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卷 第四章 招魂之雪瑞獻藝

  我開始來了一些興趣,問這又是怎么回事?

  小婧說她也不是很清楚,都是聽別人說的。我扭過頭來,看向了小王老師。

  小王老師舔了舔嘴唇,說有這么一回事,是上個月發生的。學校里面有一個女研究生,長得很漂亮,有天晚上的時候回研究生宿舍,路過小樹林的時候,被人拖到林子深處,下了黑手——那個兇手十分殘忍,不但與女研究生發生了非法關系,而且還將其殺害,后來驗尸的時候,法醫發現那個女孩子肚子里面,還有一個三個月大的孩子,一尸兩命。這件事情學校有意淡化,不過后來還是被報道出來了。

  我眉頭皺起,問兇手抓住了么?

  小王老師說沒有,這案子性質十分惡劣,當時警察還組成了專案組,排查了好久,人心惶惶的,嫌疑人很多,但是經過一個多月的調查,就是沒有找到兇手——最近學校出現了很多事情,這樣的惡性案件頻頻發生,讓各級領導都很被動,甚至影響到了招生,所以他們的壓力很大,希望最好能夠得到解決,并且防止類似的事情發生。

  我看著報紙上那用紅色油性筆圈起來的報道標題,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說知道了。

  小王老師有些忐忑,再次問我,說這些事情有聯系不?

  我笑了,說我又不是福爾摩斯,哪里會知道?行了,差不多,我大概能夠清楚事情的經過了,散了吧,我們這幾天估計都會在南方市,先去酒店放點東西,到了晚上的時候,再過來給那個姓楊的學生招魂,讓她恢復神志。雪瑞,你覺得怎么樣?

  雪瑞點頭,說聽你的安排吧,這些事情,要到晚上才能夠有結果呢。

  說完我們走出了房間,小婧下午還有課,便不陪我們,說下午在和我們聯系,與,胡雪倩、車宏保、楊奕三人離開。小王老師跟我握手,并且留了一個電話號碼,說他會把這件事情跟上面匯報一下,晚上給小楊同學招魂一事,他也會參加,問我有沒有問題。

  我聳聳肩,說這無所謂,有了校方的支持,說不定事情會進行得更加順利呢。

  與小王老師告別之后,我牽著小妖的手,和雪瑞一起往校外走去。我問雪瑞,說剛才雖然沒有動用羅盤,但是依你天眼的觀察力,應該能夠看到些不一樣的東西吧?

  雪瑞瞪了我一眼,說瞧你剛才還裝得一籌莫展的樣子,我還真的信了你呢。陸左哥是個特別有城府的人,這一點,我以前怎么沒有發現呢?

  人因親近而使得崇拜減弱,我曾經救助過雪瑞,她以前的時候,對我尊重無比,不過接觸得越多,雪瑞便對我越來越隨意,有的時候,甚至還加入了小妖、虎皮貓大人的陣營,對我各種打擊。好在我心中堅強,臉皮甚厚,便當作是輕風拂面,不作計較。

  我們相互調笑幾句,當談及正事的時候,雪瑞的臉嚴肅了起來,說看著你堂妹那四個人,黑氣都掛上了額頭,相當濃重呢,還好我們這次來得及時,不然可能又會有人死去。那東西惡,大兇,不知道有多少怨念,才會有這樣的仇恨,我見你問起之前那起女研究生被殺的案件,是不是覺得有可能會是那個女研究生的怨靈沒散,在這里作怪?

  我點頭,說不知道為什么,當我看到晚報上面那個被圈起來的標題時,莫名就心中一動,想著兩件事情,或許會有一些牽連。不過第六感告訴我,這里面的關系,似乎并不簡單。

  雪瑞噗嗤一笑,說什么第六感,男人也有第六感?

  ********

  我和雪瑞乘車去預訂的酒店開了房,然后通過網絡,查找那個女研究生死亡的細節消息。

  我和雪瑞研究了一下午,得到的東西并不算多,相關的報道,跟我看到的那份報紙差不多,不過我看到了那個女研究生的照片,柳眉杏眼、櫻桃小嘴,瓜子小臉,確實是一個美人兒。

  我聽小婧說當時校園BBS里面有很多小道消息,不過后來版主給全部都和諧了。雪瑞靈機一動,查找學校的貼吧,往下翻了差不多十來頁,終于找到好幾個相關的貼子。

  這些貼子也都是些八卦,有人說死的那個女研究生表面上是個冰山美人兒,但背地里卻出入高級會所,做那種生意;有人說她還有一個神秘的男友,兩人奉行著柏拉圖式的精神戀愛,結果后來那男友知道了她懷孕三個月,頓時悲憤莫名,惱羞成怒,將其奸殺;更有人說這件事情是路過的A級通緝犯做的,那人還在網吧上過網,跟網友吹噓,而他有在后面看到的聊天記錄為證……

  這些都是捕風捉影的謠傳,信不得真,我們看得頭大,在想要不要找關系,去那個什么專案組里面,找些資料來看。聽到我的這個想法,小妖在旁邊冷笑,說你真是頭豬啊,人家忙活了這么久沒搞定的事情,你一下子就弄成了,那還得了?這是要顯示你多厲害呢,還是表明他們無能?

