是一次約會。

  是我想多了么?

  好吧,我想多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