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卷 第二章 生病的柑橘

  大師兄相召,我自然不敢拿捏什么,畢竟他不但是我的靠山,也是親近的兄長,于是立刻梳洗一番,驅車前往。

  到了南城二處,門口依舊是那個頂替張伯的僵尸臉老太太,當然,還多了一個趙中華。

  他見到我前來,拉著我,說陳老大八點鐘到的,現在正召集機關的人員訓話呢,都是些冠冕堂皇的話語,沒我們這些編外人員什么事情,走,我們先去吃早餐。

  機關食堂的早餐很不錯,葷素搭配,精致小巧,很有南式早茶的感覺。過我昨日喝多了酒,有些難受,便只點了一碗白粥,就點兒咸菜,緩緩地喝著,問掌柜的,陳老大找我過來,是敘敘舊,站站臺,還是真的有啥事兒?

  趙中華搖頭,表示不知道,你還期望有什么獎勵?跟你提一級工資,估計你這個當老板的也不在意。他也是剛剛到,懶得湊上前去,搞那些虛頭巴腦的東西,反正都是老部下了,陳老大也不會介意的。

  我們兩個貓在食堂里吃了大概一個小時的早餐,聊了些近況,掌柜的告訴我,果然是人的名樹的影,前幾個月亂象紛起,連他這編外人員都累得腿抽筋。今天南海,明天茂名,各種忙碌,然而自從大師兄要來東南赴任,什么鬼魅妖魔,全都消失無蹤。你說說,這是什么節奏?

  我笑了,說這是天下太平的節奏唄。

  掌柜的又告訴我,說黃鵬飛那小子自從集訓營回來之后,性子便沉穩了,實力也似乎厲害了許多,六月份他還回了一趟茅山,據說得了不少好處。黃鵬飛素來忌恨小蕭,連你也受了牽連,自己可得小心那個家伙,莫到時候給你出陰招、下絆子。

  我聳聳肩,說黃鵬飛之流,不過是墻頭蘆葦、山中空筍,能有多大影響力?再說了,我上面不是有你和陳老大罩著么,怕個毛?

  談話間,曹彥君走了進來,笑著跟我們打招呼,說到處找你們兩個,沒成想居然都跑到這里混飯吃。陳局長那邊搞完了,說要見見你們兩個,走,跟我去吧。

  我站起來,拍拍曹彥君的肩膀,說行啊,老曹,陳老大這回一來,你就是妥妥的心腹,以后前途不可限量啊?

  曹彥君笑了,說還不是你和掌柜的推薦,以我這本事,撐死了也就是一個跑腿的,大事情,還得你們來辦。趙中華跟著走,說得了,我們都是些編外人員,臨時工,要說升官發財,還得是你們這些踏踏實實做事的人。小曹,你可不要謙虛。

  說說笑笑,來到了小會議室,曹彥君并不進來,而是送我和掌柜的進了房間后,把門給關上了。

  走進小會議室,大師兄正在主位上坐著,旁邊是董仲明。大師兄站起來,跟我握手,然后親切招呼我們坐下。他依然穿著那件合體的中山裝,氣質沉穩,不過比起月初的疲倦,此時的大師兄精神抖擻,目光如電,臉上的笑容淡然自若,顯然已經進入了角色,而且完成得似乎不錯。

  久別重逢,自然好是一番寒暄,談到我身體的傷勢,大師兄還親自給我把了脈。

  結果還不錯,不過大師兄告訴我,說我身體里還有一些隱疾,自己得注意,不要太過于拼命,不然還會有復發的危險。大師兄這個人,表面上看著很威嚴,不過私底下卻十分親切,有什么事情,也不瞞我們,把他最近的一些動作,跟我們談起;掌柜的很早就跟大師兄做過事,就如同董仲明他們一樣,故而并沒有什么可拘束的,談天說地,彼此都沒有什么隔閡。

  趙中華久居南方,這里面的彎彎繞繞,他是門兒清,我看得出來,大師兄到了東南,跟掌柜的接觸也不是一次兩次的,從這番言論來看,我感覺大師兄仿佛是想要重用趙中華,有把他提拔到張偉國空下來的那個位置去。

  不過大師兄初來乍到,最需要的還是穩定,和平地接管東南分區。大規模的提拔自己的故舊,似乎并不是很妥當,所以他也并沒有承諾什么,也只是了解。

  談了半個小時,大師兄突然問我,說認不認識一個叫作吳臨一的人?

  我說認識,他又問我是不是很熟?我說還好,在家里的時候,跟吳臨一打過一次交道,后來還通過幾次電話。不過要說有多熟,倒也不見得,關系還算一般吧,怎么了?

