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卷 第二十七章 紅姐

  此人好久不見,正是那化名為紅姐的王姍情。

  與往日青蔥年少的店員小妹相比,此時的王姍情顯得更加風塵一些,畫著精致的煙熏妝,發髻高高挽起,身材就跟女明星出名前后的對比一般,突然就波濤洶涌了起來。穿一身淡藍色OL制服、戴著典雅黑框眼鏡的她出來得十分從容,似乎我們這處的打斗與她并無關系,而她,僅僅只是出來透個氣、散個步,去遠處遛一個彎而已。

  不得不說,人總是會變的,王姍情與我印象中那個熱情能干的小姑娘模樣,越發地遠了。

  這前后的變化有如天壤之別,云泥一般。

  在王姍情身邊有兩個人,一個滿臉絡腮黑胡子的壯漢,一個粗手粗腳的中年婦人。這兩個家伙,前者猶如剛從牢里面放出來的饑荒賊,餓得眼睛發綠的那種,而后面那個,則就像是苦情電視劇里面的苦命媳婦兒,又或者是那大戶人家的老實保姆,怎么看怎么都是路人的角色。

  不過第六感告訴我,這兩個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而此時的雜毛小道也終于掙扎著抬起了頭來,他面前這位噸位400斤的大妹子胸口內容實在很足,把老蕭差一點都給悶背過氣去,不過雜毛小道這老兄家學淵源,知道怎么跟這種純粹依靠身體力量的家伙打交道,身子油滑如游魚,幾番扭動,就掙脫了這大妹子的熱情擁抱。

  雜毛小道顯然對這肥婆并不感興趣,他剛才似乎受到了莫大的侮辱,臉上面的青筋浮動,兩頰通紅,第一次露出了極端憤怒的情緒。

  說實話,我很少有見到整日笑嘻嘻、沒個正型兒的雜毛小道,有過這么憤怒的情緒。

  顯然,肥婆剛才那沒有半點商量的擁抱,讓雜毛小道有一種被逆推的痛苦。

  逆推啊……

  “啊……”

  雜毛小道發出了高分貝的吼叫聲,身子便如同安了彈簧,一退,繼而兇猛前進,身子騰空而起,雙腳收縮之后,復踢出去,重重地砸在了面前這肥婆的胸口——他竟然以自己的身體為武器,借助巨大的慣性,來對那肥婆展開攻擊,這種巔峰的搏斗技巧,真的讓人嘆服。

  果然,那個手持鐵笤帚的肥婆根本來不及反應,僅僅將手抵在了胸口前,便迎來了雜毛小道的貫力一擊。

  雜毛小道自小便有一牛之力,多年來的體格打熬,早就更上一層樓了,如今又使出這拼盡全力的一招,自然是兇猛得很,一擊即中之后,那400多斤的肥婆已然也隨之騰空而起,朝著后面摔去。

  她重重地砸在了地上,轟然作響,正好擋住了王姍情等人前行的道路上。

  那女人殺豬一般嚎叫著,然后被王姍情一腳踩到。

  提著LV包包的王姍情抬起眼眉,看向了從地上翻騰而起的雜毛小道。兩人曾經在阿根的家中打過照面,自然是認得的,雜毛小道一見到這女人出現,想到她最近鬧騰的各種行為,而且還有指使殺手伏擊我的事情,頓時怒火中燒,幾步就朝著前方沖去,口中大叫:“你這妖孽,休走!”

  王姍情一聲冷笑,口中大叫道:“鬧鬧,回來……”

  正在與朵朵交鋒的小鬼鬧鬧收斂起滿頭的恐怖獠牙,一揮手,幾朵幽藍鬼火浮動,阻住了朵朵的進擊,自己倒是返身,越過了十幾米的距離,朝著王姍情飛回。雜毛小道前沖兩步,那個絡腮胡子一步踏前,接過了雜毛小道的進攻。

  這絡腮胡子表面看著粗豪,然而身手確實一等一的細膩,走的也是詠春的路子,而且腿功厲害,在交手的一瞬間,在空中連踢了好幾個剛猛的彈腿,破空炸響。

  鬼腳七,佛山無影腳!

  對手并不是妖魔鬼怪,雜毛小道便也不能拿那雷罰來應敵,反手撩劍,與那絡腮胡子硬碰硬。

  那絡腮胡子卻也是格斗搏擊的高手,便是雜毛小道,他也不落下風,有聲有色地回擊著。

  我眉頭緊緊皺起,看著身邊這些激烈的戰斗,不知道說什么才好。

  說實話,來之前的時候,我們并未曾想過此行竟然會如此艱難,在我的印象中,那個女人還只是一個任由我們宰割的小角色,見到我們的第一反應是逃跑,而不是這般淡定從容。然而先是那個持銀刀的短發少女,然后又是兩個古怪的肥婆,再加上王姍情身邊這兩個鋒芒乍現的隨從,都讓我開始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出現。

