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卷 第十二章 翻臉的節奏

  聽到雜毛小道口中的這段經訣開端,我的心中就不由得一陣狂跳,趕緊把在我附近的朵朵叫了回來。

  那一片倒塌的屋子里,有一種無形的力量在聚集,并且朝著上面蔓延開來。我知道那個是剛才雜毛小道在桌子上面布置的引陣符文,在通過與雜毛小道符語口咒的共鳴和溝通下,它已經開始浮現出成效來,交相呼應。

  領頭的那頭奈河冥猿顯然也感知到了這股力量,頓時恐懼極了。它轉身朝著瓦礫中翻去,試圖將那法陣給破壞掉。然而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從那一大片碎瓦石土里,突然竄出青白色的觸角來,將這家伙給緊緊纏住,不讓它有機會動彈——這廂邊,楊操正在緊張念咒中。

  其他的家伙似乎也感受到了這莫大的壓力,有的往河邊退卻而走,也有窮兇極惡的,面露兇光,朝著我們這邊撲來。

  它們的身體里已經變得透明,正中心的那點黑色幽火,準備開始釋放。

  奈河冥猿爆炸之后的骨血,就像粘稠的石油,有很強的附著力,而且這火焰幽幽,能夠將人體內的磷質給吸取,游離出來,讓人不敢靠近,一米左右,便覺得渾身酸軟,口干舌燥。倘若是讓這前沖的十幾頭水猴子一齊自爆,只怕是以肥蟲子的能力,也不能顧得了我們所有人的周全。

  所幸雜毛小道在這個時候,已然念好了引雷的咒語。

  我們伸長脖子,翹首以待。

  然而這“赦”字如春雷綻放,一出口后,只有空間回蕩,余音裊裊,卻沒有一絲雷電風雨,欲來的跡象。小妖在屋塌之后,便放棄了當頭的那個巨胖冥猴為對手,轉而將圍堵上來的那些家伙,給揍得翻倒在地。見到這烏龍,不由得出聲提醒,說蕭老大,這地界可不是你們那兒了,哪里來的什么風雷雨電?你這般法陣,引不了雷的。

  “是么?”雜毛小道嘴角浮現出了一絲冷笑。

  他橫劍當胸,將舌頭一嚼,頓時吐出一大口血,噴在了這桃木劍頂端處。

  這心頭精血,一噴在了劍上,那把本來樸實無華的木劍頓時就變得明亮起來,仿佛里面有燈絲在燃燒,繼而轉化成了亮晶晶的一柄通紅光劍。他抖了一個復雜的劍花,朝著前方連刺了七劍。這七劍應對了天樞、天璇、天璣、天權、玉衡、開陽、搖光七星,連接起來,如同一個隱約的漏勺,有黃白色的圓形亮光,當空懸浮。

  雜毛小道有大半年沒有動過手,此時也不由得有些張狂,身子挺立,劍指南天,高聲祈禱曰:“開陽重寶,故置輔翼,易斗中曰北斗,七元解厄星君,助我降妖除魔,賜我雷電交加……”

  瓦礫之下的法陣在話音一落之后,突然一陣轟鳴,黃光大現,而雜毛小道右手上面的雷擊桃木劍,則越發明亮,仿佛天地之間的亮光,都聚集于此。我的淚水狂涌而出,都不敢用正眼去瞧。當他祈禱至最后一句,天邊突然傳來了一聲雷鳴,轟隆隆,隱隱約約,由遠及近,飄渺莫測。

  接著從這桃木劍中,射出了一道電光,傳于我們的頭頂星空,在那里,有一團烏云環繞。

  這速度,肉眼真的難以找尋。

  小妖朵朵失聲驚呼:“怎么可能?”這話音一落,法陣、木劍以及頭頂的烏云,已然形成了一個必然的聯系。電光火石之間,一大篷金黃色的叉形閃電,從黑云中鋪天蓋地地垂落下來,瑰麗而壯觀,語言難以描述,有著讓人震撼莫名的美麗。

  在這閃電產生的那一剎那,小妖朵朵和肥蟲子吃不住勁,全部都朝我飛來,而地上那些屬性為陰的奈河冥猿,全部都變成了妥妥的人型避雷針,無一例外,皆被雷電光顧,幾十萬伏的高壓,至陽至烈的雷電將其陰穢之處,瞬間瓦解殆盡。雜毛小道劍尖前指,所指之處,雷電便集中于那里,有狂暴的勁風拂面,將他長長的頭發吹起,露出堅毅而果決的側臉來。

  轟隆隆,轟隆隆……天地之間,充斥起了連綿不絕的炸雷,讓人頭皮發麻,恐懼莫名。

  如此自然之威,讓人恨不得跪倒下來,以示崇拜。修道修道,修的便是這自然之道,我們震撼得呆住了,耳朵幾乎聾掉,看著視線之內,盡是金黃色的雷電,閃亮耀眼,糾連成網,一波消逝,一波復起,毫無斷絕。

  那些奈何冥猿在十息之內,早已被雷劈得灰飛煙滅,但是那電網卻仍然不曾消失,瑰麗上演。

  空氣中盡是游離的正電子,我們皮膚上面的汗毛,都四處翹起來,麻酥酥的。我看得恐懼,生怕那閃電劈到自己,大聲朝著雜毛小道喊,說夠了,咱們歇一歇,何必浪費這么些功夫,好看呀?

