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卷 第三章 錄像之詭異畫面

  在車宏保的一番周旋下,我們找到了他口中的小王老師。

  小王老師全名王僑華,是學生會的指導老師,畢業留校沒幾年,二十七八算,在學校里,算是一個比較年輕的老師。

  當得知我的身份后,他下意識地表示了懷疑,不過目前的情況有點兒糟糕,參與筆仙游戲的六個人里面,林陌跳樓身亡,而另外一個女孩子楊紫汐莫名其妙就發瘋了,這些事情讓他頭疼,跟聞訊而來的學生家長溝通了幾次,都被罵得狗頭噴血,領導對他也十分不滿意,總是質問他為什么要讓靈學研究會這種宣揚封建迷信的社團,存在于學生會名下。

  小王老師其實也滿腹牢騷,他留校不過兩年,以前留下的弊端,為什么要由他來扛?

  經過了短暫的溝通之后,我和雪瑞在學校的監控室里看到了那個男生林陌跳樓時的錄像拷貝。畫面里的圖像并不是很清晰,對準的是一條長長的長廊,一盞路燈孤單照耀,下方空無一人。在凌晨01:12分的時候,一個高瘦的男生穿著黑色大褲衩,光著膀子,動作僵硬地出現在了走廊上。

  這個男生便是林陌,由于角度和畫面的關系,顯得十分模糊,但是大致能夠瞧得出來,他的眼睛緊閉,臉上的肌肉不斷地抖動著,顯得十分詭異。除此之外,他口中還在喃喃自語,嘴皮不斷地動,不知道在說些什么,他像沒頭蒼蠅一樣,在走廊上轉了大概幾十秒鐘,然后雙手攀上了靠里的那圍欄。

整個過程,仿佛有人在拉著他行走。

  短短幾秒鐘,林陌便踩上一個凳子,翻上了一米六高的圍欄,身子一扭,消失在了畫面中。

  很簡單的一個動作,一條年輕而鮮活的生命便消失不見了。

有光。

  ……

  畫面定格在01:13分,小王老師按住了暫停鍵,跟我們解釋道:“林陌臨死前所說的話語,根據辦案的專家所講,大概是‘你抓不住我,你抓不住我的,我不會死……’,沒有人知道他說的是什么意思,雖然調查的時候知道他有經常玩筆仙的這個情況,但是最終沒有確認,定性為自殺。哦,我那里還有一些現場的照片,偷偷留下來的,你們要不要看看?”

  我和雪瑞對視一眼,這個小王老師倒是個有心人,這些東西,他都還留得有。

  不過一個死人的照片,看不出什么稀奇,我們都不想讓自己的眼睛在受到污染,便說不用了。

  不過雪瑞提出來,要重新再看一遍錄像。

  小王老師雖然略有奇怪,但還是將監控錄像重新回放。雪瑞目不轉睛地盯著那畫面,不斷地要求回放,在第五遍的時候,她突然讓小王老師停住,然后指著正準備翻身而下的林陌身后,說陸左哥,你看看這里,有沒有感覺到奇怪的地方?

  我湊上前去,瞇著眼睛瞧,只見在雪瑞指尖點擊的地方,畫面似乎格外模糊。

  這模糊的產生,并非是因為監控設備的硬件問題,而是與周圍的空間,有一種隱約的疏離感,就仿佛隔了一道毛玻璃。這種差別很細微,常人是看不出,也不可能認出這其中的蹊蹺來,但是身有天眼的雪瑞卻可以。

  經過提醒之后,我也看出來了,林陌的死并非是因為他那所謂的夢游,而是有臟東西在。

  那東西操控了他的意識,然后一步一步地引導了他,將他送入了死亡的深淵中。

  小王老師見我和雪瑞議論畫面上的東西,小心翼翼地問我們,說這里面有什么問題么?旁邊的小妖沒好氣地說什么問題,好奇心害死貓唄,他們請筆仙請到了怨靈,結果一命嗚呼,如是而已。小王老師見這個漂亮的小籮莉說得肯定,眼睛睜得大大,遲疑地問我是不是?

  我點頭,說有可能,按理說像學校這種孔府圣地,文華熏陶,是不會有這等兇靈的,但凡事都怕“萬一”二字,誰也保不準會發生什么事情。不是有一個學生昨天剛剛被嚇瘋了么?帶我們去看看吧。

