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卷 第十六章 故怨

  我還在為窗外那個熟悉的背影而心悸,聽到面前這個年輕的黑巫僧問我,沒有回過神來,發愣,喃喃地問:“巴達西,外面那個人,是跟你一起來的?”

  巴達西一步一步逼近,臉上的神色陰晴不定,有些奇怪,盯著坐在輪椅上的我說:“是的,他是我此行的向導。居士,你身上為何會有我師父所獨有的印記?一般出現這種印記的人,是因為解除了我師父的法術,被他老人家給標識出來的,你也是這樣的么?”

  我轉動輪椅,慢慢往后退:“我不知道你在說些什么,我聽不懂……”

  巴達西臉上開始逐漸浮現起了殘忍的笑容來,他說我師達圖曾言,破我法術的人,就是仇人,你身上有他的印記,哪怕你是黃老板的朋友,我也要殺了你。

  這話一說完,他從隨身攜帶的包里面掏出一小包粉末,解開,半寸長的指甲一挑,朝我彈射而來。對于他來說,我不過就是一個坐著輪椅的殘疾人,他完全是在掌握著我的生死,并不用大費周折。然而這些黃白色的粉末還沒有飛臨到我的身上,便反吹了而去。口中念念有詞的巴達西見此情形,不由錯愕,抬起眉毛,看見我的胸前白光大現,一個精致漂亮的女娃娃正鼓著腮幫子,朝著他這邊吹氣。

  鬼氣,森森然,如同冰水,撲面而來。

  巴達西嘴角一扯,冷笑連連,往后疾退兩步,從脖子處翻出一串深紫色旃檀的掛鏈佛珠來。此佛珠共有二十七顆,表示小乘修行里四向四果的二十七賢圣位,即前四向三果的“十八有學”,與第四阿羅漢果的“九無學”。這串佛珠經過功德祭煉,自有一股磅礴于物外的氣息,正好能夠將朵朵給壓制。

  只見他將脖子上面的佛珠掛鏈取下,化為持珠,手指一動,捻動一顆,立刻有一股黑佛之氣,蕩漾而起。

  朵朵躲在我的身后,臉色發白,拉著我的輪椅就往旁邊跑。我眼角的余光中,看到巴達西在屋子外的那個向導低下了身子,朝著遠處跑去,然后曹彥君他們已然包圍上來,兩撥人一跑一追,有槍聲響起來。我渾身運不得勁兒,唯恐傷了修養得還算不錯的經脈,于是任朵朵拉著我往旁邊多,巴達西冷笑連連,手一搓,一顆旃檀珠不知怎么就出現在了他的手心處,朝著我身后的朵朵打來。

  這顆珠子蘊含著專門針對鬼陰的陽罡之氣,朵朵若是被打中,神魂只怕會受重傷。

  不過這顆珠子飛到了一半,終究是停滯了下來。

  小妖朵朵倏然出現前方,將這顆旃檀佛珠接住——事實上她并沒有接住,而是用雙手虛托住,一股黃綠色的光芒,從大師兄送給她的那塊伏蛟道符中傾瀉而出,將這顆旃檀佛珠上面蘊含的灼熱之力,給逐步消解。而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一雙玉手出現在了黑巫僧巴達西的身后,啪啪啪,疾拍了幾記,將這個家伙的身體打得一陣顫動,疼痛不已。

  巴達西回轉過身來,卻見雪瑞這個嬌滴滴的小娘子居然鐵板硬招,將他打得如同沙包一般。

  他有些憤怒了,那佛珠居然生出縷縷寒光,往周遭一蕩,將圍攻上來的雪瑞和小妖朵朵給逼開,又往后退了幾步,朝著在沙發旁發愣的黃一問道:“黃老板,你的這些朋友,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敢圍攻我?你若再不制止,我就要施下遮天大陣,讓你們所有人,都變成蟲子的沃土!”

  黃一苦著臉,聽到這話,忙往門口跑去,結果他沒有跑到門口,那大門就被人猛地一踹而開,曹彥君倒提著七星劍沖了進來,正好將他堵住。

  此時,小妖和雪瑞還在圍攻巴達西,攻勢猛烈。

  這個巴達西在正面交鋒上,其實并不是什么厲害的人物,他所憑恃的也只不過是手上那一串二十七顆佛珠的掛串而已。不過也就是這法器,讓小妖朵朵來不得硬的——她雖然有伏蛟道符可以防身護體,但是那蘊含無數先人加持力量的一記掛打下來,還是吃不住疼;不過小妖朵朵害怕,雪瑞卻不怕,她跟隨羅恩平時開了天眼,在緬北的時候就展現了格斗的天賦,小范圍的騰挪移動,自然不在話下,沒一會兒,巴達西就已經挨了雪瑞的兩記半步崩拳,口吐鮮血。

  聽到那兩記沉悶的拳腳相交聲,我感覺這小妮子的力道大得可怕。

  三下兩下便落于下風,巴達西耍狠不成反被痛毆,頓時臉色一陣火辣辣的紅。他惱羞成怒,又見大門口有人沖了進來,直到自己中了埋伏,頓時大叫一聲,將自己的那一包黃白色粉末凌空一拋,然后勁風吹動,將房間四周都布滿了黃色的煙霧。

