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八章 溶洞子里的內臟

  天陰暗,有霧縈繞,風吹來,卷起薄霧紗。  

我們繼續前行,前面的向導在講,說這個天氣,蛇蟲鼠蟻都冬眠了,最好了。要是到了春夏交替的時候說要來,鬼都不敢過來,蛇太多了,走著走著就從書上面掉下來,纏著脖子。這個向導姓金,是個近五十歲的漢子,鑲了一個金屬門牙,腳步如飛。聽王干事介紹,說是中仰村的村民,經常進山采藥材和蘑菇。

  我問那個金向導,說這霧是怎么回事?

  他說不曉得,后亭崖子向來多霧,可能是這里潮氣比較大。不過放心,這霧沒事,不是你們想的瘴氣。他進山四十年了,經常見到這里有霧,不妨事。我心中一動,說你看過矮騾子沒有?他問你是說矮老爺?我說是啊。他說沒碰到過真的,但是碰到好些個事情,莫名其妙的,但感覺像是矮老爺做的。

他敬神,晨叩首晚燒香,不亂講話,也不怕。

  他帶著路,我們從崖間的谷道中走,過到了后亭崖子下面,好茂密的林子,都到了冬天,還有一叢一叢的綠色灌木在周圍生長,地上有青紅色的果實拇指大,反季節生長。金向導說這是蛇萢,有黑紫色的、黑紅色的,也有艷紅色的,被蛇舔吃過,沾了唾液,有毒。我們再往前走,看見霧靄中有一把綠色巨傘出現,高二十多米,兩株相連,盤根錯節,如華蓋。

  馬海波把李德財拉過來,問他這里是不是就是那株千年古樹?

  李德財說是,那個溶洞子就在這株大榕樹的后面的坡前。目標就在眼前,我們就再次加快腳步,來到大樹下,枝繁葉茂,濃蔭蔽天。李德財這會兒開始發抖了,牙齒都在打顫。馬海波問他怎么了,他說他害怕。我說怕個毛,扯了一張黃紙符,貼在他胸口上,說不用怕,我這里有定魂符一張,可以保你性命。

  他聽完,這才好轉了一下,跟上前,和那個向導一起帶路。

  馬海波問我那東西真的是“定魂符”?

  我笑了笑說怎么可能,李德財這人膽小,我只是給他一個信心,不要壞了事才好。

  穿過大榕樹的樹葉區,我們來到一個背陰的山坡前,那里有一個溶洞口,周圍藤蔓爬附,綠色低垂,露出的黑洞大小正好夠一個成人正常通過。洞口旁邊有一個水坑,直徑兩米,看著像是個深潭,水是綠油油的,好象長多了水藻。吳隊長一聲令下,戰士們立刻警戒,各自持槍對準洞口。我問李德財這洞有多深,他搖頭,說不知道。

我說不是土洞子么?怎么又變成了溶洞了?

李德財支支吾吾,說不出一句完整話。

  我又問里面那一群矮騾子大概有多少個,他也不知道。這些都是之前了解了的,馬海波和吳隊長商量,說要派人進去。

  為什么不放毒氣呢?

  首先這毒氣是嚴格管制武器,鄉下地方不可能弄到;其次即使有,這溶洞也不知道有多深,萬一有其他通風口,也是白瞎。矮騾子是夜間行動的生物,不喜光,這個時候,應該正是它們睡眠的時間,拿著槍,應該不怕。派誰呢?派的是四個武警戰士和一個干警,馬海波和吳隊長領著其他人在外面壓陣。

  馬海波逼著李德財也要進去來路,李德財直搖頭,不肯。他一到了這里,渾身無力,臉發白,十來度的氣溫,他愣是豆大的汗珠滴滴答答流下來。爭執了一會兒,那個吳隊長看著我,說陸顧問不是這個方面的專家么?要不然讓陸顧問進去瞧瞧?——這幾日馬海波對我十分客氣,而我卻又沒有展示出相對應的能力,這一點讓這個青年軍人有些看不過去,總認為我在招搖撞騙。

  我說我去可以,給我一把手槍。

  我敢說這話,其實還是有一些把握的。矮騾子有幾個厲害的地方,最厲害的莫過于幻術,幾近真實,心志不堅者易被疑惑;其次這些家伙,各個敏捷得像猴子一樣,一躥就是好幾米,最后,矮騾子還擅長養蠹蟲,驅蟲攻人。而我由于有了金蠶蠱和朵朵,不太懼幻術,身手也好,金蠶蠱有一種厲害的氣息,普通蠹蟲不敢近身。這伙矮騾子屢次殺人,玩得太大了,而且在我家鄉,我自然想著除掉它們的。

  再有,之所以答應這么痛快,是因為看著他們的武器眼饞,我想著玩一玩槍。

  吳隊長問我,會開么?

