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卷 第三十五章 神秘的泉眼

  焱騾蜈蠱,其實就是用一種叫做紅巨龍的蜈蚣,所煉制而成。

  這種生長出深山南麓的巨型蜈蚣,雖然生活在潮濕陰暗的洞穴、荊棘林中,但是天性屬陽,性如烈焰,而且毒性十分強,咬人一口,中者定會心腹悶熱,出血而亡。有人以朱砂喂服,然后施以秘法,將數千條罕有的紅巨龍蜈蚣,給用拘魂陣法給囚困住,然后開始煉蠱,千條殆盡,一條獨存,經過無數斗爭,已然面目全非,黑色甲殼蟲一般,此為焱騾蜈蠱,以白骨為食,能引無邊業火……”

  小妖就像一個生物老師,給我娓娓道來,所知曉的這些東西,竟然比我這正宗蠱師,了解得還要深刻。

  少頃,我們跟隨著小妖,來到了東北角的一個地方。

  這里離大門不遠,在一片石臺的圍攏下,里面竟然有一口清亮的泉眼。這泉眼寧靜,千古恒一,有一個洗腳盆般大小,而在其上方三四米的地方,正好有一塊打磨得光滑如鏡的圓形石磚,上面用某種黑血之類的東西,紋制在了上面,一片古怪的符文,正好映照進下面的泉眼里面來。

  這種形式的布置原理,跟祭壇那邊的,一般無二。

  我琢磨了一會兒,卻瞧不出那符文到底有什么妙處,于是低頭撥弄了一下泉水,那水冰涼,寒徹刺骨。學過化學的人知道,冷熱到了極致,一樣傷人,所以我像被燙到了一般,縮回手來,只見手背上面一片青紫,顯然是凍得厲害——這水的溫度,怕不得有零下十幾度了吧?怎么還沒有結冰呢?

  我們都疑惑地看向了小妖朵朵,我摸了摸鼻子,問這個小狐媚子,說小妖,你帶我們過這里來,難道是想說,這個地方的水道,能夠直通外面的世界么?

  這泉眼雖然可以跳入,但是誰也不知曉里面的水道有多長,倘若游到氣竭還沒有見到目的地,只怕就會在里面被活活淹死;更何況,這泉眼的水溫冰涼刺骨,我手摸一下都差一點被凍傷,倘若整個身子都跳入里面,只怕不用十幾秒,我便也妥妥地成為一具冰冷的僵尸了。

  小妖將我給推開到一邊去,嘴巴撅起,說去去去,你搗什么亂啊,好好待著,看小娘給你長長眼力。伸出手,在泉眼上面柔和地擺手,仿佛想通過這動作,使得這被我攪得一團糟糕的水面,平靜下來。

  片刻之后,這水面終于平靜下來,然后我看到小妖將潔白如玉的手,伸進了兩者相對的空間中,然后雙手順著一種奇妙的韻律,開始不斷指畫起來。我一開始看得不是很明白,后來瞧見了,小妖的這結印手法,跟我們頭頂那塊鏡石上面的符文,居然是一模一樣的。

  見到這般模樣,我、黃鵬飛和白露潭都屏住了呼吸,然后睜大了雙眼,準備瞧一瞧這小妮子,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不過小妖接下來的動作,卻讓我們都傻了眼:只見她將雙手一分開,口中念念有詞,然后將手往那泉眼上面一抹,那水面上立刻有一道蒙蒙的波光,然后出現了好多個人頭。我咬了一下舌頭,才發現自己并沒有看錯,只見水上出現的畫面,竟然是與我們只有一門之隔的外間。畫面里有差不多十三四個人,一小半穿著黑袍,戴著惡鬼面具,還有差不多六七人,卻都是勁裝打扮,露出了本來的面目。

  當中的那個精干男子,正是鬼面袍哥會的坐館大哥張大勇,他似乎正在朝眾人訓著話。

  在他左手位置,已經有三具尸體躺伏在了地上,這些人并不是我們殺死的三狗子那一伙人,而是另外的,離得最近的一個,竟然是之前跑開,去給張大勇報信的小矮個兒。此刻的他已然成為了一具尸體,七孔流血,頭骨粉碎。失去了以自己往日情人魂魄凝練的美人煙,張大勇現在正處于暴怒的情緒當中,一直在咆哮,我們雖然聽不到聲音,但是卻能夠明白他心中的憤怒,定然是一萬頭草泥馬,飛奔而過。

  在旁邊低頭、瑟瑟發抖的人群里面,我看到了曹礫,就是剛剛被烈焰焚燒而亡的二娘子口中的老公。這個男人也在低著頭被訓的人里面,每當張大勇的嘴張得大大,他的身體就抖了下,害怕極了。

  以他這種態度,想來二娘子真的說了實話,這個人,也許還真的有可能就是一個替身,一個影子而已。

  而他的師兄,鬼面袍哥會的那個首席蠱師,弄出這番動靜來,想來應該是躲在暗處,偷偷地笑吧?

  我問小妖,說你這是監控錄像?

  小妖撇了一下嘴,說真沒文化,來的路上,你們不是有見過了那陰陽鏡么?其實那些鏡花水月的東西,最開始的老祖宗,便是沿承自此處。怎么樣,長知識了吧?

