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卷 第十章 金蠶之國王歸來

  剎那間,小穆尖利的指甲陡然一長,已然劃到了我的脖子處,有短劍的鋒芒透出。

  在我即將身隕魂消的關鍵時刻,小腹臍下二寸四分,下丹田的位置,突然有一股灼熱發燙的氣勁,咕嚕咕嚕地滾冒而出。這氣感一經出現,便如同大堤潰壩,山河翻涌,黃河壺口的瀑布有多磅礴,它便有多磅礴——霎那間,我渾身的熱流激蕩,全身仿佛浸潤了三溫暖,纏繞在我身上近半年的陰寒,彈指間,立刻被驅趕到了爪洼島去,再無影蹤。

  陷入了死亡陰影中的我,在這一刻,感受到了久違的力量,重回身體中。

  啊、啊、啊……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忍不住地放聲長嘯起來,感覺渾身的骨骼,都在霹靂咔嚓地響動,足踏大地,有源源不斷的力量,從地底狂涌而來。小穆的指間如磨制尖銳的刀鋒,然而并不能夠割裂我的皮膚,將里面鮮嫩的肌肉,和熾熱的鮮血給弄出來。

  因為在這指甲和我的皮膚之間,有一道燦爛的金色光芒,擋在了那里。

  我的背部重重跌落在了地上,看到久違了的肥蟲子威風凜凜地出現在半空中。只見它的身體似乎更加肥碩了,比我大姆指還粗了一大圈,兩對薄薄蟬翼,軟如蠶絲,剛如刀鋒,身軀一截一截,流光溢彩,閃現著黯淡的金色,低調且奢華,兩側的皮膚上面都有眼睛一般的圖紋,栩栩如生,你盯著它,仿佛每一只眼睛都是活的,炯炯有神反地盯著你,能夠看透人心中一般。

  總之,肥蟲子此次蘇醒,有兩個最大的變化。

  第一是周身的瞳孔花紋,栩栩如生,充滿魔力;第二,是那肥碩的身體周圍,有著淡淡的金色氤氳,這氤氳乍看一團迷霧,然而細看,卻如同牛毛的針芒,充斥著古怪的力量。

  肥蟲子一出現,便朝著小穆的身子里鉆去。這白衣長發的女鬼尖叫著,往后飄飛而去。她似乎對肥蟲子周身這暗金色的氤氳十分忌憚,手一揮,兩道蜿蜒游龍一般的黑霧,從地上冒出來,朝著肥蟲子席卷而去。

  天地都黯淡下來,肥蟲子就如同宇宙星空中,唯一的太陽,閃耀著華貴的光彩,那兩道黑霧幻化成了其狀如蛇的鳥物,四翼、六目、六足,其鳴自詨,帶著恒古的氣息,朝著肥蟲子抓去。

  肥蟲子伸縮軀體,轉身看來,黑豆子小眼睛里,流露出了狡黠的光芒,在我目光所不及的一霎那,它電射而過,一道復雜之極的飛行線路蜿蜒盤桓,絢爛如煙花綻放。須臾之后,那黑霧幻化得很牛波伊的古怪生物,頓時土崩瓦解,崩潰成了一道道散落漂浮的黑色柳絮,四處散開。

  小穆像被人摸了屁股一般尖叫著,雙手揮舞,無數黑氣如利箭,朝著肥蟲子射去。

  我雙手撐地,正準備爬起來,突然感到地面震動,轉頭看去,只見林陌變成了姚明老兄的高度,朝著我大步踏來。這家伙腦袋碎了一大半,滿目猙獰,半張著嘴,里面全部是破碎的爛牙,口中“嗬嗬”地吼叫著,像電影里面的怪獸金剛。

  我想起來了,小穆說過,在她的世界里,她便是這里的王。

  所以任何奇怪的事情,都變得正常無比。

  我未經思考,就準備逃開,然而雙手撐地,久違的力量開始涌進我的雙臂中來。我下意識地將這股力量化作熱流,按照山閣老留于地穴石府中的心法,一路走陽脈之海,一路沉陰脈之海,最后一路,行偏門足陽內經,頓時全身通暢,感覺那枯竭的經脈中,如同夏日里被灌溉的田野,滋潤無比,于是稍一翻身,鯉魚打挺,猛然站了起來。

  林陌已然沖到了我的跟前,身影如山,巨大的拳頭從天而降,朝著我猛力砸來。

  我頭一偏,躲過這一拳,感覺身體仍然有些停滯,并不是很活泛。不過這也差不多夠了,我蹲在地上,一個掃堂腿,正好將面前這個小巨人的腳給絆到。

  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林陌一點兒也不重,一掃即飛,漂浮于空中,一陣黑氣縈繞。

  我暗罵一聲艸,這個家伙本身就是個被拘了的陰鬼,自然不會和他的外表那般剛猛。我那陽脈之海的熱流回饋,遁入雙手之上,頓時熟悉的惡魔巫手一片瑩藍,霎那間有力量充盈。我激動無比,時隔半年,形同廢人的我,又重新掌握了對靈體專克的惡魔巫手。

