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卷 第七章 異變之六芒星陣

  小婧和車宏保都是一副緊張得要死的表情——倘若他們第一次還是在保持著獵奇的心理,那么這一回,心里面裝著的,滿滿的都是恐懼。楊奕見他們心情太過于惶恐,導致那筆一直在抖,便催促,說筆仙過來了,你們隨便問一些什么吧,不然它是不肯走的。

  昏暗狹窄的房間里,紅色蠟燭的焰火,不斷跳躍,映照著他們的臉上,陰晴不定。

  小婧無助地看著我,問我們要問什么啊?

  我掏出手機,在上面打著“你是誰”三個字,楊奕瞧見了,搖頭,說不能問這個,筆仙會怪罪的,只能問自己的事情,不能談及它的底細,這個是筆仙游戲里面的忌諱之一。我聽他這么說,聳了聳肩膀,說那隨便問吧,我沒有什么意見的。

  說完這話,我開始閉上眼睛,認真感應起了這空間中,那炁場的流動來。

  片刻之后,我“看到”了一雙素手,從不可知的地方伸出來,握在了筆的下端,推動著它的運轉。這素手既遙遠,又近在咫尺,讓人無法捉摸,似乎留有一個隨時逃脫的后門,想要直接揪住它,卻擔心它瞬間遁走。我睜開眼來,瞧向雪瑞,只見她也是秀眉緊鎖,并沒有任何動作。

  從本質上來說,我們所在的這個空間其實是交疊的,這個事情從高能粒子對撞機的科學實驗中,已經得到了證實,而從我們所獲得的傳承上來講,人有人路,鬼有鬼道,大家各行其路,少有重疊。

  就比如白露潭常常所請的山神,其實也是一種靈體,那東西應是寄居于各處山脈地煞之中,獲得了某種規則的認可,就如同微博的實名認證,所以才會避免陰風的洗滌。至于它們存在于哪里,怎么生存,這個實在不好說。如同幽府,除了少數逆天的家伙,沒有誰有發言權。總之,我感覺絕對不是地下,而是在我們所感應不到的世界中。

  人類受于肉體的限制,很少有知曉那個地方的,但是這個世界只要是存在,就總有蛛絲馬跡,留下來,并且讓我們所知曉、發現。

  小婧她和筆仙的問答活動還在進行,在我閉上眼睛的幾分鐘里,小婧問了這個筆仙三個問題:“我會死么?”、“為什么要殺我?”、“我死之后,還會有意識么?”——小婧是個很聰明的女孩子,她知道我們想要得到這個惡靈的信息,但是規則又不能直接詢問,于是便旁敲側擊,迂回著問。

  在兩人反握著的筆鋒之上,有一種神奇的力量在導引著,第一個問題的答案是肯定的“會”,第二個問題的答案是“有罪”,第三個答案,卻是亂七八糟地一團弧線,亂麻一般。

  小婧和車宏保面面相覷,不知道說什么好。

  我思考了一番,對旁邊的人說我來吧,誰和我一起?

  我的目光掃過去,胡雪倩和楊奕都回避了我的目光,雪瑞想起之前被我偷偷摟抱的事情,不由得俏臉發燙,狠狠地瞪了我這個臭流氓一眼,頭偏到了另一邊去。雪瑞身俱天眼,是一個很不錯的合作對象,然而她不肯,我也只有把目光,落在了小王老師身上來。

  見我盯著他,小王老師渾身不自在,眼神閃爍,結結巴巴地說:“陸先生,你、你不會是想讓我來吧?”

  我笑了笑,說有何不可呢?

  小王老師百般推脫,說不行,他玩不來這些新潮東西的,要不然還是有陸婧同學和車同學他們跟你來吧?我好是一番勸,最后把他架到了愛崗敬業的高度,最后他才勉強答應了。在楊奕的主持之下,小婧和車宏保姿勢保持不動,然后由我和小王老師緩慢接替過兩人,將那只存有筆仙的筆,反握住。

  當我緊緊握住那筆,以及小王老師的手,穩定了之后,便能夠清晰感受到那神秘的力量。

  小王老師的手在顫抖,抖得像新婚之夜,揭開新娘頭蓋的漢子。

  這般握著,我突然想到了某些科普雜志上面,對于筆仙、碟仙的所謂解密,說這主要是因為呼吸,心跳,脈搏,血流等原因,兩個人的身體隨時隨地都在輕輕的晃動,這種晃動是身體下意識間的反應,而筆所書寫出來的結果,也是我們潛意識中所期望的一種答案。

  這是一種相對比較靠譜的解釋,相信很多人玩這個,應該也就是這樣的原因,然而此刻,我卻能夠感受到除了小王老師和我的力量之外,還有一種無形的壓力,作用于筆桿之上。

  這力量就如風、如水,如同我們在游泳池中,感受到四面八方傳來的力量在相互作用,最后朝著一個地方涌過去。

  力量,從不可知的地方而來。

  我突然能夠明白了一些東西,力量的生成和消失,起源和成長,其實都是有規律可循的。這些規律便是“道”,每一個修行者都是在追求道,追求與自然、與天地和諧的超脫觀念中,領悟力量,并且完成對自身淬煉的過程。我靜靜體悟,旁邊的楊奕則嘀嘀咕咕地念了一大堆恭敬的話語,突然如同宣布比賽般地喊道:“筆仙筆仙請顯靈,我等凡人,有話要問!”

