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卷 第四十四章 守衛的懲罰

  唯有看到這些,我才能夠想象得到,在之前的時間里,雜毛小道和朵朵他們,到底遭受了什么樣強度的攻擊。

  戰士們都殺紅了眼,甫一出現,根本連一聲招呼都不打,見到不認識的人,就直接開始點射。幾乎是在十幾秒鐘的樣子,鬼面袍哥會的人,就已經死去了七八個,一小半的力量,便這般土崩瓦解。不過在這陣槍聲中,身經百戰的鬼面袍哥會會眾立刻找到了避開子彈的地方,紛紛往石筍后面,奮力跑去。

  唯有一個人沒有跑動,那個人就是此間的坐館大哥,張大勇。

  他回身望來,不慌不忙地單手一揮,在那幾個戰士立身的地方,突然暴起幾團帶著黑色怨力的煙霧,然后像漿糊一樣,將他們給緊緊纏緊包裹住。

  這玩意,便是剛才將我滿頭包住的東西,應該是抽取鬼魂怨力所制成。

  它是鬼面袍哥會的獨門秘方,之前種植在精銳會眾的臉上,用來增強力量,沒想到做攻擊人的武器,也是極其霸道的。我要不是有肥蟲子在身體中,定然也栽入這陰溝里,更何況馮排長他們這些普通的軍人呢?他們的眼睛被黑霧糊住,痛苦萬分,有人捂面倒下,有人則控制不了自己的疼痛,放在扳機上面的手指使勁兒一扣,結果一連串梭子就到處飛射。

  為了避免誤傷,我們其實也已經躲在了另外一邊,只是在最后的一眼里,看到有人的臉已經開始溶解,露出了粉紅色的肉皮來。

  其實也有人將子彈射向了張大勇的位置處,而且還很準,直中心臟。

  然而張大勇雙手張開,就像一個赴難的耶穌,滿臉都是憐憫的神色,無數的黑霧從他的身體里面狂涌出來,將這些子彈頭兒,悉數都阻止在了幾米之外。剛才擁擠的場中,除了張大勇外,便是一地死尸,以及從地面拼斗到空中的朵朵和那紙片鬼兒——這樣的對比,使得張大勇的形象,瞬間高大了許多,威猛之極。

  槍聲驟響驟停,來得快,去得也快,我探出腦袋,只見在剛才幾名戰士站著的地方,有四個早就已經七竅流血而亡了,還剩一個馮排長,他的頭上面罩有一個破舊的瓦缽,里面發出的微黃色光芒,正好將他給籠罩,使得這個男人并沒有被濃霧所吞沒,變成一具死尸。

  不過那瓦缽之前也是耗力過損,并不足以將所有人,都給籠罩到里面去。

  生死總有抉擇,萬事都有機遇。

  所以馮排長活了下來,而他的弟兄們,卻伏尸倒地,再無聲息。

  見到張大勇一出手,便使我方最具威脅的戰士都擊殺,眾人皆膽寒,原來鬼面袍哥會的老大,果真名不虛傳,出手狠辣,招招致命,剛才的圍觀,只是一種清高的態度,而那些對他生命和計劃有所威脅的人,他確實果斷地在第一時間,就給予鏟除了,毫不留手,真的是一方梟雄本色。

  這個家伙不可一世,自然有人心中不服,我只聽到腳步聲,蹬蹬蹬,接著一道黃影沖到了張大勇的面前。

  是秀云和尚,這個有些肥胖、喜歡聽人拍馬屁的佛爺,第一個沖到了張大勇的面前,當頭就是一拍。

  大力金剛掌!

  此乃南少林六大功夫絕枝之一的手上硬氣功,此功內外兼修,功成后可開磚碎石,用于徒手技時威力無窮,勁氣吐發,可及人腑臟,十分剛猛。佛爺雖然修行,但是少有用出,一是出手即傷人,二是并無棋逢的對手,只是此番一出,無比決絕。

  張大勇見秀云和尚借助著前沖的勢能,一掌擊來,不退反笑,大叫一聲好,雙手回縮,然后平推一掌。

  兩掌相印,身為青城高手的秀云和尚竟然被一掌震飛,凌于空中,而張大勇才是退了一步,便穩住了身型,臉色淡然。又有一道青影騰空而起,接住了秀云和尚。既然并稱青城二老,打架自然是并肩子上的,只見王正一出現在了秀云和尚的身前,手中拂塵一挽,刷的一下,立刻有一道無形勁氣,甩向張大勇身前的那團繚繞黑氣處。

