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卷 第三十六章 伏地的冰尸

  在這寧靜而神奇的泉眼中,陡然伸出這么一只黑色的手,任誰都不由得嚇了一大跳。

  隨著這陡然的變化產生,一股滔天的寒意,在整個空間里蔓延開來。這種凝如實質的氣勢,在我看來,竟然比當初緬北山林中的那頭小黑天,還有厲害數分。

  這只手,顯然經歷過了脫水脫脂的過程,肌肉萎縮,顯現出如同臘制過的效果,上面的白毛,其實就是在寒泉中所掛上的水,一旦脫離了水面,暴露在了空氣當中,便化作一簇簇堅硬的冰霜,十分古怪。我們幾個人,本來是圍在這泉眼邊緣,伸脖看小妖給我們展示出來的視像,然而見到這突然冒出來的這只手,都嚇了一跳,連連往后退去。

  不過到底都是經歷過無數生死的角色,集訓營的風雨,可不是說說就能夠過去的。我們在心慌意亂的片刻之后,便馬上反應過來,這便是耶朗祭殿里面的布置,定然是用來防范我們這些貿然的闖入者。

  所有人都弓起了身子,我退后兩步,抱起了旁邊圍著泉眼堆砌的一塊石頭。這石頭足有兩百來斤,驟然抱起,我也有些吃力,不過比我更早進攻的,卻是黃鵬飛這個家伙。只見此人一直緊緊握在右手上面的短刀,在第一時間遞出,朝著那只恐怖的黑手骨腕處,削去。

  出身于名門正派的黃鵬飛,自小就接受過各種針對性的培訓,如何對付鬼魂,如何對付僵尸,如何對付與自己一般的修行者,自然都有一整套方法。所以他的這一刀,出手極為老到,純熟,精要,一招削到了最符合力體美學、也是最脆弱的地方。

  普通的僵尸,倘若中了這一削,即使表面凝聚僵硬,也必然會被一刀削下了手腕來。

  然而在我們面前的,并不是一具普通的僵尸。

  它是這耶朗祭奠中的鎮守者。

  那只黑手一翻,將黃鵬飛遞過來的手給緊緊握住,然后借助了這拉扯之力,嘩的一聲,便有一道黑色的身影,從那冰寒泉眼中飛了出來,落在了我們的對面。我抬起頭來,這是一具渾身包裹著白霜寒冰的尸體,男性,額骨很高,禿頭兒,身高只有一米五多一點兒,雙手長過膝,臉上除了有縮水后的細密皺紋之外,上面還繪制得有很多古怪的紋彩。

  這紋彩有些像是京劇里面的臉譜,但是又更加原始一些,活靈活現,而最主要的東西在于,它的額頭上面,描繪著有跟那三眼小人一模一樣的第三只眼。

  這第三只眼,雖然是紋彩圖畫,但是卻活靈活現,讓人心生恐懼。

  在我們的神話傳說里,有好多原始神靈,以及諸天神佛,其實都是額上開目的,即便是我們修行者,所謂的開天眼,雖然心法各異,但最主要的原理,還是在心中觀想額頭處,有一只堪破世事的眼睛,然后通過意念的不斷刺激,讓額頭處的表皮細胞越來越敏感,能夠接受更多的信號,從而成就了天眼之名。

  佛經有云:謂大自在天之面上具有三目,其排列不縱不橫,恰如悉曇字凕之三點。

  這具冰尸一出現在我們面前,冷酷無情的眸子便掃量過我們所有的人。

  它的目光又如實質,瞧過來,放入一盆冰水從頭淋到腳,通體冰涼,直發寒顫。然而對手越是強大,越要趁它剛剛蘇醒,還是最脆弱的時候,將其降服,不然我們這些小角色,哪里能夠是這些有著千年道行老怪物的對手?

  于是我二話不說,舉起石塊砸過去,那家伙手一揮,巨石崩裂。我則繞過泉眼,搶將上前,雙手立即點燃惡魔巫手,朝這這冰尸印過去。這個家伙很奇怪地望了我一眼,一揮手,一道寒風驟起,與我對拼一掌。

  這一掌抵住,便有巨大的力量狂涌而來,我的身子吃不住勁兒,頓時朝著后面飛去,人在空中,手臂便開始凝結,寒冰陣陣,往上面蔓延過來。

  不過這寒意入體,很意外的事情出現了——我雙手上的那一對符文,驟然亮起,這寒意竟然沒有再逞威,而是與我的惡魔巫手,神奇地融匯到了一起。

  啪——

  我摔在了地上,接著往后滑退四五米,然后看到這個矮個兒冰尸,已經和黃鵬飛、白露潭和小妖朵朵拼斗起來。

  不過沒有了傍身法器的黃鵬飛,和請不到山神附身的白露潭,根本就不是那冰尸的對手,稍一交鋒,便如我一般,被絕對的力量所壓迫,并沒有支持多久,紛紛潰敗。唯有小妖朵朵,她也乃玉身,并不被這冰尸寒氣所迫,而且身子靈活,堪堪與其對敵。

