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卷 第三章 久違的故人

  大師兄似乎早預料到我會答應,并不意外,讓董仲明把準備好的資料遞給我,然后交待了一番到了專案組后,需要注意的事項。董仲明的準備十分周全,事無巨細,都備注仔細,我聽林齊鳴說過,董仲明在“七劍”中并不是以武力擅長,大部分時候,都是在協助大師兄處理公務,十足的秘書角色,干練得很。

  大師兄是一個很有統御手段的人,各路英才,都能夠匯聚到他的旗下來,反倒是茅山宗出身的直屬,倒是沒見著幾個。

  談得差不多了,門外有人適時敲響,匯報工作,我們便起身告辭。

  大師兄把我送到了門口,拉著我的手,說西南局人才濟濟,你這一次借調過去,主要是以蠱師的身份。參與的,也都是研究工作,應該不會有什么危險。不過事有萬一,如果出現什么解決不了的事情,你記得仲明的電話,隨時打給他,我便能夠知道。

  我握著大師兄滿是老繭的手,說曉得了,我就是個混飯吃的,估計也沒有誰會為難我的。

  出了會議室,掌柜的還有事情找大師兄,并沒有離開。我獨自去停車場準備走,曹彥君跑過來,說他后天早上九點過去接我,到時候不要關機,記得保持聯系。

  回到事務所,我把資料遞給雜毛小道,說我后天要出差,不知道什么時候回來。雜毛小道大喜,說他窩在東官也快一年,整日忙忙碌碌,早就煩得出鳥兒來了,便是東官夜幕下的那若干夜場,他都已經煩厭。紅塵煉心,也不是這個法子,摸一摸肚子,板油都長了三兩寸,正好去西川走一走,見識一下西川妹子的風情,渝城火鍋的麻辣鮮香……同去,同去。

  我跟雜毛小道搭伙同行已經熟慣,并不拒絕,只是問茅晉事務所這里怎么搞?

  雜毛小道眉頭一掀,說有雪瑞和張艾妮呢?另外不是也新招了兩個風水師,充充場面也夠了——再不行,把大門一關,這不就結了?錢這玩意,夠花就行,何必為它奔波,走脫不得呢?

  我笑了笑,還是這個家伙灑脫,花了這么長時間和心血弄出來的盤子和名氣,說不要就不要,倒還真有出塵高人的風范。

  于是我點頭,說好,那我們收拾收拾,后天出發。

  中午的時候,威爾搬出了空中花園,乘車前往白云機場去坐國際航班,返回英國。臨走的時候,我問他,既然血族的體質都能夠通過手段,直面陽光,那么像朵朵這種鬼魂靈體,能不能夠通過什么方法,也實現同一目的呢?

  威爾搖頭,說他們講到底,還是生物體的一種,而朵朵,完全就是精神意識的范疇。不過西方對于這方面研究的高人也多,到時候他回去問一問,如果有結果,他跟我聯系的。

  送走威爾,雪瑞這邊也鬧了起來。當得知我和雜毛小道這兩個茅晉事務所的大佬要跑路了,雪瑞自然不肯獨自留守在東官,她也要跟著過去,去看那嘉陵江邊的纖夫,巴蜀故國的遺跡,渝城解放碑的小正太,還有遍地的美食……哇,想一想,口水都要流了出來。

  雪瑞說得激動,大中午就忍不住拉著我們去附近的川菜館子里,吃了一通火辣辣的川菜美食。

  我很奇怪,這個生長在香港、旅居于美國的妹子,為何如此能夠吃辣。

  不過我最后還是斷然拒絕了雪瑞同行的要求,并不是因為茅晉事務所沒人照看,而因為我參與的,是一次秘密行動,雜毛小道作為茅山弟子還好說,再帶一女孩子,簡直就像是去度假的了。既入組織,便需要遵守規矩,搞特殊化,最后只能讓自己格格不入。

  為此,從來沒有跟我拌過嘴、吵過架的雪瑞跟我就是一陣鬧,兩天都沒有說過話。

  這事兒還驚動了坐鎮香港的李家湖,他親自跑過來滅火,把自家女兒好是一頓勸,最后不得不簽訂了喪權辱國的協議,答應全程資助雪瑞明年去歐洲的旅游計劃,這才罷休。當然,即便如此,雪瑞還是沒有給我好臉色,總是揚言,說要在我臨走之前,讓金蠶蠱和青蟲惑打一架再說。

  第三天一大早,我逃也似地帶著兩個朵朵,和雜毛小道離開。

  當然,同行的少不了虎皮貓大人,肥鳥兒聽說是專機,興奮得一晚上沒有睡覺,激動不已,老淚縱橫地說:“終于、他媽的不用坐有氧艙了。”聽到這話,我感覺有時候大人的要求還真的是不高,有苦茶葉、恰恰瓜子吃,有個窩兒睡,坐飛機時不用待在憋悶的有氧艙里面,就已經很滿足了。

