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卷 第二十章 超度

  兩人相抬,一人松手,后果自然是要跌倒在地。

  我看著那個白衣女人低下頭,絲帶一樣柔順的頭發垂下來,一直垂到了朱洪翔的手上,而我則隨著輪椅,往后面狠狠摔去。這只是一個小坎,老萬本來并不在意,哪知這么一猛推,自己的腳倒是扭到,歪到一邊兒去。眼看著我就要重重摔倒在地,一只小手伸出,穩穩地托住了那輪椅。

  在旁邊的小妖將輪椅扶正,大喝一聲“好膽”,如藕小手往前一揮,騰空而起,朝著朱洪翔的身邊躍去。

  我雖然安全著陸,但是被抖得厲害,等穩定下來,抬起頭去,只見朱洪翔直挺挺地躺在浴室的地上,而小妖朵朵則蹲在馬桶前面,撅著小屁股瞅那道裂縫。

  老萬摔了一個大馬趴,揉著背爬起來,唉聲嘆氣,然而當看到自己那表妹夫仰首朝天而躺,頓時嚇了一大跳,抓著我的肩膀,著急地說陸哥,這、這什么個情況啊這是?我雖然已成廢人,但是有小妖在,卻并不是很擔心,回想起剛才的場面,嘴角掛著笑,說無妨,不過就是個小玩意而已,老萬,你去接一杯水,噴在你表妹夫臉上,一激靈,立刻就醒過來了。

  老萬不敢耽誤,馬上去客廳找水杯,我則問浴室里的朵朵,說怎么樣,發現些什么沒?

  小妖伸了一個懶腰,說你的鼻子又沒壞,仔細聞一聞唄?

  見這小丫頭似乎還有些生我的氣,我沒有繼續問,而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果然,我聞到了很淡的尸氣,這股氣味不重,但是游離進了我的鼻腔里,卻顯得格外滑膩,然后往我的胃部里滑落下去,將我中午吃的食物都給翻騰出來。我皺著眉頭,知道這件事情可不是我一個人所能夠解決的了。

  老萬拿著一杯滿滿的水跑過來,喝掉一大半杯,然后朝著朱洪翔的臉上噴去,第三口,朱洪翔抹著一臉的口水醒了過來。他睜開眼,有些懵懂,腦門子上面掛著好多水珠,爬起來,問到底怎么回事?他怎么眼前一黑,就成了這個樣子?

  老萬不知道自家表妹夫中邪的事情,將嘴巴里的水吐到一邊,破口大罵,說好你個老朱,你抽什么羊角瘋,你差一點摔到陸哥你知不知道,他今天肯過來,是看在我多年鞍前馬后的辛苦上面,是給我面子,要是把他老人家給摔壞了,我老萬以后可沒法做人。

  朱洪翔抱著頭不說話,額頭處的青筋直跳,顯然是什么也回憶不起來了。

  我拉住了老萬,說不能怪老朱,他剛剛不是故意的,應該是中邪了。這樣子,老朱,你打電話報警,等警察來了,我們可能要把你這浴室的地板磚給敲下來;老萬這邊你熟不,去附近的香燭店里買九根線香、兩沓紙錢還有一對紅蠟燭過來,對了,如果菜市場還沒有關門,你去買一只蘆花大公雞、一對蘿卜和半斤秈米來,我有急用。

  見我說得凝重,老朱將信將疑地掏出了電話,給110報警,而老萬則二話不說,直接出門下了樓。

  在等待警察到來的時間里,我問朱洪翔,說你這房子之前的房主你認識不?是干什么的?老朱有些恐懼,咽了咽口水,說見過一次,聽中介講是一個裝修公司的老板,但是他感覺那素質,頂多也就是一個包工頭,四十多歲的男人,說好像是換了大房子準備結婚,所以就把這個地方給賣了……

  說到這里,這個厚眼睛男人忍不住抱怨,說不管是干什么的,總比他們這些拿死工資的人強,辛辛苦苦攢點錢不容易,結果現在這房子又弄成這個樣子,唉……

  我好聲安慰他,說話間房門被砰砰敲響,朱洪翔跑去開門,走進來幾個膀大腰圓的警察,我一看為首的那個,不由得樂了。那個中年警察看到我,也笑,說陸左,沒想到是你——咦,你怎么回事,咋坐上輪椅了?

