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卷 第二十一章 又見巖壁畫

  這個老頭兒,便是跟我分別在兩個隊伍的吳臨一。

  吳臨一死了么?

  沒有。

  仿佛聽到了舊日戰友的呼喚,在經過一陣搖晃之后,吳臨一睜開迷蒙的雙眼,虛弱無力地抬頭看了一下我們,眼睛驟然亮起,然后艱難地從喉嚨里迸發出一句話來:“快去救洪隊長他們……”這句話一說完,他便劇烈咳嗽,臉憋成了紫紅色,嚇得楊操趕忙拍打他的背部。

  好一會兒,他嘔吐了兩下,吐出了一大口鮮血來。

  在這段時間里,我環顧四周,發現這石筍轉角處,還倒伏著十來具尸體,有的是我們的人,有的則身穿著黑色棉袍,臉覆惡鬼面具,想來就是那些鬼面袍哥會的成員。

  馮排長帶著士兵們在查看這些伏尸倒地的尸體,過了一會兒,走到我們面前來。

  他臉色鐵青,說沒有活口,全部死了。聽到這話語,我們都不由得吸了一口涼氣,這得是多慘烈的戰斗啊,除了吳臨一之外,竟然沒有第二個人,能夠存活下來。而且雙方居然都沒有時間來收斂尸體,打掃戰場,可見這戰斗在此刻,都還是處于膠著狀態。

  除了部分士兵持槍警戒之外,我們都紛紛圍到了吳臨一的身邊來,想從這個幸存者口中,知道一下,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在此之前,黃鵬飛有些不舍地從懷里掏出一個白色的小瓶子,倒出兩顆藥丸來,遞給吳臨一服下,然后給他喝了一些水,拍背送服。

  緩過氣帶的吳臨一臉色蒼白,指著小溪的下游,西邊的方向,說:“我們到達了五里牌,正好撞上了鬼面袍哥會的部眾,當時洪隊長領著我們一番沖殺,倒是死了不少袍哥,他們一直退卻,跑到了一個山洞里,在通知了部隊之后,我們乘勝追擊,沖了進來。結果前面的道路還好,但是過了暗河,對手便越來越多,越來越厲害的,各種鬼蜮伎倆,紛呈而出。我們損失了不少弟兄,直到了此處,鬼面袍哥會的坐館大哥,張大勇出現了……“

  這是一場最簡單的示敵以弱的戰役,有心對無心,所以我方慘敗,洪安中這一隊是主力,共有二十余人,對手也卻只有十幾人,結果一番折損下來,七七八八,竟然死了十來個。剩下的人,在紅安中的帶領下,朝著小溪的下游退去。

  在整個巖洞里面的戰斗,發生在二十分鐘之前。

  我們面面相覷,誰都沒有想到,自今年五月開始掀起暴風驟雨似的打擊活動之后,我們都以為邪靈教這些組織,會小心翼翼地貓著身子來,潛伏過冬,然而沒想到敵人亡我之心不死,竟然通過病橘事件,將我們所有人給引入甕中,準備用鮮血的教訓,作為最狠戾的報復。

  如此深謀遠慮,運籌帷幄,似乎并不是張大勇這個鬼面袍哥會的坐館大哥,能夠計劃出來的。

  難道又是邪靈教的掌教元帥出了手?

  我感到渾身發冷,有巨大的陰謀自頭頂籠罩下來,讓人喘不過氣來。雜毛小道的臉色也不好看,他瞇著眼睛,瞧向了西邊,然后拿雷罰挑開頭頂垂下來的頭發,沉吟說:“除了張大勇,對方還有什么高手?”吳臨一喘著粗氣,胸前和嘴唇之上盡是鮮血,尤為的猙獰。他仔細回憶了一會兒,說當時太混亂,又都帶著鬼臉,瞧得不是很仔細,不過可以肯定地是,鬼面袍哥會剩余的幾個有名頭的高手,比如二娘子,羽麒麟,還有吳老亂,都在這里。

  我對鬼面袍哥會并不是很了解,所知道的,也就是四大巨頭。但是楊操等人身居西南久矣,聽到這一個個響當當的名字,都不由得驚嘆出聲音來。

  我略有些奇怪,問這二娘子,是什么人物,名字怎么忒奇怪,和那個十三姨一般。

  楊操在旁邊跟我解釋,說你還真的說對了,這十三姨是張大勇的姘頭,而二娘子,卻跟曹礫是對食夫妻。我點頭哦了一聲,表示知曉,不過目光卻飄到了雜毛小道那里,他轉了一下眼珠子,表示知曉。

  黃鵬飛心慮青城二老,問吳臨一有沒有瞧見王道長和秀云大師兩人。

  吳臨一也顯得很奇怪,說他們先前在這里戰斗,并未曾見過青城二老。而后他又暈過去了,更是什么都不知道。

  事情一下子變得十分棘手起來,退又退不得,道德約束,而且我們這里有人有槍,這么退回去,實在不像話;但是若要前進,在這個人生地不熟的巖洞子里,生命變得如此脆弱,稍不注意,我們便會報銷,見馬克思的見馬克思,魂歸幽府的魂歸幽府——最重要的事情在于,鬼面袍哥會向來都是玩弄鬼魂的大拿,死在他們手上,那就不是一死了之,那么簡單的事情了。

