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九章 吊腳坑的尸鼱

  一大團黑影由上而下,朝我們這邊撲來。

  我就地一滾,躲過這一團黑乎乎的東西,感覺背上被拳頭大的東西拍打到,像被女孩子輕輕擂了一兩拳。我從地上站起來,把早已準備好的獵網掏出來往前撒去。“啊,是蝙蝠……”吳隊長在旁邊喊道,周圍人一陣慌亂,用手中的東西亂揮,阻擋。好在這幾十只蝙蝠一飛而過,并沒有反復糾纏,而是在外圍繞圈。

  看得出來,它們好像有些懼怕靠近擺放內臟的石桌子。

  慌亂之后,七個人聚在一起來,我看到網里面有三個蝙蝠在撲騰,未展翅時和成人的兩個拳頭并攏一樣大,耳朵尖、為三角形,吻部很短,形如圓錐,犬齒長而尖銳,鋒利如刀,長相十分的兇惡恐怖,吱吱地叫喚,仿佛忍受了巨大的痛苦。

  唯一的那個警察把手電照在上面,嚇了一跳,說這好像是吸血蝙蝠。

  他這話說得并沒有太多根據,然而所有人的心卻都提了起來。這時,我的手電筒移向了剛剛蝙蝠群散落的地方看去,這不看還好,一看手都抖了一下,只見密密麻麻、不下近千頭的黑影在洞頂的那邊聚集著、蠕動著,很擁擠,有的在拍打著翅膀,在空中撲騰,偶爾露出的白色尖牙,有寒光,十分恐怖。

  吳隊長也看到了,他當機立斷,說此地不宜久留,趕緊撤離。

  說完,所有人都緩步向通道口慢跑去,我收起獵網,把里面三個毛茸茸、相貌丑惡的蝙蝠給放走,輕身返回。我們在通道里一路狂奔幾十米,發現并沒有蝙蝠追來,心中才稍稍放松了一點兒。我發現我們進洞來其實是很失策的,在千年古樹附近布下陷阱,守株待兔豈不是更好?說到底我們還是被李德財這個狗曰的給迷惑了,他之前說矮騾子居住在樹下面的一個土窩子里,然而卻給我們指了一個溶洞口。

一開始我們研究的時候,只以為是個地窖之類的空間,于是失算。

  在黑暗中奔跑,含氧量又低,沒跑一會兒就氣喘吁吁了。終于到了三岔路口,我們歇了下來,吳隊長扶著巖壁一邊喘氣一邊說:“這個巖洞不知道有多深呢,估計我們已經驚擾到那矮騾子了,這趟任務怕是完成不了了。”他說完,去找自己畫的粉筆記號,找了一會兒,很驚訝地大叫道:“咦,我剛剛畫的粉筆呢?哪里去了?”我們紛紛湊上來看,這光禿禿的墻壁上,哪里有什么粉筆記號?

  可是,也看不到有擦拭的痕跡啊?

  有人疑問,說會不會是我們跑錯了方向,剛才遇到一個岔路口,你也不停,就往這邊跑。

  吳隊長很奇怪,抓住那個戰士問:“剛剛有岔路口?我怎么不知道?”我也奇怪,我們剛剛不是順著一條直道跑過來的么,怎么會有岔路口?那個戰士很肯定地說是啊,從大廳折回來一百多米的地方就有一個啊。他剛說完,那個警察也附和說是,有這么一個呢!

  聽他們這么說,我感覺到一種詭異的冰涼從腳一直麻到了頭頂。

  難道又是……鬼打墻了?

  不可能啊!我有朵朵在,怎么會碰上鬼打墻?難道是矮騾子在弄幻術了?聽到他們這么說,吳隊長也急了,他提著手電筒,往回路黑乎乎的通道照去,一片出奇的寧靜。然后他把手電筒移回來,挨個的照著我們,數數:1.2.3……數到5,他聲音顫抖了,問:“胡油然呢?”

