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卷 第十一章 蘇醒之兩狗相斗

  金蠶蠱搖頭晃尾,嘴叼甲殼蟲,依然是一副吃貨樣兒。

  我伸出手,這小東西倒是乖巧,三兩下,就將占它小半體格兒的青黑色甲殼蟲給吞食殆盡,然后攀到了我的手指尖兒上面,啾啾地叫著。時間也就三兩秒,我感覺它吃的那東西,似乎有些眼熟,往記憶中一翻騰,這才想起來,竟然是我們在神農架耶朗祭殿,將我和三叔、雜毛小道等人迷得幾入幻境的十香蟲。

  這個打屁蟲一樣的東西,十分厲害,當日將它找出來的虎皮貓大人甚為得意,還告訴我們,這玩意是幻術界的大拿,金蠶蠱身有皇冠,橫行無忌,但是卻懼怕它,一點兒脾氣都沒有。

  可是如今,肥蟲子吃它,就如同一酒友磕花生米一般,輕松簡單,香脆無比。

  這時候我才發現,肥蟲子真的如我在幻境中所見到的那樣,大了一圈,周身眼紋都仿佛活過來一般,如有魔力,而在它身體周圍,則有淡淡的金色氤氳,幾如實質,將我的手指弄得癢癢的,也熱,暖洋洋的。

  金蠶蠱的黑豆子眼睛盯著我,我也盯著它,想笑。

  我知道就是它救了我,不然我估計就沉浸到幻境里,難以蘇醒過來了。我轉過頭來,問圍上來的雪瑞,說到底怎么回事,怎么旁邊這些人,都昏倒了?

  雪瑞看了一眼小妖,說剛才那筆仙之靈自動畫出了一張六芒星圖,結果它與藏于這地板之下的巨大法陣相呼應,引發了一場大幻境,將所有人的意識都拉扯進去了——唯有我們仨:我身具天眼,能夠“通天徹地”,慧眼識物;夭夭麒麟胎身,天地造物,神魂堅強;而你家乖朵朵,她是變異鬼妖之身,又精通迷幻之道,在那里面是一等一的高手,那東西自然不會將她拉入,增添敵手……

  我眉頭一掀,說那東西?

  這個時候,我才看到雪瑞手中有一串黃金質地的華貴項鏈。這項鏈是那種中世紀西歐的款式,維多利亞風,吊墜是一個指甲蓋大的小牌子,上面繪制著一個精致的六芒星陣,而我的腳下,地磚被掀開大半,一片狼藉中,有數根凌亂破碎的玻璃管子,碎開的地方,是銀白色的水銀,緩緩流動。

  雪瑞回答說那東西,應該是一個惡靈,飄飄蕩蕩,懵懵懂懂之間,來到了這個地方;本來這里的法陣是有隔絕靈體作用的,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它就進來了,然后寄居在這串六芒星項鏈中,滋潤了神魂,才能為非作歹。

  雪瑞見我打量那項鏈,遞給我,說她師傅羅恩平在講到西方神秘學史的時候,曾經跟她提過六芒星,十分厲害,它在西方神秘學的地位,就如同中國的陰陽魚,而這項鏈的材質,并不全部是黃金,里面摻雜了一些地球上沒有的隕石金屬,這種金屬,在西方,人們通常把它稱之為“精金”。

  精金?

  我將這項鏈舉起,朝著燈光出瞧去,確實能夠看到有略微的銀藍色,十足的光澤感。

  雪瑞見我皺眉,說你是不是覺得奇怪,為什么會有人在這個小小的社團辦公室地下,費心布置下這么復雜的西方“魔法”陣,還把這么貴重的法器,放置在這里?

  我點點頭,說是啊,為什么,如果不是腦子抽筋的話,那又是什么原因呢?

  雪瑞搖頭,說她也不知道,不過這法陣倒是一種匯集陰靈的隱秘布置,要不是夭夭急得把這地板給掀了,誰也不知道此處竟然還藏得有這個東西。上次你跟我提過東官浩灣廣場的事情,我剛才突然在想,莫非那個始作俑者,是想用這里的某種東西,溫養這串項鏈?

  我玩弄了這項鏈一陣,準備還給雪瑞,說如此說來,那個英國留學生倒有很大的嫌疑,這么貴重的東西,就扔在這里,他倒是放得下心來。

  雪瑞擺手,說她用不著,這項鏈跟她的功法相沖突,收著不妥,倒是朵朵這小可愛,能夠利用這項鏈,隱匿身型,吸收靈力,便給她吧。事關朵朵,我掂量了一下,并沒有拒絕雪瑞的好意,收入囊中。突然想起一事,說小穆呢,到哪里去了?

  雪瑞一愣,說小穆?哦,你是說穆昕宇,就是寄托在這里的筆仙魂靈么?她剛才倉惶而出,然后被小吉給吃了。

  吃了?我順著雪瑞的手指看去,只見那個白茸茸、巴掌大的小家伙很享受地舔了舔舌頭,朝我直哼哼。

  我心中不由得長嘆了一口氣,小穆生前的遭遇是凄慘的,這個文藝女青年承受了她不應該受的罪過死去,后來經過陰風洗滌,迷惑了心智,又驟然獲得了強大的力量,所以才會變成了恐怖惡靈,滿心怨憤,不肯歸于幽府,妄圖加害更多無辜的人,重回人間。

  可是……她最終的結局,竟然是被咒靈娃娃出身的吉娃娃,給一口吃掉,當做了夜宵。

  癡兒,可憐可悲的人啊!