  小王老師本來是個十分有主意的人,不過最近發生的事情,實在太過于匪夷所思,由不得他不心驚,思路也完全跟著我們走了。于是點頭同意,帶著我們去找那個學生。

  我們在學校附屬醫院的一間病房里,見到了楊紫汐,以及她的家長。

  楊紫汐的父母是小縣城里面的普通工人,舉止都有些拘束。在我們到醫院的時候,看到門口有一個蹲在地上吸煙的中年男人,愁眉苦臉,小王老師告訴我那就是楊紫汐的父親。

  楊父并不是很好說話,講話的嗓音也是粗聲粗氣的,見到小王老師就是一通訓斥,說他要去找院長、找校長評理,如果學校不給他一個說得過去的說法,他甚至要去找市長。當得知身后的這幾個男女,是和他家閨女一起搞那勞什子筆仙的同學,他擼起袖子,就準備沖上來扇幾大耳刮子,被攔住了,仍然止不住憤恨,朝為首的我大罵:“你們這個挨千刀的,不好好學習,整日搞這些邪門歪道,現在舒爽了吧?我看你小子年紀比別人都大,怎么不學學好?一看你臉上這刀疤,就不是個好人……”

  我摸了摸左臉頰上面的刀疤,往后退,躲開楊父的唾沫,而雪瑞和小妖則在旁邊咯咯的笑。

  當得知我是被請過來給他閨女“看香”的先生,楊父立刻又變得十分拘謹,連聲道歉,拉著我的手,聲淚俱下,說一定要救救她閨女,這好好一個女孩子,剛考上大學,可不能就這么毀了。

  楊母倒是個柔弱性子,趴在病床邊哭泣,淚水都濡濕了白色的被子。

  我盯著病床上,裹在被子里瑟瑟發抖的那個女孩子,讓楊父楊母先不要出聲。楊紫汐名字很好聽,但并不算是一個漂亮的女生,皮膚有些黑,臉上還有一些雀斑,我們進來的時候,她便在一直縮在被子里,不說話,聽到有動靜,她掀開來,看了我們一眼,啊的一聲尖叫,又蓋住了頭,趴在了被子里。

  楊母讓出位置來,勸說她女兒出來與我們談話,只可惜楊紫汐頭蒙在被子里,不斷地叫道:“鬼、鬼,你抓不住我的,你走開……”

  聽到楊紫汐說的這話,小王老師不由得瞪起了眼睛,半天沒有說話。過了半分鐘,楊紫汐安靜了些,小王老師告訴我,說楊紫汐同學是在昨天早上的時候發的病癥,胡言胡語,然后誰也不認識,恐懼、焦慮、擔憂、哭泣、大吵大鬧……然后發起了高燒來。

  同學們把她送到了醫院里,然后通知了她的家長,要等她的燒退了之后,才能夠鑒定,她到底是不是精神方面的出了問題。

  我搖搖頭,說不用了,她精神沒有問題,只是丟魂了。

  “丟魂?”旁邊幾個人都疑惑地齊聲說道。

  我望向雪瑞,她點了點頭,說這位楊同學確實是丟了魂魄,才會顯得精神失常,六親不認。不過這并不是什么大事情,我們發現得早,在晚上十二點的時候,把那魂給喊回來便是了,你們也不用著急。

  楊紫汐的父母和小王老師將信將疑,我則回過頭來,對著后邊圍著的小婧等人,說事情我大概清楚了,現在想去看一看你們請筆仙的地方,走吧,誰帶我去?

  楊奕告訴我,說他們是在靈學研究會社團辦公室里玩的游戲,那是棟老教學樓,騰挪出來給各個社團辦活動用的,鑰匙在林陌手上,他出事了之后,就再也沒有瞧見了。備用的鑰匙在學生會手上,不過他們借口出了事情,把社團辦公室給收了起來,要想進里面去看,估計要費一番周折。

  我說沒事,帶我直接過去就好,有沒有鑰匙,這個沒所謂。

  我們說完話就要離開,楊父拉著我的胳膊,說陸先生,莫走,莫走,我家汐汐還等著你救命呢。我笑了,說楊叔,你莫急,喊魂的時辰,一般都是晚上十二點,你先去買一些香燭祭物、杯米竹筷等物,我們又不會跑,到了晚上,自會過來給你家女兒喊魂,耽誤不了事兒的。

  楊父這才訕訕地縮回手,說好的,好的,謝謝陸先生。

  我們離開了病房,小王老師問我剛才所說的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

  我笑了,說是真是假,我們明日自見分曉。

  到了飯點,我們在學校周圍草草吃過東西,小王老師也跟著一起。中午十二點半的時候,我們來到了小婧她們請筆仙的地方,一把鐵將軍緊鎖。不過這難不倒小妖,輕輕一擰,門便被推開了。

  這辦公室房間不大,幾張桌子拼湊在中間,上面胡亂鋪著十幾張報紙,楊奕從抽屜里拿出了那天所用到的道具,并沒有什么特別,當時正是一天里陽氣最旺盛的時候,也瞧不出什么所以然來。我趴在桌子上,盯著找出來的那張寫得有歪歪扭扭數字的白紙,和筆,皺著眉頭思考,突然看到下面鋪著的晚報上,有一則消息,回過頭來問:“小婧,你們學校最近也死過人啊?”

  小婧湊過頭來看了一下,說是啊,死得是一個讀研的學姐,肚子都大了,還給人半路捅死。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