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卷 第二十八章 誰用誰知道

  有過游泳和潛水經驗的人都知道,在水里面,沒有潛水鏡,睜開眼睛其實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眼睛會受刺激,酸痛流淚。我觀察那個搜尋者,也只是隔一會兒,睜一下,其余時間都是緊緊閉著眼睛。當這冰涼而顫抖的嘴唇印在我的嘴上,并用靈巧軟滑的舌頭剔開我的牙齒,朝我口中度氣,將我從缺氧到差一點昏迷的狀態中,拯救出來的時候,我也是第一時間,睜開了眼睛。

  黑乎乎的潭底,即使睜開眼睛,也只能夠從一點點的折射光中,看到我面前這個女孩兒的輪廓。

  她依舊還是十多歲小蘿莉的模樣,臉色不悲不喜,眼珠子亮晶晶,里面寫滿了天真和無邪,眼睫毛眨動,然后很認真地給我度氣。我的肺葉開始舒張起來,有一股又一股的暖流,開始從我的身體內里,涌出來,使得現在冰冷僵硬的身子,不再是那么難受。

  小妖是真正的“冰清玉潔”之身,但是也是練氣士,故而全身各竅穴中,也有氣息,只是平時不顯。

  看著小妖一臉認真地盯著我,我的心里不禁浮出了好多內疚和羞愧來。

  太禽獸了,太禽獸了!

  這只是一個小姑娘……我,我究竟做了什么?

  不過一想到小姑娘一詞,我不由得又想起了小妖朵朵剛剛從麒麟胎里面,孕育出來的時候,妥妥的模特身材,女神風范,結果被我一掌拍下,就變成了現在這般生澀青蒙的模樣。要倘若我當時任由小妖咬我那一口,不作抵抗,那么她是不是就……

  果真如此的話,我是不是就不會有這樣的負罪感了呢?

  小妖雖然是麒麟胎身,作戰時渾身堅硬似玉,但平日里也和普通的小姑娘一樣,相同的體溫,相同的呼吸,此刻我們兩唇相觸,感受著這鮮花一般的柔軟,在回過氣來之后,我竟然有一種舍不得離開的感覺。

  不過理智終究還是將心猿意馬的我給制止住,我費了老大的勁兒,終于雙手抵住小妖的肩膀,生硬地將自己給拉扯開來。不知道過了多久,見到那個人已經離去,我便想著游出這個狹窄的凹口子,浮上水面去。

  然而小妖卻止住了我的企圖,伸手將我壓在了更里面,然后背轉過身去,雙手在水里面快速地接印,布置起一個小小的法陣來。

  凌空畫符,結印布陣!

  這手法以前雜毛小道在青虛開的溫泉澡堂子里,給我演示過,然而此時小妖施展起來,卻更為熟練,頓時間一股自然的氣息,如巖石,如泥土,如深潭流水,頓時將我們這里給掩蓋住。

  也就是在法陣剛剛結束的那一刻,一大股粘稠的黑霧從水中蔓延過來,這黑霧既像是動物世界里面的巨大水母,又像是我們以前曾經在青山界中配合矮騾子逆襲的害鴰,不過龐大得多,張開來的直徑足有三四米多,從我們的身邊滑過。

  突然,它停了下來,一根如同長矛的尾巴在我們眼前,隨著水波飄蕩。

  不愧是龍頭老大,張大勇做事情,實在是太過于細致和謹慎了。

  我抱著小妖朵朵,縮在那個暗里凹口處,心中充滿了恐懼和后怕。

  倘若不是小妖警覺,只怕我已經游出去了。在水里,行動不便,我哪里能夠敵得住這東西的威脅?

  小妖回過頭來,看著我笑。

  這小狐媚子天生就媚眼橫生,一笑,讓人骨子都一陣酥麻。

  我不由得又想起了剛才與她相擁而吻的樣子,血不再集中到頭皮,反而有流下來的跡象。我強忍著,不想讓自己在小妖面前出丑,然而這東西,是男人都知道,不是你想忍,想忍就能忍的。我這一番天人交戰,卻見那尾巴緩慢游走,正想將心給放下來,突然之間,一個美麗的女人頭顱,倏然出現在了我們面前的兩米之外,瞇著眼睛,朝著我們這里看過來。

  我嚇了一大跳,心臟急劇地跳動著,過了好一會兒,才平靜下心來,這才發現,這個女人就是裹身在剛才的那團黑霧當中,在幽幽的水光里,她那艷麗的臉容上面,滿是恐怖猙獰的神采。

  然而小妖布置的這個隱匿小陣十分有效,這個迷霧中的頭顱朝我們這個方向,死死地盯了幾秒鐘,這才恍然不察地離開了去。

  這連番的驚嚇,將我胸腑里面的氧氣再次給消耗光,我的臉色漲紅,又開始缺氧起來。

  見到我的這樣情況,小妖笑吟吟地又俯身過來,吻上我的嘴唇,給我渡氣。

  如此反復了三次,當我都已經沉浸在這種若即若離的美好中時,小妖捅了捅我的肚子,我不解其意,見到她指了指外面,這才知道她在表示外面安全了,讓我浮上去呢。見到小妖壞壞的笑容,我的臉在霎那間,便燙得不行,耳朵根子都火辣辣的,窘迫得厲害。

  不過現在也不是談論其他的時候,我一點一點地伸展身子,朝著外面爬出來,然后小心地游動。

  很快,我又爬出了水面來,因為這水潭是活水,上下都有暗河,所以水聲嘩嘩,倒也察覺不出什么聲音來。甫一露頭,我就聽到張大勇陰沉的聲音從潭邊傳來:“……有沒有可能,他從暗河里面溜走了?”