  不過傷感總只是暫時的,我看著這遍地昏迷的人,說他們怎么了,不會是在夢中死去,變成植物人了吧?

  說著,我親了親金蠶蠱,把它遞給了朵朵拿著,然后走過去。

  我用右手中指和無名指,按在了小婧的脖子上,感覺到脈搏正常,并沒有什么大礙。雪瑞疑惑,說按理講這六芒星陣,和致幻關鍵的那黑色甲殼蟲都已經被破了,他們并無大礙,一會就能夠醒過來啊,怎么還昏迷?對了,陸左哥,你剛才昏迷的時候,里面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發生了什么事情啊——我回憶起小穆給我看到的一切,不由得對躺倒在地上的小王老師和楊奕,都深深鄙視起來。

  世間本無事,庸人自擾之,如果不是這些混蛋,哪里會發生后面那一系列的事兒?

  正說著,趴在地下、桌上的大家伙兒都醒了過來。

  小王老師腦袋動了一動,然后迷迷糊糊地睜開眼,大概清醒了幾秒鐘后,突然抬起頭來,正好與我對上。只見他的臉孔扭曲,猙獰可怖,眼球的玻璃體里,盡是鮮紅色的血絲。我還沒有反應過來,只見他呼的一下,猛然站起,然后朝著同樣揉著腦袋、迷迷糊糊的楊奕沖了過去。

  啪——

  小王老師拳頭緊緊攥起,當頭就朝著楊奕的腦袋砸去。這一拳蘊含著他無限的怒火,正中了楊奕的鼻梁之上,還沒有弄清怎么回事的楊奕“啊”的一聲慘叫,被打得鮮血迸流,鼻子歪在半邊,仰頭就朝著后面倒去。

  小王老師一擊得手,并沒有罷休,停下手來,而是騎上了楊奕的身子,舉起拳頭,掄圓了打下,正中眼眶際眉梢,只一拳,打得眼棱縫裂,烏珠迸出,慘叫聲尖銳而恐怖。這時我才反應過來,小王老師這哪里是要教訓楊奕,簡直就是要往死里打,我來不及,叫了一聲夭夭,小妖立刻飄身上前,攔住了小王老師捶向太陽穴的那一拳,手一翻,小王老師偌大的身子就往空中翻騰,摔落在了地上。

  他被摔得腦袋發暈,但是人卻如同瘋了一樣,嘶嚎著又想爬起來,口中大罵道:“我殺了你,殺了你……”

  小妖朵朵雙手結印,指尖點在了小王老師的腦門頂上。

  勁氣一發,他的眼睛頓時一直,僵硬不得動彈。

  小妖制住小王老師,得意地拍拍手,說臭流氓,那人死了沒有?我蹲在楊奕的旁邊查看,只見他的眼窩子一片淤青,眼看著左眼腫大,流露出粘稠的液體,仿佛里面破碎了——小王老師起了殺心,中指骨節突出,要命得緊。小婧、胡雪倩、車宏保等三人這時也都醒了過來,見到楊奕殺豬一般地大叫,紛紛圍上前來,問怎么回事?

  楊奕痛得快昏過去,大叫,說誰知道王僑華怎么了,狗日的一上來就打,想要殺我呢!

  小婧這才反應過來,遲遲疑疑地說道:“不對啊……我剛才看到你和林社長,還有另外兩個男的,對一個女孩子……是不是,真的?”胡雪倩和車宏保也反應過來了,都點頭,說是啊是啊,我們也見到了!楊奕被揭穿臉面,百口莫辯,話也說不出來了,含含糊糊地說了兩句,感到左眼鉆心窩子的疼,哎喲一聲,就要昏倒過去。

  場面一時混亂,但是我仔細瞧了一下小婧等人,但見她們額頭上面的黑氣,已然消失無蹤,我也不在停留,雪瑞打120救護車,而我則打電話報警,將這里的情況跟警察說明。

  因為有專案組,所以警察來得很快,我出示了工作證,然后領頭的那個警察跟上級確認了一下,跟我握手。

  案情很簡單,小王老師不知道在幻境中經歷了什么,似乎幡然悔悟了,對自己的行為供認不諱;至于楊奕,自然也由警方接手。不過據我目測,似乎左眼保不住了。忙碌半宿,我把小婧她們勸回宿舍,然后心情激動地準備返回賓館,和肥蟲子好好親近。路上,我接到雜毛小道的電話,他告訴我,大師兄,來東南任職了。

  是一把手。

7條評論 to“第二十五卷 第十一章 蘇醒之兩狗相斗”

  1. 回復 2014/12/08

    madridista

    看來留學生多半就是張海洋了

  2. 回復 2014/12/18

    雪妖瑞朵

    樓上的真是好眼力,竟然想到了張海洋,同感。看來后面那個王萬青,王姍情,還有這個張海洋還會卷土重來,又會有一場場惡斗……

  3. 回復 2015/01/24

    小白楊

    樓上兩位,英國留學生是來中國的英國人,張海洋是去國外的中國留學生,汗。。。語文不好就別來誤導人了。。。

  4. 回復 2015/01/24

    小白楊

    只想說一句:英國留學生是指英國人,張海洋是中國人

  5. 回復 2015/01/30

    大師兄終于來了

    大師兄一來,各方妖孽就沒法活了……

  6. 回復 2015/02/10

    筆仙

    真不懂你們為什么這喜歡找我玩

  7. 回復 2019/09/25

    豪情

    沙雕太多!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