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卷 第三十二章 第三個問題

  黃鵬飛蹬蹬蹬地幾步路,就沖上了三米高的祭壇上面去。

  他跪下來,仰首望天,表情虔誠。

  我們也把腦袋朝著頭頂上面望去,只見在正對著祭壇之上七八米高的地方,有一盞最盛的火光。那火光幽靜,很大一蓬,然后在火焰跳躍的當口中,我瞧見了一個天然形成的巖石瞳孔,巨大,黑白色,外邊斑駁,中間卻是一圈又一圈的圓輪。有看過視線錯覺圖的朋友,或許能夠明白我當時的感受,就是當你注視它的時候,就會不由自主地被這些圓輪所帶動著,天旋地也轉,發暈,感覺這個東西,就跟活過來的一般。

  事實上,這顆巖石瞳孔真的如同一個活靈活現的眼睛,你盯著它,它盯著你,那里面的紋路,仿佛蘊含著一整個世界,讓人的魂兒,都似乎要被吸進去了一般。

  莫名的,我突然感覺到,這東西,似乎跟肥蟲子二轉之后身體兩側的斑點,有著很多相似之處。

  難道,肥蟲子跟著耶郎祭殿里面,還有什么關聯不成?

  不過我很快就想到了另外一樣東西,不由得口中驚呼起來:“封神榜?”

  “靈界之門?”一同響起的,還有小妖的嘀咕。

  正扶著二娘子的白露潭疑問,說什么封神榜,古典小說么?我回想起來,同樣的巖石,我們在青山界的地洞之中,也曾經見過,楊操曾經告訴過我,這是一種很古怪的材質,里面有未知的強放射性元素,在全世界的名稱各異,但是都可以用來定位,引發噩運。

  當時我們在青山界,可是被這東西給折磨得差點掛掉,后來綁上炸藥,竟然將整個山脈,都引發混亂,簌簌的石頭跌落下來,一片混亂,山體走移。

  現如今,在我們頭頂上面的這個,比上回的,整整大了一倍。

  這石眼有魔力,我瞧了一眼,便不敢再看,強迫著自己低下頭來,發現除了我和小妖之外,黃鵬飛、白露潭和二娘子,看著那石眼,都癡了。我心道不好,這石眼似乎是一種很厲害的惑人手段,倘若三人真的被迷惑了心智,只怕我們會很麻煩,于是伸手一推,按在了白露潭的肩膀上。

  白露潭陡然醒轉,回過神來,身子一歪,跟二娘子一同跌倒在了地上,我見白露潭臉色潮紅,而二娘子的一雙眼睛里面,全部都是精精的亮光,口中喃喃自語道:“原來真的有神國,原來真的有神國……”

  這兩人倒還好一些,黃鵬飛的表現,就更加地嚇人,只見他雙腿跪在地上,然后伸出一雙手,朝著天空,口中輕喝道:“我愿意做你的信徒,賜予我力量吧!”我抬起頭去,只見那巨大的石眼在黑鮫人魚油膏地靜靜映照下,竟然發出懾人的光芒來,讓人心中發謊,只想臣服在地上,狂叩首。見到黃鵬飛快要將頭都磕破了,我心中再不攔住,只怕就沒有機會了,于是快步上前,一把拉住黃鵬飛,呼喚他醒來。

  我拉扯了一下,感覺一股巨大的反作用力朝我甩來,我頓時心中戒備,將黃鵬飛一把推倒在地上去。

  我永遠也忘不了黃鵬飛從地上扭過頭來時,眼神里面的那種惡毒和憤恨。

  這熊熊燃燒的仇恨,仿佛奪人妻子,殺人全家一般地不共戴天。

  黃鵬飛像一頭受傷的野獸,嘶嚎著,說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然后張開雙手,朝著我掐了過來。不過這哥們顯然忘記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在此之前,他已經被人揍成了豬頭,戰斗力大大下降,光憑著一股子狠勁,終究不是正途,故而被我伸出手,一下子就給撂翻在了地上。

  他的雙手使勁兒揮舞,卻總是夠不著我身體的任何部位。

  我很輕松的,就將黃鵬飛給制服在了祭壇之上。

  這可是我從來都沒有過的戰績,當然了,這也得益于黃鵬飛被麻繩捆綁了太久,血液流通不暢,手腳都酥麻了。這個時候白露潭跑了上來,上前勸架,說怎么打起來了?

