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卷 第二十三章 代號黃鱔

  砰——

  因為感應靈敏,我比別人更加早聽到了那一記槍聲,然而即使意識到自己被人伏擊了,我的身體仍然跟不上思想的節奏,只感到胸口莫名刺痛,卻來不及躲避。不過就在這短瞬之間,一道嬌小的身影擋在了我的面前。

  我一震,卻是那正在陪三個非主流小混混玩兒的小妖倏然出現。

  接著有一聲沉悶的碰撞聲在我耳朵邊回蕩。這聲音是金屬,和玉石轟然對撞而發出來的。

  小妖的身子騰空而起,重重砸在了我的身上。

  我這邊一時受力不當,輪椅傾斜,跟著她翻倒在地上。翻滾中,我看到小妖精致的瓜子臉疼得擠成了一團,眉頭緊緊蹙起,顯然她的麒麟胎身與那熾熱金屬流的撞擊,讓其難受萬分。聽到這槍聲響起,療養院門口的那幾個保安連忙縮退回去,不過是領一點兒工資,先保自家小命要緊,犯不著搏命;而那幾個非主流小混混顯然也嚇得不輕,第一時間就趴在了地上,一動不動,屁股高聳。

  我不敢停留原地,抱著小妖在地上翻滾,心中焦急萬分,我所處的是療養院門前的開闊地,以那個槍手的視野和預謀,絕對能將其囊括在內,如果他下一次再扣動扳機,我說不定就要命喪當場了。

  就在這緊急時刻,從西邊猛然沖出一輛汽車,急速行到我的身邊,大轉身剎車,然后橫擋在我們的前面。

  車門打開,老萬哭喪著臉,一臉惶急地叫嚷道:“陸哥,這什么個情況?怎么好象是拍電影?”

  說話間,車子轟然一震,那人開了第二槍,打在了我那輛藍色薩帕特的車身里。

  我的背上出了一身小米汗,在老萬的幫助下掙扎爬進了后車廂,還沒攀上座位,后車廂對面玻璃窗戶“砰”的一聲響,玻璃渣子四濺,噼哩啪啦地拍打在我的臉上。突然,我牽著小妖的手一松,便聽到耳朵邊傳來了一聲母老虎的嬌喝:“太、太、太……過分了!對面的那個家伙,居然敢惹小娘,你攤上大事兒了!”

  接著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小妖朵朵就化成了一陣風兒,消失在了我的視線中。

  車子已經在發動,轟鳴朝著車道中間疾馳,老萬顯然是嚇壞了,車子猶如喝醉酒的漢子,搖搖晃晃行走了幾十米,我還沒有緩過勁兒來,便聽到駕駛室里老萬忍痛地喊道:“陸哥,陸哥,我中彈了,好像在屁股肉里面,好辣啊,怎么跟坐在火炕上面一樣,怎么辦?”

  這個時候已經沒有了槍聲響起,顯然那個槍手已經被小妖朵朵給盯上了。我在后面,看不到老萬的傷勢如何,若說醫療條件,療養院倒是設備齊全,而且也有現成的醫生,就是不知道那里還安全不?

  我在思索了兩秒鐘,決定吩咐老萬往回開,然后掏出電話來,分別打電話給趙中華和雜毛小道,剪短說明了我遭受襲擊的事情,雜毛小道表示馬上趕回來,而掌柜的則立刻通知了相關部門,過來協查。說實話,在天朝,槍支管制十分嚴格,任何案子,一旦沾上了槍支,便是一等一的大案,不知道是哪個人,有什么深仇大恨,竟然會腦子發燒,用槍來伏擊我。

  我勒個去,這得有多大的仇怨啊?

  不過話說回來,對于我這樣的人,下毒無效,近身擊殺的話又敵不過我身邊防范甚嚴的幾個高手,在全國大力整頓相關組織、各邪派高手紛紛隱匿的大背景下,對于普通人來說,唯有用槍,才有必殺的希望。

  只是這個要殺我的人,到底是誰呢?

  我皺著眉頭想了一會兒,卻發現我自出道以來,仇人無數,幾乎每一個人仇人都似乎有必殺我的理由,而很多奇葩的家伙,甚至沒有理由也可以殺人,所以這個問題對于我來說,實在是一個無解的存在。

  當老萬開著破破爛爛的車子又重新返回了療養院門口的時候,門口已經聚集了一堆人,老萬將車子停在人群前方不遠,打開窗子朝人群大喊:“有沒有醫生?我中槍了,我需要止血……”好在這里的工作人員認識老萬此人,立刻有穿白大褂的醫生沖上前來,將老萬扶下車來檢查。

  這個倒霉的家伙中了一顆跳彈,鉆進了屁股肉里去,血看著嘩啦地流,但其實并不嚴重。

  警察反應很快,幾分鐘就到了,兩輛警車。

  療養院門口的保安還算是比較稱職,擒住了兩個小混混,另外一個弄成爆炸公雞頭的小子見勢不妙,早已經溜走。我心急小妖朵朵,這小狐媚子過了十分鐘,都還沒有露面,讓人心焦。

