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卷 第二章 社團之詭異活動

  參與筆仙游戲的,總共有六個人,那么這“4、4、=、2”的意思,也就是死四個,剩兩個。

  這是其他五個同學在去看了跳樓的那個社長林陌死后的慘狀,共同的猜測。

  這個猜測像是毒蛇,將每一個人的心里啃噬得要發瘋,害怕之極。不過學校和警方在調取了樓道監控錄像,又經過盤查之后,給出的死亡原因,是夢游中不慎跌落。為此,校方還額外花了一筆錢,給內墻欄桿上面加裝了防護欄,防備這種事情的再次發生。

  而讓人恐懼的事情是,林陌同宿舍的室友私下里表示,林陌這大學三年里,根本就沒有夢游癥。

  別說是夢游癥,便是那夢話,都基本沒有,磨牙倒是常見。

  不過這件事情學校既然已經有了定案,而林陌的家人也接受了這個解釋,處理妥當了,大家也就心安下來,只當作是青春歲月中的一抹傷痕,讓時間來將它慢慢淡忘就好。聽到這里的時候,我有些疑問,問我堂妹,說小婧,這不是挺好的么,為什么你還說鬧鬼呢?

  小婧在電話那頭幽幽地說道:“我室友楊紫汐,昨天瘋了……”

  經過小婧斷斷續續地描述,我能夠想象出,幾個閑暇無事的大學生,為了尋找刺激,或者別的目的,然后在午夜里玩起了筆仙,或者問姻緣,或者聊天逗趣,結果引來了惡靈,附身于體,要將參與者一個一個當作替身,拉入幽府——這僅僅是小婧的片面之詞,沒有親眼所見,我并不能夠得出更多的結論,不過我忍不住嘆息,所謂好奇心害死貓,我記得一年前浩灣廣場里,那城市神鬼論壇的老孟等人也是如此,最后導致僅有三人逃脫生天。

  這都是血的教訓啊!

  我心里有點不高興,小婧上了大學,不好好學習,參加什么靈學研究會,還去玩什么筆仙,真的是讓人不省心。

  什么是筆仙?這其實是一種招靈游戲,在一天陰氣最足的子時,點一盞幽火,三五好友聚攏,兩人反手握住一只祭煉禱告過后的筆,有人主持請靈儀式,畢恭畢敬,誠心誠意,如此種種講究之后,便有所謂的魂靈,附于筆上,與人交談,幫參與者預測未來等等。

  這種法子,其實是中國一種很古老的占卜手段“扶乩”的簡化版,也是少數普通人能夠與靈異面對面的機會。不過這東西跟白露潭請神一樣,要機緣巧合才行。而那些所謂的魂靈,有的是孤魂野鬼,有的是動植物醒靈,但更多的,則是怨靈。

  我們知道,世間萬物,塵歸塵、土歸土,從什么地方來,到什么地方去,都是有一定規律的,而這些規律,便是道。大道五十,天演四九,而那遁去的一,便是變化。死后的靈魂不歸幽府,而是留在凡間的,要么是有大念想,要么就是有怨氣,化解不開的仇怨。這些本有的東西還不算,再加上每月初一十五的陰風洗滌,即便是善良而無害人之心的魂靈,倘若無寄托,要么煙消云散,要么就加害于人。

  這便是道,是老天運轉的規律所在,滾滾東流,能逆天而為的人,終究稀少。

  就如同帝王長生,如同朵朵復活,所要走過的道路,實在是太過艱難。

  不過我在一會兒之后,又釋然了,小婧想要融入大學生活里面,就不得不和周圍的朋友保持一定的興趣愛好,不然太過于疏遠了,反倒顯得孤僻,那就得不償失了。那個時候的我身體差不多已經好轉,我到底才二十來歲,又不是老頭子,在輪椅上面憋屈了大半年,不由得有去外面走走的想法,而且小婧是我小叔最疼愛的女兒,她有事,我也不能夠不管,便讓她等待些時間,我會趕到學校,幫忙看看。

  小婧在電話那頭高興極了,說左哥,多謝你,我這就跟那幾個同學說去。

  結束通話之后,我找到了雜毛小道,問他要不要去?

