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卷 第一章 筆仙之詭異密碼

  接下來的幾天里,風輕云淡,沒有任何值得提及的事情發生。

  我們忐忑了好一陣子,結果王姍情和閔魔一起消失無蹤了,再也沒有任何消息出現。再強大的敵人,在人民專政面前,都只是紙老虎,這一點,在鎮守廬山鴻廬的黑魔身上,便有著完美的體現。當敵人縮起了頭顱,我們便輕松了許多,不用緊張兮兮的,生怕對頭會找上門來。

  當然,到了閔魔這些家伙的層面,跟我們簡直就相差得太遠,倘若不是王姍情想要殺我,或許人家根本就不知道我這小人物,姓甚名誰。

  星期天的時候,我去宗教局二處簽收工資條,發現門房換了一個戴黑眼鏡的老太太,一臉嚴肅地看著我。經過詢問得知,張伯受了很重的傷,可能要到山里面去休養,不能夠再待在門衛室這個重要的崗位了。

  不過話說回來,這個嚴肅的老太太,實力似乎也很強。

  至少她盯著我的時候,我的后脊梁骨便發毛。

  東官那幾天外松內緊,風聲鶴唳,我聽曹彥君說起,那張偉國遭到了總局嚴厲的批評,認為他有些消極怠工,才導致了后面一系列惡性案件的產生,上面似乎對張偉國的能力開始有了一些質疑。而這個消息我在趙中華那里得到了確認,掌柜的難耐興奮,說近年來東南這一片的宗教問題比較復雜,總局十分不滿意,有可能會對東南局進行一個很大的調整,而據小道消息稱,黑手雙城陳志程有可能會就職東南局的老大。

  額外說一句,表面的宗教局雖然每個省份都有,但是實行真正職能的二處,卻跟沈陽、帝都、蘭榆、魯南、金陵、錦官天府、南方這七大軍區,是一般無二的設置。

  聽到這個消息,我有些愕然,我在集訓營的時候,曾聽秦振和滕曉跟我講過這個可能,但當時也只是當作小道消息,聽聽而已,到如今再次聽這風聲,卻是有很大的可能性呢。一想到大師兄要到東南來任職,我的心便開始熱了起來,有著這位大佬在身后罩著,我們以后的日子,定然是滋潤無比;而一想到張偉國那半禿子,我便忍不住地笑,老爹是中南海的退休氣功師又如何,在大師兄手下當差,那個唯趙承風馬首是瞻的家伙,定然會十分郁悶吧?

  當然,別人再強,終究還是別人的,想要人尊重自己,最主要的,還是自身要硬。

  不知道是不是壓力的原因,我的身體恢復得竟然出奇的好,在九月中旬的時候,我已經開始可以擺脫拐杖,勉強步行,開始朝著正常人的方向發展。這一點跟雪瑞有很大關系,她在緬甸似乎還是學到了一些東西,自從我搬進來之后,每日便幫我按摩雙腿。

  她的手指灼熱,指尖似乎有磁力,這手法,舒經活絡是一等一的強,弄得我舒爽不已,時不時發出雜毛小道斥責為“淫蕩”的喊聲。

  小妖和朵朵見雪瑞的按摩卓有成效,也不甘示弱,紛紛用青木乙罡和癸水之力幫我梳理,哪知這兩個小家伙天生都是當公主的料兒,下手沒輕沒重的,朵朵還好些,小妖差一點兒把我搞殘,虧得虎皮貓大人及時幫我回復經脈,才沒有出大事。

  在這一堆蒙古大夫的試驗下,九月末的我已經開始能夠如同正常人一樣,勉力行走,如果不用走太久的話,基本上沒有人能夠看出我幾個月以前,還是個躺床上的癱子。

  我去療養院復檢的時候,主治大夫把我的恢復情況稱之為醫療史上的奇跡,還說要用我的病例,寫成一篇論文,拿到國際上面去發表。他激動的樣子嚇得我一陣害怕,做咱們這一行的,最重要的保命措施,就是低調,都像蘇聯克格勃的尤里馬林大師一樣出名,那就不要生活了。

  我費了不少口舌,甚至進行了恐嚇,終于把這個妄圖出名拿獎的醫生給制止了。

  及時擺脫了輪椅,我依然還是一個虛弱的人,不能夠劇烈運動,情緒不能大起大落,也動用不得往日的力量,運用不了我這一雙惡魔巫手……我僅僅是一個普通人,甚至比普通人,還要虛弱。

  這些都取決于我的經脈,實在是太過于脆弱,根本還沒有好好恢復。至于時間,虎皮貓大人給了我一個大概的數字,如果持續服用它的方子,差不多到11年的時候,我才能夠恢復如常。這是一個遙遠的過程,不過我卻并不氣餒,人有了希望,便一切皆美好。