  這選擇對于我來說是個難題,對于其他人,也是一般無二,即使那些剛剛失去澤袍的軍人,都不由得沉默起來。

  在這空檔,我想起一件事情來,于是返回了我們剛才的來路去,走上臺階,用手電筒往黑暗中照射,只見在距離門口十幾米的地方,堆積著一大堆的石頭,有潛伏者人為地將我們的退路,給封堵上了。

  當我把這個消息告訴給猶豫的大家時,又是一陣惶恐——沒有退路了,現在是關門打狗的節奏。

  馮排長通過步話機聯絡外面的戰士,結果聽筒那邊傳來的,是一陣滋滋的聲響。我和雜毛小道、朵朵、小妖朵朵和虎皮貓大人來到了角落里,看著惶然失措的眾人,不由得心中也是一陣焦急。我問虎皮貓大人,說老大,我們現在怎么辦,到底怎么逃出去?

  虎皮貓大人抖抖身子,甩落好多干枯的碎屑和絨毛,說這一堆傻波伊,腦袋都轉不過彎來,順著鬼面袍哥會的思路走,最后的結局,不過就是死亡而已。

  雜毛小道點點頭,說是,然后環顧四周,語氣變得低沉,說吳臨一有問題。

  我的眉毛一挑,說你也看出來了?

  雜毛小道點頭,說是啊,看看這里,這么多人都死了,很多尸體都看得出是有補過刀的痕跡,然而偏偏吳臨一這么一個重要人物,雖然也是身受重傷,但是卻沒有死成,光憑這一點,都不由得人懷疑了。我在想,楊操等人其實心中或者有所疑慮,之所以沒有說出來,只是因為太熟悉了,慣性思維而已。不過我們卻不一樣,大家本來就不是路人,何必惺惺相惜,不肯面對現實呢?

  小妖冷哼,說早就看那個怪老頭子不滿了,要不要我去把他揍一頓?

  我趕緊攔住這個暴脾氣的小狐媚子,這周圍,可并不都是我們的兄弟,真當馮排長帶著的那些戰士,拿的是燒火棍兒呢?

  而就在我們幾個窩在一旁,小聲商議的時候,吳臨一在楊操的摻扶之下,踉蹌地站了起來。

  他悲憤地舉起雙手,大聲喊道:“同志們,兄弟們,我知道你們心里都在害怕,都在猶豫,都在想著如何退回地面上去。不過,現在我們沒有退路了,相逢狹路間,道隘不容車,唯有勇者,能夠獲得最后的勝利!看看我們身上的衣服,看看我們手上的武器,國家供養了我們這么多年,不就是等待著我們,殺光藏在暗處的敵人,保一方平安么?有種的,跟我一起沖,救出洪隊長,殺他娘個片甲不留!”

  吳臨一的話語很有煽動性,頓時間,就把所有人的情緒給挑動起來,喊了兩輪口號后,紛紛要求前去救助被追殺的同胞們。

  看著大部隊準備起拔了,雜毛小道問我,說小毒物,怎么辦?

  我看著那十幾把自動武器,冷冷地笑,說跟上去,盯著他,有什么異動,立刻出手。雜毛小道點頭,說好嘞。這時吳臨一捂著胸口,看向我們這里,皮笑肉不笑地說道:“陸左,你們幾個怎么在這里,要不要一起走?”

  我含著笑,說這當然,還請吳老師在前面領路,我們這回,一定要把洪老大他們,從重圍中解救出來。

  吳臨一說好,我們現在就走吧。

  說完話,他在楊操的攙扶之下,帶著眾人沿著小溪,朝著下游走去。站在雜毛小道肩頭的虎皮貓大人環顧四周,說我先去四周查探一番,一會兒再來找你們。我不由得暗罵,說這肥母雞,每逢有事,總是及時開溜,然后到緊要關頭再出現,以體現其重要地位——這到底是什么心態?

  這一回,我們并沒有領頭,而是跟著大部隊緩慢行走,越過了好幾個石筍,小溪蜿蜒入洞口。

  這時一個隧道式的長洞,從巖壁的形狀來看,能夠瞧得出有人工開鑿的痕跡。我們行了十多分鐘,洞內寂靜,并沒有見到有人或者尸體,不過有血,新鮮的血液,成噴濺狀的灑落在地上或者墻壁上,觸目驚心。而就是這些血,讓我們開始注意到巖壁上面。

  突然間,我的背部一陣緊張發麻,在手電筒的照耀下,一副副明暗斑駁的壁畫,上面的技法十分熟悉,無數線條勾勒的圖形中,有著數不清的三眼小人,在上面浮現著。

1條評論 to“第二十六卷 第二十一章 又見巖壁畫”

  1. 回復 2014/05/21

    usr

    一副副明暗斑駁的壁畫,上面的技法十分熟悉,無數線條勾勒的圖形中,有著數不清的三眼小人,在上面浮現著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