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卷 第三十章 謎底的揭曉

  一拳打碎顱骨,這個胖子慘烈地嘶叫了一聲,然后直截截地倒在了地上,口中鮮血直溢。

  黃鵬飛已經以傷換傷地又弄死了一個家伙。

  白露潭及時補刀,將那個手持骨簫、被小妖一拳擊飛的男人,給一刀捅中,鮮血迸發出來,濺了她的一身。

  小妖纏住了最厲害的供奉二娘子,而這五個人中,最后還剩下一個竹竿高個兒,被我們這兇猛的殺氣所震懾,二話不說,轉身就走。不過眾敵環視,他哪里能夠跑得脫,剛沖出戰團不到五米,我手中那個碗口大的石塊,便已然飛臨到了他的后腦勺處,砰的一下,那人應聲而倒,濺出了許多血漿。

  黃鵬飛這個人像條瘋狗一樣,二話不說,沖上去就習慣性地進行補刀,生怕這個家伙沒有死,連續捅了十來刀,鮮血將他的臉濺得猙獰恐怖。

  我突然發現,他跟白露潭,都有一點中了邪的感覺。

  見到自己會中的兄弟一個一個死掉,正在跟小妖奮力拔河的二娘子口中大聲尖叫起來,超越了上百分貝。

  她之前和我們從上面一同掉落潭中,渾身濕透,本來正裹著棉襖烤火,一打斗起來,棉襖掉落,露出了十分有料的胸脯來。這打得越激烈,胸口就是越是一陣大幅度的擺動,晃晃悠悠的。我們都圍將上去,只見二娘子單手持鞭,右手突然朝著胯下摸去,瞬時間,她的右手又閃電一般前揮,朝著身邊周遭的我們,灑出灰來。

  這是一片綠油油的粉末狀東西,我們既然知道她是曹礫的女人,那么身上藏著一兩種救命的蠱毒,這也是應當的,故而一直都在小心地防范著。這女人手往前一揮,除了小妖巍然不動之外,我們都一齊朝著后面退了三四米,避開了這一波藥粉。

  見她施展蠱毒,我自然也不甘示弱,一邊急退,一邊雙手合十,口中大聲念道:“有請金蠶蠱大人現身!”

  這句話一般都只是客套客套,主要是因為這小家伙學了肥母雞的范兒,有些稍微裝波伊,平日里其實并不用我叫,它便會立刻蹦出來,結果這回一叫,卻并無動靜。我心中暗道不好,靜心審視,只見體內這頭肥蟲子,居然是在之前與南羌黑癭一役中,吃得太多,有些稍微地消化不良,故而又沉睡過去。

  關鍵時刻,怎能感冒?

  二娘子灑出來的這蠱毒藍汪汪的,十分霸道,我們雖然及時閃開,但是地上那些新死去的尸體,卻都還有沾到了一些。被這粉末灑中,這些尸體頓時一陣抽搐,手臂和關節,都反方向地扭動起來,似乎有站起的前奏。不過我很快發現并不是,因為這些尸體也開始如同被化尸粉溶到了一般,異常地消溶下去,到了最后,除了衣服之外,就變成了一大灘的爛肉。

  而就在這爛肉膿水的上面,開始大量生成出密密麻麻的蛆蟲來,無數的黑頭肥蛆開始爬動,四處游走。

  想來這些粉末,便是曹礫用那些病蛆柑橘里面的成分,煉制而成的吧?

  不過小妖卻冷笑著,把另外一只手,也搭在了那人皮鞭子上面來。

  這小妮子天生自有遠古神獸麒麟的魂魄,那氣力一旦較起真來,可不是一般人能夠阻擋的,倘若是張大勇前來,那就另說,但只是二娘子,還真的并不夠看。果然,當小妖咬起牙來的時候,二娘子就沒有那么輕松了。

  小妖身上也沾染了一些粉末,不過她不是血肉之軀,所以并不怕這些。不過她也有些厭煩地上翻滾的蛆蟲,往后急退幾步,使勁兒一拉,那二娘子不肯放手,自然就朝前面踉蹌走來,小妖的武技十分厲害,便是集訓營的我,也只能夠給她任意欺辱,而二娘子也著了她的道,一腳被踹中了膝蓋,頓時就跪在了地上。

  地上一地血漿,以及蠕動翻滾的蛆蟲,經她這么一跪,頓時死傷無數,化為肉泥。

  二娘子慘叫起來,只見她的膝蓋處,也開始有一陣黑煙冒出。

  “救命啊!”她高聲慘叫起來,花容失色。

  小妖雖然在冷笑,但是見到二娘子接觸地面的腿都給消融了,有些猶豫地看了一下我。我點頭,然后小妖幾步沖上前去,將二娘子拽起,擲進了冰冷的潭水中,給她稀釋毒血。白露潭還記得剛才這個女人慫恿三狗子侵犯自己的事情,頓時忍不住出聲,說為什么要救她?難道你……

  我回過頭來,瞧著滿臉通紅、神情激動地白露潭,然后指著那個矮個子剛剛跑掉的黑暗通道,說你們自己看,往那里走,便能夠碰到張大勇。倘若你們能夠生擒下張大勇,我自然也沒有什么話好說,如果不能,那么留下二娘子,至少還能留下一條后路,或許還能夠從她口中,得知其他通道的逃脫之法。

