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卷 第二十七章 香艷的度氣

  身子在急速下墜,入目是一片黑暗,什么都沒有,四周都是呼呼的風聲,以及好多驚恐的呼喊聲。

  巨大的超重感,將我渾身的血液一股腦地擠到了大腦里,這種感覺讓我喘不過來氣,心臟在那一瞬間,驟然停止。我伸出雙手,在空中亂抓,然后也如同我身邊的那些家伙一樣,張開嘴,大聲地狂叫起來,讓空氣從我的喉嚨里尖銳沖出,化作震破耳膜的尖叫。

  啊——

  啊……

  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重重砸入了一汪深潭之中,急速墜落的我在入水的那一霎那間,遭到了巨大的打擊,即使以我持續鍛煉的身體強度,也抵受不住那劇烈的撞擊。

  一瞬間,全身的肌肉和骨骼受到無所不在的力量擠壓,我的腦海里一陣空白,突然就失去了意識。

  不知道過了多久,無邊的陰冷將我給拉扯回來。

  我吸了一口氣,那冰冷的涼水就順著我的呼吸道,管涌進了我的肺葉中,火辣辣的疼痛,刺激得我的意識開始瞬間清醒過來。我使勁搖了搖頭,發現自己依然還是在深潭之中,看不到任何東西,卻能夠感應到身邊有好多人,有的在掙扎著往上漂浮,有的則一聲不吭地垂落到了水底去,早無聲息。

  我的雙臂酸軟疲憊,感覺自己的口鼻之間,都有鮮血流出來,腦子里亂轟轟的,好像有一個瘋狂的搖滾樂團在里面開唱,嘈雜得厲害。

  而就在這個時候,求生的意志使得我揮舞雙臂,開始努力往上潛去,幾秒鐘之后,我終于冒出了頭來。然而剛剛深呼了一口潮濕而清冷的空氣,潤濕肺葉,便看到十來個人正站在水潭的岸邊,用強光手電朝著這邊照射過來。

  我們既然落入了敵人的圈套里,這岸上的人,便是敵非友,我剛一露出水面,見到這憧憧黑影,便下意識地又潛了回深潭里去,朝著反方向,扎猛子游。

  我從小就在三江匯聚的晉平長大,那里的亮江水,是我兒時的伙伴。想當年,我還是一個光著屁股的小孩兒時,就跟老江這一伙兒時的小伙伴們,在江中嬉戲,整日整日地玩耍,練就了一身的好水性。雖比不得水滸梁山中的浪里白條,但也是一等一的水性子,之后得了肥蟲子,道力淬至先天,更是如魚得水,故而摸著水路,憑著剛才的那一口氣,朝著水潭深處游去。

  這水潭很大,幾百見方,內中也有石筍林立,所幸我們剛才跌落下來的時候,并沒有撞上這東西。

  要不然,就是那有九條命的貓兒,都已經死得不能再死了。

  不過也正是這些石筍,使得我能夠有了遮掩的藏身之處。在胸中的氣息殆盡之時,我再次悄然浮出了水面,身后是黑黝黝的暗道,前方則到處都是明亮的燈光,以及熊熊燃燒的篝火。岸邊有四五個穿著黑袍的家伙,正拿著一種加長的抓耙,前面是鐵制的鉤子,往深水里面撈。

  在此之前,已經有兩個人從水里爬出來了,其中一個就是觸動機關的那個女人。

  跌落水中的她,袍子和面具都脫掉了,露出了前凸后翹的姣好身材,我看此人,正是之前在地道處朝我們甩暗箭的那個女人。

  她,應該就是吳臨一口中的二娘子吧?

  我們之前之所以懷疑吳臨一,很重要的一個證據就是,他口中圍攻他的邪教高手里面,正好有這么一個人,然而當時的二娘子,卻正在我們追趕中,怎么可能分身?

  我一邊小心地躲閃燈光照射,不讓人發現,一邊心中惶急,擔心老蕭也掉落下來,被這群家伙給摟住,若是如此,我不知道能不能控制住自己,不去拼命。

  直到此刻,我的記憶力依然是一片混亂,糟糕得很,想不起我們跌落下來的時候,有沒有涉及到門邊處。

  我抬去頭,朝上面看,在高高的地洞之上,并沒有見到任何光亮,想來我們的腳下就是一個暗門,打開合攏,就在一瞬間。一想到雜毛小道和兩個朵朵留在了上面處,孤獨感頓時就浮上來我的心頭來,空落落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正在我患得患失的時候,我突然看到前面一陣吵鬧,然后岸邊的那幾個人就跳下了水里,大聲地喧鬧起來。

  我瞇著眼睛看,只見一個挽著道髻的頭顱浮現在水面。

  我心中狂跳,繼而放寬下心來——這不是雜毛小道。去年的時候他被剃了頭發,今年的還沒有留得這么長,系了個小馬尾呢。不是老蕭,那么這個人便是黃鵬飛了。只見這廝倒也英勇,浮出水面之后,手中長劍一抖,立刻有一個會眾捂著脖子往后倒去,四肢伸展,鮮血溢滿了水面。