  她說著話,雙手卻并不停止,又開始舞動,像翩翩飛舞的蝴蝶,美麗得讓人想要忘記水面上一眾丑惡的嘴臉。過了差不多一分多鐘,她的手停在了水面上方一厘米處,然后往上一拉,立刻有一副立體的圖形,出現在我們的面前。

  這是一張削瘦而堅毅的臉,嘴唇輕抿,眼睛里面仿佛裝載著星辰宇宙,明亮極了。

  鏡頭拉長,我看到了雜毛小道出現在我們的視野里,此時的他,并沒有在那個被誘入的甬道中,而是返回了山寨石門之外。那里面依然有血霧飛舞,旋轉,像漫天的雪花,或者是威勢恐怖的龍卷風,而旁邊則是吳臨一和楊操在支撐著,青城二老開始反擊了,先是秀云和尚用手中瓦缽支撐起一方天地,而王正一手中的拂塵,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已然伸出了幾米長的白色絲帶,將那血霧之中的惡鬼,給一一糾纏,試圖絞殺。

  十余個戰士緊縮在一團,然后惶恐不安地盯著面前的血霧,平日里驍勇善戰的,竟然知曉了害怕。

  面對著未知的事物,即使訓練精良,他們也仍然控制不住自己內心中的恐懼。

  我惶急地找尋著一個小身影,然而并沒有瞧見。

  朵朵,我的朵朵呢?

  小妖的臉色也開始變得煩躁起來,她雙手上面的十指相對,然后不停地摩擦,閃現出一道道藍色的迷離電光來。接著視線的廣角繼續增長,然后我們瞧見,在血霧的一角,有一道白色的身影,正在飄浮于空中。是朵朵,這小丫頭竟然變得十分兇煞,臉上一片鐵青,猶如死去多時的娃娃。

  她正在跟一個沒有臉的女鬼戰斗,雙方打得好是慘烈。

  那無面女鬼顯然并不是血陣倉猝形成,所以厲害得緊,揮手起舞間,竟然有智慧的感覺。

  不過她終究只是依托于血霧中的能力,朵朵雖然戰斗意識不足,但是變臉之后,卻也是十分兇悍,一口尖牙,眼睛里瞪出了足可燃燒的烈火,而在一對眼角處,有青黛色的花紋浮現,似流云海浪,雙手一舉,便有冰藍色的光芒,在手間聚集,如同最夢幻的視覺效果。然后在下一刻,這光芒已然融入到了血霧中的無面女人身上。

  這速度,讓人根本就捕捉不到,簡直就是眨眼之間的事兒。

  無面女人本來若即若離,并非實體,倏然而至,飄然遠走,然而被這冰藍光芒所凝結住,便腳步遲緩,進退兩難。正當朵朵準備咬著牙出手的時候,一柄略微焦黑的木劍陡然劃過了那頭無面女鬼,藍色的電芒與朵朵的冰芒所結合,立刻將這女鬼,給擊潰,化為了絲絲怨念,飄蕩世間。

  而在這個時候,王正一突然朝著前方丟了一張絲帛繪制的符箓。

  這張符箓似乎是用鮮血描繪,上面的血已經干涸,不過用了某種秘法,將其凝結在了濕潤與干燥之間的狀態。

  當那張符箓飄飛到了血霧里面時,突然有雷光閃動。

  金色的弧形閃電沿著血霧開始蔓延,然后在瞬間,化作了許多叉形鏈電,朝著血霧中的所有鬼物所襲去,甚至還有一條電龍,朝著朵朵擊來。雷符,又見雷符,之前數次遇到危險,我見王正一都是摸了摸懷里,仍舊舍不得拿出來用,沒想到竟然是一張珍貴的雷符——雖然不能引雷,但是里面蘊含的能量,卻能夠將血霧中的所有怨力,給一舉毀滅。

  ——不過,朵朵怎么辦?

  見到此情形,我和小妖都開始著急了起來,這心中一不淡定,鏡像就開始搖晃起來。小妖咬著牙,然而那水面卻越加晃蕩,抖動不停。我心急得要命,朵朵雖然是鬼妖之體,但是未必能夠扛得住王正一這無差別攻擊的雷符。

  然而就在這緊要關頭,那畫面顯示一陣晃蕩模糊,到了最后,竟然倏然不見了。

  這泉眼的水中,突然出現了一個圈。

  接著,又是一個圈。

  又是一個圈。

  這一個圈疊加著一個圈,不停晃蕩,相互交織,我看到小妖的臉色一陣晴一陣陰,只以為她心中大亂,故而維持不了這個鏡像法陣。然而正當我想要伸出手,拍拍小妖,準備安慰的時候,無數圓環出現的泉眼中心處,突然伸出了一只干涸的黑手來。

  這黑手上面,長滿了白色的茸毛。

2條評論 to“第二十六卷 第三十五章 神秘的泉眼”

  1. 回復 2014/12/27

    雪妖瑞朵

    我靠,這是伏地魔要出現的節奏么?!

  2. 回復 2015/01/10

    初秋

    考,伏地魔出世的節奏噢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