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卷 第二十六章 腳下一陣空

  隨著這紅光大亮,陡然間,我們便感到了有沉重的壓力,從地面上傳遞過來。

  巖洞在左右搖晃,總也穩定不下來,發抖,整個巖洞仿佛如同一個巨人,在打著擺子。這是在地震,是這個鮮血法陣開始驅動出來的效果,我們都有些站立不穩,要么扶著墻,要么直接或蹲或趴,降低了自己的身體重心。

  有的人調整平衡不過來,啪的一下,就摔倒在了地上。

  抖動之后,是頭頂上面松動的石頭開始往下掉落,有的是碎屑,有的是拳頭大的,有的直接整個錐形石柱往下掉落,砸得四處都是紛飛的石塊。

  為了躲避這些石頭,我們紛紛閃躲,也有人被突然落下的石頭砸到,一聲不吭地躺倒在了地上。白露潭在大聲喊叫,說怎么回事,這是怎么了?沒有人回答她,巖洞上下開始劇烈地抖動起來,仿佛整個天地都在搖晃。我回頭看去,只見我們的后路上,一片血霧迷蒙,將整個來路封堵,里面有無數的鬼怪形象出現,或是三米巨人擂胸頓足,或是胖子搖擺屁股,或者是沒有臉的女人,抱著一把破爛琵琶在彈奏……

  這些血霧,應該是剛才那些被戰士們射殺死掉的人,那身體的血液,經過邪惡的陣法,所化成的吧?

  煞氣,恐怖的煞氣,無所不在的邪惡之氣,在空間中蔓延。

  無聲,然而天地之間,皆是讓人恐懼的咆哮,這些,都是從心靈之中沖出的怒吼和尖叫。

  這形象恐怖,但是卻也有嚇得失心瘋的人,巍然不懼,抱著手中的槍,以高姿匍匐的姿態,朝著我們的退路一邊瘋狂大叫,一邊跑動。這個戰士我并不認識名字,然而我卻能夠瞧出那里的危險,沖過去,想要抓住他。然而驚慌失措的人,下意識的力量是何其強大,我沒有追上他,緊緊摸到了一把他后背的衣服。

  我抓到了一把汗水,一把濕漉漉的背。

  這個戰士就這樣,瘋狂地沖進了那似血一般組成的紅色迷霧中去。

  就在我們所有人的注視當中,這個突然犯了失心瘋的戰士,被那個含著恐怖怨力的血霧給吞噬。

  然后我們的視線在這一瞬間,似乎進入了慢鏡頭——首先是那個戰士的動作越加遲緩下來,如同陷入了泥潭里面,接著他身上的皮膚開始逐漸被剝離下來,露出了粉紅色的肌肉,然后這些粉紅色的肌肉與緩緩流下的鮮血,開始緩慢地消散到了空氣中。

  短短幾秒鐘,在我們面前的那個戰士,就變成了一副慘白的骷髏架子,帶著慣性,重重地跌落到了前方的巖地上面來。

  所有人的呼吸聲都一齊細了許多,看著那十米之外的血霧正在緩慢逼近,我們有一種世界末日來臨的感覺。

  這個時候,那種劇烈的震動終于停止了,整個空間都回復了平靜。不過這平靜只是暫時的平靜,到處都充斥著詭異的邪惡,有著很強烈的吸力,將我們身體內的鐵元素,往地下面吸引。

  這個東西,讓我們猝不及防,有了那名戰士的教訓,沒有人再敢往回跑,但是這里的地形就是一個漏斗形狀的死胡同,除了那扇石門,我們根本就沒有任何地方可以去。看著地下的紅光浮動,而遠處的紅色血霧里鬼影繚繞,怨力恐怖,緩慢而堅定的朝著這邊推移過來,我們都明白自己已經陷入敵人了重重謀慮好的圈套中,也知曉在這洞穴之中,即使是再來一個連隊,也逃不過全軍覆沒的困境。

  因勢利導,陣法的威力,我們在伏擊鬼面袍哥會大供奉的時候,就已經嘗過了甜頭,而此刻,我們則終于嘗到了苦果。

  所以常言說得好,出來混,終究是要還的。

  “怎么辦?怎么辦?”

  在我們緩慢朝著石門處退卻的時候,黃鵬飛激動地大聲喊叫起來,完全沒有剛才審問舌頭時的那種冷厲。

  他終究不是個狠毒至極的人,所以他可以對別人的生命冷漠,對自己的小命兒,卻是愛得很。我拉著兩個朵朵的手,緩步向后退,這時楊操突然抓住我的胳膊,說陸左,這個時候,只有你能夠救我們了,我知道你行的,想想辦法吧。

  楊操此刻是如此的激動,以至于他滿是老繭的雙手上面傳來的巨大力量,讓我的胳膊一陣泛疼。

  看著楊操滿是期盼的眼神,我知道他定是想起了在青山界中,我用我的鮮血,獲得了進入耶朗祭殿的真正資格。他不點明,只是因為此時的人實在太多,不過在危機關頭,我自然不敢藏什么私,快步走到石門前,狠下心,用指甲劃破大拇指,然后捅入到了那個豬頭怪人的眼睛里面。

  三、二、一!