  我放松雙手,感覺到那筆尖在引導著我和小王老師顫抖的左手,然后在白紙上畫下了一個大大的圈。

  這是同意的意思。

  我敏感地發覺到筆桿上面的那股力量,似乎也在顫抖,仿佛是激動,又或者恐懼什么。為什么會有這樣的感覺,我也不知道,也許真的是我跟雪瑞吹噓過的那第六感吧?我抬起頭,看到雪瑞正閉著眼睛,臉朝著這邊探來,門口處,背著身子的小妖也忍不住側過臉,用余光瞧來,見我看她,又賭氣地轉過頭去。

  我忍不住發笑,這小狐媚子,還真的是有趣得緊。

  清了清嗓子,我瞧向緊張得滿臉是汗滴的小王老師,寬慰他,說不要緊,玩玩游戲而已,莫當真,不會有什么問題的。他木然地點頭,但是卻沒有說話,嘴巴皮抖得厲害。我跟小王老師商量,說我們一個人問一個問題吧,要不我先來?

  見小王老師沒反應,我朗聲說道:“筆仙啊筆仙,我和王僑華,哪個更可愛?”

  聽到我的話,緊張的小王老師不由得笑了起來,這笑容舒展,他擰得緊緊的心情終于放松了不少,深呼吸,然后把手臂上的肌肉伸了伸,不再那么緊張。我們兩個緊握著的筆開始行走,彎彎繞繞,最后化作一個大大的箭頭,指向了我。

  看到這個情況,我不由咧嘴笑了起來,朝著周圍緊張的幾個人自嘲地說道:“雖然我破了相,但是似乎更加有爺們氣魄一些,很討人喜歡,對吧?”

  小婧、車宏保等人紛紛點頭稱贊,胡雪倩更是朝著我拋了一個媚眼,說陸哥,你很有男人味喲,看好你。雪瑞則給我了一個白眼,噘著粉嫩的嘴唇,朝我呸了一口,低聲說道:“臭美……”小王老師也笑了,他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后接著我的話語問道:“筆仙啊筆仙,我哪里不可愛了?”

  那筆一陣抖動,不知道是小王老師的手抖,還是其他的原因。不過,它也開始在白紙上行走了。

  一分鐘之后,那白紙上面出現了兩個歪歪扭扭的大字:“有罪!”

  我抬起頭來看向小王老師,他的臉色灰白,眼神躲閃。我心中一動,直起了腰桿,吸一口氣,接著問道:“王僑華為何有罪?他究竟做了什么壞事情?或者,他對你做了什么,對么?”聽到我一連串的問話,小王老師的身子突然一僵,下意識地要把我的手和那只筆給甩開去,然而我卻緊緊抓著他的手,不讓他脫離。

  我們的手懸空在了紙面上,暗自較勁,一陣抖動,正在這時,筆尖上突然滴落了三滴濃重的墨水,濺在白紙上。

  那墨水潤濕白紙,竟然如同電路圖一樣,自行擴展開來。

  出現在我面前的是一個巨大而標準無比的六芒星,在它的外圍,第三滴墨水將其圍繞成了一個真正360度圓形的圓圈。我心中差異,突然感到腳底一陣抖動,我和小王老師之間的課桌開始抖動起來。很快,我發現并不是這桌子在抖動,而是我們的整個地面,在不停地顫抖著,就仿佛發生了地震一般。

  我終于松開了小王老師的左手,那只毛筆跌落,筆尖戳在了六芒星圖的正中點上。

  這一下仿佛點燃了炸藥的導火索一般,整個空間都為之一震。

  我感覺我視線中的世界在那一霎間,分成了無數的重疊,旁邊所有的人,與我的距離都變得無比的遙遠,我似乎聽到了小妖叫喚我的聲音,也看見朵朵不顧旁人的恐懼,從我胸前沖了出來……所有的一切,都化作了影子,我低頭看向腳下,只見一個巨大的六芒星在我腳底蔓延,然后是漫天的黑暗,濃郁無邊。

  當黑暗漸漸散去的時候,我們所在的社團辦公室消失了,在淡淡的黑霧中,一對男女肩并這肩,朝我走了過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