  有著張大勇的威脅,特別是看到張大勇露的那兩手,我們也不敢耽擱太久,將二娘子浸在潭水中稍微一會兒,又將她給提了出來,逼問她有沒有別的通道。

  再次將二娘子從水里面撈出來的時候,這個女人再也沒有了之前的艷容,臉色蒼白,渾身直打哆嗦。

  她的雙腿,從膝蓋處起,殘缺了一大塊肉,泛白,不過倒是沒有了蛆蟲翻滾。

  第一時間浸潤寒水,竟然能夠阻止這毒蠱的蔓延,小妖的眼力真的越來越厲害了,讓人心生佩服。

  黃鵬飛此時又開始興奮起來,掏出來自三狗子身上的刀子,抵住了二娘子的心口,說二姐姐,給弟弟我指條活路吧,不然大家一起死,多不痛快?

  二娘子疼痛得要死,她這屬于自作孽,圖窮匕見,然而卻將自己給栽到了里面去。她一雙眼睛疼得腫了起來,然后盯著我們瞧,說你們逃不出去的,在這個地下山洞里,沒有人,能夠是大爺的對手,他只不過不想損耗實力,不然,哼,誰都不是他對手……你們要么投降,要么死,如此而已。

  黃鵬飛的刀子已經遞進了二娘子的心窩子里,還差一丁點兒,就要透進皮膚了。

  他冷冷地說道:“既然如此,那么,就同歸于盡吧!”

  正當黃鵬飛準備發力的時候,二娘子突然大聲喊道:“等等……”黃鵬飛揚眉,說你還有什么遺言么?二娘子指著左邊的一處黑暗,說道:“哪里,前走五十米,就是真正的祭殿大門。如果你們能夠有辦法進去,那么完全就不用擔心大爺的報復——因為只有那里,才是大爺唯一進不去的地方!”

  聽到二娘子的這話語,我的心中莫名其妙地有一種不安感來,然而黃鵬飛和白露潭卻是大喜過望,回轉過頭去,朝左看,確實有那么一個狹長的通道,似乎也是一個出口。

  黃鵬飛和白露潭將二娘子給扶起來,問她有沒有什么藥?

  二娘子說在篝火旁,有一個黃色瓶子,淋一些在傷口上,可以結痂止血,快一點,不然就沒用了。

  我們給二娘子草草處理完傷口,在黃鵬飛和白露潭的攙扶下,他們朝著左邊的那一條小道行去。我和小妖走在后面,看著旁邊的小狐媚子,以及她那鮮花一樣嬌嫩的唇瓣,我不由得想起在潭水之下的遭遇,張嘴想說點什么,但是卻無從說起,十分尷尬。小妖見我奇怪,瞪了我一眼,說干嘛,還不快走?

  我說:“呃,那個……”

  小妖白我一眼,說你別想多了啊,剛才我們只是最純潔的人工呼吸,小娘要不是看你快窒息得掛掉,才懶得理你呢。不準自作多情啊,人家還小呢……

  我無語了,跟著來到左邊巷道的盡頭,遠遠就看見有朦朧的燈光,走上前一看,又是一道石門,跟我們上面所見到的,一般無二。不過在石門的門楣上面,有兩盞明亮安靜的油燈,從它散發出來那淡淡而熟悉的氣味,我便知道,這是黑鮫人魚的油膏。

  看來此處,才是真正的祭殿之門,至于上面那個,應該就是個高仿的冒牌貨吧。

  仰首看著這巨大的石門,感受著這來自幾千年前的古老技藝,我們心中都有些震撼。二娘子被放置在了門前的小坎上,摸著自己殘破的腿,忍著疼痛說道:“自從大爺在五年前,發現了這處地方后,便一直想著通過各種方法,嘗試著進入這祭殿中,然而在參研了上面的文字符號,便知道暴力破解的背后,換來的只有一同毀滅。而且此處隔絕魂靈,我們豢養的惡鬼,沒有一個能夠通過這結界的。所以你們要想逃,便只有進入這里——當然,無數盜墓高手都栽在了這里,你們未必可以……”

  我看著門邊這栩栩如生的豬頭怪人,心中不由得揣測起了這里間的涵義來。不過考古一事,得閑而已,想著張大勇時刻都會出現,我沒有再等,走上前去,將剛剛結痂的中指,杵進它的眼睛里。

  一股神秘的吸力,從很深的地方,蔓延到了我的手指上。

  轟隆隆——

  這石門很快就動了,緩慢地往上提起,而就在這一刻,我看到了二娘子嘴角處,有一抹詭異的笑容出現。

3條評論 to“第二十六卷 第三十章 謎底的揭曉”

  1. 回復 2015/03/21

    虎皮貓大人

    陸左你個傻波依,明知道是圈套,還給人家開門

  2. 回復 2016/02/24

    第一人稱

    “我”總是這么上套,作者自己不覺得丟人么

  3. 回復 2019/09/26

    匿名

    這節里面,陸左純傻波依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