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卷 第二十章 離奇的重逢

  這突如其來的襲擊,讓我們所有人的熱血都沸騰起來,小朵朵也叫嚷著,攥著拳頭沖了上去。

  兩個小寶貝兒都打了前鋒,我自然也不敢落在后面,大步飛踏而去;雜毛小道緊隨其后,在虎皮貓大人的加油聲中,雷罰已然祭了起來。

  在我們的身后,是楊操、黃鵬飛和白露潭,以及馮雷帶領的十幾名全副武裝的軍人。

  這些軍人,雖然并不及老光他們那種國家戰略級別的紅龍特種部隊,但是卻比吳剛他們那種武警,無論從技戰能力、心理素質以及備戰精神,都要厲害得多。所有人都啟動起來,一時間,整個通道里立刻出現了一大片腳步聲,氣勢驚人。

  感覺到受辱的小妖,一旦發起瘋來,誰也勸導不住,我惟有緊緊跟在后面,不讓她跑出我的視線。

  追了幾十米,我看到前面有兩個身影在顫抖,小的那個自然是小妖,而那個比我矮一個頭的,便是那個黑影子。我二話不說,掏出了震鏡,快步上前,當頭便是一照:“無量天尊!”人妻鏡靈果然給力,一大篷藍瑩瑩的光華,便籠罩在兩人的頭頂。

  然而讓我詫異的事情是,小妖被人妻鏡靈給定住了身子,但是那個黑影子卻回頭瞧了我一眼,轉身跑掉。

  在震鏡的光華中,我瞧見了那個人的模樣,正是之前在果林小屋里,從窗戶里第一個探出頭顱的那個女人——在青城二老的追擊之下,她竟然還有閑心過來伏擊我們,看來此間的情形,還真是十分不利。我顧不得小妖朵朵對我的一大通責罵,硬著頭皮一個勁地往前沖,見到那個女人跑著跑著,突然身形一墜,又不見了蹤影。

  我趕到了她消失的那個地方,但見那里有一個小小的洞口,似乎是另外一個地下通道。

  當下我也不敢猶豫,二話不說就喚出金蠶蠱,讓它去把那女人咬住,不得逃脫。肥蟲子領命而去,然而當所有人都跟到了我這邊來時,它也搖著尾巴回了來,并不收獲。小妖朵朵不服勁兒,跳下那黑洞爬進去,結果在里面大聲臭罵,說那娘們,居然在這里放了斷龍石,沒有開關,擠不進去啊。

  斷龍石?我聽到這個名字,立即想起了幾千斤的石頭,那個女人,倒是一個未雨綢繆的狠角色。

  我們幾個人圍堵在這里,頭疼,也沒有辦法。從那個女人逃脫的方法上來看,這整個地下世界,鬼面袍哥會的人在此必然經營日久,四通八達的,倘若他們糾集到了一定的人手,將我們斷然分割,只怕我們現在的處境,就變得十分危險了。

  如此延展開來,我們不由得想起,曹礫之所以沒有走,還露了一面,是不是因為他是作為誘餌而存在的呢?

  若真如此,整個西南病蟲柑橘事件,就變得耐人尋味起來。

  我突然想到,只怕此次事件,完完全全就是沖著我們宗教局而來的,大概就是為了報復上一次差點全軍覆沒的仇怨,故而設局,將我們引入此處,好宣泄一番憤怒吧?

  要知道,這次病橘延續的范圍如此廣闊,為何我們會在這短短的時間里,就找到了傳染的源頭,并且很快就確定是鬼面袍哥會的首席蠱師,曹礫所為呢?我的心中狂跳,回頭看向了白露潭和黃鵬飛。調查之所以會有這么快的進展,主要就是這兩人所負責調查組的功勞。

  大家都是聰明人,一點就通,黃鵬飛冷著臉沒有說話,而白露潭卻并不能夠沉默。面對著大家的疑問,她告訴我們,本來事情如此順利,她便一些懷疑,因為每次調查陷入死胡同的時候,便會莫名地收到一些關鍵提示,然后循著蛛絲馬跡,最終找到了這里來……

  白露潭疑慮地說,現在回想起來,確實是有些奇怪,好像有人一步一步地挖好坑,等著我們跳進來一般。

  我皺著眉頭,說這個情況,當時你們匯報的時候,怎么沒有聽人說起?

