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卷 第七章 途經包坳子

  “基本上已經可以判斷,這一場蟲災,便是那鬼面袍哥會頭號蠱師曹礫的杰作。今年四月份,鬼面袍哥會伏擊我部春季集訓營的行動,這個家伙沒有去,坐鎮會中,實力并不弱幾分。曹礫此人,善于隱忍,而且性格孤僻乖張,仇視社會,但是對于蠱毒研究,確實是天才人物,以至于此次的蟲災,波連甚廣……”

  我聽著偵察員介紹鬼面袍哥會的情況,西川蜀地,盆谷相連,自然不乏巫蠱之道。只可惜歷朝歷代,鎮壓了多次,甚至不惜剿滅了幾支谷蠱苗。而那鬼面袍哥會在西川袍哥文化中,屬于比較怪異的一種,大部分都是吸收親戚故里,同鄉連枝,以豐都(即鬼城“酆都”)為核心,往東西方向擴展,因為事涉鬼神,影響極大,最后三峽修筑,水淹縣城,斷了其煉鬼養尸的根本,這才隱沒了一些。

  鬼面袍哥會有四巨頭,坐館大哥統管全會,白紙扇負責出謀劃策,大供奉負責武力傳承,大蠱師則最為神秘,歷來是控制成員、蠱惑人心的高手把持。

  根據最新情報顯示,鬼面袍哥會的坐館大哥張大勇有從藏區潛回的跡象,而那個頭號蠱師,從來都沒有離開。

  我根據十二法門和對劉思麗數十次實驗鼓搗出來的方子,已經得到了所有實驗室的認可,正在進行緊張的小范圍臨床實驗。一旦得到安全期確認,那么本次蟲災也即將得到了可行性的防范。這是專案組最直接的成果,而我也得到了所有人的尊敬,便是跟我鬧翻了的吳臨一,也緊緊握住我的手,跟我說恭喜,還代表所有因我而受益的人民群眾,感謝我。

  見到吳臨一毫不作偽的激動模樣,我的心頭不由得一熱:他應該就是老派人的作風,腦子里只有集體而無個人,故而才會對我那般模樣,至今仍然覺得自己沒錯;而我這邊出了成果,他卻又真誠地為我高興,并不因為這結果使他難堪而介懷。

  會上,董處長提到,如果對手是曹礫的話,這次行動小組一定要帶上高明的蠱師,不然就可能有全軍覆沒的危險。

  西南局人才濟濟,但是肯出來為國家做事的蠱師卻并不多,不知道是性格如此,還是蠱苗向來就避世。至少我來到這里的十幾天里,除了吳臨一之外,唯一知道有蠱師身份的,是一個黃臉女人,余者皆無。董處長目光巡視一圈,最后落到了吳臨一身上,恭敬地說吳老,以您對曹礫的了解,這次行動的危險性,有多大?

  吳臨一沉吟一番,說曹礫此人,乃彝族羅武的持青鳥者,彝家五蠱,他門門精通,以前我們局的徐景飛徐處長,比我高明許多的蜥蜴蠱師,便是在水淹豐都的那一役,死在他手里的。所以此次前往,其它方面的高手我們都有信心,但是曹礫,我一個人是頂不住的……

  董處長又瞄上了我,小心翼翼地說道:“陸左,談一談你的看法?”

  本次行動的目標,是鬼面袍哥會的頭號人物,和最神秘的蠱師,這樣豪華的陣容,稍一閃失,就有傷亡。我本以為我過來,就是打一壺醬油,然后在指揮中心等待結果的,沒想到西南局能夠抽調出來的蠱師并不多,說話間,就讓我擼起袖子,真槍真刀地沖上前線去了,還真的是讓人有些發懵。

  不過當時的我卻不由得也心生好奇,因為在此之前,董處長已經提及了本次參與行動的成員,很多都曾經聽趙中華跟我提及,是一等一的高手,幾層樓那么高。學無止境,入了這一行,敬畏之心是要有的,但是倘若屈服于自己內心的恐懼,那么這輩子,都無法有很大的進步。

  本著學習的心情,我點頭,說好,我服從組織的安排。

  董處長大笑,說好,好,東南局來的同志,水平就是高。這樣子,吳老、陸左、李媛你們都去,相互之間,也都好有個照應。

  本次會議主要就是確定行動小組的人員構成,最后確定由西南局頂尖的高手,外號叫作天府紅龍的洪安中做領頭人,以第二處精英為骨干的十六人行動小組,再加上我、吳臨一、李媛三人。行動定于明日,人員即刻從各處出發,最后在豐都縣城集合。

  會議討論結束之后,我返回宿舍,收拾東西,沒一會兒白露潭就找過來了,跟我握手,十分高興地說又能夠跟我一起行動了,真開心。白露潭和黃鵬飛也參與本次行動,我并不意外,這是一次積累資歷和政績的絕佳機會,真有心在仕途上發展的人,都是不會拒絕的。

