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卷 第十六章 破滅的大陣

  肥母雞一出現,并沒有朝著我們這邊飛來,而是如閃電一般,朝著這地界的邊緣四周,振翅飛去。

  這是我第一次見到虎皮貓大人,以這般讓人目力所不能及的速度,在空飛行。

  往日它總是慢悠悠地拍打著翅膀,仿佛根本力量撐不住它日益肥碩的體重一般。然而此刻的它,便是那最犀利的鷹,最兇猛的雕,都及不了它的半分。秀云和尚與王正一沖到我們面前來,也不言語,一人一面,接過圍攻上來的僵尸群,翻手覆掌之間,便將那些讓我們壓力山大的家伙,給一舉擊退。

  十幾秒鐘之后,那些心思“單純”,面相丑惡的腐爛僵尸,便被這二老以一己之力,逼退到了五米之外。

  我發現秀云和尚手中的那瓦缽,端的是一件好法器,表面上看著黑黢黢,但是內里外在,卻有著諸多金色符文,如同蝌蚪一般蜿蜒游動,而在它的開口處,則有夕陽般溫馨的黃色光芒透出來。那些腐尸一旦沾中,便頓時身冒黑煙,散發出難聞的味道來,痛苦極了——這玩意似乎比我的震鏡要好使,兩者都差別在于,一個是白熾燈,一個是手電筒。

  而王正一的拂塵就比較簡單,這拂塵并不是青虛等人的那種鋼絲內置,而單純是某種白色獸毛制作,便是那拂柄,也只是普通的黃梨木。

  不過從那白色獸毛上映照出來的灼灼能量,我便知道這東西,想來也是一件讓人敬畏的法器。

  然而好漢怕群狼,這些僵尸殺之不盡,如鄉間野草,春風復生,倒是讓人頭疼得厲害。

  我看到王正一幾次將手摸到了懷里,然而又猶豫地掏了出來,想來他定是有什么一次性的殺手锏,但是太過于珍貴,用于此處,實在有些可惜,故而心中一直煎熬。

  我特意找了一下那個斷了半邊臂膀的老嫗僵尸,發現那個家伙已然被火符燒得只剩下了骨架子。

  正在我們拼力僵持的時候,突然聽到東西南北四個方向,噼里啪啦一陣爆響。

  這響聲,如同我們家鄉死人時放的那種鐵炮,接著有一種我們習以為常的力量從身邊拂過,被風吹走。天地一震,隨著這搖晃天地的震動,我的小腦都在這瞬間失衡,天旋地轉,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人就撲倒在了堆滿腐尸的地上面來。

  不過并不是我跌落在地,所有人,包括秀云和尚和王正一王道長,居然都失去了平衡,趴在了地上。

  在我們這頭頂的天空下,唯一沒有受到這震動影響的,便是晃晃悠悠飛到了我們面前的虎皮貓大人,還有兩個朵朵。

  只見這肥母雞停在了越野車的后視鏡上面,抖了抖身子,然后在鏡子里欣賞了一下自己的音容笑貌,嘎嘎地笑,說好多年都沒有練過這破陣的功夫了,手藝潮的厲害。這般天才布置的道場,倒是讓大人我好是一通忙活,怎么樣,大人我的活兒,還不錯吧?

  我勉力爬將起來,只見四周那潮水一般的僵尸,全部都變成了真正僵直的尸體,不再動彈——有的手前伸,有的佝僂著腰前行,有的張著發黑泛黃的牙齒,露出猙獰的咆哮……

  世界都變得靜止了,仿佛這些僵尸,被“時間停止器”給定住了,任我們處置。

  這世界一定,我不由得精神松弛,又癱坐在了地上。

  長時間的戰斗,將我們的極限給延長到了難以承受的地步,不但是我,雜毛小道、黃鵬飛和楊操,都不由跌坐在地上,直喘粗氣;受傷的石超更是直接躺在地上,頭望星空,任自己的胸腔起起伏伏。

  唯一還站得起來的,便只有秀云和尚、王正一和,為保持形象、勉強扶車的白露潭。

  大和尚這一番惡斗,也是有些吃不消,抹了一把寬額上面的汗水,然后嘆氣,用濃重的川音說道:“格老子,這個地方忒他媽的邪門了,大和尚我念了一輩子的經,都沒有瞧見這么多的僵尸——像螞蟻一樣!”

  聽他這么說,我不由得想起了之前所見到的那些奈河冥猴,不愧都是一處地界,果然是一脈相承。

  王正一倒是個火眼金睛的正牌老道,拉扯住口無遮攔、滿口子市井腔調的秀云和尚,一挽拂塵,竟然朝著掛在后視鏡上面的虎皮貓大人,施了一個道揖,然后恭敬地說道:“此次能夠破除此陣,全虧了前輩穿針引線,破除諸般虛妄,青城山全真龍門派丹臺碧洞宗信平道長座下,王正一,見過前輩。”

  “信平道長?”虎皮貓大人眼睛一轉,似乎在回憶,然后點頭,說哦,原來是老蔣的小徒弟啊,不錯,你的功夫,倒是有你師父的幾分影子。

  王正一詫異,說前輩認識我家師尊?