  我深呼吸,然而那種神奇的情況并沒有發生,大門也沒有徐徐打開來。

  是我的血液根本就沒有驅動這門開動的效果,還是這門的開啟,根本就不用鮮血來祭奠?

  我的腦海飛速轉動,而此時,我正處于巔峰狀態的炁場感應,順著這眼睛往石門里面蔓延過去,竟然有一個小小的通道,直通對方。這個時候我終于發現,這扇石門,雖然花紋什么的,都跟之前在青山界中所見的一般無二,但是就其厚重感來講,未免有些過于新鮮了。

  不過此時的我根本就無法思考其他問題,將手指退出來,口中大喊道:“小妖、朵朵,進去……”

  兩個小家伙跟我心意相通,當下也不作猶豫,身子一搖,在周遭戰士詫異的注視下,化作一白一藍兩道光線,朝著那面目猙獰的豬頭怪人眼睛處射去。我感覺到我身后突然擁擠,回過頭來,只見那血霧離我們已然只有六七米遠,分成天上地下,所有方向,朝著我們圍堵而來。我們一行,差不多將近有二十余人,故而將門口這點狹窄的小空間里,擠得滿滿當當。

  無數散發著汗臭的男人擁擠而來,即使是身為爺們的我,那一刻,壓力也是山一般的大。

  時間一點一點地推移,看到那些恐怖的血霧朝著我們侵襲過來,所有人都開始慌張起來,在外圍的戰士像抓住最后一根稻草的溺水者,拼了命地往前擠,為的也只是多活一會兒。我皺著眉頭焦急等待,旁邊突然伸出一個肥碩的光頭,我一瞧,正是那讓人敬重的秀云禪師。

  這佛爺平日里笑嘻嘻,彌勒佛一般,此時卻是臉色青紫,眉頭聳動,似乎透不過氣來,便秘了一般。

  想到大和尚和王正一身上都有傷,雖然兩人經過了短暫的處理,但是再如此一番擠弄,各方力道一齊擠壓,說不定就永垂不朽了,于是我大聲叫喊起來,說各位,各位聽我一言,不要再擠了。這門可還沒有打開,怎么擠都沒有用的……

  我這話音一落,面前的這扇厚重石的門就開始發出一聲轟隆隆的響聲,然后石頭震動,那門竟然開始往上,緩慢提將起來。

  這異動,讓我們的心都一下子都落了下來,開心到爆炸。當那門剛剛提到了膝蓋處時,我們就顧不得危險,就地一滾,越過了厚達兩米的巨大石門,終于沖到了里面來。一到里面,便感覺到有燈光在四周晃動,然后還有拳腳的風聲,從前方四處傳來。

  我雙手撐地,一躍而起,只見留著西瓜頭的朵朵正咬著牙,拼力驅動石門旁邊墻上的一個裝置,而小妖則正在跟五個穿著黑袍鬼面的家伙打斗。這些家伙實力一般,但是唯獨有其中一個身子嬌小玲瓏的,卻是個厲害角色,手中一束白色的皮鞭,如毒蛇出洞,將小妖給牽制住,不得逞威。

  隨著石門的緩力上升,沖進內里的人越來越多,我顧不得其他,見小妖施展不開手腳,頓時攥緊雙拳,朝著前方沖去。

  我一沖入人群中,便有袍哥反應過來,手腕一翻轉,寒光乍現,朝著我的臉上劃來。

  我神經繃得緊緊,看到這刀子襲來,頓時躬身下蹲,整個人縮成團狀,然后利用身體軟體組織中的反饋力,瞬間爆發,以黃狗撒尿的姿勢,朝著這個袍哥呈45度斜角蹬去。

  砰——

  我的腳上正好蹬到了這個家伙的胸口,力量在一瞬爆發,那人凌空朝著身后飛去,重重砸在了石墻上面。順著那個家伙的軌跡,我才發現我們沖進來的這里,竟然又是一個狹長死胡同,根本就沒有任何退路。黃鵬飛和白露潭從我身邊沖過,朝著這幾個漏網之魚殺去,然后我聽到身后傳來了雜毛小道的狂喊:“朵朵,把門封上……”

  想來是眾人都已經逃入內里,我聽到朵朵脆生生地答應了一聲“哎”,然后巨大的石門下落聲,便轟然響了起來。

  而在這聲音蔓延開來之前,那個手持皮鞭的嬌小黑袍人放聲大笑,突然沖到了我的面前,用力往地下一跺腳。正當我揮拳過去的時候,卻感覺腳下一陣空,天旋地也轉,隨著身邊眾人,往下跌落而去……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