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卷 第三十八章 眼熟的老婦

  冰尸回過頭來,面無表情地看著我。

  它手上還提著三狗子被啃得只剩一半的人頭,嘴唇和臉上,全部都是紅色的鮮血,以及模糊的血肉,將它的面目襯托得更加猙獰,死魚眼凸出,直勾勾地嚇人。見它這么回望而來,我不由得后退幾步,小心翼翼地解釋道:“我這里還有幾個朋友,深陷在這洞中,我不能拋下他們不管……”

  冰尸將手上面的人頭又啃了幾口,然后往著我們的來路扔去。這東西差一點兒就砸到了黃鵬飛,這個小子嚇得后心趕緊貼住巖壁,生怕這頭冰尸突然發起瘋來。

  冰尸沒有回答我,沉默,這死一樣的沉默足足持續了一分多鐘,黃鵬飛和白露潭都不安地往后面緩慢移動,而小妖則有意無意地擋在了我的面前。接著,我的腦海里突然響了起來:“唉,王,你還是這個樣子,幾千年過去了,都沒有改變。不過,當你蘇醒之后,你會發現,這些你珍惜為性命的朋友,只是你人生中的一個過客,并不值得你如此!”

  這冰尸表達的話語,倒是有些文藝腔的范兒,是按照我的潛意識來說話的么?不過我依然還是搖了搖頭,說昨天不屬于我,明天也不屬于我,唯有今天,我仍舊把他們當作我生命中最珍貴的一部分。所以,不將它們救出來,我不會離開——即使是死!

  見我說得如此決絕,冰尸那雙死魚一般的眼睛,頓時紅光大亮,而它額頭處那顆由紋彩繪出的眼睛,也開始同時睜開起來。

  我的身子一弓,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只是下意識的想要反抗。

  不過很快,我腦海中的那個聲音又響起來了:“本來想讓你們出去之后,再清理這些骯臟的老鼠,不過你既然這么堅持,那么……如你所愿。我給你打一道印記,以后你真正知道我是誰了,再來這里,通過這印記,聯絡我吧。”

  這話一說完,從他額頭眼睛處激發出一道晶瑩冰亮的光芒,落在了我左手的虎口上面。

  我虎口上面那黯淡若無的符文,開始瘋狂轉動起來,如同活過來一般。

  我感覺到一股冰澈澈的涼意,很舒服,不傷身體,然后融會貫通到了我的全身上來。莫名間,我與這冰尸的意識里,似乎就有了一絲聯系,就如同與小妖一樣,若有若無,十分奇妙。打完了這道光束,冰尸回身,來到我們路過的第三個岔路口,然后開始在前面領路。一路黑暗,只有巖壁上面,有一種微生物發出來的淡藍光芒,能夠讓我們勉強找到腳下的路。

  不過即使是如此,也依然不住地摔跤,特別是白露潭,這個女孩子一半的實力,都是寄托于別物,所以自身的本領并不高明。這回一路前來,并沒有得到很好的休息,使得她精疲力竭,幾乎都步入到崩潰的邊緣。

  我看到了她的表情,臉色陰陰的,似乎對我剛才要折回的請求十分不滿。

  這也不奇怪,陷在這洞里面的,都只是她的同事,并沒有太多的感情。讓她為之賣命,實在是太過于強人所難。不過現在的情況是,冰尸聽我的,而并不會給她和黃鵬飛半點面子,他們或許也忘記了,自己之所以能夠活下來,也多是由于我的緣故。

  所以我并不理會白露潭和黃鵬飛的臭臉,而是緊緊跟隨著冰尸,朝著上面前行。

  很快,我們就來到了一個死胡同里面,冰尸似乎相當熟悉這里面的地形,抬起頭,只見在巖壁上面,有一個掉洞坑,直通上方。在巖壁之上,還有好多些石梯墊塊,看上去,好像有一些新鮮的痕跡。我們這一路來,并沒有遇見那個穿這紅色羽絨服的女孩兒,想來已經逃散。冰尸站在洞底朝上看,凝望了一會兒,突然雙腳一跺,身子已然騰空而起,朝著上方沖去。

  飛尸?

  我深吸了一口氣,原來這冰尸,竟然達到了第四級別以上的境界!

  白露潭和黃鵬飛都給嚇了一跳,對視一眼,流露出了沉重的擔憂。我一馬當先,摸著巖壁突出的石頭,朝著上面爬去,這掉洞坑足足有十幾米高,我爬得艱險,但總算是摸了上來,差不多十分鐘,黃鵬飛和白露潭也上來了。我們從這巖石地中又走了十幾米,便聽到腳下有動靜傳來,我們放慢腳步,四處張望了一番,感到有光亮,從前面的腳底下傳來,趴下去,地下室一個又一個碗口大的小洞。

  我們趴在這洞口朝下望,只見到下面有好多人在地上盤坐,年歲從十六七的少年子,到六七十的垂暮老人,都有,皆為當地農民打扮。有一個婦人在說話,聲音洪亮,好像是在傳教,似乎很有煽動力,在每一個段落結束的時候,所有人的都在歡呼,似乎一點兒都不嫌吵。

  因為隔著碗口大的洞眼瞧,并不真切,也不全面,我找了好幾個,都沒有發現有穿著鬼面袍哥會黑炮的人在里面。

  這些人是怎么回事?

