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卷 第四十一章 鵬飛的死亡

  我勒個去,這什么節奏?

  老子都沒有掛球呢,怎么就開始發起死人財來了?我表示我不能夠忍了,于是伸出手,緊緊抓住在我衣服兜里掏弄的那只手,不讓他再摸。黃鵬飛見我睜開眼睛來,說哎喲,你居然還沒有死?這個家伙的手藝太潮了啊,怎么就沒有一刀把你給捅死呢?

  我聽他這輕佻的語氣,突然感到有一些不對勁兒來,左手抓著插在胸口處的那把刀子,然后問你什么意思?

  黃鵬飛站起身來,居高臨下地看著我,說什么意思?陸左,你剛才是不是對我們很不滿意?你覺得我們在濫殺無辜了?現在你看到了吧,沒有濫殺無辜的人,就像你這樣,躺在地上,默默地流血,然后死去。這個世界太混亂,你裝純來給誰看?坦白跟你說吧,老子一直看你不順眼,不但是你跟蕭克明那個狗雜種要好,而且還因為你明明只是一個來自鄉下的窮小子,怎么可能進步得比我還要快?你一定是開掛了,這樣的人生,實在沒有什么好期待的,所以呢,你現在最好的結局,就是被人暗算在了這里,死了,然后我黃鵬飛幫你報仇了,大家各取所需,何樂而不為呢?

  聽到黃鵬飛這一番話語,我不由得抬起眼皮,看向了在旁邊的白露潭。

  白露潭看到我的眼神,心中頓時一陣亂,走上前來,跟黃鵬飛勸說道:“黃隊長,陸左其實傷勢不重,我可以背他走的……”她的話并沒有說完,便被一把散彈槍給指住了眉心,黃鵬飛死死地盯著我,然后獰笑,說小白,給你做一個選擇題,你到底是想幫我呢,還是要幫地上這個快要死去的鄉下小子呢?

  白露潭面對著充滿火藥味的槍筒,張了張嘴巴,想要說什么,結果最后還是沒有迸出一個字來。

  她沉默了。

  黃鵬飛獰笑起來,說陸左,你死了,死得其所,你為了人民的幸福安康,國家的繁榮穩定,做出了一定的成績,奉獻出了你年輕的生命。你的一生,是短暫的一生,也是輝煌的一生,所有認識你的人,都為你而驕傲,因為你是一個烈士,在秘密戰線上,與罪惡勢力斗爭時犧牲的勇士,放心,你的家人,會為你自豪的。

  他這般說著,右手持槍對準了白露潭,緩緩低下身子,那左手則朝著還插在我胸口處的尖刀摸去。

  他準備補刀,讓我永久地長眠,在這個寒冷陰森的巖洞里。

  我的頭貼著地,感覺根本就沒有任何人會路過此地,小妖剛剛進入深度睡眠,呼喚不過來,至于肥蟲子——這吃貨,簡直就是坑爹啊。我淚流滿面,人一輩子小心,臨了臨了,卻栽在了這個小陰溝里面,而且還給黃鵬飛這個牲口撿了一個大便宜。

  我咬牙切齒,說黃鵬飛,你狗日的還有良心么?要不是老子救了你,說不定,你早就給鬼面袍哥會的人,給宰了呢!

  黃鵬飛的手已經握在了我胸口的尖刀上,一搖晃,我便疼得冷汗只冒出來。

  他呵呵冷笑,說救了我?陸左,你這個狗日的,你還好意思說這玩意?你知不知道,我腰上的那玩意,只有曹礫那個沒用的老家伙,才有獨門解藥,結果呢?你指使那個矮子,將曹礫給殺了?你什么意思?你不就是變相地想讓我死去么?你知道么,我當時就下了決心,我若治好了,那就不說,若治不好,第一個,就拉著你陪葬……

  我無力吐槽了,唯有說最后的一句:“那哥們,真的跟我沒什么關系,我也指使不了……”

  黃鵬飛哈哈大笑,握在我胸口刀柄上的手顫動,弄得我疼痛非常。他凝視著我,說陸左,你當我是個瓜皮是不?這么多人,唯有你的血能夠打開那扇石門,這是沒有關系?若沒有關系,那么厲害的一頭僵尸,他媽的居然給你跪下?你是欺負我的智商,對吧?

  說完這些,黃鵬飛將我胸口的尖刀,猛然拔起來。

  按理說,當尖刀入體,一旦拔出,胸腔里面的血壓會瞬間失去平衡,迸射出鮮血來。然而我這里卻沒有,黃鵬飛拔出尖刀的時候,我的傷口處,不但沒有一絲血跡,居然還有了愈合的現象來。在刀子拔出來的一瞬間,我能夠感受到一物,迅速地填充到了我的傷口處,開始促進所有的新陳代謝。

  原來肥蟲子并沒有睡去,它一直都在,只不過因為某些緣故,比如在上次神農架的北祭殿一樣,并沒有出來而已。

  有著這家伙在,我瞬間就有一種無比的安全感,涌上心頭,趁著黃鵬飛愣神的那一瞬間,我翻身一滾,將整個家伙給掀了下來,忍著疼痛,去奪他手上的槍。我們兩個搶奪,結果一摟火,那鐵砂便拍打進了巖壁上,有的深嵌入石壁中,有的則反彈回來,變成跳彈。