  看著手掌上面浮現出來的幾個熟悉符文,或者希望,或者毀滅,它們代表著我陸左真正掌握著的力量。我頓時信心滿滿,一個箭步,沖上前去,當頭就是一把抓。

  這一抓,隱藏了諸多的奧妙,集合了九陰白骨抓、鷹爪功、抓奶龍爪手等等至高武學于一身,便是林陌這新晉鬼物也識破不得里間的變化,頓時被我一把抓住了腳踝,接著我奮力一扯,將這高高在上的鬼物一把拉到了地面上來,摔倒在地,一通猛踩。

  可憐林陌這偌大鬼物,姚明哥的身高,一旦被我抓住腳脖子,源源不斷的熱力涌入它的體內,竟然連反抗之力都沒有,任我敲打。

  烙鐵燙牛油,須臾之間,林陌被燙得整個身子都開始消融,神魂不穩,搖搖欲墜,有即刻灰飛煙滅的跡象。林陌這邊差不多已經解決,我這才有精力去觀察金蠶蠱的表現。這一看不要緊,嚇了我一大跳,只見我頭頂的天空,無數羽翼飛舞盤旋,諸多鳥物呱噪,不斷朝著金光閃耀的肥蟲子,疾撲而下。

  然而面對這樣的攻擊,肥蟲子顯得格外淡定,它周身氤氳,那些針毫般的細線開始延長出來,化作了隨風飄揚的柳枝,四處擴散。

  這場景十分漂亮,本來只是一點亮光的肥蟲子,在轉瞬之間,變成了蒲公英一樣的大花朵兒。

  那些飛撲而下的怪鳥,被這絲線給緊緊纏住了最富有攻擊力的鳥喙和爪子,頓時就變成了跟海綿寶寶一般無害;撲來的鳥兒多了,便是鳥擠鳥、肉挨肉,轟然一下,比人還高的一大團鳥兒群體跌落在地上,無數羽絮飛揚。

  小穆懸浮在我左側七八米處,此刻的她已然恢復了美麗的容顏,就仿佛放大版的周迅一般,她驚恐地指著地上那一堆翻騰的鳥兒,問道:“這、這是什么玩意,為什么我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脅?這不可能啊,在我的世界里,我就是上帝,怎么會有超脫于我力量的存在呢?”

  我張望了一下四周,看到宿舍樓、走道、校園和我跟前的臺階,早在我剛才和林陌打斗的時候,就已然消失不見了,便知道自己到了一個奇怪的地方,而此處,正好被小穆給盤踞了,所以死去不到三個月的她,才會顯得如此厲害。

  這就是她口中所謂學院的秘密吧,想來她也是有大機緣的鬼物,不然哪里能夠如此幸運。

  我感覺手上的力量已經到了極限,放手一捏,林陌帶著怨毒和驚恐,煙消云散。拍拍手,我一臉誠懇地對小穆說道:“小穆,你的仇怨,我會幫你伸張的,而你,還是早日回歸幽府,不要再害人了,可以么?”

  小穆猛然搖頭,尖叫道:“不!我是這里的王,我要永生,與天地同壽,我怎么會敗給你,你去死吧,去死……”

  她的身子突然變得濃煙滾滾,無數紅光沖她的身體里面噴薄而出,朝著我襲來。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地上那一大堆扁毛畜牲轟然散亂飛出,一道金光朝著小穆的心口飛去,我看到在那個地方,白嫩的乳溝之上,有一根黃金之色的項鏈。

  我剛剛來得及抬頭,還沒有看得仔細,便見到天地都為之一震,周邊的景物都化作了碎片,空間如同破碎的玻璃,嘩啦啦,包括我的身子,都化作了六棱形的碎片光芒,充斥于天地之間。

  ********

  “醒了,陸左哥醒了……”

  “是么,臭流氓醒過來了啊?”

  迷迷糊糊之間,我聽到耳朵邊有幾聲驚喜的聲音,睜開眼睛,只見一張美麗而精致的臉孔出現在我面前,是雪瑞,一臉小緊張的她擦了一把汗水,雙手猶自結著復雜的手印,而旁邊轟隆隆地響,我站起身來,只見小妖已然把這房間的地板磚都掀開了大半,露出鋪墊著的水銀槽。

  我站起身來,感覺渾身酸痛,汗出如漿,后心風兒颼颼的,透心涼,再看旁邊,除了我、雪瑞和小妖之外,所有人或趴或躺,全部都陷入了昏迷之中。無盡的疲倦如同潮水,朝我席卷而來,而朵朵則呼喚著陸左哥哥,沖上來抱著我的手臂,急得直哭。

  我看著左右的一切,恍然若失,喃喃自語:“這只是一場夢么?只是一場夢啊……”

  突然之間,一種極度的思戀情緒,涌上了我的心頭,我有一種想哭的沖動:金蠶蠱,你這死肥蟲子,你丫到底要睡到什么時候?

  拉著我胳膊的朵朵看著我眼角有淚水滑落,不由得愣住了,小心翼翼地問我,說陸左哥哥,你哭什么?不是應該要高興的么?我訝異,問為什么要高興?

  看!——朵朵伸出手,指向下方,我低頭看去,只見金光萌動的肥蟲子,正叼著一只指甲般大小、狀如水龜的青黑色甲殼蟲,出現在我的眼簾中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