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卷 第十三章 紋身

  我之前還疑惑黃一為何會選取星巴克作為交易的場所,然而當雪瑞推著我來到這家位于商業中心附近的咖啡廳的時候,我才真正了解到其中的便利——人多、通暢。這家星巴克咖啡廳在一棟大廈的二樓,東西南北、加上員工出入通道,足足有五個出口,而且外面人流又密集,四通八達,熟悉這附近環境的人,很容易就能夠借助這錯綜復雜的地形,渾水摸魚,脫身而出。

  而且,人來人往,想要設伏于此,也十分不便利,容易暴露行蹤。

  小妖平時就是一副明眸皓齒、俏麗蘿莉的模樣,出入于這種場合,似乎有些突兀,于是她分了一項任務,去守住前往三樓購物中心通道的出口。除了我們之外,曹彥君的人也出現在這附近,各自蹲守,相比我們,他們才是真正的專業人士,駕輕就熟,往那里一站,怎么看怎么像路人。不過我們倒也不錯,大風大浪都經歷過了,現在這點事情,還真的跟玩兒一樣,所以我更多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咖啡和甜品上面。

  見我吃得不亦樂乎,雪瑞嘴角含笑,她攪動杯子,輕輕含了一口香濃的拿鐵,讓這香味融化在自己的唇齒之間,然后偏頭看我,說陸左哥,問你一個問題。

  我說好,啥事兒?

  她抬起手,指著我腦門子上面那個淡淡的蝙蝠印記,說你這是什么東西,為什么我會覺得有種不祥和厭惡的感覺?我揉了揉腦門上面的血族詛咒,說這個啊,我殺了一個西方傳說中的吸血鬼,然后就被詛咒了,解開這個東西有些麻煩,不過好在并不用很擔心,一則天朝領土,少有西方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出現,第二就是威爾通常都會守護在我的身邊,他對同類的出現十分敏感,也可以起到預警的作用——哦,你應該知道威爾崗格羅的身份吧?

  雪瑞點頭,說國內確實少,但是在美國,她聽師父說過,也親眼見過,雖少,但并不稀奇。

  也是閑聊,我說我也有一個問題啊。

  雪瑞點頭說你問嘛,我伸出手掌,半握,說當初苗家漢子熊明送到大其力,給你的那個咒靈娃娃呢,幾天了都沒有見那個小東西露面?她說哦,吉祥跟小青有一點兒不對路,而且它不喜歡白天,所以就扔在了現在住的賓館里——每個像它們那樣的獨立個體,都有很強的地盤意識,彼此不相容,你是怎么讓你的金蠶蠱、朵朵和陸夭夭和平相處的啊?

  我聳了聳肩膀,說我也不知道,都說小鬼善妒,但是朵朵卻善良如雪;其實要說地盤意識最強的,應該就是金蠶蠱吧,不過它就是個傻乎乎的二愣子,又很喜歡朵朵它們,所以并不會有你的這種問題出現。

  我們輕松地聊著天,清晨的星巴克里有上班匆匆的白領,也有穿著情侶裝過暑假的大學生(或許是中學生,從身材發育上面我表示看不出來),以及其他人等。這兒生意很好,不過等過了上班高峰期之后,座位倒也還算是寬松了。

  馬太太大概是八點半到的這里,點了一杯咖啡,局促不安地坐著,也不喝,兩眼無神地看著前方。

  因為有那個叫做黃一的掮客照片,所以我總是不經意地掃量,看看那個家伙是不是早就已經到達,只是在這附近觀察而已。

  雪瑞更加專注于我們之間的聊天,身懷天眼的她,能夠在任意時間,將對手看個通透,并不需要如我一般。

  我們在談雪瑞入緬學藝的事情,雪瑞告訴我,說她師父蚩麗妹長得極美,但是不常露面,通常都是那個垂垂老朽的蚩麗花陪伴著她。談及新認的師父,我感覺雪瑞畏懼的心情,似乎比崇拜、尊敬要多得多。不過我也能夠理解,一個整日把自己包裹于白繭中、又浸泡蟲池里的女人,很多時候,我們都不能夠用人類來形容她。

  粗略估計下來,蚩麗妹的年紀已經有超過百歲,然而我記憶中卻只是一個年僅雙十的絕世美女。

  所以說,巫蠱的神奇之處,還真的不是一般人所能夠理解的。

  太多的細節,雪瑞也不太敢跟我提及,不過“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她在緬甸那些日子里,收獲確實很大,我與她交談的過程中,也為她豐富的巫蠱學識所折服,言之有理、言之有物,當真是學了不少。

  大約在九點鐘的時候,雪瑞抬起手來拍了拍我,說不要回頭,那個黃一來了,化了妝,沾了胡子,模樣改變不少,看來他還挺謹慎的。我沒有回頭,拿起桌子上面的瓷杯輕輕喝了一口,在我的余光中,一個身型魁梧的男人從我的身側走過,正大步朝著馬太太旁邊的位置走去。