  聽他這么一說,我才意識到我們這些人里,少了一個。

  胡油然,這個名字立刻讓我聯想到一個滿臉青春痘、愛笑的年輕人,他今天一直在殿后,剛才在石廳中發現石桌上內臟的,就是他。見少了人,吳隊長立刻就急了,這個鬼彎彎巖洞里面,要是迷了路,那問題可就大了。我們喊了幾遍,空曠的通道里隱隱有回聲——“胡油然……”

  吳隊長說不行,一定要找到他。然后我們又折回去,仔細搜尋。

  這回我算是上心了,口中一直默念著九字真言,讓自己的呼吸和這聲音共鳴,聯系朵朵,讓她給我指引。走了一段路程,突然聽到有微弱的呼救聲。吳隊長喊停,讓我們小心搜尋聲音的來源,慢慢找尋,最終確定了聲音的來源。我們攏在一處旋拐的突出區,只看到這里有一個吊腳坑。這坑只有臉盆大小,附身下去,有溫熱的風吹來,有血腥味,聞著讓人很不舒服。

  黑乎乎的,也不知深淺,而這呼聲則是有下面傳來。

  吳隊長趴在地上喊,胡油然,胡油然……

  立刻下面就有微弱的聲音傳上來,帶著哭腔:“隊長,隊長,我的腳搞斷了,好疼啊……”吳隊長問下面什么情況,胡油然說手電筒掉了,看不見,四處都是黑乎乎的,很空曠,說話有回聲。正說著,剛才說有岔路的兩個人指著前面的巖壁大叫,這里就是岔路口啊?我一看,不就是一面稍微突出的石壁啊?再仔細一看,發現這石壁的紋路有些特別,層層疊起,乍一看確實像一條路。

而那吊腳坑,便是在這墻壁的前面,胡油然就是看錯了,一腳跌進去的吧。

  但是,為什么他掉下去時,一點兒聲音都沒有出現呢?

  是我們太急了,還是他根本沒時間叫?

  當下也顧不得這些疑問,繩子我們是有準備的,聽這聲音也不深,幾個人連忙把繩子捆好放下去,放了四米多就到底了——還好,我知道,有的溶洞的吊腳坑幾十米,摔下去直接成肉醬。下面接住了,拽了一拽,很沉,我們幾個人就用繩子捆住腰,然后往上拔。那戰士有一百多斤,幾個人用勁并不算重,我們往上面拉了兩米,卻感覺繩子突然一沉,還沒反應過來,就聽到洞里面傳來凄厲的慘叫:“啊……這是什么東西,啊,好痛!好痛啊……你們快他瑪的拉啊……”

  他奮力掙扎起來,而我們的繩子立刻就一沉,死重死重的。

  吳隊長趴在洞口用手電筒照著,似乎看見什么恐怖的東西,大叫快點,快點。我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奮力地拔著,洞地下的那個叫做胡油然的戰士一直在大叫——說句不敬的話,就像殺豬一樣嚎叫著——讓整個黑暗的空間里。充滿了讓人驚悚的害怕,好像這恐懼馬上就降臨到自己頭上一樣。

  啊——隨著這一聲慘號斷聲,我們感到下面的力道一松,全部奮力一拉,胡油然一下子就被我們拉了上來,非常輕松。然而于此同時,我感覺臉上熱熱的,一抹,全部是溫熱的鮮血,低頭看去,只見被我們拉上來的這個小戰士,全身自腰、盆腔以下,全部都被啃得血淋淋的,兩條小腿處甚至白骨森森,幾乎沒有一塊好肉了。他被我們拔出來,躺在地上,嘴里往外面冒著血沫子,嗓音嚎啞了,全身痙攣地抽搐著,眼睛往上翻,已經是沒有什么生機了。