  這冰尸厲害之極,倘若不能夠將這冰尸降住,只怕我們永遠就出不了這祭殿了。

  我深吸了一口氣,然后爬起來,掏出了震鏡,所有的一切,行云流水一般,口中高呼“無量天尊”,朝著閃退到一旁的冰尸照去。這震鏡,雖然吸收了怒江群山中恐怖牛頭的鮮血和能量,威力倍增,但是卻終究不能夠無限制使用。我自從進了此處,便頻頻使用,早已經到達了其臨界值,此番強行溝通,雖然有藍光冒出,但是稀疏,與之前相比,又弱上了好幾分。

  不過即使再弱,也足夠將冰尸定住了兩秒,不得動彈。

  小妖極能夠抓準機會,也有戰斗意識,瞅準機會,將右手上一直緊扣著的那只焱騾蜈蠱,朝著這冰尸扔去。冰尸雖然表面覆得有白霜,然而身體里依然還是有骨頭所支撐,自然能夠被這焱騾蜈蠱所克制,然而當那黑甲殼蟲一般的小東西即將到臨身前時,這冰尸額頭上面繪制的眼睛突然睜了開來,里面是白色的瞳孔,射出一道晶瑩剔透、沒有任何顏色的光芒來,正好定住了這支焱騾蜈蠱。

  別看那小蟲子在小妖手中乖巧,興不得風浪,然而一旦掙脫開了小妖的束縛,立即變得十分具有攻擊性來。

  當被這一道晶瑩光芒鎖定住的時候,那焱騾蜈蠱渾身立刻開始由黑轉紅,光線在一點一點地聚集,突然間,它渾身便如同白熾燈中的燈絲,光明大放,絢爛猶如太陽。

  冰尸額頭上面的眼睛也開始成倍增大,一開始只有一道縫隙,到了后來,如同雞卵一般。

  這一冰一火,想來一直都是冤家對頭,一旦掐起架來,竟然陷入僵持,互不相讓。

  趁著兩者僵持,我沖上前去,準備偷襲冰尸。

  然而剛沖到前面,那家伙便伸出一只毛絨絨的黑手,上面的指甲尖銳,朝我劃來,阻止我的進攻。面對這家伙,我其實沒有什么好辦法,突然很懷念雜毛小道在身邊的日子。倘若他在,便能夠憑借雷罰或者血虎紅翡,將其重創。小妖也從側面沖上來,飛腳一踢,竟然像是踹到了鐵板上面一般,反倒讓自己腳疼得厲害,啊的一聲嬌呼。

  我看著這頭冰尸,問小妖怎么辦?

  小妖捂著自己的腳,眉頭蹙起,說這只焱騾蜈蠱思想簡單,已經被我控制住了,不過那頭冰尸,卻已經形成了智慧,它太厲害了,根本就不是我們所能夠抵擋的——莫說是你我,便是外面那一窩子的人沖將進來,都不是它的對手,要想真正降服它,也許黑手雙城,再加上他手下那七把劍來布陣,或許才能夠抵擋一二。

  我驚訝了,說怎么會這么厲害?

  小妖指著那具表皮白霜開始逐漸溶解的僵尸,說這玩意,不知沉浸在這寒泉中多少年歲月,冰鎮不腐,又加上這個地方的怪異之極,蘊含著古夜郎最光輝璀璨的巫術精華,我不知道它的等級有多高,但是可以肯定,我們這些人,根本就不夠瞧。

  聽小妖說得嚴峻,我頓時就愁上心頭,轉臉瞧向了那道石門,上面應該還有開啟的裝置,我是不是可以考慮一下,將這禍水東引,讓張大勇這一伙人來跟這冰尸死磕呢?不過,倘若張大勇等人有克制這冰尸的法門,那么我不就正遂了他的心愿了?

  被人牽著鼻子走的感覺,還真的是不痛快啊!

  而就在我這一番糾結的時候,小妖突然失聲叫道:“快走,這焱騾蜈蠱撐不住了!”

  聽到她的示警,我和勉力圍將上來的黃、白二人再也不作猶豫,朝著石門那邊跑去,小妖更快,幾乎如同一道流星,從我的身邊倏然飛過。我們四人,橫跨幾百米,使勁兒朝著石門奔跑,白露潭和黃鵬飛身上都有受傷,跑得還不如我快。我感到身后有一股強大的氣勢在逼近,然后聽到了白露潭的一身尖叫,忍不住回頭一看,那頭冰尸已經抵近了我身前兩米處。

  此時,跑是來不及跑了,我惟有咬緊牙關,放聲大吼了一聲:“臨……”

  我的雙手開始結起了“不動明王咒”,準備死拼。

  然而出乎我們所有人意料的事情發生了,只見這一頭冰尸僵直不動,然后渾身發出咔咔的聲響,竟然跪倒在了我的面前,然后伏下身子,將雙手,放在了我鞋尖的一厘米處。

  這,這是什么節奏?

3條評論 to“第二十六卷 第三十六章 伏地的冰尸”

  1. 回復 2014/12/24

    天師宗掌教天師

    我艸,認祖歸宗的節奏了啊!

  2. 回復 2014/12/27

    雪妖瑞朵

    咱們現代的大衛王啊?!這冰尸怎么現在才認祖啊?!

  3. 回復 2015/01/31

    只喊一個字

    一個字就給跪了有木有?!主角光環有這么叼?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