  “不可能,那暗河洶涌,而且又沒有透氣的空間,他若是進去了,只怕過幾日,江邊就漂浮起他的尸體了。”

  張大勇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煩躁,他冷哼了一下,然后說道:“內線傳出來的消息,說這個人曾經到過古夜郎王國的中央祭殿,而且開門時,就是以他的鮮血激活的法陣。沒有他,我們永遠都進不了那里面,也永遠找到古夜郎的遺產和寶藏,小佛爺囑咐的大黑天,我們也永遠找尋不到!”

  “是,屬下無能!”

  接下來就是一片自責聲,有人立刻獻計獻策,要將仍留在上面石巷中的我,給生擒至此。

  這時有急匆匆的腳步聲傳了過來,有人稟報,說洪安中帶的人造反了,兄弟們扛不住,節節敗退,請求老大過去支援。張大勇又是一聲冷哼,氣憤地罵,說都是他媽的一群廢物,能拖就拖,拖不了就轉移唄?川北洪家的手段高明,要么就是搏命,瘋狂得很,我去瞧一下,看看能不能夠將這個狡猾的家伙引入萬血歸宗鬼靈陣中,用水磨功夫,將他給活活耗死。

  說完這話,張大勇吩咐旁人,說看緊這兩個家伙,留著有大用呢,然后帶著人離開。

  好一陣子,我感覺空間里開始安靜下來,這才小心地探出頭顱,察看外面的情形,還要防止有詐,以免那些家伙突然又殺回來。

  不過好像并不是,這深潭岸邊點燃了兩堆篝火,旁邊有七八人,為首的是那個二娘子,她正身披著棉襖,帶著周遭下過水的兄弟在烤著火。此時是十一月寒冬,這地下巖洞里的氣溫雖然比外界要高上一些,但是身子浸過水之后,卻抵受不住這蝕骨的冰涼,讓人好不難受。

  至于黃鵬飛和白露潭這兩個俘虜,他倆則享受不到身披棉襖、棉被的待遇,被用粗麻繩緊緊捆住手腳,然后推倒在地上,不敢起來。在他們身邊不遠處,還有兩具尸體,一具是剛才從上面摔下來死去的,還有一個,則是被黃鵬飛剛才的一劍,抹斷了喉嚨。

  剛才有坐館大哥和隨行大佬在此,所有人都寂靜無聲,而頭兒走了差不多十分鐘,這些部眾的心思就開始活泛起來,說話也熱鬧了些。不過他們談論的,都是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上不得臺面。有些個粗鄙漢子,見到二娘子棉袍底下玲瓏曲致的身材,水痕勾勒,就有些忍耐不住,先是說了幾句葷笑話,然后恬著臉說道:“二姐,你這么好的身段和臉蛋兒,怎么就跟曹公公,作了個對食夫妻呢?”

  二娘子風情萬種地剮了這人一眼,說三狗子,你就胡說吧,小心有人把你這話,傳到我家掌柜的耳朵里,到時候肚子里面長滿了蟲,可別怪二姐我今日沒有提醒過你。

  聽到二娘子的威脅,那三狗子立馬后悔了,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臉上,連連道歉,說二姐,得,小弟的嘴賤,早該打了,我錯了,我錯了,您大人有大量,別計較。周圍的人都一陣轟笑,說三狗子,你這個驢日的狗吊兒,放著那邊的嬌俏小娘子你不弄,偏偏要來惹我們這滿身是刺的二姐,你當真不知道那個易江南的下場么?

  聽到旁人提醒,三狗子看是瞧向了正在與黃鵬飛依在一起、瑟瑟發抖的白露潭,露出了猥瑣的笑容。

  他嘴一咧,一口的大黃板牙,搓著手,緩步走過去,瞧見殺死自家弟兄的黃鵬飛,氣不打一處來,抬腿便是一陣猛踹,黃鵬飛被踢得哎喲哎喲,慘叫連連。

  旁人見這三狗子下了重手,紛紛過來攔住,說三狗子,你這驢日的,這人大爺留著還有用處,你可別把他給廢了,說不得人家發達了,你還要給人家磕頭呢。

  “磕個毛!”

  三狗子色厲俱茬地嚷嚷著,卻也不敢再怎樣,順勢放過了黃鵬飛,然后嘿嘿地淫笑,朝著地上的白露潭,躬身摸去:“小娘子,你別看三狗哥哥人長得挫,但是三狗哥哥人好啊,身體倍兒棒,最考慮女性同胞的切身感受了。還是那句話,誰用誰知道,哈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