  大師兄不答,而是從董仲明手中接過一份文件夾,說你先看看這個吧。

  我接過來,打開著藍皮封裝的文件,翻開第一頁,便見到兩幅照片,第一張是掛在果樹上面的幾個柑橘,青色的,生澀錯落,并無什么異常;第二張,則是一個熟透了的黃色柑橘,被從中整齊,切成兩半。然而問題出現在第二張照片上,只見那被切成兩半的柑橘果肉里面,附著有二十多條細小的生蛆,正在翻滾著,乍一見,密密麻麻,讓人頓時就生出雞皮疙瘩,寒意陡生。

  我接著往下翻,這是一份調查報告,說得是自從今年秋季起,在西川南袞、宜兵、答州還有渝城周遭,都爆發了大規模的柑橘蛆蟲事件,很多農戶采摘下掛果的柑橘,剝開之后,發現里面的果肉,多則幾十上百,少則三五條,里面有很多半特殊寄生蠅蛆,根本就無法給人正常食用。

  農戶和公司忙碌一年,結果收獲的是這些根本沒有經濟價值的柑橘,在經濟上面,自然是損失慘重,雖然那蛆蟲的蛋白質含量高達60%,可用作高蛋白質飼料,但是分離和收集實在不易,根本沒有效益。

  我看到一半,眉頭皺起,抬起頭,說這里面有問題。

  大師兄點了點頭,說是的,很大問題。這是有人動了手腳,傳播了一種很特殊的病蟲,導致大范圍的病橘擴散。當然,這個還不是最主要的,我們已經接到了一些誤食病橘的案例,食用了病橘的人,有個別表現出記憶力減退、神志喪失的跡象,有人吃的過多,已經成了白癡。通過統計和研究表明,這種病發率達到了11.8%,也就是說每十個人里面,就會有一個人會受到病橘的影響。

  我快速翻到后面,看到那一個個的案例,心中惶恐,不由得失聲說道:“基因武器?”

  大師兄沉聲說道:“對,有這個意思。雖然沒有證據表明,但是做我們這工作的,不能不有職業敏感性。現在的問題,不在于經濟效益,而關切到了社會公共衛生安全。雖然大部分病區已經得到了控制,但是有消息稱,部分農戶和公司為了賺錢,已經偷偷地把這些病橘給賣出去了……”

  掌柜的在旁邊聽著,有些詫異,說這些長蟲的病橘,怎么會有人要?

  董仲明出言解釋,說連皮帶殼的病橘自然沒有人吃,但倘若揉成汁液,渾濁不清,自然也就不需要太多的顧慮了。掌柜的點頭,然后問大師兄,說陳老大,這事情發生在西川、渝城那邊,自然由人才濟濟的西南局操心負責,這事兒說大很大,說小,在西南局那些高手面前,這也算事兒?

  大師兄搖搖頭,說你忘了,陸左在怒江培訓那次,鬼面袍哥會上至坐館大哥張大勇、白紙扇羅青羽、大供奉劉彧,下至骨干精英,清巢而出,伏擊我宗教局以及宗教界各處的后備人才,導致死傷慘重。邪靈教最強鴻廬,就留了張大勇這一脈骨血。像張大勇這種睚眥必報的人,難免不會起來興風作浪,報復社會,而且此次影響極為嚴重,上頭十分重視,所以組成了專案組,傾盡各方力量,專門處理此次事件。

  我有些迷惑了,說大師兄,你今天專門找我過來,難道這件事情與我有關?

  大師兄點頭,說西南局那邊,吳臨一在那方面算是比較能說話的人,他打報告到了總部,想要借調你,到專案組去。不過你只是我們部門的外圍人員,所以我特意找你過來,也是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見。

  趙中華有些急了,說陳老大,西南現在是趙承風的地盤,他們自己惹得禍端,讓他們自己去揩屁股唄,干嘛還把傷重未恢復的陸左弄過去,給別人平添政績?

  大師兄眼睛瞇起來,瞪了掌柜的一眼。他沉默了一會兒,說中華,你的眼界到底還是小了一點,我們內部再如何斗爭,但是在人民利益面前,都是要妥協的,這才是我們做事情的原則和主調。陸左過去,是為了廣大受害的農戶,以及無數有可能受損害的人民群眾,是大功德,怎么能夠以內部分歧來作為理由,去拒絕呢?

  掌柜的被大師兄一番批駁,低下了頭,心服口服,大師兄轉頭看向了我,說陸左,你身體還沒有恢復,所以我需要征求你的意見,你怎么看呢?我并沒有考慮太多,點點頭,說好,正想去西川吃一吃麻辣燙,什么時候走?

  大師兄笑了,說越快越好,如果是后天的話,我們有專機過去。

7條評論 to“第二十六卷 第二章 生病的柑橘”

  1. 回復 2014/11/18

    橄欖樹

    這個柑橘事件真有耳聞呢

  2. 回復 2014/11/20

    月影

    有印象,忘了哪年了,好像都不敢吃橘子,橘汁到沒留意

  3. 回復 2014/12/19

    傳說

    就是前段時間的事嘛,還有一段視頻呢

  4. 回復 2014/12/27

    用舌頭舔了舔舌尖

    苦了農民

  5. 回復 2015/01/09

    虎皮貓大人

    柑橘事件親自看到過柑橘里面有蛆,貌似有蹊蹺

  6. 回復 2015/04/20

    好透佬

    沒聽說這事,去查下

  7. 回復 2016/02/24

    鴻門宴啊

    作死去了?打入敵人內部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