  那些粉末一沾在我的手上,就便感覺鉆心的發癢,好像這些黃白的粉末都化作了無數細小不可見的蟲子,通過我的汗腺,穿過表皮,穿過真皮層,到達了皮下組織然后立刻蔓延起來,吸食著我的血肉。我大叫小心,讓曹彥君退出去,這邊我們可以對付。

  曹彥君是見過傅小喬和馬炎磊的慘狀,知道這些黃白色的粉末正是給人下降的媒介物,蠱中之毒,沒等那灰塵揚起,人就往門外退去。黃一想要跟著沖出去,結果那門轟然關上,防止又遺漏出來。結果黃一并沒有逃脫,那些黃色的煙霧附著在他的身上,然后開始緩慢溶入進去。

  巴達西大聲地唱誦著,他自以為這一包黃色粉末撒完,房間里面的人,除了他,都得倒下。

  然而事實卻出人意料,我和雪瑞兩人都若無其事地看著他,像看傻子。

  身俱金蠶蠱和青蟲惑的我和雪瑞,哪里是這等人所能夠下得蠱的?朵朵突然光華大亮,把這些黃色粉末給驅趕,而薛瑞她的身體里則冒出朦朦的青光,再次突前,趁著巴達西一陣錯愕,伸手就將那一串深紫色旃檀掛鏈佛珠給拉扯住,而旁邊一直久待的小妖則前沖,起身,小腳柔韌得厲害,高高抬起來,一記窩心腿,就直接了當地踢在了巴達西的胸口處。

  仿佛如同被一輛東風重型卡車撞上,我還沒有注意過來,巴達西便輕飄飄地往后倒飛而去,然后重重地砸了客廳正中的電視上,刺啦一聲,那50多寸的背投火光四冒,而巴達西則無力地滑落在地。

  因為雪瑞緊緊拉著巴達西手上的佛珠,結果被扯斷了,剩余的二十六顆佛珠子立刻掉落下來,滿地亂跳,滴溜溜地轉動。

  “小小老鼠,還敢裝烤羊肉串?”小妖朵朵并不解恨,從上前去,對著這個降頭師又是一陣胖揍。

  就這么短短幾分鐘,讓我們頭疼不已的黑巫僧巴達西,就被揍得成了一幅豬頭樣。

  小妖厲害,但是卻也知道輕重,在將那個黑巫僧揍得七葷八素之后,停下了手腳,然后蹲下來,將巴達西手腳的關節都給卸了,疼得他哇哇大叫。空氣中仍然有黃色的煙霧在飄散,一直在我后面碌碌無為的朵朵這個時候前踏一步,高舉起雙手,然后在手心處,出現了一團墨綠發黑的水氣,不斷凝聚旋轉,將空氣中所有的黃色煙霧,全部都給吸到了里面兒去。

  巴達西躺倒在地,看到不遠處的黃一,大聲詛咒,說去尼瑪的價值百萬的生意,你這個騙子,你就不怕受到組織的懲罰么?

  待空氣不再是那么混濁,雪瑞蹲下地上來,一把揪住巴達西的衣領,惡狠狠地說道:“你說陸左哥身上有你師父下的印記,你說你出身于馬來西亞的婆恩寺,你師父達圖,是不是一個行腳僧人?

  巴達西顯然并不愿意相信自己已然失手被俘的事實,不斷扭動身子,然而他的手腳關節被小妖給全數卸了,所有的一切掙扎都只是徒勞,被雪銳揪得呼吸困難,不由得吐口水,說是啊,怎么了?你們別得意,我若死了,我師父定然會知曉的,我是他最喜歡的人,他到時候一定會過來報復的。

  啪——

  聽到他的大話,小妖朵朵二話不說,又給他扇了一大耳刮子,半邊耳朵都嗡嗡嗡響,再也說不出話語來。

  外面的曹彥君擔憂地大聲詢問,說陸左,你們怎么樣,不行就撤,別把自己給搭進去了。

  朵朵催動水氣成球,將巴達西散播出來的黃色粉末全數吸收殆盡了,我這才出聲,讓曹彥君進來收拾場面。曹彥君聽到立刻沖了進來,身后還有好幾個人,見躺倒在地板上,一副豬頭模樣的巴達西,說這家伙老實了?我點頭,說妥妥的,后面的事情,就看你們六扇門里的本事了。

  曹彥君點點頭,說這個沒得說,絕對專業,到時候傅小喬他們應該還有救。

  我拉著他問剛才外面那個接應的人,抓到沒有?

  他搖頭,說那人實在太過機靈,在他們還沒開始合圍之前就察覺不對,跑出了包圍圈去,他同時帶著人去追擊了。我總感覺不對勁,俯下身來,問巴達西,說你的這個向導叫做什么名字?

  在小妖朵朵和雪瑞的逼迫下,巴達西終于從口中吐出了三個字:“王萬青……”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