  小妖在旁邊,抱著胳膊冷笑。

  黃鵬飛拼力掙扎,過了差不多三十秒,他終于沒有再動了,而是安靜地任由我按著。我見他那股瘋勁兒已經過去了,于是問,說怎么樣,清醒了不?黃鵬飛悶聲悶氣地說道:“好了,放開你的手!”我將他的腦袋扳過來,只見他的眼中雖然依舊有好多血絲,但是眼神之中,清明了許多,沒有了剛才的瘋狂,于是笑嘻嘻地站起來,拍了拍手,說你們大家都別往上瞧了,小心又被迷惑了神志。

  黃鵬飛并沒有站起啦,而是坐在了祭壇的地面上,看著這黑曜石的臺面,以及祭壇中間那塊刻滿古怪符文的石碑,說唉,這里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敢情從頭到尾,他竟然像個二愣子一樣,什么都不知道。我回看四周,覺得廣場遼闊,地宮陰冷,便跟他解釋,說你聽過古夜郎國沒有,這個地方,應該是古夜郎國,也就是耶郎大聯盟一個祭祀神靈的地方。

  “耶郎大聯盟?”黃鵬飛口中默默念了兩遍,然后問道:“就是那個傳說中,巫蠱之術起源的王國吧?”

  我并不想跟黃鵬飛探討太多,點了點頭,回過頭,便見到祭壇邊緣伸出了一只白色的手。

  我們都嚇了一跳,黃鵬飛應激地跳了起來,看過去,原來是二娘子,這個女人雙腳被廢,慢騰騰地爬了上來,見我們都如坐針氈般,哈哈笑,說你么這些家伙,都不管人家了,害我費了多少力,才自己爬上來的。

  看著二娘子自來熟地跟我們犯嗔撒嬌,我心中不由得一陣軟,然后走過去,把她扶到這石碑前面來坐下,然后指著這巨大的巖洞,說二娘子,張大勇,還有你們步步為營,費盡心思地將我給誆騙到這里來,給你們打開大門,到底是有什么目的?

  二娘子咬了咬嘴唇,說都猜想你能夠開啟這所有人都沒有辦法的石門,但是卻沒曾想,你還真能。

  我嘆了一口氣,說我看過錢鐘書老先生的《圍城》,里面大致有一段話,叫做外面的人想進來,里面的人想出去——我們也即是如此,我曉得進,但是不曉得出,說不定,我們就要餓死在這里了。那么,我們能不能夠彼此坦誠一點,交交心,黃泉路上,也不會是一個糊涂鬼兒。

  二娘子凝視我,說你到底想知道什么?

  我環顧周圍的小妖、黃鵬飛和白露潭,說二娘子,我問三個問題,你一一答我,如果所言不虛,我陸左保證,絕不為難于你,你看如何?二娘子懷疑地看著我,見我的眼神清澈誠懇,又轉頭看向了黃鵬飛和白露潭。

  這兩人都點了頭,說陸左講的話,也代表我們的意思。

  二娘子好是下了一番決心,說好,我以酆都北陰大帝之名起誓,一定會認真回答你的三個問題,如果有所隱瞞,信女施予,愿遭萬鬼吞噬的痛苦,永世不得超生——她倒是一個明白人,知道我們的手段多多,若是不發一個毒一點的誓言,只怕我們不會放過她,故而才會作此姿態。

  我以前說過,常人發誓,轉頭立忘,這也是常有的事情,因為渾沌,不沾因果。

  然而修行者就不行,既然已經上體天心,下修本心,所有的因果勾連,都已成了常態,故而一般修行者,是不敢對自己信仰的神靈,胡亂發誓的。

  因為這東西,往往都會一一應驗上。

  二娘子說得痛快,我卻需要好好地斟酌一番,故而沒有說話。黃鵬飛見我久不開言,躍躍欲試,被我瞪了一眼,這才將口中的話語,給生生吞咽到了肚皮了。終于,我盯著二娘子,問出了第一個問題:“我想知道,在這個地方,到底有什么東西,值得你們布這么大的局?或者說,這個大黑天,到底是什么東西?”

  二娘子眼簾一抬,看著我,沉默了好一會兒。

  她似乎沒有想到,我一開始就問出最核心的東西,在經過一番思索之后,她回答道:“我知道的也不多,不過可以肯定,大爺想要的,是這里面耶郎巫蠱之術的傳承——他之所以會變得這么厲害,據說是在洞里面,得了一個很厲害的寶貝,所以更加期待祭殿里面的積存;至于大黑天,這個是小佛爺要找的線索,據說跟2012的終極目標,有關系……”

  我絲毫不作停留,直接問出第二個問題:“小佛爺,是誰?”

  二娘子很意外地笑了,說小佛爺,就是邪靈總教的掌教元帥啊!至于他是誰,你還真的問錯人了,我只是一個小雜魚。這個世界上,真正知道他身份的,不超過這個數——她伸出左手,擺了擺,說便是大爺本人,也未曾見過他,是男是女,都不曾知曉。

  我沉默了,心中在暗自盤算,黃鵬飛張了張嘴,但是忍住了,沒有說話,而這個時候我抬起了頭,問出了我的最后一個問題:“吳臨一,到底是不是你們的人?”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