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卷 第三十九章 善惡的抉擇

  這個鶴發童顏的老婦人在人群后面,看著我,眼睛里噴著火,而臉上,卻露出了殘忍而快意的笑容。

  她顴骨突出,下巴尖細,一雙眉毛又細又長,嘴角噙著冷笑,看著這張似曾相識的臉,我不由得皺起眉頭,不知道在哪里見過她。然而我旁邊的白露潭卻喊出了聲來:“客海玲?”我渾身一震,對了,對了,這個婦人,便是賈微的母親、慧明和尚的老婆——客海玲客老太。

  當日怒江集訓營一役過后,慧明戰死,而他的徒弟,鬼面袍哥會的白紙扇羅青羽透露,說集訓計劃的內容,是客老太提供。我當時處于昏迷,而后清醒,告知前來調查的白羽和尹悅,然而他們卻告訴我,說這個老太太于當天早晨,在監視人員的眼皮底下逃走了,就跟算好我要蘇醒過來的一樣。

  能夠跟慧明和尚攜手闖蕩江湖的女人,雖然不在宗教局供職,但是卻一定也是個厲害角色。

  不過我實在沒有想到,這個老女人不但沒有逃走,隱姓埋名,而且還直接加入了鬼面袍哥會,居然隱藏在這個骨干基地中,等待著暴起一擊。我一直都說過,這個世界上,最恐怖的不是鬼物,而是人心,像這種潛伏在暗處,每天都想著如何算計你的毒蛇,我真的是恐懼,頓時間,一股小米汗,就麻麻地出現在了背上來。

  客老太冷笑完畢,然后朝著前面堆積的人群,大聲鼓舞道:“你們想要過上安逸祥和的生活么?你們想要長命百歲么?你們想要自己的子子孫孫,再也不用擔憂錢財么?還有你們這些小子,想要長大之后娶個嘿漂亮的媳婦兒么?殺了這幾個人,你們就能夠得到無上妙法,永享仙福!”

  這句極具煽動力的話語,讓我們面前這一堆老實巴交的山民,頓時就打了雞血,呼吸霎那間就沉重了數分,眼睛通紅,推推搡搡地涌上前來。

  我們所在的這個溶洞巷道里,寬約三兩米,二十多人堆成一團,顯得十分擁擠,前面的人,看到黃鵬飛和白露潭手中的槍,都有些猶豫,而后面的,卻都是些十五六、七的少年子,一聽到能娶漂亮媳婦,頓時就不管不顧,使勁往前面擠來。

  前面攔,后面擠,我們面前的這一堆山民,有一些失控了,我看到前面那些頭花斑白的老大爺、老太太,拿刀的手都在顫抖,便知道這些應該都是客老太和鬼面袍哥會忽悠過來的普通愚民,什么都不知曉,根本就不是鬼面袍哥會的成員,最是無辜。

  白露潭也看出了一些端倪,顫抖地問我,說陸左,一會兒這些人要是沖上來,我們打是不打?

  我看著失控的人群,想到客老太此招,應該是想讓我們雙手沾滿無辜者的鮮血,從此心中留下疙瘩,染上因果,再無寸進。太陰毒了!這個世界上,永遠有一些人,是你想象不到的惡毒。我咬著牙,搖頭說不要,實在不行,我們就先退。龍哥,一會您可留點兒手,這些人,都是些普通的老白姓。

  冰尸面無表情,不過我看到它的腦袋輕輕地擺動著,似乎有些不滿意我的退讓。

  我正想跟黃鵬飛溝通一下,便聽到前面的人群里面,爆發出一聲稚嫩的喊叫聲:“殺死他們幾個咯,哥子們就不用天天看畫報流口水了,自己找媳婦來生娃子了嘛!”

  這一聲喊叫,瞬間就點爆了炸藥桶,我們前面這些年過半百、甚至花甲的老人,都揮舞著手中的彎刀,大聲嘶嚎著,朝我們這邊撲來。

  他們剛剛沖了四五米,我正想往后退去,只見我身邊的黃鵬飛毫不猶豫地扣動了扳機,一道烈火沖出槍口,鐵砂散落一大片,前面三四個老人踉蹌倒地,巖地上頓時有好多鮮血溢出來。見到這些死去的無辜者,我氣得肺炸,猛地推搡了一把黃鵬飛,高聲怒罵道:“我日你先人喲,誰讓你開槍的?”

  黃鵬飛奮力地擺開我的手,眼睛在那一瞬間,透露出了亡命徒的兇悍來:“陸左,你別他媽的裝圣母了?你看看這些人,拿著刀子,準備捅死我們呢,你還以為他們無辜?”