  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王姍情,已非昨日阿蒙。

  我不知道王姍情為何能鯉魚躍龍門,身邊竟然會聚集如此多的高手,但是也知道不能夠讓她再次溜走,于是吩咐正在虐跟前這幾個混混的威爾,說別讓那女人給跑了。片刻功夫,威爾已然將面前的這一伙混混兒打得七零八落,正準備與小妖共同擒住那個揮舞銀刀的少女,聽到我的喊叫,立刻點頭,扭身朝著道路對面奔去。

  見到我焦急萬分,小妖也有些沉不住氣了。

  她的這個對手要說厲害,其實遠遠不如她,但是這短發少女憑借著一把銀刀,一套潑風刀法,卻能夠將小妖給牽制住,不得寸進。小妖的麒麟胎身即使可擋子彈,但是也不是萬全之物,特別是融入了神魂,便有缺點,我見那少女的銀刀,似乎有能夠牽制小妖的東西存在。

  由此可見,那銀刀應該是件不錯的寶貝。

  雜毛小道被那絡腮胡所擋,而威爾前撲,卻被那中年女人給迎面而上,那女人一搓手,鼓弄出了一把拂塵,朝著威爾一刷。這玩意兒,竟然和往日青虛所用的一般,都是特定的鋼絲拂塵,但凡沾惹到一點兒,就是一道血印子,而且那拂塵上面久經供奉,似乎也有讓威爾不爽的氣息。

  不過威爾的加入,也讓王姍情壓力大增,她朝左轉向之后,竟然朝著暗處小跑而去。

  那頭頭顱碩大的小鬼鬧鬧緊緊相隨,想來它的主人就是王姍情。

  我有點兒糊涂了,我所看到的那三人,每一個都應是名動一方的角兒,然而他們竟然匯聚在了王姍情麾下來,地位似乎還沒有那女人高,瞧這架勢,似乎王姍情才是此處的頭目,下面的這三個人,都在犧牲自己,做阻攔,不讓我們追蹤。

  這短短兩年不到的時間里,王姍情究竟是有何際遇,竟然混上如此地位?

  趙中華不是說她也就是個邪靈教的外圍成員么?

  她果真是閔魔新收的女弟子?

  當王姍情就要遁入黑暗中的時候,一襲白衣出現,雪瑞擋在了王姍情的面前。

  這個女孩子本是個千金大小姐,拳腳功夫并不利落,然而后來被中下玻璃蠱,解蠱之后眼睛又出了毛病,看不得東西,所幸碰到了流落海外的天師道北宗傳人羅恩平,幫著開了天眼。這天眼為何物,道家之法,不知者無從形容,只是她的身手從此開始變得厲害起來,總是能夠洞悉別人的肢體,預知接下來的動作,故而先知先覺,躲閃功夫一流。

  這講到攻擊的手段,雪瑞卻也不差,緊握著手掌,三兩下,就扇了王姍情一大耳刮子。

  啪……

  這一聲響動,讓王姍情的左臉立刻如同火燒,也使得這個女人開始發起怒來。只見她往后退了兩步,雙臂一展,渾身一抖,那小鬼鬧鬧便從后方,乖乖地附在了她的肩膀之上,張開一口細密的獠牙,然后融入到了她的身體里去。

  經過小鬼上身之后的王姍情青面獠牙,一雙眼睛幽藍發綠,口中涌出了黑色的唾液,朝著雪瑞一把抓來。

  雪瑞往后面飄退,并不與其纏斗,而是祭出了青蟲惑。

  那小蟲子甫一出現,就發出尖銳的叫聲。

  王姍情被那聲音擾得煩亂,形如惡鬼的模樣也就有了一些潰散,腦袋不斷搖晃。我扶著輪椅的輪子,朝著前面走去,想要看得更加真切一些,好知道王姍情到底有什么本事,然而那女人突然一聲厲叫,如惡鬼啼哭,陡然冒出來,讓人的心底里都瘆得慌,莫名得一陣懼怕,眼前發黑。

  當我再睜開眼睛的時候,只見王姍情已然沒了蹤影,而在雪瑞面前的,是那個彪悍的絡腮胡子。

  那家伙在一瞬間甩開了雜毛小道,狀若瘋虎,腿出如鋼鞭,朝著雪瑞猛力踹來。雪瑞雖然并沒有瞧見這一殺招,但是卻很自然地躲開了去,正想往著黑暗處追擊,卻見那個中年女人一拂塵刷來,差一點兒就撫到了臉上。

  雪瑞被這稍微一阻擋,頓時身型一滯,而那絡腮胡子突然將身上的衣服一扯,露出了一身結實精干的腱子肉來,那一身古銅色的皮膚上面,紋得有一個三頭六臂、兇神惡煞的青面惡神,他仰天一吼,口鼻處都流下了鮮血來,而就在這個時候,那個中年婦人將拂塵往天一扔,頓時光芒萬丈,刺目之極。

  我的眼睛頓時又遭荼毒,白花花一片,等我流著淚睜開眼睛的時候,只見絡腮胡子身型大了一圈,黑霧縈繞,正在跟雜毛小道對上,雪瑞在旁掠陣,而那個中年婦女,和威爾一同,消失不見。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