  當然,還要有一個可愛的小籮莉陪著——這才是必要條件。

  送我到機場的曹彥君幫我準備好了一些手續和介紹信,還把一個鑰匙圈的青銅環遞給我,說這是大師兄給我的,可以用來驅邪避禍,能夠鎮壓我額頭上面的印記,日夜消磨。我收下,讓他帶一個感謝給大師兄。

  南方至渝城江北機場,不過兩小時,在南方我們還穿著單衣夾克,到了江北機場,出了大廳,我和雜毛小道便凍得像兩個鵪鶉,瑟瑟發抖。說是專機待遇,但其實就是順道而已,出來時也沒有人過來接我們,讓我們等了差不多半個小時,終于受不了了,打了個的,直奔附近的一家火鍋城,先吃上兩口再說。

  為了掩人耳目,平日里以我堂妹名義出現的小妖便沒有現身,而是藏在了我的槐木牌中——雖然六芒星精金項鏈也可容納靈體,但是兩個小家伙都是念舊之人,除了修煉時提取純陰之氣,平日里還是喜歡一起呆在槐木牌里。

  我和雜毛小道美美地享受了一頓正宗而美味的渝城火鍋,然后又到附近的商場里面,買了兩件厚實的皮衣,穿上后,才有得閑心欣賞起渝城的風景來。

  我這人的活動范圍比較有限,除了自己的家鄉之外,大部分都是在東南沿海地區討生活,而且那個時候,整日為了生計奔波,連裝修稍微豪華一些的旗艦店,都不敢邁腳走進去,哪里能夠如現在這般到處玩耍。我連黔陽都沒有去過,更何談渝城天府,不過這一路行來,感覺這座內地城市,山水花城,休閑都市,無論是從風景,還是人物,倒和沿海那些快節奏的城市,有著截然不同的區別。

  雜毛小道自然是來過,不過那是多年以前的事兒了,至如今,日新月異,變化真的是天翻地覆,目不暇接了。

  又逛了差不多一個多小時,這才接到了一個本地的電話。

  是個妹子,說沒有接到我們,問我們現在在哪兒呢?

  我發笑,說我也沒有見到接我們的人,肚中饑餓,所以就出來找飯吃了。我對這里的地理不是很懂,兩個人在電話里說了半天,終于有一輛黑色奧迪停到了我們面前。來接我們的工作人員是個漂亮的地道川妹子,叫做劉思麗,笑起來很甜,用川話講叫做“嘿乖”,態度也很好,并沒有責怪我們私自亂跑,很熱情地跟我和雜毛小道握手。

  劉思麗個子不高,長得很像幾年前湘南衛視舉辦的一個選秀節目季軍,雜毛小道握著她的手,嘿嘿地笑,嘴咧得忒大,都舍不得放開。

  此君在這一時刻,完全沒有戰斗時的高人風范,簡直就是一個二皮臉子。

  我跟劉思麗介紹說是朋友,雖然這樣子隨意帶人,不是很有紀律性,但因為是特意借調過來的“專家”,劉思麗也沒有表現出不滿的樣子,一同載著我們回去。專案組的駐地在萬江區的一處清靜之地,周圍樹木茂深,臨山,臺階幽淺,門戶寬闊而蘊味足,建筑都隱沒在林中,很有意思。

  車子停在院子里,我們拾階而上,走到拐角一處建筑門口的時候,我看到吳臨一那個頭包粗布的老苗人,正從里面趕出來,過來跟我握手,歡迎我。

  此時的吳臨一沒有初見時候的冷淡,因為是他打報告讓我過來的,反而顯得十分熱切,把我拉到一旁,把此次的事件,草草說了個大概,然后跟我說先去報到,到了下午兩點鐘的時候,有一個案情通報,讓我務必參加一下,也正好跟專案組的成員介紹我。

  我指著旁邊的雜毛小道,說老蕭也跟著過來了,看看能幫上什么忙。

  吳臨一在青山界便與雜毛小道是舊相識,自然知道這個猥瑣道人的厲害,緊緊握手,說了些感謝的話,還說要不是小蕭不在體制內,一定會借調過來的,如此正好。吳臨一也忙,閑話匆匆,聊不過三兩句,有人叫他,便離開了。我們在劉思麗的帶領下,辦了報到手續,然后又被帶著,去找分配的宿舍。

  那宿舍在山后坡,我們轉小路過去,突然聽到前面傳來了熟悉的聲音。往前走,轉一個彎兒,卻見到黃鵬飛和白露潭兩人,出現在我們對面,正有說有笑地走過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