  虎皮貓大人揮揮翅膀,說認識么?不認識!這世間,脫得這一層軀殼,到了幽府,誰還認識誰?好久沒干活了,今天這一忙活,倒是累得我夠嗆。餓了,餓了,我去找點吃的吧,小毒物,一會兒走的時候,叫我啊……”

  這肥母雞又開始裝起神秘來,并不理會王正一的疑問,展翅飛開去。

  王正一用一種崇敬的眼神目送它離開,秀云和尚低下頭,看著躺坐在地上的我和雜毛小道,說二位,這鳥兒,是你們誰養的?

  我和雜毛小道猛搖頭,說誰能夠養得起這肥鳥兒?不是,不是,它要惹什么禍事,跟我們可沒有半點兒關系。

  王正一見我們不肯說實話,便搖頭嘆氣,說可惜了這位高人。

  說話間,那邊走來了一行人,正是之前失散的其他人。王正一跟我們解釋,說他們剛才也是困于陣中,被連續分割,解脫不得。常言道,擅泳者溺于水,他們這些趟了一輩子陣法的老江湖,竟然也陷入這大陣之中,說來真的是慚愧之極。而且還害死了那個叫做李春寶的向導,倘若不是這虎皮……什么大人及時趕過來,他們定然會迷失到了另外一個地界去,回脫不得。

  秀云和尚點頭,說這個地方邪門得很,跟我們青城后山的秘地,倒是一樣的。

  王正一說是啊,還好我們在那虎皮……呃、鳥的指引下,趕過來,這才沒有出現意外——車里面的那個司機怎么回事?他這時才發現,田師傅躺在后車上面,似乎受了重傷。黃鵬飛怕我們添油加醋,急忙搶答,說剛才姚師傅被鬼迷了眼,結果把田師傅給撞倒了,好在沒有生命危險。

  我嗤笑一下,卻并未再說什么,也懶得跟黃鵬飛在這等小事上面爭辯。那邊的李媛等人,已經將被青城二老制服的三個搗鬼者提溜過來,然后摔在了車子的右邊。

  有活口,我們都不由得心生好奇來:這地方,虎皮貓大人口中的百鬼夜行迷蹤大陣,到底是怎么回事。

  肥蟲子剛剛在給石超解尸毒,此刻又回我體內調養,這時的我才開始恢復了一些,站起身來,與新過來的諸人打招呼,然后瞧著幾個家伙。都是女人,一個老態龍鐘,一個人老珠黃,還有一個倒是青春年少,看著也眼熟。

  王正一將拂塵刷過這三個女人的臉,將她們給喚醒過來。

  醒過來之后,那個老太婆和中年女人死硬不肯開口,倒是那個年輕女孩兒面露恐懼,瑟瑟發抖。

  做我們這一行當的,只要不死,想要人開口,自然有一萬種辦法——即便是死,也可以知道她們想要隱藏的秘密,只要有時間,有精力。這一點王正一自然都懂,他一擺頭,便有人過來將兩人拖下,去做臟活。剩下的那個年輕女孩見只有了自己,不由得瑟瑟發抖,眼睛往著地下瞧。

  王正一問了她幾句話,吞吞吐吐的,也說不清楚,視線游離,突然瞧見了我,眼睛閃過一道亮光,竟然熱切地跟我打起招呼來,說嘿,嘿,我是王方穎啊,救救我。我不是故意的……

  王方穎?所有人,包括我,都被這個女孩子的表現給驚到了,雜毛小道見著女孩子說得熱切,頓時不懷好意地壞笑,說哦,小毒物,沒想到你還留得有這一手,竟然將我們的勢力,打入到了敵人內部去?

  王正一笑了,說姑娘,既然你和我們陸左是熟人,我們自然不會為難于你,你說說,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方穎有些懷疑地環顧四周,然后哆哆嗦嗦地說起:她本來是一個很普通的大學生,跟這里的孟老太,也只是有些家學淵源,就過來看望。沒想到就陷入到了這場拼斗當中來,她根本沒有這想法的——這處是一處高人留下來的大陣,孟老太得了一些法門,所以就在這里寄居,幫一個人看理門戶……

  一番詢問,王方穎一直住這里,不過貌似所知不多,邏輯混亂,王正一便沒了興致,這個時候信號已經有了,他便通知等待的部隊,立刻出發,前來接應,然后回過頭來問我,說陸左,這人你既然認識,那么就由你來處理吧。

  我見王正一誆騙完人家小姑娘,這才將心中的疑問說出:“姑娘,你認錯人了吧?”

3條評論 to“第二十六卷 第十六章 破滅的大陣”

  1. 回復 2014/12/24

    蠱王王十八

    網頁老是打不開,打不開,打不開啊,真心蛋疼了

  2. 回復 2014/12/24

    蠱王王十八

    為毛打不開,為毛要點好多次,為毛要等幾分鐘啊?

  3. 回復 2014/12/27

    用舌頭舔了舔舌尖

    用手機看比較順暢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