  這一道勁氣,就像修真小說里面的真元,與張大勇那繚繞黑氣迎面一擊,與空中所僵持著,互拼勁力。

  此乃勁氣外放,唯有修為達到了一定程度,方能夠形成這般情形。

  便如練武,一拳擊打在人身上,這人沒事,而他身后的樹,則幾天之后就枯萎了,便也是這種出神入化的狀態。

  然而即便如此,王正一終究還不是張大勇的對手,幾秒鐘之后,他積聚了渾身力量所劈出的這一記,卻終究不敵,消失無蹤影。酆都鬼城是天底下研究亡魂的人們,最期冀的圣地,身為邪靈教最大的個體分舵,鬼面袍哥會的坐館大哥,張大勇便是個精修鬼魂之力的大拿,一想到這里,我的心中就不由得釋然了。

  厲害,終究還是有道理的。

  青城二老雖然都是被一招挫敗,但是卻并未灰心,咬緊牙關,又復沖了上來,與張大勇斗成一團。

  其實早在槍聲停歇的那一刻,所有人又復沖回場中來,打成一團。不過出于從眾的心里,我們這邊與楊操、吳臨一等人,勝利會師。我心中早已認定了吳臨一就是鬼面袍哥會的四當家,故而心中一直留意著那老小子,不過他倒是也很正常,雙手不斷從懷里面掏出藥粉人,然后朝著扎鐸帶來的那些光腳板撒去。

  我聽到有淅淅的聲響傳來,轉頭瞧去,只見那些光腳板從隨身所帶的藤箱里,弄出了好多五彩斑斕的毒物來,有花斑毒蛇,拳頭大的黑毛蜘蛛,還有許多通紅顏色的毒蝎子,馬陸蜈蚣,不一而足。

  這些人也是常年在邊疆叢林中玩弄毒物的家伙,雙手上面全部都呈現出黑色,這是經年被毒素浸染的結果,當下不斷舞弄,頓時便有如潮地各類毒物,朝著我們這邊密密麻麻地涌來。

  雜毛小道打架是一把好手,但是也有一些毛病,就是很怕這些蟲子。

  哦,也不能說是怕,就是心中惡心。他唯一不怕的,便是和善的肥蟲子,所以抵不住心中的難受,朝我大聲喊道:“小毒物,看你的了!”接著轉身朝著鬼面袍哥會的一個光頭佬殺去。我瞧著眼前一片,不由得冷笑,這簡直就是孔老二門前賣書,關圣人廟前耍刀,當下也不猶豫,口中高升叫道:“有請金蠶蠱大人現身!”

  正在我胸口舔舐傷口的肥蟲子立刻響應我的號召,陡然浮現,見到地上一大堆“食物”,立刻激動得唧唧直叫。

  叫聲過后,那些灑揚著粉末驅蟲的光腳板臉色一變,低頭一看,只見平日里被玩弄得跟乖寶寶一眼的毒蟲,陡然轉了性子,毒蛇昂起了透露,蜘蛛吐出了白絲,而蝎子,則高高翹起了黑色的尾巴來,都朝著他們好是一頓撲。

  毒蟲反噬,瞬間便將這些個驅蟲者的全身爬滿,無數毒腺噴發,頓時間,哀嚎聲遍地。

  張大勇正跟青城二老輕松過招,回頭見此情形,不由得惱怒起來,左手一揮,將秀云和尚和王正一推開去,然后縱身朝我撲來。

  這個家伙,之前只是顧忌開門之事會有差池,留我一條性命而已,此刻見到變數越多,便不再留情。他厲害,頂端厲害,一旦放下臉子,與我硬拼,便如同猛虎出閘,攜帶著腥風和血雨,轟然而來。

  僅僅只是身形一晃,這位坐館大哥就已經抵達了我面前一米處,伸手來抓我的脖子。

  這氣勢,猶如颶風來襲,剛猛得緊,不過我也不是剛出道的尋常雜魚,他身子剛一動,我便應風而動,朝著旁邊退去,避開了這一抓。肥蟲子見這漢子竟然敢對我下手,咦,這還了得?頓時發了邪火,朝著張大勇張嘴咬去。

  這小家伙,平日里好像誰都可以欺負,一旦發起威來,倒也有些嚇人,周身氤氳,煞氣逼人。

  張大勇也嚇了一跳,往左邊閃電般躲去,手一揮,從身上立刻冒出一團黑霧來,去裹挾如若子彈般沖來的肥蟲子。

  他倒也是個梟雄人物,精修鬼力,竟然一道打出,便將二轉過后的肥蟲子,給凝在了當場。

  不過這番拼斗耗費了他大部分的精力,所以沒有再朝我為難。我狼狽地逃開,但見地上的那些毒蟲沒了指揮,頓時一陣混亂,見到人就攻擊,也不論敵我。我環顧四周,發現我方人員死傷慘重,到了此刻,竟然只剩下了不到十個,便是剛才那長腿女人喬諾,竟然也躺到在地,而這個時候,小溪那邊出現了一道紅影,正是之前逃走的那個穿著紅色羽絨服的少女。

  在她的身后,則是一大堆奈河冥猿,正虎視眈眈地瞧著我們。

  她長相平凡,蒜頭鼻子,臉上充滿了嘲弄:“闖入者,你們來接受守衛者的懲罰吧……”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