  我一想也是,有的東西最忌過界,我又不是大師兄,哪里來的這么大權柄。

  不過,小妖朵朵這小丫頭才多大,就這么明了其中的門道,倒真的是一個人精兒來著。

  傍晚我們在小婧的帶領下,在教工食堂吃了晚飯,看到小婧眉頭上面濃重的黑氣,我從懷里掏出一張凈身神符,遞給她收好。這是雜毛小道的作品,我自然有不少剩余,讓小婧拿著,也好防個萬一,免得到時候照顧不周全,出了意外。

  那天晚上的時候,我們在附屬醫院的樓道凳子上安坐,而胡雪倩、車宏保、楊奕還有小王老師,都在旁邊陪著說話,等過了夜里十一點,我們來到了病房里。因為楊紫汐的父母跟同病房的病人提前請求過,所以大家都很安靜,相互攙扶著出了房間,小妖聽我吩咐,把包括楊父楊母在內所有人,都趕出了房間外去。

  在此之前,我告誡外面的所有人,里面無論有什么動靜,都不要貿然闖進來,不然驚走了魂魄,只怕楊紫汐這輩子,都是個癡癡傻傻的病人了。他們都說不敢,乖乖等著便是。

  等人走光,我環顧一周,朝雪瑞笑,說我功力未恢復,這次當個看客,由你來喊魂吧?

  雪瑞看著在病床上縮成一團的楊紫汐,也不推托,說好,不過我們天師道這門法子,需要你家陸夭夭配合才行。我說好,你問問小妖唄。雪瑞跟小妖咬了一陣耳朵,我則在把準備好的祭品在桌子上擺弄整齊,又將香燭點燃,青煙裊裊,將這病房里熏得一陣迷幻。

  楊紫汐剛開始還畏畏縮縮地躲在病床,當我們把燈光熄滅,擺起這個架勢出來的時候,她突然就有些暴躁不安起來,臉上的肌肉不斷扭曲,在我將房間四角都插滿線香的時候,她突然從病床上一躍而起朝著我的臉抓來,口中發出“嗬嗬”的嘶吼,仿佛有痰在喉嚨里堵著。

  不過雪瑞早已有所準備,左手結印,攔住了這面目猙獰的楊紫汐,右手舞現一張黃色符箓,轉了三轉,啪的一聲,拍在了楊紫汐的額頭之上。

  這一招又準又狠,料敵于先,十分有雪瑞的風格。

  楊紫汐的額頭上汗津津的,符菉黏在上面,穩穩當當。就像是電視劇上面的僵尸片一樣,腦門子貼著符菉的這姑娘不再動彈,眼睛直勾勾的,似乎要掉出來一般,口半張,里面有雪白的牙齒。雪瑞搖頭,說她不但是嚇掉了魂兒,而且還中了邪咒,請來的那筆仙,不知道是何方人物,居然如此兇戾。

  嘆罷,我們把她扶到了床上坐起擺直,剛想進入步驟,門外邊就傳來弱弱的聲音,是楊母,母女連心,剛才那一聲慘叫,使得她忘記了自己的承諾。我沉著臉走到病房門口,嚴肅地對外面這一堆人說道:“這是最后一次,要還有,我就翻臉了……”

  楊母心虛地說哦,然后忍不住回頭看了一下,似乎在找什么。我不管,把門合攏,返回病床前,只見雪瑞已然開始念起了喊魂咒。雪瑞聲音清脆,念的是天師道的法子:“八方威神,使我自然,靈寶符命,普告九天,乾羅答那,洞罡太玄,魂歸來兮,莫徒留外……”

  這聲音如同黃鶯鳴啼,跟雜毛小道那機關槍式的念咒相比,更加好聽。

  念完這番經訣,雪瑞開始清了清嗓子,喊道:“楊紫汐,快回來喲……”

  這是小妖朵朵便接上:“好哩,我回來了!”

  雪瑞又喊:“楊紫汐,你早點回來嘛……”

  小妖朵朵說:“曉得咯,我回來了……”

  這樣的對話七八句,躺在床頭的楊紫汐突然雙目一瞪,然后劇烈咳嗽,好一番動靜之后,從胃袋里面,吐出了許多熏臭的酸水來。那沾黏在她額頭的符箓自然脫落,掉在床單上的穢物里,有煙霧升騰。楊紫汐眼睛直勾勾地看著我們,突然沖我一樂,說道:“你來了?”

2條評論 to“第二十五卷 第四章 招魂之雪瑞獻藝”

  1. 回復 2015/01/01

    太陽雨

    這部書寫的很好,很精彩,如果能拍成電影票房一定不錯!

    • 回復 2016/03/07

      奧瑪乃康

      很多情節,電影是拍不出來的。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