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卷 第二十九章 一夢

  大……猛子?

  我看到趙中華將地上這個昏迷過去的男人給小心翻轉過來,伸出手,幾把就將那又粗又濃的絡腮胡子給撕扯下來,才知道此人是化過妝的,便問他大猛子是誰?

  趙中華看著地上這個長著馬臉的中年男子,神情嚴肅,又似乎帶著些驚喜,從旁邊的工作人員手上接過手銬來,將這個家伙給反銬住,這才回答我,說這家伙本名田咸,行內人叫他大猛子,是掌控南方省整個邪靈教的大檔頭閔鴻座下的大弟子,很厲害的角色——哎,他這是怎么了?

  雪瑞圍上來,將青蟲惑收起,解釋說沒事,他只是附身惡靈被蕭大哥給收拾掛掉了,神魂受了嚴重的傷害,不過也無妨,若想審問,隨時都可以醒過來。

  趙中華凝神觀察了一下,搖搖頭,說算了,拉回去再說吧,現在喚醒了,只怕壓制不住這家伙。

  他叫來幾個兄弟,把大猛子先行押回去,然后帶著人收拾場面,也有人進樓里去調查取證,而曹彥君,則早已帶著增援的人,朝著遠處追去。雜毛小道將血虎紅翡收起來,臉色陰晴不定,朝著旁邊那個跌倒的肥婆吐了一口唾沫,狠狠地說靠,那娘們又跑了。

  我瞇著眼睛看向遠方,那里堵著好多些圍觀群眾,朝著這里躲躲閃閃地看來,而王姍情那娘們卻早無蹤影。

  這功虧一簣的感覺,果真是讓人氣憤。

  趙中華他們的弟兄有兩個受了些傷,骨頭都斷了,于是也叫來了救護車,嗚哇嗚哇地在人群外面叫喚著。我們也不好在此多做停留,鉆進了小俊他們開來的車里,然后撥打威爾的電話。半天都沒人接,我有點擔心,窮寇莫追,王姍情此次的力量出乎我們所有人的意料之外,趙中華口中的大猛子,可是閔魔的大弟子,竟然為了剛進門不久的小師妹,犧牲自己逃脫的時間,這是什么情況?

  實在是太奇怪、太反常了,讓人有很不好的預感。

  威爾沒有回來,我們也不敢走,就待在現場不遠的車子里。車小人多,我跟雪瑞小妖在后車廂人挨人擠著,前頭副駕駛位上面上的雜毛小道在跟我們講述他裝客人混進去的事情,不經意地說起,化名紅姐的王姍情手下,倒是有一些妹兒條子很順,有個臉蛋兒長得像電視上面的那誰誰誰,說得高興,竟然把放走王姍情的怒氣,給消得差不多了。

  小妖在我旁邊皺著眉頭聽,見我抽空插幾句嘴,還說了表示羨慕的話語,立刻扭住我的耳朵,說陸左,你要也敢這么亂來,我就帶著朵朵離家出走。

  坐在我膝蓋上面的朵朵小雞啄米地點頭,一臉認真,說嗯嗯,我離家出走。

  看著身為殘疾人的我被小妖教訓得呲牙咧嘴,頭疼不已,雪瑞在旁邊沒心沒肺地笑,還不時煽風點火,落井下石地說幾句。

  差不多過了十分鐘,車門被敲響了,雜毛小道把車窗搖下來,探出一張精明而平凡的臉孔。雜毛小道跟我介紹,說這是閑人事務所的高級業務員老丁,丁思澄,剛剛就是他幫忙找尋到的王姍情老窩;老丁,這是陸左,我的合伙人,好兄弟,昨天被狙擊的倒霉蛋兒,就是這位仁兄了。

  我身子不方便,只是跟老丁點了點頭,老丁告訴我們,說跟我們同來的那個老外,跟著紅姐朝汽車站那個方向去了,雙方都太快,來不及盯上,實在抱歉。

  雜毛小道說沒事,這個怨不了他們。他一回頭,小俊從包里掏出一個厚厚的信封來,雜毛小道接過,遞給了老丁,說今天的事情,就到這里,麻煩了,說不得我們還有再次合作的機會,事后的相關信息,你們發郵件到我說的那個郵箱里面,即可。

  老丁點頭,接過信封,稍微用手指捏了一下后,拱手告辭。

  待他走后,雜毛小道跟我說起,王姍情化名紅姐,在此處當雞頭,已經有一年多有余,此人偶爾失蹤,又復出現,做過什么事情,都無人知曉,神秘得緊。根據閑人事務所給的資料顯示,王姍情在此處有利用陰功害人的嫌疑,他們有消息得知很多跟這里的小姐春風一度的人,沒幾天就萎靡不振,從精神到身體,都極度疲倦,似乎被人吸取了精元。

  我表示理解,王姍情養的小鬼鬧鬧竟然會這么厲害,想必她平日里沒有少害人。

  就比如老萬他表妹家發生的那案子,想來也只是很普通的一件。

  又過了差不多半個小時,我們都急得想出去找尋的時候,威爾崗格羅一身血肉模糊地狼狽而回。

  他這副模樣將我們給嚇壞了,一邊慌忙安置他,一邊問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以王姍情和那個中年婦女的道行,不可能將威爾這個吸血鬼,弄成這副模樣啊?