  我不經意地扭頭看去,只見馬太太露出了慌亂的表情,十分不自然,就像學生在課堂上開小差被老師抓到了一般。

  我心道不好,只見那個男子開始折轉方向,朝著西邊的那個出口大步走開,很快就走到了門口。

  這變故十分突然,直到那人就要出了門口,我才反應過來,而此時曹彥君已經從角落中沖出來,協同幾個同事沖向了那人。我是個傷員,本就是個看戲打醬油的角色,只能干著急,不過雪瑞倒是身形一扭,蝴蝶一般穿梭而過,朝著西門疾奔而去。

  那個黃一也是一個練家子,身手靈敏得不像話,領先所有人一步,已然風一般地沖出了玻璃門。

  然而很快他又回來了,而且還是倒飛回來的,胸口上一個小小的腳印子。

  在咖啡廳的顧客眼中,一個穿著素雅的馬尾少女出現在了門口,根本不作停留,前走兩步,將還在空中的黃一拽到了地上來。在她面前的是一個縮成了大蝦狀的絡腮胡中年大叔,不過馬尾少女還不依不饒,她精致得過分的臉蛋兒上面滿是憤怒,將這個中年大叔的衣領揪起來,然后小手開始扇耳光,啪啪啪,又重又疾,沒兩下,這可憐的掮客妝容盡毀,假絡腮胡子被扇得滿地都是,一縷一縷,露出了一張丑陋的馬臉來。

  我勉力推動輪椅走過去,只聽到小妖一邊扇耳光,一邊罵:“壞人,打屎你……”

  黃一口中鼻之間盡是血沫子,眼睛翻白,可見小妖并不只是在跟他開玩笑,而是用了真力氣。曹彥君等人在旁邊勸著,然而卻拿這個火爆少女一點兒法子都沒有。中國人愛熱鬧的天性是永恒的,旁邊圍了一大圈閑人,看著這個馬尾少女,都覺得恐懼,曹彥君和同事不得不出示了證件,表示清白。

  我上前去,拉住小妖的手,說好了,干嘛下這么重的手?

  小妖捂著胸口,說人家和朵朵看到那東西,做了好幾天噩夢,就指著打他撒撒氣呢。我愕然,這兩個小東西還能做夢么?夢這東西,不是純粹的潛意識大腦反應么?我拉著她的手,說我們還有回去審他呢,留一口氣。小妖噘著嘴巴,說那我也要喝拿鐵咖啡,我也要吃巧克力蛋糕,我還要……

  我忙不迭地點頭答應,讓旁邊的雪瑞趕緊去給這小祖宗點過來,免得她又爆發了。

  完成了這次抓捕行動,我們趕緊逃離咖啡廳,以免被人圍觀,小妖并不滿意,拿著打包的東西,說一點兒氣氛都沒有,感覺東西也變難吃了——我總感覺她是在為我們剛才把她安排守西門而不爽,不過也不敢沖撞這小祖宗,好言相勸。

  曹彥君沒有將黃一押回東官,而是讓會州的同事就近安排了一個地點,然后開始了審問過程。

  和預想當中的一樣,黃一是個十分熟悉規則的老油條,他比馬太太的心理素質,至少要高好幾個等級,他拒不承認自己所犯下的罪行,并且聲稱根本就不認識馬太太,也不知道我們為何要抓捕他。他熟諳法律,引申各類法律條文來給自己作辯解,并且聲稱他的律師沒有到場之前,他所說的每一句話,都不會簽字畫押的。

  曹彥君他們見多了這樣的家伙,并不著急,氣定神閑地慢慢消磨著,然后將手中獲得的證據,一點一點地放出,準備擊垮黃一的心理防線。

  然而黃一卻洋洋得意,他指出這些偷拍的照片,跟他本人根本就不像,至于所謂錄音,這些技術還原后的聲音完全失真,這些偷偷收集的東西,哪里能夠作為證據去上法庭?至于銀行帳單,天啊,他的銀行帳號可不是這個,不帶這么誣陷人的——這家伙做得縝密之極,與馬太太會面的時候也化了妝,至于流水賬的接收帳戶,戶主叫做馮建虎,而錢早已經被轉到海外賬戶了。

  我們之前查過那個叫做馮建虎的人,是一個普通的外來務工者,而那個帳戶顯然是被盜用身份證給辦的。

  雖然我們都可以肯定黃一的罪行,但是由于這個家伙的謹慎和油滑,證據鏈根本就形成不了,所以這個家伙有恃無恐,拒不交待所有的罪行。不過他顯然低估了我們的手段,在最后,曹彥君臉色一變,忍不住將拳頭捏得咔咔作響,而雪瑞則提出由她來想想辦法。

  曹彥君同意,并且開始清場,而一直在旁邊的我眉頭不由得一皺。

  我看到黃一的脖子左側后,居然有一個黑色的人面蜘蛛紋身。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