  沒有傷的人自然要帶回局子里面去審問,老萬屁股中彈,我身上有好多玻璃渣子,都需要清創,便先到療養院的病房里面,先行處理,而警察們也要進行現場取證,又過了五分鐘,兩個警察拖著一個被揍成豬頭的矮子走了過來,一臉古怪,而他們后面,則是一個嬌俏美麗的少女跟著。

  是小妖朵朵,我會心一笑,終于把懸在半空中的心放了下來。

  在我完成了清創、錄完口供之后,趙中華等人趕了過來。他跟這一票警察還算是熟悉,已然探聽到了一些案情,告訴我那個槍手是掮客黃一手下的干將,但是他之所以跑過來殺我,并不是心血來潮,或者為舊主報仇,而是接到了新跟隨的老大命令。

  那個老大沒有名字,代號黃鱔,是分管南方這一片地界的邪靈教十二魔星閔魔,新收的女弟子。

  槍手知道得不多,那家伙也是在接到命令過來執行任務的,就是個炮灰。他牙齒里面本來有毒藥的,一咬破,不用幾秒鐘就毒發身亡,結果被小妖一拳頭,給砸暈了——當然,他自己也沒有存著必死的決心,不然也不會等到小妖趕到,還沒有咬破毒囊。

  事情很清楚,想殺我的,是一個外號叫作“黃鱔”的女人,而不是我想象中的其他人。

  這個黃鱔,如果我沒有估計錯誤的話,她應該就是我飾品店的前店員、阿根的前女友王刪情。沒想到,短短幾年工夫,她居然越混越強,都混到邪靈教的中層位置去了。不過現在全國的風聲都緊,但凡有這類人的苗頭一出現,就會遭受到嚴重的打擊,真不知道她到底哪兒來的什么底氣,敢這個時候,站出來惹事兒。

  大家都在成長,沒有誰,是弱者。

  這邊動靜一出,一時間滿城風雨,那個槍手和三個混混都被逮到局子里去盤查,我們這邊稍微盤問過后,就沒有什么事情了,警察告誡我要注意防范,趙中華問要不要派人過來保護我?

  我搖頭說不用,他們最近人手也挺緊的。

  兜兜轉轉,到了傍晚的時候,太陽落山,威爾開了事務所的一輛車過來接我,連說抱歉,他白天雖然能夠穿著連帽袍子出沒,但這里又不是中世紀的歐洲,太惹人眼目,所以出了這么大的事情,他這保鏢卻不在身邊。

  同行的還有雪瑞,她臉色陰沉,沒怎么說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盡管我被盯上了,但雪瑞還是堅持讓我住進她所命名的“空中花園”的家中。當天晚上八點半的時候,雜毛小道從鵬市趕回來,在聽到了我的解釋之后,說邪靈教的人還真的是硬骨頭,現在風聲這么緊,還敢頂風作案,當真是牛波伊得一塌糊涂——你們都沒什么事吧?

  我指著正在教朵朵功課的小妖,說小妖幫我擋子彈受了點兒輕傷,小瀾當時沒在現場,事后嚇得個半死,哭了好幾回,至于老萬,這個家伙的屁股中了顆跳彈,剛才得到消息說手術很成功,取出來不到一個月,就又能夠活蹦亂跳了——人沒什么事,車子倒是不能夠用了,要返修。

  雜毛小道對事務所跟過來的蘇夢麟說老萬這個小子表現不錯,下個月發雙倍獎金,薪資提高一檔,一會兒老蘇你代表事務所去看他,該買的東西買足,該辦的事情辦好,莫寒了員工的心。

  蘇夢麟點頭,說陸先生已經吩咐過了,慰問金都準備好了,一會兒過去。

  雜毛小道又交待了幾句,蘇夢麟一一記下,然后告辭,先回去處理事情。等蘇夢麟走了,雜毛小道一臉寒意,說張偉國這個吊毛,陽奉陰違,現在全國都在暗地里忙著整改,這個家伙卻以阻礙經濟發展為理由,就是不肯積極配合,現在搞得連黃鱔這種小魚小蝦都能夠鬧騰了——艸,什么大內高手,就是個捧臭腳丫子的眼高手低之輩而已。

  發了幾句牢騷,我、雜毛小道、雪瑞和威爾聚攏在一起,說了一些安全的注意事項,俗話說得好,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一旦我們被那臭娘們兒給盯上,確實就是一身騷,甩也甩不掉。

  碰到這樣的事情,按照我以前的性子,說不定就惹不起就躲了,不過現在卻想著挖根掘底,把那個幕后兇手給找出來,她既然有害人意,那么就讓她或者死,或者關起來,起不得這歹心。

  說到這里,雪瑞突然問了一個很尖銳的問題:“陸左哥今天出院,這個消息是怎么透露出去的?”

1條評論 to“第二十四卷 第二十三章 代號黃鱔”

  1. 回復 2015/03/20

    屁股

    受傷的總是我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