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卷 第十章 瘋狂的猴子

  我們的神經早已繃得緊緊,一見雜毛小道動了手,立刻都推開凳子,跳了開來,緊張對峙。

  然而那個老婆婆摔在地上之后,并沒有如我們預想的一樣,身形一擺,幻化出無數黑霧青光,繚繞周身;又或者消失得無蹤影,難以找尋。她竟然捂著流血的腦袋,哎喲哎喲地痛苦呻吟起來。我伸頭一看,卻見這老婆婆一張老臉上面,盡是血污,當真是難看得緊,讓人感覺十分可憐,愧疚就從心頭涌出來,不知所措。

  她身后的三個孫女一見這情形,一個立刻哭喊著攔在了我們前面,而另外兩個則蹲下來,喊著婆婆,婆婆……你怎么了,婆婆?

  雨帶梨花的萌妹子如此這般凄慘地哭叫,倒是讓人好生心酸。

  擋在我們前面的這個女孩兒,是老大孟姜,她的眼圈通紅,抽抽涕涕地用手指著雜毛小道,質問說你干什么呢?

  老二孟庸從衣袋里掏出些魚骨粉,哆哆嗦嗦地給自家婆婆上藥,壓住流血的地方。

  三個弱女子,一個垂垂老朽的老婆子,她們不但并沒有我們所預料的反抗,反而像是幾個鵪鶉一樣,瑟瑟發抖地看著我們,好像哥幾個兒就是那劫道的蟊賊一般。

  這番情景,倒是讓如臨大敵的我們,臉上頗有些掛不住,火辣辣的。

  不過雜毛小道卻灑然一笑,不慌不忙地指著桌子上面那剩余的三碗茶湯,說離落孟婆湯,這玩意無毒無味,常人吃了也就是南柯一夢,倘若行氣養體的修行者喝了,卻是五臟俱焚,內心焦火虛旺而死……好你個孟婆婆,竟然想行使那攻心之法,通過我們的道德體系,迷惑我的意志,讓我內疚,斗志全數消散——何等下作!不過,你當我沒有看過《西游記》里面的三打白骨精么?

  說著話語,他的手掌往那桌面之上,使勁兒拍了一巴掌。杯杯碟碟立刻炸了窩兒,全部都蹦跳起來,灑滿桌面。與此同時,一張驅疫神符出現在了他的指尖,中指和食指這一番搓動,立刻火苗竄起,青煙繚繞。霎那間,便將這整張桌子給籠罩住了大半。

  楊操雙手一探,兩根刻滿符文、精工雕琢的骨頭棒子就出現在了他的手上,橫于胸前。

  他的口中突然舌綻春雷,大聲喝喊道:“視之不見,聽之不聞,包羅天地,養育群生——邪魔外道,給我破!”

  那骨頭棒子由里到外,頓時就綻放出一大股碧油油的光芒來,然后化作風,朝著籠罩在桌子上面的青煙吹去。陣風刮過,那桌子上面的幻術頓時破除,杯盞之間,哪里還有甚么雞鴨魚肉,全部都是些翻滾游動的節肢爬蟲,五彩斑斕,花花綠綠,形象丑惡到了極點;而那些油淋小白菜,此時一看,卻都是些野草梗子,湯湯水水之間,散發出一股逼人的惡臭,讓人作嘔。

  唯一沒有變化的,便是那三碗奶白色的離落孟婆湯,依舊散發出誘人的中藥香味,夾雜在這一番惡臭之間,十分突出。

  那四人見我們將其揭穿,怪叫一聲,一拍地,頓時黃沙遮臉,人卻朝著房中退去。我早已經有著準備,一個箭步上前,伸手一撈,竟然抓住前面“孟姜”的一件衣袖子。刷的一下,我扯脫一大塊碎布來,卻感覺受到一股蓬勃的氣勁來襲,海浪一般,拍打到我的身上來。

  我血氣不穩,往后退一步,便見雜毛小道和楊操風一般地朝著屋子里面撲去。

  我站穩身形,換了兩口氣,然后朝著里間跑去,這灶房空空,后門敞開來,眾人早已穿房而過。

  緊追過去,我見雜毛小道和楊操站在屋后一條小河的岸邊,看著滿是漣漪的河水,并沒有動靜。田師傅不敢一個人待在那詭異的地方,緊跟著跑出來,口干舌燥,問那些人跑了么,怎么不追?

  楊操踢了一塊石頭入河,那石頭入水即沉,在手電筒的照耀下,泛起的河面之上,竟然呈現出一種詭異的血紅色,充滿腥味。那水也不是水,而像是無數蠕蟲在爬行翻滾,密密麻麻,尤為恐怖。看到這情景,田師傅后續的話語便卡在了喉嚨里,不再說出來,只是倒吸涼氣,發出嗤嗤的聲響。

  我們四人里面,就楊操修過瞳術,雜毛小道的雷擊桃木劍,反持胸前,回頭過來問楊操,說老楊,依你的目力,這四個裝作是孟婆和孟家三鬼女的家伙,到底是人是鬼,還是精怪妖孽?