  這警察復姓歐陽,叫什么就不太清楚,我最開始和雜毛小道碰面的時候,是那家伙處理一樁樓道女鬼案,那個時候的老蕭并不是厲害,到處招搖撞騙,當時這個歐陽警官就在場,只是不知道他竟然調到這一片兒來了。

  既是熟人,便不用解釋太多,幾句寒暄過后,我將這里的情況說給歐陽警官知曉,說我懷疑這浴室的地板下面,可能會有臟東西,需要警察在場見證一下。歐陽警官本來不是很高興,但是這會兒卻積極很多,打電話聯絡消防隊請求支援,沒十分鐘,便有幾個穿消防服的兵哥哥,帶著鉆頭和八磅錘趕了過來。

  一番協商之后,消防的兵哥哥們帶著電鉆和八磅錘子,就在浴室里面開工了,噼哩啪啦響,門外不知覺就圍過來好多不明真相的圍觀群眾,都是些打醬油的好手。朱洪翔站在過道的門口朝里看,每聽到“喀拉”一聲響,眉毛就不由自主地跳個幾下,肉疼不已。

  為了不影響消防隊員開展工作,小妖推著我回到了客廳,我和歐陽警官聊了幾句,看到他眉頭不展,似乎有些抑郁不得志,便也不好細問,寥寥說一些這幾年的事情,也不說太真,大概而已。

  沒聊幾句話,便聽到浴室那邊傳來了一陣喧鬧,歐陽警官哪里坐得住,起身便往著那邊沖過去。我聽到有很多聲音傳過來,知道應該是有一些發現的。過了一會兒,歐陽警官捂著鼻子走過來,說陸左,你說得果然不錯,這浴室的地板磚下面,藏得有一具高度腐爛的人體,面目已經分不清了,不過應該是個女性,他已經通知了區刑警隊,到時候會有法醫和上面的人過來接手的。

  我點頭,說可以注意一下這套房子的前業主,要想將一個人完全埋到這里面去,估計是瞞不過那個業主的,或者說,他有可能就是兇手。歐陽警官笑了,說他也想到了,已經安排同事去物業公司調查資料了,盡早把準備做足。

  這時門口有一些吵,我看到老萬在門口跟封鎖現場的警察說話,告訴歐陽,說那是我手下的弟兄,去買超度亡靈用的祭品,這個東西很邪門,還是要超度一下的好,不然你們的兄弟也說不定染上邪氣,到時候生一場大病,可劃不來。

  歐陽警官說好,然后讓人把老萬放了進來。

  我讓小妖把我推倒浴室的門前,這個時候消防隊的那幾個兵哥哥已經把里面的整個地板磚全部撬開,然后在一堆碎地磚中,露出一具用三色塑料袋裝著的尸體來。因為打開了一部分,整個房間都是尸體腐爛的臭味,兵哥哥們臉色蒼白,而朱洪翔根本就堅持不住了,跑到廚房去一陣嘔吐,腸子都惡心得糾結起來。

  我見慣了這種場面,只是皺著眉頭看——那三色塑料袋已經被掀開了,露出一張模糊不清的臉,她的皮膚和肌肉已經腐爛得差不多,眼睛也沒有了,鼻梁也塌了,嘴巴便成了一個黏嗒嗒的黑洞,讓人記憶深刻的東西是在她的額頭上面,釘著一根烏黑的木釘子。

  至于頭部以下,這大半具身體已然高度腐爛,膨脹的皮肉擠出許多惡臭的組織液來,上面翻滾著白花花的蛆蟲,已然將她的肚子吃了個空。我不是法醫,估算不出這句尸體死了多久,不過看到腦門子上的那根木釘子,便知道這里面的門道,很深。

  那個兇手肯定有一些相關的常識,他將人殺死之后,把這個女人填入浴室中,將底墊高,然后布置了一番,壓制著女人的怨氣。不過因為朱洪翔他們嫌那馬桶太臟,換了一個,導致這浴室密封的格局漏出了一條間隙,才會有了后面一系列的事情發生。

  其實正如我所說,這個女人死后形成的怨靈倘若在再怨毒一些,老萬他表妹兩口子,說不定就活不下去了。

  所以她應該算得上是個好鬼,善良的鬼魂。

  我將蘿卜切成幾段,然后再上面插上蠟燭和香,四周撒下秈米,屏退眾人,開始念起了超度亡魂的超度發覺。這個東西用不了太多的道力,只要心存憐憫和真誠,便能夠奏效,所以我還是可以完成的。念了一會兒,我的意識中突然感覺這里纏繞的那亡魂似乎還有怨恨,心中難平,硬拖著不肯離去。

  我嘆了一口氣,將老萬和小妖幫我折好的紙錢放在蠟燭上面點燃,說你速離去,你的尸體定然會得到好生安葬的;至于殺你的兇手,既然你的尸體已經大白于天下了,那么就不怕他能夠跑得了,你不用在人間等待了,免得被那陰風吹沒了意識,歸去吧,歸去吧,人間的一切,都會有結果,有報應的。

  在紙錢的冉冉燃燒中,我閉上了眼睛,迷朧只見,我似乎看到了一個白衣女子朝我深深一躬,然后朝著房頂飛去。我睜開眼睛,微笑了——這小女子倒還是蠻識趣,就不用我將那只蘆花公雞給宰了。

1條評論 to“第二十四卷 第二十章 超度”

  1. 回復 2015/06/11

    女鬼

    嚇尿你!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