  便實在是打不過,威爾若想要逃,也比之前的那幾個邪靈教徒,要利索許多的。

  威爾仿佛也受到了一些驚嚇,說他當時追著王姍情和那個中年婦人,朝著南邊跑去。穿過城中村無數建筑,然后到達一片黑壓壓的工地。那兩人持續跑路的能力不行,期間幾次都被他趕上,不過那個大頭娃娃十分煩人,每次都化作一溜煙,朝著他撲來。他雖不懼怕這類陰靈浸體,但是卻拖延了好些機會。

  然而正當他瞅準機會,將那鬼娃娃甩飛的時候,突然來了一個瘸腿老漢。

  那家伙,一出來就能夠讓空氣都變得似乎凝固,跑動不得,威爾一聽到那追擊的那女人叫老頭兒師父,便感到不妙,轉身就跑,不過那個時候哪里走脫得了,被那老頭弄得半死。好在他融合了愛德華的血液菁華,習得了一種血遁的手段,才勉強從那瘸腿老漢的魔爪中,逃脫出來……

  師父?——我們面面相覷,聽這動靜,難道那邪靈教的十二魔星中的閔魔,也在這附近?

  我們聽得遍體生寒,這大夏天里(南方省的9月份,恰好是最熱的時候),冷汗直流。

  我看到遠處正在處理現場的趙中華等人,讓小俊把他叫了過來,將這個消息一一告知了掌柜的。聽到邪靈教的大人物在這附近,掌柜的打量著身邊這些兄弟,頓時一種強烈的不安感,襲上心頭。他二話不說,立刻拿起電話來,撥通,哆哆嗦嗦地告訴處長,說能不能讓張伯過來一趟,鎮一鎮場子,閔鴻那老頭兒沒有躲起來,就在這附近,他們怕是搞不定這里。

  電話那頭的處長也慌了,說他立刻去找張伯,讓我們堅持住。

  聽到這里如此危險,我們也坐不住了,我一個殘疾人,威爾一個重傷員,自然沒有在這里耗著的道理,我們草草商量一番,雜毛小道自愿留下來幫襯,而我、小妖、雪瑞、威爾和小俊都乘車返回“空中花園”,回避一二。

  我雖然不情愿讓雜毛小道一個人在此冒險,但是自己確實又幫不上什么忙,故而驅車離開。

  我們回到了家里,雪瑞拿出急救箱,給威爾診治。血族的體質十分強悍,只要心臟沒有受損,并不會出現很重大的上海。這個吸血鬼被包裹成了繃帶僵尸之后,飲了幾杯私藏的鮮血,然后便沉沉睡去,我們則都在房間里等待,到了晚上十一點半,雜毛小道一身疲倦地返回了來。

  我們都睡不著,連忙迎上前去,問后來怎么樣,那個閔魔出現了沒有?

  雜毛小道一臉倦容,說有,那個家伙遣人去截自己的大弟子,未果,然后跟鎮虎門張伯交上了手。具體的戰況,他也沒有見著,雙方都是高來高去的厲害角色,可能就只比他師父差一點兒,他們后來趕到交手現場的時候,看到張伯半邊身子都焦黑一片,不過沒有死,而那個閔魔已然鴻影無蹤。據張伯對趙中華的說法,閔魔也受了重傷,若沒有什么天材地寶,三兩年內,應該是恢復不了的。

  我們瞪起了一雙眼睛,都不知道這高手較量,到底是怎么樣的一個境況。

  不過既然閔魔與鎮虎門張伯兩敗俱傷,那么邪靈教最近應該是過街老鼠一般,不會再傻乎乎地找上門來。

  如此,我們也能夠安息一些,不用那么頭疼。

  當夜,我們都渡過了一個難眠的夜里。

  到凌晨的時候我做了一個夢,莫名地夢到了一個回蕩沉浮的池子,池子中有一個白色巨繭,里面露出一張完美到了極致的美女臉孔,那一雙黑色眼眸中仿佛藏著云海天空,以及絢爛瑰麗的星辰宇宙。她平靜地看著我,這平靜代表著波瀾不驚,沒有任何情緒,無悲無喜,仿佛石頭、仿佛佛陀、仿佛天空,仿佛自然。

  我一晚上,都被這個美麗的女人看著,感覺自己渾身赤裸,被看了個通透。

  早上我起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褲襠一片冰涼,居然可恥地夢遺了。

  我一邊頭疼怎么跟人解釋這東西,一邊皺著眉頭思慮,為何我會夢到蚩麗妹,夢到那個無數蟲尸的蟲池。

  為什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