  《鎮壓山巒十二法門》中的固體,《正統巫藏-攜自然論述巫蠱上經》中的行氣。

  這是我們敦寨苗蠱世代沿習的法門,前者練體,后者練氣凝神,都是一招一式打基礎的方子,我練得勤勞,只要身體還適應得了,便從無停歇,將自己每一份精力,都用到了恢復的進程中來。

  雜毛小道見我練得入迷,便索要了一份參詳,結果當天晚上,朵朵告訴我雜毛叔叔一夜沒睡,如癡如狂。第二天雜毛小道沒去上班,下午吃晚飯的時候出現了,告訴我,說寫文的山閣老,學究天人,如果不是隱居于苗疆,定然是個大大有名的角兒,你這師祖,是哪朝哪代的人士?

  我搖頭表示不知道,但是看著行文,或者清朝,或者民國吧?

  當時我們四個人在吃飯,我、雪瑞、雜毛小道和小妖朵朵,威爾在休眠,而小當家廚娘朵朵,則在旁邊跟我們端茶倒水,十分可愛。雪瑞的吉娃娃少有地出現,舔著小碟子里面的食物,很開心。我盯著桌子上面那個巴掌大的小狗兒,心不在焉——雪瑞這吉娃娃最近不知道怎么了,自從我們搬進來,就很少露面,一開始我們都不知道是怎么了,后來我才明白,它是怕極了虎皮貓大人。

  作為咒靈娃娃出身的吉娃娃,它對虎皮貓大人有一種天然的畏忌。

  雜毛小道表示他看了我的這兩套東西,雖然并不能立刻撿起來就用,但是對他有很重要的參考作用,如果他的境界在近期有所突破,說不定就是因為我的這東西。我說好,能有用就行,咱也不是那藏私掖著的人,雪瑞,你要不要也看一看,說不定也會有用。

  雪瑞搖頭說不用,她師承兩門,自己都還覺得頭疼呢,再多學一門,雜而不精,這是最忌諱的。

  時間晃晃悠悠,到了九月末,馬上就要國慶了,因為是建國60周年,有閱兵儀式,我想著在南方市讀書的小婧也許會放假,便打電話,問她要不要過來玩幾天?哪知打過去,聽到小婧心不在焉地說了幾句,我覺得氣氛不對勁,便直接問她,說發生了什么事情,感覺魂不守舍的,是不是拍拖了?

  小婧不承認,說沒有,又聊了幾句,她突然很突兀地問我,說左哥,你在家幫人算過命,我還聽我爸說你很厲害,鬼都不怕,而且又在南方這邊開風水公司,你說,這個世界上,到底有沒有鬼啊?

  我摸了摸鼻子,心底里發笑,這個小妮子真是個笨蛋,她過來時整日跟她瘋玩的朵朵小妹妹,便是一個小鬼兒,現如今卻傻乎乎地問我,這世界上到底有沒有鬼,豈不可笑?

  不過笑完之后,我感覺到了她心中的恐懼,便問怎么了,為什么會這樣子問,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不干凈的東西?

  我這一問,小婧竟然哇的一聲,號啕大哭起來,把我嚇了一大跳,連忙問她怎么回事?

  小婧在電話那頭哇哇大哭,說左哥,我不讀書了,我要回家,我們這里鬧鬼,我害怕,不敢在這里呆著了。

  我這堂妹子在電話那頭抽噎哭啼了好一會,我才得知了一個大概,說她進校的時候,參加了一個叫做靈學研究會的社團,然后在某一天,跟社團里面的一幫同學玩校園里經久不衰的靈異活動“筆仙”,當天玩出來的結果,那白紙上面,畫出了四個顫抖的大字,依次是“4、4、=、2”。

  如文中所示,這些字是由阿拉伯數字和數學符號組成。

  小婧告訴我,說她們當時點燃了一根紅蠟燭,在一個很幽暗的房間里,氣氛很濃重,火光閃動之下,每個人臉上都有著詭異的笑容,當那筆開始行動的時候,冷風吹過,仿佛真的有筆仙降臨。當時玩這個游戲的人,總共有六個,每個人都有參與。玩完之后,社團的社長就開始講鬼故事,講筆仙的原理,十分嚇人。

  不過這個也僅僅只是年輕人尋找刺激而已,作不得真,大家相互嚇唬之后,喝喝啤酒,散場而去。

  哪知在第三天,那個帶著他們一起玩筆仙游戲的社長,游戲的主持者,在半夜三更的時候,從男生宿舍樓五樓一躍而下,摔成了爛泥,腦殼都破了,一地豆腐渣。這個時候,所有人都回味過來了,那所謂的筆仙提示,那幾個數字組成的密碼,莫非就是……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