  我們這次好好地聊了一番,說起分別同學的近況,然后又說起明天的行動,我拉著白露潭的手,說哥哥我現在功力沒有恢復,到時候有情況,一定要罩著我才是。

  白露潭拍著胸口保證,說沒問題,到時候出了什么狀況,往她身后閃就是了。這丫頭胸口有料,拍起來波濤洶涌,讓我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見我有些失態,白露潭橫我一眼,說你們這些臭男人,怎么看人的眼光,都這么色啊?我嘿嘿笑,倒是默認了——請原諒一個長期素著的男人,這只是正常反應。

  我們兩個聊得熱切,雜毛小道來了三回,白露潭都沒走,最后老蕭實在是困得受不了,外面又天寒地凍,進來打了聲招呼,說你們聊,然后裹著被子就睡覺,白露潭這才告辭。

  第二天我們起了一個大早,然后乘車趕往豐都。

  壯涪關之左位,控臨江之上游,扼石柱之咽喉,亙墊江之屏障,作為鬼城,酆都鴻廬的發源地,豐都的地形奇特,降水充沛、四季分明,一路行來,路上蕭瑟,道邊經常有見到印花紙錢,有風吹起,飄飄揚揚。我以前聽人說過,西川、渝城這方地界,非正常的死亡、人為性的屠殺太過于厲害,所以有大量的孤魂野鬼,遍地游走。也導致了此處神鬼之事,冠于全國,

  前些天在市區內,還不覺得,但是出了城,走到這荒野地里,又感覺有些陰風撲面而來。

  當然,十一月初的西川蜀地,風如刀子,陰冷濕滑,讓人止不住地發抖,便是虎皮貓大人,也不由得躲在車椅背后,盤起身子來打盹,貓冬。

  我出任務,雜毛小道自然也一同跟隨,專案組的領導也大約知道些緣由,多一個高手,也是喜歡的,所以并沒有為難于我們。不過他昨天被白露潭吵得難受,蜷縮在車里,呼嚕呼嚕地補著覺。

  到了移民新城,車子駛入一處僻靜的大樓內。

  宗教局和鬼面袍哥會長期斗爭,真正做到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所以此處的常設機構便不能通知,所有的行動都要秘密進行,而后續行動用來配合的武警部隊,都需要去遠處調動過來,不然容易打草驚蛇。

  這棟大樓是移民新城建設的時候,宗教局通過代言人的手段盤下來的,一直置放著,就是準備著給這次清剿鬼面袍哥會而動用的。

  大概下午的時候,行動組和前沿指揮部從各地抽調過來的高手都陸續來到,我很驚喜地看到了老朋友楊操。故人見面,好不欣喜,拉著手互訴離別之情。楊操這個人性格開朗,不做作,我是極喜歡的,彼此間的聯系斷斷續續,但是一直都有,倒是胡文飛,性子陰沉,分別之后,卻沒有再聯系過。

  問起往日人物,楊操告訴我,說胡文飛高升了,沒有過來;而這次行動的負責人洪安中,其實就是洪安國洪老大的大哥。聽他這么說,我特意瞧了一眼那個西南局的頂尖高手,其實就是個樸實如老農的男人,須發皆黑,眼睛里面黯淡,但是當我瞧過去的時候,猛然扭頭看來,里面仿佛有一輪太陽,十分刺眼。

  我沖他笑,他點了點頭,走過來與我握手,夸贊我前幾日的功績,說話間,倒也算是個和善的人。

  行動小組在傍晚的時候進行了行動方案的緊張布置,可疑目標所在的地方,總共有兩個,一個是五里牌村,一個是狼崽窩村,我們分成兩隊行進,探查到目標后,立刻聯絡部隊,然后集中突擊,爭取抓活的,如果實在困難,就當場給予擊斃,不留后患。

  為了爭取時間,掩人耳目,洪安中當天晚上就分了隊,然后連夜出擊。我們在晚上十點鐘左右驅車出發,同行且認識的,有雜毛小道、楊操、白露潭和黃鵬飛,另外那個李媛,說過幾次話,也算是熟人。

  車隊行進一段車程,然后分成了兩路,各自行進,黑漆漆的冬夜里,黯淡無光,我和雜毛小道坐在車子的后座,看著窗外面的樹林子,總感覺薄霧朦朧,鬼氣森森,似乎有些不一樣。

  好幾次,我定睛看,都能看到有隱約的人影,在路邊行走。

  但其實那里根本就沒有人。

  我有些不安地問開車的司機,說田師傅,這個地方叫什么名字啊?

  師傅頭也不回,伸手摸了一下吊著的黃色符箓,告訴我,這里啊,大名沒人曉得咯,鄉巴子們都叫它叫包坳子。

  聽到這個名字,我和雜毛小道不由得面面相覷,感覺到身背后,一片涼意。

2條評論 to“第二十六卷 第七章 途經包坳子”

  1. 回復 2014/12/02

    三峽大壩

    原來三峽大壩是這個原因才修的,倒是冤枉某人了,嘎嘎。。。

  2. 回復 2015/05/01

    小妖朵朵

    總想刮陸左幾個大嘴巴子,別人隨便說幾句話就感動成這樣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