  聽到了我的喊聲,雜毛小道轉過頭來,一臉的熱淚,他竟然哭了,接著說出了讓我們都恐懼的話語:“小毒物,這地方太詭異了,雷電引出,根本就不在我的控制——我停不下來了,怎么辦?”

  怎么辦?這是管殺不管埋的節奏么?

  我們聽到雜毛小道這惶急的話語,才知道他并沒有說假話,頓時一陣無語。

  電閃雷鳴,我們都是一陣心慌,雜毛小道盡力把垂落下來的電光,往河邊引去。金黃色的雷電擊打在血紅色的河面上,頓時有藍色的波光,朝著四周蔓延,無數手腳在河面上漂浮,狀況十分凄慘。這電光持續,這天地都變色,一切都如同破碎的玻璃,天地解構,萬物灰燼。

  持續的亮光之中,突然出現了一句凄厲的尖叫聲來:“你們……好狠啊!會遭報應的……”

  會遭報應的……

  這聲音從四面八方回蕩而來,讓人神臺一片混濁,恍恍惚惚,搖搖晃晃,天旋地也轉。眩目的白光將我們的視網膜,刺激得白茫茫一片,我緊緊閉上眼睛,過了好一會兒,那雷聲漸遠,仿若天邊,四周開始幽靜下來,似乎要有蟲兒在草叢中鳴叫。

  一切恢復如常,沒有了絢麗的雷電,沒有讓人毛發飄起的正電離子,更沒有轟鳴的雷聲。

  我睜開了眼睛,入目處是一片黑暗,過了好一會兒,終于適應了這環境,借著星光,發現我們面前的那農莊,早已消失不見,唯有一片郁郁蔥蔥的草叢。

  而我們的車子,就在身后七八米遠。

  其余三人皆睜開了眼睛來,雜毛小道深深吸了一口夜里的冷風,猶豫地說:“回來了么?”

  我們都不確定,楊操卻似乎發現了什么重要的東西,失魂落魄地往前直走,走進草叢十好幾米,然后回過頭來,招呼我們過去。我跟過去,發現草叢深處,有一座圓形墳冢,青石碑立,螭首龜趺,上書顯祖妣白孟氏大人之墓,周邊還有些印花紙錢,很新,在這墳冢之后,有一株上了年頭的老槐樹。

  我繞過墳冢,抬頭看,只見那老槐樹上面,似乎還吊著三個紙人兒娃娃,瞧那打扮,正是與我們之前所見的那三個美麗女子,一般無二。

  雜毛小道從懷里取出一把月芽形狀的小刀,走上前去,在那老槐樹上劃了幾刀,橫二豎三,然后把皮剝下,用手電筒照。我湊上前面去看,只見那樹皮之下,竟然流出血一樣的樹汁來。

  雜毛小道將小刀擦凈收起,然后回過頭來,對我說:“這樹成精了,不過被我勾連的天雷擊潰了神志。小毒物,你不是沒有趁手的劍么?這成精的槐木,可以用來做鬼劍,你要不要?要的話,我們返程,砍了它……”

  我大喜過望,連忙點頭,說要的,自然是要的。

  我觀察這槐木,并沒有見到雷劈的樣子,不知道之前的那鬼打墻幻境里,雷網到底是真是假,正想問那鬼劍的用處,突然從遠處的路上,駛來一輛黑色的越野車。

  田師傅見到那車,高興地跟我們說,這是老姚的車,第一輛,沒想到他們這么快就找過來了。

  第一輛?

  我們都往后邊瞧,只見來的,有且只有一輛,而其它的兩輛卻沒有見著。楊操臉色嚴肅,說這有些不對勁啊,那車子怎么感覺有些奇怪,難道這鬼打墻,還沒有結束?我們都不由得戒備起來,田師傅卻欣喜莫名,沖回到了路面上,朝著疾駛而來的車輛揚著雙手,大聲地招呼著。

  我看那車燈閃耀,車速并沒有半分停緩,不由得大聲喊道:“田師傅,快跑……”

  田師傅不知道是聽到了我的示警,還是感覺到了這車子的來意不善,到了跟前兒,才反應過來,扭身朝著旁邊跑去。然而此時哪里還來得及,那輛黑色越野車攜著巨大的動能,在我們的眼皮子底下,朝著田師傅猛力撞來。

  田師傅見來不及閃避,扭過身,用屁股迎上了車頭。

  那越野車猛地一頓,田師傅便輕巧得像斷線的風箏,歪歪斜斜地朝著草叢中摔去。

  我們被這突然的變故驚了一大跳,攥緊拳頭,就準備沖上前面去,將車子里的王八蛋給揪下來。然而剛剛沖了兩步,那車門便被人推開,車子的司機老姚撲前一滾,然后蹲地,舉槍朝著這邊射來。人自然不能跟子彈比硬,我們全部都伏到了墳冢的后頭隱蔽,但見車子后門被推開,黃鵬飛那個家伙提著七星劍沖了出來:“你們這些猴子,今天死定了!”

  我心中劇震,黃鵬飛這小子,是準備在這里伏擊我們,一報仇怨么?

1條評論 to“第二十六卷 第十二章 翻臉的節奏”

  1. 回復 2019/05/07

    匿名

    鬼劍終于出來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