  這槍一啞火,我便往后急退兩步,撿起我跌落地上的彎刀。

  我的彎刀是撿至剛才山民手中,而且黃鵬飛手上的,則是三狗子身上搜出來的,論質量,自然是他的好,不過所謂一寸長,一寸強,我倒是并不怕他。

  我胸口剛剛受傷,雖然肥蟲子在幫我堵傷口,但仍舊是一陣疼過一陣。不過與黃鵬飛拼斗起來,卻也不是很吃力,蓋因這個小子,其實也是傷痕累累,欺負一個手無寸鐵的傷殘人士他在行,欺負像我這樣的,卻有點兒心虛。當然,心虛歸心虛,既然翻了臉,他倒也是十分光棍,攻擊凌厲,招招致命,頗有種軍中一擊必殺的狠厲。

  黃鵬飛到底是家學淵源,使起匕首來,十分靈活厲害,我拿那弧度頗大的彎刀,倒是有些處處不便,受制于人,一來二往,我又被黃鵬飛一腳踹倒,跌落到了地上去。

  倒地的我看到白露潭手持著那把散彈槍,大叫,說小白,你拿著把槍晃來晃去干嘛?他可是謀殺罪啊,你還不趕緊開槍?我死了,他一定會把你給滅口的。

  然而聽到我的話,白露潭更加慌亂了,腦袋不斷地打顫,似乎在天人交戰。黃鵬飛獰笑著撲上來,說小白都已經是我的女人了,她還會幫你?你就乖乖受死吧!他的刀子,又即將抵到了我的心窩子里,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從我剛才的傷口處,突然蹦出一道金色的暗光,直入黃鵬飛胸口處。

  這個家伙,在平日里自然是各種配飾,將其武裝得像堡壘一般,但是之前被搜過身后,一身空蕩蕩,如同不設防的城市,光憑自身修為,自然也擋不住二轉過后的肥蟲子,頓時中了招。我心中也是惱恨這個狗東西翻臉不認人,而且還想置我于死地,在推開他的同時,揚手一刀,抹在了他的喉嚨上面來。

  黃鵬飛騎在我的身上,捂著脖子,卻止不住那噴發出來的血,痛苦地嚎叫一聲,滿口的血沫子,然后仰身朝后倒去。

  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一聲雷鳴一般的炸響,在對面的一條岔路中傳來。

  我抬頭望去,只見一個魁梧的身影,從那里沖了過來,揚起手,朝我給扇了過來。這家伙氣勢很足,我感覺自己并不是他的對手,往后一陣翻滾,然后半蹲著,借著微微的光亮,這才發現,這個臉色黝黑的來者,竟然是另一支隊伍的帶頭大哥,洪安中洪隊長。

  洪安中俯身察看了一下黃鵬飛的傷勢,但見脖子處有一條嬰兒嘴唇大的口子外翻,呼呼地流血,他大聲喊道:“喬諾,過來看看……”

  從黑暗中,又冒出五個人,其中有個大腿修長的女人走上前來,察看了一下,搖頭,說不行了。

  洪安中眼噴怒火,指著我,說你都干了什么?

  我用幾句話,把剛才發生的事情給他解釋清楚,洪安中半信半疑,回頭看著旁邊手拿著槍、被面前變故嚇得發呆的白露潭,說是么?白露潭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勉強地點了點頭。洪安中眉頭緊鎖,不知道在想什么,看著黃鵬飛的眼神逐漸黯淡下去,手凌空一震,我的金蠶蠱便“唧唧”地叫喚,溜了出來。

  那個修長美腿的女人叫做喬諾,她見我胸口流血,問我還好吧?

  我點頭,她從隨身的袋子中掏出一種特制繃帶來,給我熟練地緊緊扎好,這個時候洪安中站了起來,后面又跑來一個穿這中山裝的年輕人,焦急地說道:“洪老大,對頭又沖上來了,我們趕緊轉移,不然就要被咬上了……”洪安中不再猶豫,揮手喊道走,趕緊撤!

  旁人都抽身離開,洪安中問我傷勢怎么樣,要不要找人照顧一下?

  我咬著牙將肥蟲子收回來,頂住傷口,說無妨,我跟著大伙便是。洪安中不再理會我,帶著大家伙,往左角一處通道沖去。我們沿著黑暗的路前行,后面開始傳來了追趕的腳步聲。我跑動了一下,感覺即使有肥蟲子在,但是傷口撕裂的疼痛,仍舊讓我難過得緊。前行十幾分鐘,眼前一空,我們又到了一個空曠的大廳巖洞,卻見正中有一群人,見到我們,獰笑,說來得正好。

1條評論 to“第二十六卷 第四十一章 鵬飛的死亡”

  1. 回復 2015/05/28

    豬腳sb

    世界這么亂,裝B給誰看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