  吳隊長一直守在洞口,人上來時自然甩了他一臉的血,他看到了胡油然的慘狀,一臉驚詫,抹了一下被血水糊住的眼睛,然后跪下來拉著胡油然的手問怎么了,見沒反應又掐人中。那個警察受不了這血腥味,一下子就跪在一旁吐了,稀里嘩啦的。洞里面還有細細索索的聲音,吱吱叫喚,沸騰。有個戰士拿著微沖,往里面“嗒嗒嗒”掃射了一串子彈,這才消停。

  吳隊長跪坐在胡油然的旁邊,地上流著的全部都是血,粘稠,胡油然疼得已經昏厥過去了一次,幾秒鐘后醒來,看著我們,問怎么了?他似乎感覺不到疼了,但是說冷,連吳隊長問他的話,也不答。我看見他眼神渙散,便插嘴問有什么遺言。他反應過來,想抬身子看一下自己的腳,然而剛一想起,就又輕聲地叫喚了一下:“啊……”

這一聲似乎完全透支了他的體力,臉上疼得扭曲了,強忍了一會兒,他盡量舒展了一下眉頭,輕輕嘆道:“唉,當兵一年多,我都沒回過家呢,我想媽媽了……”

  這話說完,他便再無聲息了。他死得很不甘,睜著眼睛。

  胡油然是湖北人,年僅十九歲,花一樣的年華,然而卻死于一個大山深處的溶洞之中。

  旁邊幾個男人都是他的戰友,一時間淚水止不住地跌落。可這個時候并不是傷感的時候,我一把拽著吳隊長問剛才看到了什么,他說是老鼠,像小貓一樣的老鼠,一大堆,全部粘在油然的身上,一個接一個……我說最后怎么沒有甩上來一個呢?

  他說不知道,手電筒一照,個個的眼睛都是紅晶晶的。

  我想起了雜毛小道的那句話——何為妖,反常必為妖!李德財也說過,他失蹤的時候,曾經見過很多大老鼠在他面前跑來跑去。老鼠其實是很怕人的,人們說“膽小如鼠”,便指的如此。然而敢主動進攻人類的,必然是吃過人肉的,兇狠得很,這種老鼠又被叫做尸鼱。我們都知道,人死之后,尸體是最好的細菌病毒培養基,鼠疫可以在尸體的骨骼里面存活60年,炭疽40年左右,里面存在的尸毒極其厲害,若是感染,又被尸鼱食用之后,這尸鼱,便非常具有攻擊性,而且劇毒。

  我抓起一大把糯米往洞中一撒,然后聽到吱吱的聲音傳來,非常痛苦。

  我制止了其他人想要帶上胡油然尸體的舉動,并且不讓他們去摸。此刻的胡油然,不一會兒身上就全部都是毒了,一不小心,便能感染到人。他們都不干,說我不理解他們的戰友之情、兄弟之情。人都死了,要給他留一份尸首,好給他家父母交待啊。我看著吳隊長,問死了一個弟兄了,是不是想所有的弟兄都死掉?他愣了一下,死死盯著我,然后咬著牙,說先放在這,過幾天組織人手工具,再來!

  用隨身帶的布裹好胡油然的尸體,放到一處懸空的石臺上后,我們再次往著出口走去,一路做上記號。

  這個時候,我感覺氣氛十分的沉悶,大家都不說話了。

  那個警察拍了拍我,低聲說我的決定是正確的。我不說話,也不求理解,只是感覺進洞這個決定,實在是太錯誤了。往回走,岔路口的粉筆消失了,我們不管,來時是往左拐,回路時依照返回就是。然而,當我們走過了三個岔口的時候,我聽到風中有嗚嗚的哭咽聲,停住了腳步,用手往嘴里舔了一下,放空中,然后拉住了前頭的吳隊長。

  他扭頭,瞪我,而我則很無奈地說道:“我們迷路了!”

2條評論 to“第四卷 第九章 吊腳坑的尸鼱”

  1. 回復 2014/09/27

    矮騾子

    哈哈你們敢進來就別想出去了,來跟我們的仙女啪啪啪

  2. 回復 2014/11/01

    老衲法號倉井空

    元芳你怎么看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