  人一死,岸上的圍觀者立刻就炸了開來,從篝火旁立刻走出一個四十來歲的精干男子,短寸頭發,眼睛在黑暗中像星辰一般,閃閃發亮。旁邊還有幾個沒有帶著面具的男女,各有氣勢,但最終還是眾星捧月一般,圍繞在了這個男子的身邊來。

  那人排眾而出,手一抖,立刻有一條長長的繩索拋出,朝著黃鵬飛射去。

  這繩索不清楚是什么材質,黑烏烏一團,似霧,陰靈組成,有生命,如游蛇一般朝著黃鵬飛襲來。黃鵬飛倒也是個厲害角色,舉劍就削。而另一邊,白露潭也浮出了水面,大聲地咳嗽著,然后朝著人少的岸邊游去。

  黑蒙蒙的,我也看得不是很仔細,眨了一下眼睛,便見到準備拼死反抗的黃鵬飛已然被束住了手腳,再也動彈不。周遭的眾人一擁而上,將這廝像死狗一樣,給拖上了岸邊來,至于白露潭,她倒也沒有太多決心,有人提劍朝她沖去,她便高舉雙手,表示投降,不再抵抗。

  很快,兩人被結結實實地捆了起來,然后給仍在了篝火旁邊。

  那個精干男子縛手背在身后,然后看著黑黝黝的深潭,厲聲問道:“沒有人了么?”他一邊問,一邊掃量,我感受到了莫大的威脅,即使知道自己在黑暗中,他未必能夠看到我,但還是躲藏了起來,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有人回答,說老大,沒有了,兄弟們都撈了三遍,能起來的,都起來了……

  啪——

  一聲響亮的耳光響起,那個精干男子憤怒地咆哮道:“撈不到,不會下水去找么?我張大勇,什么時候有了你們這一幫混帳手下,事情都不會做了么?”

  老大發怒,旁人自然震驚,沒幾秒鐘,就聽到幾聲撲通的響聲,有人跳進了這深潭中游來。

  我心中也震撼極了,沒想到這個精干男子,竟然是受邪靈教總舵之命,統率一方,且自成體系的鬼面袍哥會坐館大哥,張大勇。

  這種級別的大魔頭,哪里是我能夠敵得住的?

  我心中慌亂,聽到劃水聲越來越近,不由得沉入水中,朝著更深的地方潛游過去。幾秒鐘之后,我剛一浮出水面,便聽到那張大勇依稀的聲音:“二娘子,你確定那個陸左,也一同跌落下來了?”

  一個嬌媚入骨的聲音回答說:“是……呃,屬下并不清楚,我就是在他面前啟動的機關,不過他當時好像往后面躍了一下,不知道……不知道有沒有掉下來。”

  張大勇并沒有責怪這個女人,只是點頭,說沒下來也罷,困上他們幾日,也就什么都好辦了。

  我還待再聽,從我前方五米處傳來了水花的響聲,竟然有人放棄了搜尋落水的地方,轉而朝著黑暗的暗河這邊,摸索過來。

  我剛才粗略看了一眼,岸上可有二十多號人,其中高手無數,而最讓人膽寒的,就是那個惡名昭著的張大勇。這種級別的魔頭,他的對手是大師兄這樣的人,而不是像我這般的鄉下小子。要是讓他們發現,死無葬身之地這種下場,都還算是輕的,只怕我的靈魂,估計就永世都不得安寧了。

  不能被發現,我正準備下潛,突然身后被人輕輕一拍。

  就這一下,我頓時毛骨悚然,一股涼氣,從腳板心騰地一下,往頭上竄起來,頭皮處,一陣又一陣的雞皮疙瘩。我幾乎是僵直地回過頭去,暗淡的光線中,看到小妖這個傻妞,正沖我直樂……

  我的心情又如坐過山車,一會高峰一會低谷,還沒有來得及說話,小妖挨著我,說陸左哥哥,下面那里有一個凹槽,躲到那里去,就不會被搜到。說完話,她拉著我的手,一起下潛。我們向潭底里游,順著石筍往深處行,然后在一個黑乎乎的地方,果然有一個凹口。

  小妖把我推進去,我倆剛剛蜷縮好身子,便見有人在我剛才的那里出現,劃著水,四處張望。

  我胸中僅有一口氣,然而那個家伙卻遲遲不肯離開,在我剛才駐留的地方,來回搜尋,時間一點一點地過去,三分鐘后,我終于到了極限,口中不斷有氣泡冒出來。我不斷地堅持,然后又不斷地退縮,又熬過了一分鐘后,身體缺氧到了極限,終于忍不住,準備出去。

  而這個時候,一片冰涼的嘴唇貼在了我的嘴上,然后有一口溫熱的氣息,度了過來。

4條評論 to“第二十六卷 第二十七章 香艷的度氣”

  1. 回復 2013/12/08

    劉璃夜.

    終于下手嘍。

  2. 回復 2015/01/10

    初秋

    總算得手了

  3. 回復 2015/04/05

    牛頓

    下落居然還有超重感,我都要氣得活過來

  4. 回復 2015/04/26

    小妖朵朵

    你終于被下手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