  我除了以前讀書時軍訓打過三發靶,其他時間哪里玩過這些,但是我算得上一個偽軍迷,多少也知道一些,于是梗著脖子說當然。他疑慮地看了一下我,然后征求了一下馬海波的意見,從腰上拿出一把黑色手槍,是六四式。他猶豫了一陣,最終還是沒有遞給我,說他自己去吧。我白高興一場,蹲下來發糯米。

  之前已經跟他們講過的一些遏制矮騾子的方法,最管用的當然是用糯米來撒。

  這個世界上,很多東西都是不能夠用科學來解釋的,比如糯米,這只是一種糧食,地里生土里長,蒸著吃很黏牙,但很香,如此而已,然而當它撒到了矮騾子等陰物身上,卻能夠令這東西全身潰爛冒煙,真是神奇。

  盡管沒有槍,但我還是跟著吳隊長和另外五個人一起,提著手電進了洞。

  外面白天,然而一走入洞中十幾米,整個空間驟然黑了下來,也回暖,溫度提高好幾度。這是普通喀斯特地貌而成的溶洞,洞高兩米多,洞壁上面是巖石,摸上去干燥。因為之前講過了矮騾子的兇狠厲害,我們七個人都在嘴里面嚼著甘草,慢慢走,也不敢發出動靜來。走了幾分鐘,出現了一個岔路口,幾個人集中討論了一下,決定用粉筆作個記號,然后集中往一路走。

  選左選右的時候,吳隊長看了我一眼,說既然叫陸左,那么就走左吧。

  繼續往前走,洞里面越來越黑暗了,這種黑是粘稠的黑,仿佛能夠把手電筒的燈光吞噬。我們一路走了十分鐘,遇到了三個岔路口,吳隊長都說往左走。一直都到一個地方,突然前方傳來細細索索的聲響,這聲音出現得很突兀,所有人立刻停住了,沒敢前行,拿著手電筒往前面聲源處探去。

  光線一照,立刻有一道黑影倏地橫空躍過,往前面跑去。

  “追!”吳隊長低喝著,持著槍就往前面沖。其他人緊緊跟隨著,一時之間甬道里腳步聲凌亂。追了十幾米,前面的空間豁然一下子開朗起來。不知不覺,我們跑到了一個近兩百平米的大廳里面來。大廳中下有石筍,上有倒柱,滴滴答答的水聲被回聲傳來,當我們收住腳步的時候,一下子就變得很響。

  五六把手電筒四處照射,卻再也沒有見到那道黑影的存在。

  我把視線放到了巖壁上面,那上面并非灰白的巖石,而是刻著許多粗糙的壁畫。這壁畫用石頭磨制,有黑有白,線條簡陋明快,千奇百怪,或橫或豎或圓弧,一點也不拘泥于形狀,我仔細地打量,感覺這面圖案好像是在講述一個繁榮的部落(或國家?),生活、勞動、祭典,打獵……里面描述的人很古怪,小小的,三只眼,額頭上的眼睛被刻畫成方形。壁畫上有貌似祭祀的一部分,無數小人兒跳進烈焰里,靈魂升華。

  我又照那邊墻壁,發現上面是支離破碎的蜘蛛網狀物,有無數小圈圈在中間的空格中,顯得很古怪,地下掉落了一地的塊狀物,像是石灰結塊。

  正打量著,突然傳來了一聲大叫,這叫聲尖厲而凄慘,讓人心中頓時一陣毛骨悚然。我立刻看過去,發出這聲音的是一個小戰士,他在大廳中間,而在他前面,是一個天然的大石頭,像個桌子。所有人立刻圍了過去,小戰士指著桌面上的東西,哆哆嗦嗦地喊道:“心……是心!”

  我往桌子上一看,原來那桌子上,居然放著好些個干枯萎縮的器官,黑色的漿汁變得粘稠、干燥,這些器官有心臟,有肺葉、有胃……當然,從視覺效果來看,都是一些黑紅色的肉塊。吳隊長走過去,抽出一把刀子,用刀尖挑了挑,很疑惑地說“……是人的內臟!”

  他好像看到了什么,刀尖插入了從左往右數的第四塊,插進去又拔除來,回過頭來給我們展示他的刀尖,我們湊過去一看,刀尖上有明顯的稠漿黑血。

  才死不久……

  唯一的警察突然喊道:“被李德財殺死的那個死者李江,他的腎臟和部分肺葉不見了,我們剛開始還以為被他給吃了,這個莫非就是……”

  他話還沒有說完,突然從那邊的通道又發出一道尖厲的吱吱叫聲來。

2條評論 to“第四卷 第八章 溶洞子里的內臟”

  1. 回復 2013/12/15

    米米

    真的很不錯

  2. 回復 2015/05/27

    蛇萢!!!

    原來是這兩個字,天哪!!
    小時候方言里說的,這一種不能吃,一種能吃的叫萢萢。一直不知道是怎么寫的,長大以后認識了很多省的人都不知道。作者到底是哪里人,好神奇!!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