  一股濃濃地疑問出現在心頭,而就在這個時候,黃鵬飛一不小心,便將一塊石頭碰落到了下面去。

  這石頭立刻引起了眾人的警覺,紛紛朝上面望來,這處巖洞,離下間只有兩三米高,很快就有人看見洞眼里面的人臉,于是場面一時嘈雜起來,叫嚷紛紛,而這個時候,終于看到了有穿著黑袍的家伙出現,向上望了一眼,然后揮手,就朝著我們這里召來一物。

  這是兩頭身體偏瘦的厲鬼亡魂,如同柳葉,朝這邊張牙舞爪,倏然間,就通過小洞之中,撲將過來。

  我之前說過,南洋降頭師和黑巫僧之所以常煉小鬼,是因為處于蒙昧時期的孩童,神志并不成熟,很容易被某些神棍巫師所利用,煉制成害人的小鬼,而且這個時候的孩童,因為對外界有一種很強烈的憧憬,但是卻不幸夭折,使得它們心中的怨氣,往往比常人要高得多,十分富有攻擊力。不過這并不代表成人鬼魂就不能煉制,只是這方法十分困難,程序復雜繁瑣,耗費的資源也相對要多一些,故而常為人所不喜。

  每一個能夠煉制出這等厲鬼的人,都是修行界里面的“名門子弟”。

  比如浩灣廣場里十二根柱子中的女鬼,便是如此珍稀。

  那兩頭厲鬼亡魂,如兩道黑影子,從洞口中一浮現出,便揮爪朝我們抓來。白露潭離得近,反應不及時,左胳膊竟然被抓出了一道口子,瞬間有鮮血蘊染開來。白露潭一聲驚呼,臉上似乎有黑氣縈繞——竟能傷人?我有些驚訝,往后一退,然后二話不說,下意識地點燃了惡魔巫手,朝著其中一頭厲鬼的腰部,死力拍去。

  鬼的形態萬千,能量足夠,它們可以幻化成你能夠想到的所有物體,不過維持這種形象的力量,實在是太過于龐大,所以一般的鬼魂,都是習慣于自己生前的樣子。因為沒有趁手的武器,白露潭和黃鵬飛都變成了雞肋,反而是我,一雙惡魔巫手點燃,碰觸到了那鬼的靈體,頓時一陣灼燒,將其神志,給消磨殆盡。

  另外一頭厲鬼,則被小妖給伸手捉住,這小娘一番撕扯,竟然像牛皮糖一樣,將這頭厲鬼給弄得煙消云散。

  下方傳來了一個男人痛苦地叫聲,尖厲之極。

  冰尸在旁邊瞧著,并不動手。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總感覺冰尸先前表現出來的狂妄,似乎收斂了一些。將這兩頭厲鬼給消滅完畢,我們抓緊時間前行,走了幾十米,在前方的一個轉彎口,冰尸剛剛一冒頭,立刻聽到了一聲響亮無比的散彈槍聲,整個洞子里都在抖動起來。

  冰尸并無防備,被一槍擊得飛起,往后面跌倒。我們都低伏下身子,只見前面一陣錯亂的腳步聲,然后有三個大漢沖到路口來,舉起槍,沖著我們喊道:“蹲下,蹲下,不然弄死你!”

  這三個大漢都穿著苗家藍色短褂,肌肉發達,大聲地咆哮,唾沫星子飛濺,然而這話還沒有說完,一雙手立刻抓住了為首之人的褲腳,使勁一拉扯,居然將這人倒提起來,然后往巖壁上面摜去。喀,一聲響動之后,腦殼破裂,白色的腦漿子都濺了出來。另外兩人反應過來,正想提槍射擊,卻被冰尸給掐住了脖子,腦袋逐漸變得透明,啪嚓一聲,又一把槍掉落下地。

  我們沖到轉角,白露潭和黃鵬飛皆俯身將地上的那兩把散彈槍,然后面對著通道里洶涌傳來的腳步聲。

  我轉過頭,只見剛才我們從小洞里面看到的那一群農民,二三十個,圍堵在了我們的面前。這群人少年和五十歲以上的老人居多,中年人就只有六七個。他們衣衫襤褸,手上都拿著一種奇怪的弧形短刀,眼睛死勾勾地瞧著我們。

  我頓時有些發愣,不知道這些人到底是普通山民,還是鬼面袍哥會的人員。

  放眼望過去,我突然發現,在人群末尾處,有一個鶴發老婦,長得似乎極為眼熟。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