  楊操咽著口水,說他也不知曉。我們在這鬼打墻之中,整個空間的法則都已經變幻不定了,這人和鬼的界限,模糊不清,再也瞧不出個究竟了——便是那滿桌佳肴,倘若不是蕭道長你的符箓燃煙,我也被蒙在了鼓里。此行兇險,非是對手厲害,而是法陣依托地勢,端的兇險。不知道秀云大師和王天師,能否突破迷霧,過來救助我們。

  雜毛小道四處一打量,說遠水救不了近火,這條河太邪門,似乎是按著那佛家地獄中的血腥奈河所布置,我們回去,不然恐有血光。

  我們均點頭,返身回了屋內,搜查這房子。里面的布置,大都是簡單尋常的農家村舍,灶房里冷冰冰,倒是門邊有一個小爐子,上面熬著一個藥罐子,掀開來,有好多種復雜的草藥和蟲子,想來就是在熬制那離落孟婆湯。

  又翻了幾件屋子,里面床榻被子,一應俱全,看著倒像是住人的地方。

  搜查了十余分鐘,我們又返回廳堂里面來,正想說話,我胸口一癢,肥蟲子鬼頭鬼腦地探出頭來,然后朝著桌子上面的那一堆腌臜蟲子飛去。

  倘若是往日,我定然瞧不得這讓人作嘔的場面,不過自從肥蟲子沉睡復蘇,我倒是有些慣著這小東西,既然喜歡,便由著它去。那桌子上的節肢爬蟲,數量幾十條,有的已經爬到了地下來,遍地都是,倒是夠它吃上一頓宵夜了。

  這左右一番打量,我們便知道自己已經陷入了一個巨大的迷幻陣中,這里面真真假假,倒是讓人無從辨識。雜毛小道掏出了紅銅羅盤,開始推演這陣中生門,而楊操則圍著屋子四處轉,試圖找出這陣中的奧秘,也好從中破出,早日與其他人匯合。

  我掏出手機,發現信號欄里已經打叉,跑去車里找對講機,結果又是一片盲音。

  情況有些復雜,見其他兩人忙碌,田師傅找到我,把左手腕給我看,對我說:“我們在這里待了差不多半個多小時了,但是這表竟然一點兒也沒有走。是我的手表壞了么?”我瞅了一眼,時間定格在了夜間十二點整時,抬起手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表,一樣,又看手機上面的時間,也是一般無二。

  時間……竟然停住了?

  如此說來,我們打算在這里等待到天亮的最穩妥方案,不就完全失敗了么?

  我們兩個還沒有從驚訝中回過神來,只聽到房后傳來楊操的一聲叫喊。我的精神一陣,抽出震鏡就沖進堂屋,然后穿過灶房,朝著后面跑去。剛一跑出灶房,便見到黑黢黢的河水里,突然間黑影憧憧,而楊操已然在敲擊他手中的鼓棒,如同戰鼓,在整個空間里回蕩起來。

  我定睛一看,只見那十幾個黑影子,竟然是我們在來的路上,撞死的中無毛水猴子,嗤地一聲叫喚,露出一口白生生的獠牙來,然后朝著楊操撲來。

  那畜牲兇猛,身手又敏捷機動,片刻之間,楊操便被數頭水猴子給團團圍住,上前就是一頓撓。

  這猴子厲害,楊操卻也不是什么簡單之輩,他手上的一雙骨棒,上有那綠油油的寸芒,那猴子一旦抓來,便挨這一骨棒子,哎喲喲地叫喚,往后跌去。不過老話說得好,雙拳難敵四手,更何況幾十雙?岸上的水猴子已經有了二十幾個了,河水里,還陸續往上冒,硬拼自然不行。正在楊操有些招架不住的時候,一把油化處理、布滿符文的雷擊桃木劍,出現在了楊操眼前,劍走游龍,刷刷幾下,將那些水猴子給一力逼退。

  這一番暴起,隨后的便是戰略性轉移。

  雜毛小道和楊操都是久經戰陣之人,懂得進退,當下也顧不得前方洶涌撲來的水猴子,且戰且退。當兩人退入灶房之時,我將那木門使勁關上,拉來旁邊一個齊人肩膀的水缸堵住。雜毛小道一沖進來,立馬叫喝,說把所有的門窗都緊閉上,不然蟻多咬死象,我們可不敢冒險。

  前屋的田師傅聽到這消息,立刻把大門合攏,我們各自跑入一個房間,將對外的窗子緊縮。我聽到門窗外傳來擂鼓一樣的響聲,都覺得不可思議,這些水猴子竟然能夠從那恐怖的河流之中爬起來,果真讓人匪夷所思。

  這時堂屋突然傳來一聲尖叫,接著是巨大的槍聲。

  我沖到屋中,瞧見不知道哪兒沖進來一頭水猴子,正朝著田師傅襲擊。

  田師傅軍人出身,自然也不會太害怕,抬手便是兩槍,將這東西擊斃。然而剛剛從另一個房間跑出來的雜毛小道突然大叫不好,只見趴在地上、受了重傷的那水猴子,渾身皮膚一陣詭異蠕動,竟然有黑色的火焰生成,接著一聲巨大的爆響,周身化作滿天血肉,朝著四周散去。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