  白露潭慌亂地看了一眼黃鵬飛,而黃鵬飛則目無表情地瞄了我一眼,說我們匯報什么,不匯報什么,需要跟你商量么?你怎么知道我們沒有匯報呢?你……

  他這話兒還沒有說完,便見手影一閃,“啪”的一聲響,黃鵬飛的臉頰上面立刻紅了一片。

  出手扇人的雜毛小道若無其事地揉了揉手,淡淡地說道:“你小子還是小時候那死不認賬的德性,這一巴掌,是為犧牲了的同志扇的,其余的帳,我們出去算……”

  被當眾扇了一巴掌,黃鵬飛的怒意一下子就爆發出來,口中一聲怒吼,七星劍霎那間出鞘,劍尖一抖,朝著雜毛小道,如毒蛇纏去。

  他的這七星劍是由紅銅纏金制成,上附七顆寶珠——學過化學冶金的朋友應該知道,這兩種主要構成的質地偏軟,遠遠不如鋼鐵的硬度,并不適用于鑄就兵器。不過作為一個道士,通常面對鬼怪的幾率,要比人類要多得多。紅銅此物,常用來鑄就羅盤,或者銅錢,性陽而驅邪,是不錯的契合金屬,而金,則是富貴之物,在我們苗疆一帶,建房子的時候,通常都要放一點在梁上,用來鎮宅。

  如此打造出來的七星劍,鋒利非常,確實也是一把殺人的好武器。

  雜毛小道熟知黃鵬飛的尿性,知道他定然會暴起反擊,早有防范,于是一邊退開,一邊出劍,將他這凌厲的劍勢給化解得軟綿無力。我們自然都不希望兩人打將起來,紛紛上前勸架。要論戰力,黃鵬飛并不如雜毛小道,于是發了一下瘋,被楊操、白露潭等人給勸住。

  我沒有勸,抱著胳膊在一旁,嘴角泛著冷笑。

  吵完鬧完,大家又聚集在了一起,討論下一步的行動。

  楊操雖然資歷較深,但畢竟不如王正一、秀云和尚這樣的成名宿老有威望,故而對是進是退,我們爆發了一場大討論。持退意見的人,說既然這是一場陷阱,恐怕敵人早已經做好了周密的布置,再不退回,只怕就要葬身于此了,我們無所謂,還要為身后那十幾名戰士考慮;而堅決不肯同意的,則認為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我們有槍有炮,怕啥子?

  再說了,王道長和秀云大師兩人就在前方,倘若深陷囹圄,我們又豈能見死不救?

  這一番討論足足用了五分鐘,我們還待爭論,突然從我們的來路處,傳來了一聲轟隆隆的滾輪聲,這聲音聽著沉重而刺耳,讓人心中膽寒。一直在打盹的虎皮貓大人突然睜開了眼睛,展翅飛起,大聲叫嚷道:“跑,快往前跑,不然都死啦死啦的……”

  說完,它老人家率先就朝著前方沖去,我們不明就里,但是卻也不敢耽擱,跟著使勁跑。

  我們一直跑,那個聲音卻越來越近,聽得讓人心中膽寒,有一種通道都要倒塌下來的恐懼感。這種害怕促使著我們快速跑動,足足狂奔了幾分鐘,突然眼前一陣開闊,我們竟然跑到了一處廣闊的巖洞里面來。出了通道,我們前面是凹口臺階,虎皮貓大人歇斯底里地大叫,讓我們都往兩邊閃,我們紛紛照做,結果還是有人來不及,落在最后的兩個戰士剛剛出得通道口,便聽到轟隆一聲巨響,一個直徑長達兩米五的滾圓石球,裹挾著他們兩個,帶著巨大的動能,朝著下方的石廳重重砸去。

  咚,咚,咚……

  從出口到下方的巖石大廳處,落差有五六米,那石球將兩名戰士碾壓成了肉泥之后,又跳動了幾下,然后重重撞到了一處突起的石筍上面來。

  巨大的動能,撞擊得整個巖洞里一陣轟隆隆的聲響,地皮都在抖動,我使勁扶著墻,心中狂震。

  一切都靜下來之后,我們跑下那天然生成的石階,來到了那兩個死去的戰士旁邊。

  看著這兩具臉色模糊、骨頭碎裂、內臟被擠壓一地的尸體,我們不由得都開始后怕起來。倘若不是虎皮貓大人出聲提醒,只怕我們的大部分人,都差不多整個模樣了。

  我們身邊的十幾個兵哥哥都忍不住心中的悲傷,內斂一些的緊咬著嘴唇不說話,有人蹲在死去的兄弟面前默默流淚,有人則忍不住放聲大哭起來。這些哭泣,并不是恐懼,而是悲傷,也是憤怒。看著這活生生的生命消失在我們的眼前,沒有人再想著離開,心中只有復仇的怒火。

  這里面,也包括我——此時的我,已經是熱血當頭。

  然而憤怒終究是解決不了問題,我們強迫著自己冷靜下來,仔細打量身處的這片區域,發現這個寬闊的巖洞,竟然非常大,到處都是石筍和柱子,將我們的視線隔斷開來。頭頂的巖壁高的,離地足有四五米,低的只有一米,呈弧形落下,在西邊的方向有一條淺淺的小溪,手電照過去,泛起亮光來。

  我們四處探查,突然聽到楊操大喊一聲老吳,我扭頭,只見好多人紛紛朝著小溪那邊跑去。

  我也跟著跑,匆匆來到溪邊,轉過數根石筍,只見地上有好多具尸體,而楊操蹲在地上,抱著一個老人,正在奮力搖動。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