  雜毛小道說去不了,金陵的那個郭瞎子你還記不記得?就是鐵齒神算劉的徒弟,那個吊毛明天要過來玩兒,得招待一下,還準備叫你一同去嗨皮呢。這樣,你先去,探探路,倘若搞不定,他帶著郭瞎子隨后就到。

  我點頭表示知道,讓雜毛小道好好招待。

  不過雜毛小道走不開,但是雪瑞卻表示很有興趣。雖然茅晉風水事務所越來越紅火,但是這位大小姐跟雜毛小道,是一個德性,并不覺得錢有多重要,該休息便休息,沒事就翹班直落,當聽到我講的這件事情,她緊緊抓住我的臂膀,說她正想去內地的大學校園看一看呢,同去,同去……

  我想著我雖然跟普通人一樣可以自由行走,但是功力卻幾乎蕩然無存,就剩下一雙眼招子厲害,雖然有兩個朵朵陪在身邊,但是如果雪瑞同去,似乎可以省掉很多麻煩,便說可以,一起去唄。

  雪瑞是個急性子,頭天晚上剛剛說起此事,便整理了行李,又讓蘇夢麟在南方市的酒店訂了兩個房間,第二天清晨,便拉著還在做固體瑜伽的我出門,開著她那輛新買的紅色奔馳小跑,驅車前往南方市。

  東官和南方市相隔不遠,差不多用了兩個多小時,我們便來到了小婧她們大學城前。

  小婧得到了我的電話,早早地在校門口等待著。我不想太過于張揚,讓雪瑞找了一個僻靜的地方先停了車,然后和她、小妖一同步行,前往校門口。到了地方,發現除了小婧之外,還有三個人在旁邊。小婧跟我介紹,胡雪倩、車宏保、楊奕,這三個同學就是他們當初一同玩筆仙游戲的人。

  我打量了一下這三個人,發現他們精神都不是很好,萎靡不振,黑眼圈,似乎睡眠不足,或者擔驚受怕太久,顯得不是很有活力。

  當然,換位思考一下,倘若我是一個普通大學生,碰到這樣的事情,自然也會整日害怕得睡不著。

  小婧的這三個同學猶豫地看著我,有些不是很相信的樣子。

  的確,我穿著打扮十分尋常,并不是那種一眼看著就有高人范的家伙,倒是雪瑞和小妖,一個校花級的清純美女,一個嬌艷如花、超乎同齡人成熟的俏籮莉,似乎更惹人眼球一些。在短暫的尷尬之后,那個叫做車宏保的年輕人提議說我們去前門的咖啡館坐坐吧,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跟陸哥聊一聊。

  我看到車宏保和楊奕這兩個大學生對雪瑞,有很明顯的咽口水,笑了,說好吧,我們去談一談,了解清楚再說。

  大學城里有不少環境很好的咖啡廳、西餐廳,我們來到附近的一家,安坐,然后各自點了些飲品,一切完畢,幾個人相互推托了一番,最后由楊奕,來跟我把事情完整的過程,一一講來。

  楊奕是一個帶著黑框眼鏡的年輕人,從穿著上來看,家庭條件似乎還不錯,談吐也得體,他告訴我,說他和死去的林陌是同班同學,也是一個寢室的室友,今年讀大三了。他們是在上大一的時候,加入的靈學研究會,這個社團最早是一個英國的留學生開辦的,不過那個學生后來回國了,因為有趣,留下的盤子,也就延續了下來。

  楊奕很坦誠地告訴我,之所以加入這個社團,除了對靈異、特異功能、UFO等等這些方面感興趣之外,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這個社團容易豐富自己的感情生活——當妹子陷入恐懼的時候,通常會抓緊身邊的男性朋友,這摟摟抱抱多了,日久生情,感情生活自然不會太差。

  作為重點大學的醫學生,要說真的信這個,其實有些扯淡。

  靈學研究會因為涉及到封建迷信,校方并不是很支持,不過因為年輕人都很喜歡,所以倒也不愁會員。林陌目前是這邊學區靈學研究會的社長,他因為在大一的時候,跟那個留學生學了不少東西,所以相關的知識儲備都十分充足,那些不定期舉行的筆仙、碟仙以及殺人游戲、塔羅牌活動,都是由他來做主持人的,也算得上是學校里的風云人物吧。

  與往常一樣,他們那一次筆仙游戲,邀請了新加入的社員小婧、楊紫汐、胡雪倩、車宏保四個人,再加上主持人林陌、還有他這個老成員,一同進行的。

  當天的事情經過,和小婧跟我描述的差不多,不過楊奕那天有些奇怪,他往日并沒有感覺有什么異常,但是那天結束之后,卻感覺心里面很壓抑,沉甸甸的,難過得很,脖子后面也有嗖嗖的涼風。等到第三天林陌跳樓身亡之后,他才反應過來,覺得那幾個數字,似乎預示著他們的下場。

  說到林陌跳樓,車宏保吞咽著口水,跟我說陸哥,你是沒有見到當時的那錄像,場面詭異極了,好像有鬼在牽引著他一樣。

  我眉頭一揚,問有錄像么?他說有,被封存起來了,不過他可以找小王老師借到。

  我點頭,說好,我們去看看錄像帶吧。

1條評論 to“第二十五卷 第二章 社團之詭異活動”

  1. 回復 2014/12/27

    用舌頭舔了舔舌尖

    詭異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