  他從地上尸體的懷里又掏出子彈來裝上,遙遙指著前面被死人所震懾到的人群,眉毛一挑,說小白,有人沖上來,就開槍。

  白露潭的臉色變幻,既沒有答應,也沒有否決。

  這時候,剛才喊話的那個少年又開始叫喚起來:“羅老爹(念嗲)他們只是去見天神了,我們一起沖,他們最多只能開兩發子彈,我們一伙上,就能夠殺了他們!跟我沖啊!”那個少年才十五六歲,穿著又臟又破舊的校服,瘋狂地嘶喊著,當人們的情緒都開始洶涌起來的時候,他竟然第一個,就沖出了人群,揮舞著彎刀,朝我們這邊沖了過來。

  砰——又一聲轟鳴的槍響,這少年就像一張破紙,朝著后面飛去,而其他人居然放下了生死,不管不顧地沖了上來。對于這些人的愚昧,我真的是無語了,拉著小妖的手,就準備后撤,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我身邊的白露潭也斷然扣動了扳機。

  砰——

  我的心在劇烈猛跳,白露潭居然開槍了?我瞪著她,而她根本就沒有理我,而是稍微地側過臉去,熟練地裝起了彈藥來,繼續射擊。人的血勇,其實只是一時上頭,當看到同伴們紛紛倒下,血肉模糊,死亡的恐懼就立刻占了上風,將他們的心臟捏得扁扁。

  百年前的義和團如此,百年后的這些山民,也是一樣,有人喊了一聲“啊”,崩潰了,轉身就往后面跑開。這人掀開了逃跑的序幕,所有人都開始恐懼了,大聲地嘶喊著,也不知道自己在叫什么,只是往回退去。

  我從開始就一直注意著客老太,見她早在那個少年開始沖鋒的時候,就和幾名穿黑袍的袍哥會眾往后退,恨得心中直吐血,見人一退,顧不得身后兩人會開黑槍誤傷的事情,繃直的身子就往前沖,路過那個少年的時候,我俯身撿起那把彎刀,長兩尺,掂量了一下,入手輕巧,并沒有看上去那么沉重。

  我的腳步蹬地,飛速地朝前面趕去。那些愚昧的山民,驚惶的早就將手上的刀子扔掉了,有的卻還留著,當我越過他們的時候,有人似乎想起了自己的責任,揮手朝我砍來,

  這一刀惶惶,并沒有什么力道,對于這些嚇破膽子的人,我并沒有太過追究,用刀背將他持刀的手,給磕飛,然后就盯著著客老太直追。

  客老太這個老女人,別看著是個小腳老太太,然而道行卻跟慧明和尚有得一拼,而且就腳法輕功方面,似乎更勝一籌,饒是我健步如飛,結果也只是追著她的影子在跑。這一追一逃,我們很快就從這通道,來到了剛才下面所見到的大廳處來。這里巖洞并不算大,但是石筍石柱,卻都有,熊熊篝火在正中燃燒,旁邊擺滿了一堆散亂的蒲團,還有好幾個手持同款散彈槍的驃悍男人,正在旁邊警戒。

  見我追著客老太沖出來,那些驃悍男子立刻毫不猶豫地開槍射擊。

  砰、砰、砰——

  無數鐵砂飛射,我閃身躲入轉角,旁邊有噼里啪啦的響聲震得我渾身發麻。

  我雖然是修行者,但也不是專門煉那金鐘罩鐵布衫之類的硬氣功,這一槍打中,自然是一命嗚呼。不過小妖卻及時沖我的身邊滑過,她為了讓自己少受傷害,渾身透明,如鬼魂一般晃出,片刻之后,那邊傳來了小妖的喊聲:“陸左,搞定,趕緊過來……啊——”

  小妖末尾的那一句話,讓我頓時就蹲不住了,旋風一般沖出來,只見之前那三個彪形大漢全部都倒地不起,但是小妖卻被一根白色的繩子,結結實實地捆住了身子。

  繩子的另一頭,是那個宮廷老嬤嬤形象的客老太,只見她猙獰著臉,腮幫子里滿是橫肉,一只手拽繩子,一只手,則張得很開,上面似乎有著五根無形的絲線,將小妖給牢牢地牽連著。

  她的手每動一下,小妖就痛苦地尖叫起來。

  我從來沒有看過驕傲的小妖,會因為疼痛,而慘叫成這般樣子。她每一聲慘叫,都仿佛牽連著我心頭的肉,莫名地也疼得厲害。想來這根繩子,應該是專門對付妖靈精怪的法器,小妖一時不查,就中了招。見到這老太婆得意洋洋地看著我,眉角上揚,愜意地跟我嬉笑:“你沖啊?你再走一步,我就讓你的這小妖精,心脈紊亂,多一份疼痛!嗯……“

  這老狗用沉悶的鼻音哼了一聲,一看就知道是狗血的宮廷劇看太多了。她瞇著眼睛瞧我,說瞧你這痛苦樣,既然你對這小妖精如此上心,不如……這樣吧?你把手上的那把刀子,捅進自己的心窩子里面,然后我就把她給放了?你說這樣,好不好?

  這個時候,我身后傳來腳步聲,只見黃鵬飛和白露潭趕著一堆無頭蒼蠅的山民,從甬道里面走了出來。

  而冰尸,則緩步走在最后。

4條評論 to“第二十六卷 第三十九章 善惡的抉擇”

  1. 回復 2013/12/17

    123

    莫裝b裝b遭雷劈作者是sb

  2. 回復 2014/11/10

    ……

    樓上有病

  3. 回復 2014/12/14

    工農紅菌

    你想發財嗎?你想不交租嗎?你想分財主的東西嗎?你想睡地主家的小老婆么?跟著紅菌走吧!

  4. 回復 2015/01/31

    樓上的

    開門,查水表。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